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百年沉浮》长评合集 :: 2014/06/23(Mon)

第一篇想要努力完结的长篇瓶邪文,收到了反馈。感谢,由衷感谢。是自己娇纵了,应该等全文完才求长评的,因为若是真正的好文,定会引人不由自主发表感想。但我没有这个自信,才一次次,一回回地这样反反复复,爱着我的亲友们首当其冲,被我NO DO NO DIE弄得苦不堪言。加油!搬运大家的长评,我会继续努力的。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11处特工王妃:大格局小情怀 :: 2013/11/04(Mon)

上周生病四连休,在家里无所事事,把以前阿剑推荐的《11处特工王妃》看掉了。
一开始觉得写挺好,剧情丝丝入扣,花了好大剧情把时代特有的奴隶制的残忍写出来,可惜后劲不足,差不多1/3的时候,女主玛丽苏的弊端就出来了。
一个特工女的穿越,为了让她有较大的发挥余地,就以三大男主和诸多男配的宫斗作为主线,这方面无疑比如何写女主神勇战斗要好看多了,不知不觉男主们就凌驾到女主之上,而女主本身并非足智多谋的类型,虽然设定如此吧,但群策群力是成功关键,这方面倒是毋庸置疑。女主差不多在1/3进行完后,就开始把主线拉去了莫名的一堆支线上,排线不够精到,剧情选择上也有问题,关键男主的詹家中间出来时几乎毫无作为,一直到进入卞唐中后期才开始活跃,中间的支线也不够好看,几个鸡肋的部分略可惜。
说到底儿女情长的戏,非要往天下局势的看待问题上扯,却又以感情为主线,最后两边都不靠谱。
先说起初,男主之一的诸葛玥是将奴隶性命视为草芥的,如果燕洵因为家族背景,并不是特别热衷于这些残忍的贵族活动,只是能欣然接受不愿屈居人下,那诸葛玥就是平常生活中享受这些了。不管是打死了女主五哥,还是各种不把奴隶当人看,明明知道女主有问题还放任,说她年纪小不大能做出危害的事,又从眼神中的世故老练觉察端倪。当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戳破女主的心态,到最后被女主反咬一口,这些事就罢了。后来整整八年未见女主,他就能从一心狠手辣的主变为对奴隶好的人,性情转变得太突兀了。总觉得就是为了最后拉这对CP做的各种唐突的扭曲。
另一个男主燕洵和女主走到最后形同陌路。首先女主的天真蠢钝不谙局势,想要一步登天的那种理想主义放在男主这个四面楚歌只能强撑一个国家的开国阶段十分的不合适,她还无法接受╮(╯_╰)╭拿一个几百年的王朝和燕洵刚刚复国作对比,得出燕洵道不同不相为谋,跑去投靠李策的卞唐。但是卞唐也在闹宫变、禁谋反,也不见她有什么说法。拿一个如日中天在步向由盛转衰之路辛苦走的国家以力挽狂澜作为正义指标,只能说女主在历史观上十分小白。
第三个卞唐太子李策,几乎就是个脸谱化的人物。但因为中期出现到后期他死亡戏份相对集中,剧情也没有特别断层,反倒是人物性格最为圆满的一人了。可惜,这个人在装小白和显腹黑中间的过渡非常突兀,基本又是那种为了一个妞背叛全天下的模式,其他两个男主也有这样的行为。
SO,玛丽苏依然脱不开玛丽苏的本质,又因为架构搭得太大,剧情排设得太大,更显得处处小情怀。
最后只能在女人戏中感慨男人宫斗的激烈和好看,挺可惜的。
作者在写女主后期明显参照了太平公主,还是大明宫词版的。太平带着小李隆基上殿求武皇登基,一众老臣潸然泪下。再对上喊姑姑你在哪的那段,真是直接照搬啊。

记一笔看完后对写作手法的感受。
前三分之一的剧情铺垫不疾不徐,男主从天之骄子变为阶下囚,还有男主母亲撞死铜雀台的悲壮,原以为会扯出过往那辈的故事,后来还是回到男主女主这一辈。剧情1/3一直围绕男女主的互相扶持,复出的第二男主也没有崩坏,长老会和皇子们之间的种种写得很不错,一直到燕洵反出大夏,女主不同意他牺牲当年的谋叛者现今的倒戈者单枪匹马回头救援,被围攻后转线去卞唐,就把整个剧情线弄断了。
中间为了加增女主和第二男主之间的因果宿怨戏,也不管以前不共戴天的弑亲之恨,各种狗血乱撒,还炮灰了一次第一男主,随后就让第三男主以默默守护型情圣粉墨登场,折腾好一场乱戏。
战线拉太长,果然有问题呢。
小小感觉如下:
1、如果以写长篇来看,主线一定不能整个断线,或者比重上严重失调,一定要将一处写差不多再转线。
2、网络小说虽然很精彩,但是大局上把握不当,以第一人称或第一视角为主写的方式,容易根据个体转场,让整体失控。冒险类小说原本就以单元故事去写,这方面没多大的弊端,但有整体大局观的历史、宫廷、战争类的小说就容易走样了。
3、还是要多看一些名家作品,研究下名家手法才好。

  1. 黄昏森林→ACGN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菜田活动的写作感想 :: 2013/10/28(Mon)

菜田活动三篇文写完,留个写作后的各种想法吧。
第一次活动抽签没什么经验,大概坑了两个月后说要不重新抽签吧,和小黑总结第一次抽签时的标签,又弄了一回攻受分类,本来是三人想写的东西,但大家最后都没抽到自己想写的,有些还抽到雷。
那时以为这次又要坑了,谁知道这几天发力,就把几篇文都写完。

菜田规则是4000字以上,想的最少不能低于4000字,那样根本没起到练习的作用。事实上4000字对话唠来讲如果硬性规定字数简直灾难了,随便弄一场戏和对话就能去掉1k,遑论走剧情写其他。
我个人,打从写K2以来,就不再喜欢用意识流的文字去描述一段感情或岁月,果篮的由希同人几乎都是这类创作,也只在情绪最最不好的时候会这样写去发泄,包括瓶邪的某个短篇。回国三年调整得差不多,完全没有再到需要写这类文来平复情绪的地方,写东西就逐渐倾向一个完整的故事,偶尔想走点回忆风也坑掉,《相逢觉梦中》就因为方向定位的问题,现在成了烫手山芋。
总归是希望能更完善一些写作方式——个人标准的。情节、人物、节奏,都尽可能把握多一些,这些意味着篇幅会更加长,而长年写同人的缘故,在人物塑造方面几乎没下什么功夫,这次菜田文也明显看出问题了,依据原有人物的样本,更着墨于CP关系的刻画,反而让人物模糊不清,或者硬性定位几个标签,这点十分要命。
当然,普通4000字可以写出的短文,也是浓缩精华的争取用最少字数挑出最大看点的那类文,着重一段故事性的完善,一段关系的对比度,而不会费力构建人物形象,用剧情推动即可,这样想又是另一个可以尝试的方向,但起码不在手头上的练习计划中。

所以,一开始我构思的菜田文,基本都在字数上万,2w-3w之间,说中篇不为过。
可惜完全没有好好利用习题按原有计划走,三篇文都沦为了突发事件的短篇扩充,耗费了很多字数去研究对话推进和人物心理。
可能也和选择欧美CP有关系吧。

第一篇SK,按照正常进度应该有接续的两个主角之间关系递进的过程,我讨厌麻烦就直接掐掉了,这文直接打上End。
第二篇HM,想写的两个人的关系是写出来了,约定部分没有好好铺垫,即达成协议那一段几乎都顺着刻意的对话走了,后期基本就是肉。
第三篇MM,这是最简单的一篇文,原本想试试4k字描述一段关系是否能成功,结果是可以,但略显单薄。内容信息量不是很大,可以突出心理的部分又简化了。

总之三篇下来这个活动并没有被我好好使用以期达到预定的练习效果。
算一算今年写的5w字,四部作品,只有HM的《绝对守则》好些,而年底想要完成的《Jupiter》也只是续写十年前的作品,后期给个完结。
想好好地写一部作品了,去年还有《Magical World》,还有几篇K2的短文,如果因为习惯于同人写法而不能创作一个好故事,应该是时候写原创了。

  1. 黄昏森林→ACGN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庄周梦蝶——给萝卜的《雍正夜话》 :: 2012/04/04(Wed)

看过一百来万字,记忆最深的是支聃那句话: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庄周还是蝶?
庄周晓梦迷蝴蝶,原是不该在意真假。
我更想到红楼,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也许放不下的是自己的执念,穿越百年兴亡,写他们的故事,写谁也解不开的结。
这样好吗,为他人的故事伤自己的心,落泪究竟为谁?但这样又不是不好的,执着的时候,不知为何自己执着,那份执着之心,到底不是假的。既如此,其余便都可以省略而去,只肖一回看客罢。

按以往,我不大愿意看他们中穿个女人的。
你知道过往那些人,总将自己放置其中,妄想九五之尊无上之人的宠爱,非得在其间扎个位置,将所有发生过的事,解说成红颜祸水。哪来那么多儿女之情呢,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我实在不愿看女主开个金手指,带着现代无数度娘才会知道还不辨真假的东西,弄得乌烟瘴气。
另一面,我实在觉得他们兄弟几人之间,容不下更多脑补,何况是为个女人。
所以,一开始我是不愿看的。
直到最近提起,加上看了两本天下大雷的书,倒也没反胃,就决定去雷自己一回,翻翻好了。

谁知,看完不觉得多雷,反倒读出些尊重。

大致上,我看多BL,已经不愿看言情,而且你家闺女也不是多么聪慧之人,太多事情处理得颠三倒四,你都说她浆糊脑袋,我还得看两个人气角色为他争风吃醋,实在很遭罪啊。
不过于文说文,BG的戏份自然以男女情爱为主,我就谈上一谈吧。

这文的女主,是个普通人。就这一点,我是十分乐见的。看多文后回复,我就不禁想嘲笑了,满屏幕清宫戏席卷的时候,多少人只是看个乐子,谁真正往心里去呢?何况女主是个偶尔看电视,又生性十分迷糊的普通人,既不沉迷学海,也不热衷网络,那感觉就和我母亲差不多,看的不少,看完就忘,纯粹打发时间。这样活的人不少,出门问问,看过《康熙王朝》、《雍正王朝》没,人家也会答“看过”,问他康熙多少年,雍正多少年,不知道的人一抓一大把呢。

女主就是这样的人,穿到个新地方,周围一票不认识的穿着古代服饰的人,即使想到自己是穿越,又是否会接受这样的背景?举目无亲的情况下,心急、焦躁、郁结、恐惧,多种情绪作祟,没被逼疯已经是很好的心态了。

再者,我们看惯影视中的古代装束,真正古人如何打扮,家中陈设如何,谁又敢说全部知道?即便有相类似的,没有确切证据,都是无法作准的事。女主本性是糊涂点,但我真不认为,她一个普通的再普通的人,会去想自己面前那个自称“禛”的四爷,会是雍正皇帝。首先“禛”很可能是珍,真,贞,多少同音字,再者四爷又不是雍正皇帝专属,有谁规定一提四爷必定是雍正?女主想去这个人是个大府排行第四的少爷,再正常不过。她还没有参照物,自然不懂清朝时期,民间、权贵之家和皇家的生活起居间有何区别,开始想去民间富贵之家,再想到官宦之家,都是极正常的事,除了个别苏到没边儿整天做白日梦的女人,普通女性还不至于猜测自己入了皇宫,一穿就穿见皇帝。

至于你在某章后作的解释,什么将雍和宫绿瓦换黄瓦之类,我觉得根本不必。因为女主根本不懂那个区别,这些根本就不是一个每天打拼小组工作,如何在公司出头,私生活是闺蜜和男友的小白领会去关心的。比起史学,我想将新一季prada的产品丢你闺女面前,她会更熟悉也更感兴趣。

撇开这些不提,总之很多人觉得bug的地方,我却觉得平常。我看惯了女主穿越后大显神通,各种开外挂指点江山,只觉得好笑。如果真有这个本事,在现代早混出名堂了。要知道古代可不是说等级就比我们低,在现代连上层管理都没接触,更别说涉及政[治],到了古代朝堂,真以为自己可以呼风唤雨?多少能耐端多少水,这到哪里都一样。何况穿越的人还有文化差异,连基本社交礼仪都不过关,就妄想自己都本事,根本天方夜谭。

所以你写这女主,实在是很多对比下比较正常的一位了,何况你还给她加了个buff,就是前世记忆会趋使身体,也算对她后来的各种行为有了交待。
饶是如此,天性使然,这位年七的行事作风,还是很小儿科,甚至十分拙笨,但按现代职场来看再正常不过,非常自然。

总之,对你闺女的表现,我理解,但很多时候更牙痒痒。


其实,穿越文看的到底不是女主多么大显神威,重点那是那几个人哎。
我一个个慢慢讲好了。

先说十三。我最爱这文里的十三爷,那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了。我从不觉得当时那环境,这个人会多么自净其意,各种出离世外。甚至什么劳什子江湖侠气,更是搞笑了。皇子就是皇子,天生贵胄,自他们降生起就注定和皇权紧缚相连,这是天命注定。打小就按照这些路数严格教育,思想一脉相承,即便因个人性情有不同表现,也断不会出现大违。换今天讲,就是三观不正这种事,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

我喜欢本文的十三,因为他知道最当该然的事,用最当适宜的做法。那个背景环境,只他独特,皇帝需要他独大,以此巩固朝政,抗衡别派势力,于是他也会那样做。对权力的把握,政事的处理,对皇帝唯一的忠心。你说你写的他,哪一样不叫我喜欢得紧呢。

我曾说过他们兄弟,都是性格刚硬又霸道,且自以为是,又极其护短的人。那是因为他们父亲也是这样,教导出来的孩子,也一个模子印出来般。
对自己人护短到蛮横的地步,十三真心让我领教了。可惜第三卷开头,他就离世,我真的十分不舍。我知道打破平衡才会有别种发展,可真心不愿他这样死去。历史让我难过,是否文里能有不一样呢?连福惠都让你救下,活得滋润了,何以十三一定要那么早离去。

再说十四,委实有史上那位的味道。
曾经看他处理那个投书案,就觉得这人不是想象中那般,给很多文写得心机叵测之人。再看他闹的种种事端,根本把自己往死里闹的,更觉得这位无非沾个骄蛮。
你笔下的他典型刀子嘴豆腐心,毒舌的工夫实在叹为观止,而且锋芒太露,做事习惯不留余地。我挺心疼他的,觉得生无可恋,对自己不大看重,非常有想解脱的心情,行事剑走偏锋,牺牲大多数还是自己,他十三哥是又恼又恨,也只能“胡作非为”来斥骂。
我不希望十三死,觉得他不死老四会更轻松也更舒心些,因而不大舍得。但是十四不同,你笔下的他活得那样辛苦,我真觉得他不如就这样死算了。反正如他自己所言,允禵有替身,就算兄弟间会梗会堵,“十四”会活着,不如放他好过。

借四爷说的那句话,早该消失的人还是就这样消失吧,不要再纠缠生者。
何况你剧透让我知道,那位需要他,不如就作个顺水人情。
每回,让我看十四为了你家闺女各种受苦,还要给他四哥吃羡慕嫉妒恨的醋,都十分郁闷。他自己又病又伤的,他四哥还为你闺女吃他的醋,各种阴霾深沉摆脸谱,我都想掐死女主,再掐死十四,然后让十四死了下黄泉也再见不到女主,让老四为女主之死心痛难耐活该去。


最后说老四,他是本文男主。
我其实真没话讲,一个帝王的爱是写到极致了,一个帝王的形象也从来不落下。
没啥可说的,我不喜欢雍正,写到这里,也只觉得他不功不过。为女主他做得够多了,说朝政他也没做差,没有为爱情丢掉智商什么的,实属难得。
其实他是真正的赢家,女主对他痴恋,江山为他所得,他已是江山美人两拥,所有人还为他担心,为他筹谋,为他拼死拼活,总之好处都让他占了。反正不愧是你最爱的,什么好的都给他,扭头。

可惜你写那么多,我还是不喜欢他。
他所有作为都无可厚非,但那种占尽便宜还卖乖的感觉太严重,导致我根本喜欢不起来。


这文我看的终究是十三和十四。
很多细节都让我特别喜欢,超出兄弟血浓于水般的感情。我总觉得,按照现在发展下去,女主再累到四爷和十四爷为她各种纠葛,十三一定会杀了女主。因为个女人本就不和的兄弟关系更差,十三根本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女主的存在如果对社稷有益,他是乐见的,但如果害他们兄弟反目成仇,原本跌倒冰点的关系再差,那他一定会杀女主。
不知道是不是你也有这种想法,所以让十三早早死了。这样就没人伤得了你闺女。按你家老四对她的喜爱,就算废了暗门,也不会伤她分毫。君臣之间有猜忌,夫妻之间情谊在。只要她不作他的臣,只作他的妻,他也不会有疑虑了。至于一直对四嫂非分之想的十四,估计是死定了。
这样的发展,我各种不爽。反正到时候,你写了我也不想再看=。=

我来数数十三和十四的那些戏份。

初时,十三接到殷明告发,知道璇玑就是那趁进献偷溜出来的十四,他不顾殷明是唯一能解他毒的希望,亲手杀了殷明,并赶去寿皇殿验证事实。然后去见女主,原想求女主不要告发十四,谁知女主穿越的缘故,根本不认得璇玑就是十四,十三就装模作样当没这回事了。
我感动的是按十三的行事,他大可诓殷明,假意答应她的要求,骗她给自己解读后再杀。但他盛怒之下,竟然不顾自己安危,也要第一时间除掉祸害,可见他心中最重的是不能让十四被告发,是十四那条命。

其后女主和刘海谈条件,拿璇玑的命换幕后主使者的姓名。女主和十四有血盟,普通毒药根本对十四无用,她就用了毒蛇,还事先演了场戏,让刘海确信十四会死。也是十三急奔而来,看见中毒倒地七窍流血的十四,当场落泪。直到女主说十四没事。
喜欢十三为昏迷的十四擦脸那段,看到他身上的伤,问是谁对十四用刑。后来把里袍给十四替换,向女主要刘海,根本不为盘问,特地强调只要活口,要丢刘海千蛇坑,一解心头之恨。顺说,阿其图到第二部尾还活着,十四是给那些官吏打的,不止一个人,第二个要的是谁不知道。

然后就是十四以璇玑之名住进西山别墅了。十三好几次对他旁敲侧击,女主是四嫂,叔嫂有别,不可以太过亲近,但十四又岂肯听。
因为十四和女主戏弄武格的事,十三居然揍十四,那段也很好玩。没想到那么大年纪还给哥哥打屁股,不知道别扭的十四有多难堪,他要知道女主在外面听见他痛呼,应该挖个坑埋掉,太丢脸了~十三打完十四给他上药,虽然是从喜儿视角写的,但我觉得他这个做哥哥的肯定说了很多来劝慰弟弟,不然还给不给这薄面的恼上数天。会那么乖的事后立刻帮哥哥批公文啊。

第四个喜欢的地方,是批公文累到的十四倒地毯上睡着了。十三拿被子给他盖,摸他手脚看凉不凉。这个细节好美,一般这样做的都是对子女。就是妻子和情人,都不会特地去摸手脚看有没有冻着,何况他们是兄弟。我又想到长兄如父,虽然十三不是十四长兄,但对弟弟的照料和责任感,都似长辈。

然后是十四欲借年七的名号去西北,通过心语在朝堂上背了篇西北作战大纲之类的东西。十三立刻反应是十四。女主先一步赶到,被十四藏在柜子里。十三进来砸了所有东西,还语气平静地吩咐下属打死那名听见他们说话的小太监。对十四说这辈子你一定会好好活下去,死在四哥和他后头。
我记得十四说他会带棺材去战场,死了烧烧就地埋掉,再也不会回京。这人从来都不说好听的,果然十三听了直接骂他“你个畜生”,我觉得他是要被这个弟弟气死了。女主在柜子里要出来,十四用心音阻止她,说她要出来十三一定会杀掉她。
后来十三不惜毁自己清誉,也要阻止弟弟去战场,把他囚在西山打算圈一辈子了。这固然有为四哥的打算,八九都死了,十四再死,老四在外就更被非议,即使有无数替身,知道真相的他们始终会梗。虽然政治考量也有,但我还是愿意相信,做哥哥的十三是真的不想十四去战场死掉,他真是为他好。比起那个天天为女主吃十四醋的亲四哥,十三对十四疼惜得更多,对弟弟的宠爱,细节都非常温暖。

然后就是十四妻子死,十三放他去和妻子告别。
其间有四人一桌进食,十四眼瞎,十三把点心夹到碗里,分成小块,挑出十四不喜欢的吃掉,再把碟子放到弟弟面前,很喜欢。
还有十三自己病重,十四和女主吵架,提到陈年旧事,十三听最重点的一句是问十四,谁把你眼睛弄瞎的。十四为保女主,将十三引去想八福晋,端惠为此瞎眼。
在这之前家庙被烧,十四冲入火海,十三也急得跟进去。两人在废墟后吵架,十三抱住他不让他骑马去追,还贴他额头说他又发烧了……众目睽睽,关心则乱。

太多太多美好的细节,叫我不喜欢他们都难。
本来我就是耽美看得多,何况……看公告,永远的兄弟控啊掩面。虽然写来是温暖的日常兄弟情,但我就是喜欢这种~XD

有两个地方我在意了,一个是十四给女主下毒,也是他自愿的,借女主之手了此残生,女主后来心软去救他回来,他又不得不为了维护女主,谎称是自己妻子死了,心无可恋,所以服毒自尽,被女主救回来。不知道十三听到这个事,是不是肺都气炸了。要知道当时某人听到十七告密,说少时十四去救老八是和老九一道揣着毒药去的,为此大发雷霆。何况这次是真的服毒自尽鬼门关走一圈,还是为个侧福晋的死。我觉得十三肯定怒大发了,十四要怎么对他说啊。想看这部分的番外。

还有一个不解之处。女主和十四的心通,距离多少啊。后来感觉不在一个范围内,他们就无法心通到。但是朝堂那个事,十四在如意居,女主在养心殿吧?居然能这样沟通上。

其他的没有了,剩下的,求以后能多点十三和十四的段子。


本来想写个文的观后,最后百来万字的BG又给我拐去BL了,我想这辈子我都没救了。

不论如何,他们的故事早化作一抔黄土,孰是孰非,个中曲折,我们都不可能知晓了。
历史从来不宽容,成王败寇的背后,都是鲜血书就的感情。
我想他们兄友弟恭,但那些都不可能。
只有一遍遍去妄想,固执得不肯放下。看现在这个时间点,不由感叹,又是何苦。

  1. 黄昏森林→ACGN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