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千禧版第三集弃剧 :: 2013/09/28(Sat)

踩我雷点太多,不论是藏镜人出来调解三方战时三缺浪人完全忘记之前自己如何自悔为了水门剑法向藏屈膝,还是冷心心杀死了辽东王妃后自首入狱,或是刘三带萱姑去史家庄骗人七十一的老太太。
我真的不知道黄俊雄在拍什么,也许作为一个布袋戏粉应该要留一点尊敬,但94版到千禧版,我只能说完全没有给我看到他对史艳文这个人物最基本的了解,我在想83版是不是他拍的?是不是他编剧的?如果是为什么不懂史艳文不只是个木偶,更不是个随意就能改来改去的性格。
然而我还是挺失望的,放掉千禧版后跑去刷了下新剧,粗略刷了刷。我只觉得史艳文的性格变得往白莲花后的素还真上靠拢了。他不是这样的,他不会那么坚决没有一句两句解释地就要牺牲小空,他不会留到精忠去问梁皇还有没有其他方法,他不会那样去挑起银燕的不满,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没有那样的做派,这种平面化的写法令我万分难过,曾经为了自己徒弟惨死太华山气得以身犯险的艳文已经被这些完全不懂他是怎样的人毁掉了。
至此,金光我随意看看就好。

我应该是很喜欢温皇吧,谁叫我很想念枫岫,可温皇和枫岫明明差很远。
还有军师一开始着实让我太郁闷了,俏如来也没喜欢上,默苍离感觉怪怪的,目前金光里没有特别期待的人,黑白郎君本身就很有爱可是和忆无心的剧情我又囧了。现在金光流行萝莉控吗,温皇也和凤蝶纠纠缠缠的,唉……
说起来都一个个大问号。
再看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千禧版云州大儒侠1-2 :: 2013/09/25(Wed)

-1-

因为对94的失望导致不敢点千禧版,今晚又实在忍不住点进去了。——还好点进去了!因为实在太精彩~
今晚就刷了一集到这个点,犹豫要继续刷还是停下来写观后还是去睡觉,最后还是忍不住,写完估计又要过2点了>.<

闲话不多说。
开篇依然是艳文带着书童庸儿去杭州拜祭岳飞,不同的是艳文的下一站从了94版,就是从杭州去金陵拜访世交洪重卿洪翰林。金陵是当时的帝都,艳文还是有考取功名之心,他和洪重卿从父辈起就有交情的样子,千禧版顺带将艳文父亲的官职一并介绍了,先皇征南元帅,十八年前为国捐躯交趾国。

变动的地方还是有,但丰富了整条剧情线。

首先藏镜人变成每次出现就会在一面镜子中,他似乎能从任意镜子里现形,而不是当年护体金光作掩护,变成真正的“藏镜人”了。这点还蛮有意思的,不过觉得挺诙谐?

千禧版依然是藏镜人先出来“找麻烦”,和国师喇叭乾三的至交关系不变。开篇他出现在昭庆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灵通长老自己是国师至交。灵通是喇叭乾三第三弟子,算起来也要叫藏镜人一声前辈,自然就信了。藏镜人便对他说自己观测天象,发现太阳星君转世成一名叫史艳文的人,这个人会成为蓝摩教的大患,让灵通收拾他。这个太阳星君的故事我只在电视剧版里见过,千禧版大概是我第一次见到说法。不过给藏镜人极好的安排,不再是无脑的什么嫉妒云州大儒侠的名号了。虽然他突然出现针对史艳文的动机还不明朗,尤其虽然自称是喇叭乾三的好友,可就第一集喇叭乾三听到安天祥提起史艳文都没什么反应来看,估计藏镜人直接越过他找他徒弟了。

灵通和尚是个百分百的败类,不但在西湖养吃人的千年赤蛟,还怂恿门下弟子到处强霸收捐。副主持坎头仙驴到了刘家店,强向刘三要捐500两,店客100两,刘三左右为难,正想让掌柜的清点送“佛”,小书童庸儿忍不住出来管闲事了。庸儿在剧中依然十分可爱,他用计使这和尚出丑,提起自家主倌也只说是云州的富贵之家,很有钱哦~【因为他打赌出2000两】,至始至终都以口舌之争来应对事情,于是艳文就没有阻止他啦~当然和尚强捐不成就动手,向一个孩童下狠手,岂料庸儿身怀绝学,就把他给打趴了。艳文这时才出来代书童解围,坎头仙驴一听史艳文立刻转身就跑了。

这一幕落在店内一位乞丐眼中,他忍不住出手和史艳文过招,因为钦佩艳文的武功,本欲拜他为师,艳文及时制止,要求和对方结义。话说徒弟变义兄,这个变真大~当然,这个乞丐就是鼎鼎大名的铁乞丐啦,年正三十,虚长艳文八岁。

一番变故下来,刘三自然是欢喜艳文一表人才文武双全,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赛潘安胜宋玉,又奉行中庸之道,十分的可托付终生,自家小妹若与艳文结亲可是天大的好事。当然这个时候刘三没敢和艳文提起,他琢磨着先施舍点小恩惠给艳文,过后再与他提亲。

另一边,提督安天祥办天下第一擂台为招揽贤士——其实就是扩充实力,为提督府增护卫。和83版一样亥坤不满擂台主掌云彪和掌云豹口出狂言,不顾妹妹碧莲劝阻上擂,结果被打成重伤还中毒。艳文没有给他解药(83版的艳文是个药罐子前期只要是毒基本他都会掏出解药来XD),只单纯用内力把毒素逼出,庸儿见不惯他们出手伤人,激动地上擂台比试,险些被杀了。艳文发现庸儿有性命危险,情急之下断了掌云豹的双掌。掌云彪大怒和艳文拼斗,艳文处处忍让,最后实在忍无可忍擂台的不公规则,出手杀了掌云彪。其实这里我依然觉得艳文手重了。比赛规则是不论生死,显然安天祥出尔反尔,如果不是艳文,就算亥坤死了,肯定也不会治彪豹兄弟的罪,现在是彪豹兄弟死了,就变成要治罪艳文。但以艳文出神入化的纯阳掌,把掌云彪打成重伤不是问题,却直接把人打死。可见在他眼里掌云彪就是个恶人,恶人就该死。前头才说艳文走中庸之道,我看来他还是偏向过刚易折。

艳文送走亥坤和碧莲,返回刘家店,迎上想讨好他的刘三。刘三这个人很有意思,千禧版里他十分大方,也没有妻管严的毛病,也算“慧眼识英雄”。前头庆祝艳文和铁乞丐结义请全店吃饭,现在又包了一艘画舫给艳文主仆去祭拜岳飞顺带游湖。本来按艳文的性情,我觉得十有八九会婉拒,大概因为这个人是刘三,是在艳文和铁乞丐结义时凑过来笑嘻嘻也想一起结拜的有趣人,豪爽之处不下江湖人士,开客栈处世情,能忍则忍。我觉得艳文对刘三还是很看重,他喊他刘仁兄,欣然接受他的帮助。
总之,千禧版的刘三进退得当,非常精于计算,比83版的要有智慧,83版的刘三其实是艳文脑残粉呢哈哈~

因为刘三的馈赠,艳文和庸儿乘画舫游湖。昭庆寺的和尚们早从副主持接到消息,千年赤蛟就被放出来了。艳文和庸儿掉落西湖,主仆分散。庸儿差点被蛟怪吃掉,和前作一样,六骨僧出面救了庸儿,不同的是一旁埋伏的灵通和坎头立刻出来围杀六骨,却让他逃脱了。

另一边,安天祥因为死了部下带兵围住刘家店,里里外外搜了一圈没找到艳文,气愤退兵了。
铁乞丐非常生气,说刘三民有私易官有正条,你怕什么。
刘三倒是说了一番智慧话:民不可与官斗,贫不可与富斗。
我是真喜欢刘三这个人,比83版要喜欢得多,其实第一集涵盖了很多剧情,整个进程被拉前了,刘三这个人物就靠几场戏,几句台词,非常鲜活地定下来,他多了我从闻世先生身上看到的处事智慧,只不过是市井中小老百姓的智慧,没有闻世先生那样的博学才识,尽管刘三慧眼识人的功夫也很厉害。这句话也是他起先对坎头仙驴再三礼让的原因吧,他非常清楚昭庆寺的主持是替皇帝消灾渡难的替渡僧,算是国寺了,他惹不起。
铁乞丐还想和刘三争辩,刘三的妻子飞奔进来说艳文出事了,铁乞丐立刻跑去救人。
此时的艳文正在水中和赤蛟苦苦缠斗,以他一人之力实在没法在水中占水怪什么便宜,铁乞丐飞身入水吸引了赤蛟的注意,艳文才得以空闲杀了赤蛟。
两人平安上岸,艳文推测庸儿葬身蛟腹,伤心不已。众人劝慰艳文回转刘家店去。

这时剧情才出现刘萱姑。
刘三对萱姑说起艳文,要带她去见艳文。萱姑责怪兄长一直教导自己不能随便见别的男人,这么快又忘了。赌气回屋后,独自猜想貌美人品佳的艳文是什么样,真有那么好吗。
我很喜欢这里刘萱姑的出场,袅袅佳人轻步摇,一阵香风透屏来。萱姑是杭州第一才女,也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刘三把妹妹教养得很好。
只是萱姑出场时念的诗让我惊心:男儿立志出乡关,事若不成誓不返。千山万水路长远,穿风破浪不怕难。
这不是萱姑的出场诗,是民间谈论艳文时的诗句,她偷偷听见便记下来,但又不知说的是艳文。只是这诗太过艰难万险了,总归生离的意味浓厚。

我本以为按剧情他们会成亲,结果我想错了!
剧情的确按前作发展,坎头仙驴迷昏刘萱姑献给安天祥,半路上铁乞丐跟随去昭庆寺及时救出萱姑。另一边刘嫂发现萱姑失踪遗一只绣鞋,艳文自告奋勇去救萱姑,跟随铁乞丐偷入昭庆寺……一番打斗下,萱姑第一次见到艳文,便是这个男子舍身护她,乱斗中匆匆一瞥了。
这一瞥让萱姑对艳文上心,等她回到客栈,对着兄长哭诉艳文杀了两个人,这下成了罪犯该如何是好。铁乞丐不服气指艳文杀的是恶人,刘三叹息道灵通是替渡僧,加上之前擂台上杀人,实在无法挽回。他只好说自古英雄多折磨,听天由命。

艳文在昭庆寺杀了恶僧灵通,又遭安天祥军队追赶,直接就逃出杭州去见洪重卿了。整个过程下来,刘三根本没机会和他提亲(虽然有问他成亲没有,艳文当时答想先立业后成亲),他和萱姑不再像旧剧那样共结连理,缘分还没开始,就匆忙断了。

艳文对洪重卿说到杭州种种见闻,还提起公状。洪重卿对他说这事不好办,就算让艳文上京面圣,也无法定那些人的罪。昭庆寺主持是国师的第三弟子,本身就是替皇帝念经代劫的,杀了灵通皇帝会怎么想,何况安天祥还是宰相安其谋的弟弟,军政两大团体都让艳文得罪了,他有什么把握皇帝会听信呢?洪重卿身为明朝翰林,对朝廷之事了解得很透,他有意让艳文入朝为官,给清流添一股新力量,然而……此时的艳文,年轻得无法堪重任。

洪重卿提到本届恩科没有任何中选,他可以奏请圣上,直接让艳文殿试,只要过了文武二关就能成为钦点恩科状元。先成其事,到时候再看看这些不法之事怎么应对。然而,他这样说并不是让艳文刚投身官场就解决这事的,问题在根本解决不了。宰相+国师的势力岂是那么容易被扳倒?艳文这个傻小子,辜负了洪重卿的一番深意,直接在金銮殿上就上奏折!他哪是官场老狐狸的对手,立刻被安其谋倒打一耙,惹得龙颜大怒,绑他起来就要处斩。

这个事我一点都不同情他,83版还算是飞来横祸,安其谋一定要搞死他,然而千禧版真的是他自己去堵枪口,连洪重卿都没办法救他。
皇帝前头才高兴收了个皇妹又多了个状元,立刻就被这种无智之举激怒。艳文身负两条人命,其中之一还是杀皇寺主持,根本无法自圆其说,唉……总归我对他处事还是略失望。换今天的话,就是很傻很天真。
如果照以前那还能谅解他遭奸人陷害,今天虽然说他不提也会被安其谋找事,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可在洪重卿深切提点后还这样做,实在说不过去。

总之,艳文本集末被处斩,监斩官还是安其谋,铁乞丐和群侠正想办法法场劫囚。╮(╯_╰)╭


其他没提到的线。

1、谢红豆是安其谋安插进宫的眼线,才得十三岁,83版我只会觉得皇帝疯了随随便便就封个民间少女作郡主,还不是义女是皇妹,到千禧版我只会悚然安其谋势力之大。谢红豆是安其谋推荐的,她在殿上对答得体哄明帝开心,原本皇帝不知道该封她什么,安其谋在旁说了句皇上有太子不是还欠一个郡主么,皇帝立刻就封了。可见安其谋对皇帝的影响之大,这段的用意应该在这里。谢红豆的出身不大清楚,只交待安其谋用500两银子买来她这个神童当义女。现在她是宰相义女,明帝御妹,呵呵,这辈分算起来嘉靖如果知道肯定该警觉了!

2、三缺浪人第一次出场,被藏镜人忽悠了去杀史艳文,结果遇到安天祥派兵围杀,艳文避开三缺浪人的进攻,反而杀了两名意图杀他们的士兵,给三缺浪人时间逃离,免死于弓箭阵之下。三缺浪人开始疑惑艳文的品性,他原以为杀了艳文就能称霸武林——好吧,藏镜人的忽悠很没道理,我也不知道为何三缺就信了。当然,以艳文的人品怎么可能怕他调查,这个第一大帮手就这样定下来了。

3、千禧版明确了钦差的线。83版我第一疑惑的就是明明是送官银被山匪劫了的陈文炳钦差怎么就突然间跑到木羊楼了,然后莫名其妙战死在木羊楼的两位有名有姓的义士托梦给大哥铁乞丐……总之是有点乱。在千禧版里,钦差三省按查陈文炳到山西来调查的就是他们白莲教,也是太华山上的山寨土匪。陈文炳原以为按百姓说法,应该是一群囤兵密谋造反的匪徒,可白莲教其实是元宰安其谋为了谋反合作的组织,他暗中发信白莲教,告诉黄天旗陈文炳的来历,黄天旗就派人抓陈文炳关押在太虚金光塔。小剑客李文清正是跟在陈文炳身边护其安全的兄弟之一,他闯入白莲教惨死在金光塔的五雷炮下。六骨僧原想搭救他,可惜迟了一步,只好叹息离开。
钦差这条线算是重中之重,这剧第一集朝廷官斗的意味非常明显。彼时明朝的好官,应该就是身为明帝宠臣的钦差陈文炳、翰林洪重卿,奸臣肯定就是安其谋和喇叭乾三。如果史艳文入朝,应该会成为洪重卿和陈文炳那边的人。不知道陈文炳和洪重卿关系如何,然而阴错阳差,艳文出头太过,第一轮就被折翼。

这个版本比旧版扩充了剧情线,加快了最初的进度,部分没有照初版走下去——尤其是萱姑和艳文的婚事,在这版显然萱姑到艳文被斩首前都不算他的发妻,也就不是原配了(起码暂时是这样),将来如何还要继续看。朝廷部分的戏很精彩,太华山的白莲教出来很早,木羊楼变成了金光塔,藏镜人也出现很早,太阳星转世这个梗来的突然,十分想知道进一步的解说。

这剧主次分明,真的蛮精彩呐~!


-2-

不想再继续往后拖,边看边记吧。
可怜的艳文没有成亲没有老婆就被拖出东门问斩,待遇真不是以前能比的,我还在想萱姑未过门谁去帮艳文照顾老母亲呢?好吧……洪重卿当当当出现~送艳文最后一程时,告诉艳文自己也辞官了。艳文大受打击,我也大受打击,大明这样洪重卿你怎么就走了啊!!!你走了那以后怎么办啊啊!!!曾经考虑有没有引咎辞官的意味,想来想去更多是心冷了吧。
面对洪重卿的愧疚,艳文用了一首诗安慰他:时运不济命中注,黑云遮盖栋梁材。枫果压住灵芝草,沉香落水当枯柴。

胡家庄果然是山东亥坤那边的势力,当时艳文救人,现在来劫法场,还有铁乞丐等人。艳文眼尖看见外面的众人,怕连累大家,只好站起来讲话(洪重卿代为求情,我看安其谋并不担心艳文会使什么计策能逃出升天,很放心让他开口)。其实艳文的性格,肯定是会劝阻劫法场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杀人者偿命,他自认罪有应得,若还因他多添冤魂,他怕是生不的安死不得宁。
三缺浪人因为他这番话才真正心服口服,凭空悲喊出一声“大哥——”。江湖人讲情义,我为三缺被藏镜人欺瞒不爽,倒也为没怎么折腾这条线高兴。

然后艳文第一位真正的红颜知己出场——谢红豆。
我曾经一直奇怪谢红豆为什么要帮史艳文求情,新篇里一句“英雄惜英雄,好汉疼好汉。知音敬知音,才女爱君子。”就把大家的理由都说透彻了。
只是安其谋愤恨上了红豆,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很糟糕。

总之艳文逢凶化吉,死刑可免,改判充军辽东三年。
大家依依惜别,五里亭送他离开。

另一边三位恼怒异常的大佬们就没这闲情逸致了。
国师喇叭乾三调遣马鞍山、三棲岭等八千名杀手在西河埋伏。
安天祥则安排家将其怀、吴伯假扮部役混在艳文身边伺机暗杀。
安其谋找来九天鸟高云密嘱计策,后又派信太华山白莲教主黄天忌策杀艳文。
真是一群万分小心的奸雄呀,好敬业到感动了=333=
【ps:到现在都木有藏镜人神马事……最大boss被残忍滴遗忘了……】

然后一集之内,艳文第二朵桃花出了。
白霜女……白霜女……?旧剧中只听过和出外人情投意合的红霜女,突然出来个白霜女叫我好不诧异,此女居然还是白莲教三教主。
当黄天忌喊出“三教主白霜女冷心心”时……我仿佛看到西门无恨从天而降……TAT
一张大饼脸的女汉纸还貌若嫦娥使人神魂颠倒么……萱姑都比她好看啊!
不管怎样这姑娘在西河客栈一首中外混杂的歌叫我嘎嘣脆了。亲,这个是布袋戏啊,明朝的布袋戏啊,不能因为想和时代靠拢就搞这种easy不easy的歌词啊!四个婢女用的不是月琴啊琵琶啊二胡啊古筝啊……用的居然有小提琴!这怎个斯巴达可言。
西河客栈这戏也生硬得很,果然只有旧剧的浑然天成才是最美好的,这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刷下去吧。

九头鸟高云就是旧剧里因为艳文卜卦被戳穿后惊从屋顶摔落的壮士,他被艳文感动赠剑从良后来却死得很惨。但是这里的九头鸟高云赠龙泉宝剑给艳文,倒是觉得艳文明天不可能活过西河万军埋伏【明明只有8000人平白加了2000真是好整数的计算=。=】,所以“宝剑赠烈士”。

冷心心在门外偷看这一幕,为艳文偷偷拭泪。这么快三教主就这样弃暗投明了,泪流满面。
顺说这个姑娘难道真的没怎么作恶过吗,不然怎么会变成三教主呢?艳文的确很好啦,正直又难得,可是他被吊起来打也毫无怨言等等,真的那么出人意外打动人吗?大概我看惯了这样桥段,反而没什么感觉了。

顺说剧情改了好多,感觉好奇葩。
没成亲也没订婚的情况下刘三要送萱姑去史家庄侍奉艳文母亲……我得说萱姑名不正言不顺好吗?刘三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小智子李猴为钦差被拘禁一事四处找艳文去救火……为什么偏偏是艳文呢?他真的厉害到非找他不可,也不先回京禀告皇帝这件事吗?疑惑,古怪,不合理。
出来了押镖师赛关公周雄,说和云州大儒侠齐名的【?】,艳文托付他收尸的活,要么就向老母亲撒谎。艳文啊,这段真的好不像你,不过我又能理解。周雄徒弟怂恿师父去帮艳文助阵对战万军,唉……这不是催师父去送死的节奏么,如果你好好说情与义值千金还会感动一下,偏偏说什么怕阵不怕阵,名副其实还是名不副实,这种时候了还拿这个作段子,真囧到没边了,这戏到底在演什么了啊。
铁乞丐也真是神通广大,谢红豆是安其谋举荐的没错,但义女这事根本没透吧,如果真透了皇帝还能毫无戒心地让谢红豆作皇姑?那安其谋岂不是也算皇帝的义父了?铁乞丐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事呢?乱乱乱。

ok,昔日西河围杀史艳文一人力敌八千名声大噪。
今天既然安排了个叫白霜女的当然不会这么顺利,艳文他……中毒了=。=
冷心心出来帮杀敌,掏心的活干得贼麻溜,这种时候才有点三教主的狠辣嘛~╮(╯_╰)╭
然后拿药救活了艳文,开始调戏……艳文这么大没被女人问过“你我素未谋面我就救你两次,我对你这种叫什么情”吧……艳文为难地说“恩情”,冷心心不高兴地走掉了。
第一朵桃花冷得有点不可思议=,=

由于冷心心救了史艳文,无法完成任务的瘟磺教只好上白莲教登门请罪,黄天忌一听经过便明白是冷心心在作祟,怒极下格杀令,找三缺浪人和五爪金鹰(五爪就算了三缺你为何加入白莲教?还是在你喊过史艳文大哥五里亭送别他之后?你还能接受白莲教的三观这不是奇葩吗?)收拾冷心心。我有感觉这个白霜女也许就是后来的红霜女,至于怎么变的就不清楚了。

刘三送萱姑上路去云南,中途遇到二齿装鬼收作小弟,这里倒是没有改。两个黄金相声拍档见面了,本来刘三说他是藏镜人家属的段子也改成了说史艳文家属=333=虽然后面没差啦,但是刘三真的好吗,这样子在艳文不知情下就去骗人家母亲,感觉萱姑这个妻子变得很……那啥。

下集冷心心pk无爪金鹰+三缺浪人,艳文对抗瘟磺教+炎教+五毒教(中枪)。
第二集开始精彩度有下降呐。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对94版《新云州大儒侠》的失望 :: 2013/09/19(Thu)

看过83版史艳文的一定很清楚,这是一个传统的忠孝仁义的故事,它加添不少传奇的元素,整体剧情流畅,人物形象饱满,有血有肉足称经典。虽然后期一点小谜题没有被破解,但整条线的发展是很成功的。追剧过程中不大明白的时间线也慢慢厘清了。

在83的基础上再去看94版的《新云州大儒侠》很是违和,甚至感觉愤怒。虽然画面上感觉有新,但所有人物都显得那么扭曲那么没有智商。感觉编这部剧的人骨子里是根本不明白,史艳文为什么会让很多人帮助他,也不知道仁义侠道面前江湖人会有怎样的反应。包括刘三在内都只是不以为然,对史艳文那些过分渲染的事迹以及安插的情节比劣等教条还生硬地令人反感。可以说,这部剧给我的感觉对善恶十分混沌,处于中间地带的解读。骨子里没有领悟透“忠孝仁义”四字,而这四个字是史艳文生平的精髓,也是这个系列的主旨。

83版史艳文,论忠,史艳文是忠君爱国,一生以考取功名报效国家为理想的。因为他的父亲就是报效国家而战死在关外,这对艳文影响很大。他去杭州是为了考科举前参祭万古精忠的岳飞墓,那是他素来敬仰的伟人,顺便游湖。后来他被发配辽东,世子绍亮仰慕他,便求辽东王请艳文作老师,艳文也算是半职了。再后来他带兵杀回京救驾,被封为兵部左侍郎兼任太子少师,真的达成了自己心愿。领兵征战太华山也是公事,后来功成回朝。整个主线讲的是忠。

而孝,在艳文以过世的父亲为念,选择和父亲一样的道路。也在萱姑无条件在哥哥安排下嫁给艳文,长兄如父,妹从父旨。虽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后来被说烂了,可是在这个电视剧里便是正统,萱姑因为哥哥刘三的好眼光嫁给了一位好丈夫。她和艳文是恩爱的,俩夫妻辞别的那场戏,看的人无不动容。艳文成家在先,立业便是唯一的志向。他辞别萱姑上京赴考,后来遭到安其谋陷害被发配辽东,这里也是无条件接受了,君为臣纲,他心中更多是迷茫当初自己的手重,虽然是个圈套,然艳文从来没有气愤皇帝不辨是非——因为他的确是如安其谋所言,在擂台上公然杀人了。孝还在萱姑得闻丈夫艳文被发配后,毅然放下大小姐的身段,收拾行囊远赴云南照顾自己的婆婆。一路上跋山涉水,还让匪徒觊觎,得到出外人相助,终于找到了婆婆,陪伴在她身边侍奉她。

仁,在艳文的宅心仁厚。他被称为云州大儒侠,外间人听见都尊敬他的为人,知道他行事正派,锄强扶弱。他和怪老子、二齿同场科考,结下了缘分。就和他路经桃花山,和山贼结拜劝他们不要强抢路人钱财,要自力更生锄地耕田一样。那么多人帮助艳文,都是为他的仁善和侠义所打动。所以仁义二字,在艳文是他的本质。

这四个字是史艳文这部剧的本质,也是史艳文这个人的本质。

任何试图把这个本质给转换的,为了所谓搞些新鲜的东西,去那样扭曲掉它的主题的剧情都是很失败的。金光的史艳文不是霹雳的素还真,他们不讲什么智谋上谁更高一筹,布局上谁更机巧领先。这部剧纯粹就是讲正道,天理昭彰,邪不胜正。正之胜在于行正道,所以才会受人敬仰,得人相助,危难时刻才有九死一生的局面,才能最终逢凶化吉。

艳文本身没有被过分的渲染,他那样的平凡却又不凡,他是个普通人,却又“生当大丈夫”。云州大儒侠是对他行事和品性的肯定,老百姓喜爱他正常不过。但绝不是什么武林地位、名望那样的彰显。

把这个名号的意义加以扭曲,编出因为这个名号遭到藏镜人嫉恨,派人杀他之类的戏码,94版真的是错太离谱。

在83版,听到这个名字的人包括刘三在内都很意外且惊喜,因为史艳文是好人,他做好事,百姓自然传越广。但是在做大事的人比如蓝摩教,当时嘉靖皇帝身边的国师就是教主,整个教可算是位高权重,加上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安其谋(他还封王了)来往密切,这么大的势力,压根不会对个民间有点小小名声的儒侠有兴趣的。

所以,会那么针对艳文主要还是阴错阳差。如果九门提督安天祥没有强娶刘萱姑不成反起了害史艳文的心,就不会一步步招惹到发觉他会是未来谋反中的大患,也就不会设计陷害他,到最后被他逢凶化吉,带兵杀回京师了。

如果不是蓝摩教为了对付史艳文请来西域魔魁藏镜人,这两个根本也不会对上。
在83版金光的世界里,藏镜人在黑道里的名望可谓是君临天下,不但他在西域统领一方,从中原到西苗的黑道无不唯他马首是瞻,听到藏镜人的大名都万分景仰。接到他密令的没有不尽心尽力去办。这样一个举重若轻的人物,可想而知是怎样的了。94一开始那些莫名其妙的针对,藏镜人和无我先生的鸡同鸭讲,不但没有任何的功效,还会让人对这个大魔头智商起了怀疑。史艳文做的那些不过小事,有人称赞他大儒侠又怎样,你这个西域魔魁还容不下一个小小的史艳文吗?何况人家谈的是他的品性道德,你比的是武功实力,完全不是一回事。

83版的艳文从一开始意气风发的青年书生,经历了金榜题名,遭害落难,逢凶化吉,光耀门楣,领兵征战,踏破艰险,九死一生,功成名就。整个过程是万分传奇而引人入胜的。也没有相当生硬不合理的地方,我并不认为所谓价值观古旧所以会让人觉得过时……在好的传扬和品德上,真善美,爱仁孝,忠君事,行其道。这些都千古不变。

不会因为时代变了,人们不再为三侠五义所感动,也不会因为时代变了,人们就对岳飞不再敬仰。
三国照样一版接一版地拍,武侠到今天成功的作品还是以正统精神为内骨。
那些说着时代变了,思想陈旧必须大改的,根本是和某些走了歪路去偏行的自认为高端的人士一样,一叶障目终究迷失了自己。成功的改变往往是对一些展现方式作调整,让这个时代的人更贴身体会那些好的意义。而不是从底子开始修了去。

94版给我看到这样的感觉,万分不好。
如果连对一个作品的底蕴内涵都了解不透彻,又怎么能翻好这个作品?
不管技术和画面上有何突破,它照样是失败的。
剧情是一个剧的轴心,你不会讲好的故事,不会将正途传达给观众,甚至你都不会引起人正常的思考,只试图用旁门左道来迷惑观众,你怎么可能打动观众呢?

说着弘扬文化为己任,你这个文化都不正统,没有传达出正确的精神,绝对会被淘汰,不用说历史的洪流中淹没,当下就会被舍弃。因为几千年来人类发展进步,酝酿文明,才真正淘沙般过滤出诸般如精金的“道理”,你妄图扭曲它不过以卵击石,只会被无情地打碎。

94版新云州大儒侠及其后续作品都不会看了,一个很冒犯的开头生不出好的发展。
骨子里扭曲的味道脱不去,就不浪费时间了。
下次看看千禧版吧。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终于到这么一天 :: 2013/09/02(Mon)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梦见了小赦 :: 2013/07/06(Sat)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83版史艳文7-13完 :: 2013/01/26(Sat)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83版史艳文4-6 :: 2013/01/26(Sat)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83版史艳文1-3 :: 2013/01/26(Sat)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龙战碎碎念2 :: 2010/10/03(Sun)

1.
11-12集,再次被醉饮黄龙郁闷得无语。作为一个好大哥,他做得简直超出了范围,长兄如父,若是父,自当子有过棒责之,然而他一味包容,简直天真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是偏偏有一种人,他们把自己放在最后,把他人永远放在前面。看到他对天不孤说身上的伤不要紧,先顾雅少,又心痛了。这叫人怎么指责他偏心?他只是个太关爱弟弟的大哥,虽然关爱程度也有分,但他把自己都不顾了,别人怎么能怪他。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龙战碎碎念 :: 2010/10/03(Sun)

1.刀渣你成功了,你简直前所未有的成功!刀龙你害了武君,龙战你毒枫岫和雅少,重回新剧以来我唯二看上的俩墙头和唯一放心头且支援的角色都给你害过,一死一伤一垂危,你说我拿什么说你好呢~从此天天上RO,雪原K团恨难消!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霹雳眼1.、2 :: 2010/10/03(Sun)

1

隔了老~长的时间终于把老剧拾起来了>///<
感谢刀龙!再次挑起我对霹雳的爱,希望这次能好好看到后面〔抹一把眼泪〕。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写在9.30沉淀之后 :: 2010/10/03(Sun)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疯狂迷恋偶,不是颜控是剧情控,觉得剧里活生生的演出已经够感人肺腑,不必在剧外搞新春来破坏形象。所以每年的新春类节目我都没有看,听人家说起剑子悟空蝴蝶猪都一头雾水。偶的存在,给我他们只是一个演员的错觉【其实本来就是】,看到他们恶搞,颁奖,恍惚回忆让我落泪的剧情,竟觉得“我到底为啥这样傻缺地认真”。

我记得补剧的时候,看到少艾死,哭得在群里吼“少艾死了!”,曾经友人说:“嗯,他早死了。”一回头,人家在琉璃医院调戏护士小MM乐不思蜀呢。很多很多……像这样的事……只不过转一念头,便当它们不存在好了。

后来...渐渐明了这样的心情。
那或许是一种安慰吧,不知道霹雳是否有这样的心,但我是切实得到了安慰。看到他们在戏外这样和平,心中恍惚安定,至少他们活着,那些痛到极致的情节背后,还有他们舒舒服服的太平日子,还记得魔界麻将会,当时朋友笑言,小赦会出老千了呢,虽然是雷狼功不可没。
总有一天会想去见他们,不知何时有了这样的期盼。——因为那么多原因,我一次都没见到。
可是再不在了。这样的期待在最后也失去了。
我终于感到,他们真的已经不在了。失去的人太多,活下来的人值得珍惜。可是一切都太惶然无措。

目前收到的消息中,“活着”的墙头榜有小谈、赭杉和十锋,金子陵早有传言本尊不在偶间,应该没事。本命赦生随家族化灰而去,魔界不存。墙头柚子和雅少也不在了,黄泉二版为护武君壮烈牺牲[这是我听到最抽最风中凌乱最不愿相信的消息],伏龙他……也那样去了。

霹雳还是会继续看的,过往就让它随风吧。
回忆里有他们,笔下有他们,就值得我珍惜了。

打击太大,爬去下了神魔两部,魔纪没完也没档,还有黑白龙狼在驴子上辛苦拖着...明天去买个dvd放映,看看天宇出得来不,我来的的时候买了天宇,虽然没全但好歹够我看了...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重补的小结 :: 2010/10/03(Sun)

刀龙37看到兵甲30,拖得先行解决掉想看的部分了。
没想到一些部分的杀伤力真的这样大。

1、刀龙末那场戏,依旧很痛。后来,他问他你今后打算如何,他说活下去,报仇。“那你就不该浪费时间无谓的缅怀”。依然是他专属带命令的口吻。我依然觉得他很遗憾,但不遗恨。因为恨已经够了,该终结掉的他从来不马虎,其实他一直是不含糊的人,放不下的时候不肯放下,放下的时候又干干脆脆。正如不愿杀掉背叛者时宁可退出,愤怒了想杀的时候又完全不留手。其实这个人像枫岫说的那样,任性。能有这样任性的人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枫岫折笔,语带不解,更带不甘。我后来一直觉得他是愧对罗喉的,因为当年他利用罗喉去杀邪天御武,导致罗喉和他的兄弟们遭到亡灵怨恨(这其实算咒怨了吧= =),所以他救曼睩,一直引导罗喉回到正道。他应当是觉得罗喉因背叛的迷失自己需要负很大责任。可是,他还是失败了。
素还真缅怀罗喉。他说武君之仇我必铭记在心,君曼睩却说“不用了”,我很想知道,如果她知道罗喉死亡的真相,是不是还会如现在所说“不用了”。她一直以为罗喉是和佛业双身对抗,战死沙场的。所以她说武君一身罪孽以命偿还是轻了,必以为这也是罗喉愿意的结局。但罗喉死亡的真相,可不是那样的呢……

2、从龙战到兵甲,让我哭掉的两首歌,一曲是御不凡的夜雨寄北,听一次哭一次,到兵甲27漠刀去祭拜御不凡,音乐响起的瞬间,依然催人泪腺。另一首是百合花,就是片尾曲。因为它四角关系搞到最后也让人唏嘘不已,竟起了很无奈的伤感。悲南风,伤枫岫,惜寒烟,叹湘灵。
没想过会为漠御这一对伤心到这个地步,一直以来我都没怎么感觉...但是重看后怎么也放不下。漠刀背着重伤的御不凡一路行来,也许只有看不到对方的脸,才能像儿时那样落泪,却也是最后一次落泪。看到不凡的手落下,让漠刀紧紧扣住,已经痛到没有话说。他们的故事无法用话说明,夜雨寄北一响起,就是全部的故事。
我依然不喜欢湘灵,当她说出“都怪南风不竞”那段话时,注定对她不再抱希望。她自私地只看到枫岫为南风闯佛狱,可有一秒钟去想南风是为了谁入佛狱。她对枫岫说她会成长,可是这么多集下来,南风变了,寒烟翠变了,我独独看到她未变。依然是那样的自我中心,从不肯真正站在他人的立场去体谅。她不能明白枫岫的取舍,不能体谅寒烟翠的苦,不能察觉甚至不愿正视南风对她的情。自始自终逃避的人,从头至尾只愿意面对于自己有益的事情的人,当她忽视南风,转而在牢内对枫岫百般婉转,当她忽视寒烟翠是用什么条件换了枫岫一命,只顾着说心疼枫岫,她就没有资格说那句话。
今天对老公说最重的一句,是嘲笑湘灵当年说南风趁她石膏的时候轻薄因而看不起,她现在何尝不是趁枫岫双目失明行动不便对他上下其手,她一女子尚且情难自禁投怀送抱,南风可是一个大男人吧。

3、枫岫死的那段里,依然不可避免的伤到了。他被当作筹码送回师尹处,以国士礼厚葬。他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刀龙以来我的第一个墙头,也这样退场了。
十锋死的那里,伤到了。同志同心,尽此一觞。为兄长,为义父,为大局,他的人生从头至尾都是这三样,竟然从未变过。刀龙以来我的第二个墙头,也这样退场了。
雅少背着漠刀闯关,他对他说我们一起回家。他说这样的牺牲毫无意义,我现在唯一的意义就是带你回去,我不会放弃你,你也不要放弃你自己。我知道他们的结局,到现在,刀龙以来我最重要的墙头,也要离开这个舞台了。
至此,我的三大墙头没了,往后的兵甲龙痕又有什么可以挂心的呢……

4、火宅中我最爱的是咒世主。或许……台面上我非常相当喜爱的人已经是咒世主。他带迦陵去到禁地的一番话,无可救药迷上了他。也许他不是个好父亲,但他是好王。每个人都有坚持和目标,带着这样的觉悟去牺牲,抛弃个人成全理想,这样的人让人无条件折服和敬重。

5、火宅,注定不可能喜欢拂樱斋主就是凯旋侯了。撇开立场二字,枫岫与他的渊源,猋欢悲剧在剧里的始作俑者,亲手杀了太君治。他沾了我三大墙头如此紧密联系的愤恨,这真是第一个我遇到的角色呢。

6、新剧我爱上的BG,夜神&月声。大概像能尊说的,这个小子看上去笨笨的但没想到也好多情。夜神的性格是我会喜欢的那类,当初他没找回自我被天者利用,脱离死国活回自己后可爱多了。这两个在一起的画面都特别清新【不灾为什么是清新>_<】
另一对是千叶&聆月。望夜说太阴司已名存实亡,聆月不必再守身。聆月则说,千叶执着她是因为不曾得到。当他得到的时候就不会珍惜了。这句...真的是大实话。也许聆月的选择是对的,只有在千叶过了当年老素那个坎,渐渐学会珍惜,他们再开始才比较有未来性的保障。不然,不要开始好了。
魔化书&飞鹭。这对并不是BG,大师也不可能上演BG,虽然是飞鹭姑娘对书前辈有意,但这两只站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大概是……年龄差距太大了反而意外的萌动掉?大师终究会恢复的,希望结局是好,比如霓羽族解除危机,飞鹭把这个人记在心底深处,继续和族人隐居世外。大师也回归他的佛道去。

7、军督真是个有魅力的人,老素也着实高干。其实一直在想,军督的心里是否有一个理想国,他借集境去建造自己想要的世界。但未来他和千叶必定会分歧,只是到时候,怕又是一场劫难了。如果烨世兵权不死,他就要继续侵|略苦境,如果他死了,那多寂寞……

8、天者也是个很寂寞的人。把自己放在创世神的地位去筹谋一切,怨叹棋子总不理解,这样人的结局,通常是孤独而寂寞的死去。地者无条件的追随,我不相信会有意外的风险。背叛应该不会发生在地和天之间,只是通常这样的戏码,地者是会先死去的那个。
我很喜欢尊皇。或者我喜欢的是敢于反抗命运的人。不论夜神,还是尊皇。因为动心了,可以就这样去爱,哪怕因为爱被算计到堕入永世不得超生的痛苦,依然不肯放弃。——这很难,当路都绝在眼前,死也不放弃那微渺的希望,一锤锤敲下去的是对妻女的思念,对再重逢的盼想。这样的他,有资格站在天者面前笑他未来的悲剧。但他又为他心痛。那声“大哥”的百感交集,尊皇是个多情的人,也是个心软的人啊。纵使天者一手促成他的悲剧,又一手造成他的痛苦,他依然能为他些微的情绪波动而心痛。
如果尊皇不死,或者没死在亲眼见到天者结局前,我想纵然所有人都离开天者,他或许会在最后一刻回到他的身边。

9、我一点都不想提小啸……唯一想说的是编剧头壳坏掉了,疯子就疯子为什么还写得那么有心机……撇开这些不说好了。
小啸是不清醒的。但我能理解惜夫的心情,她在大堂上对雅少说“杀人夺册”。就这四个字,我明白。因为那一刻我想的是“难道疯子这样处心积虑算计杀人就不用追究了吗”,心情好像看法理片,看到一些高智商犯罪分子因为精神问题被判无罪时恨不得杀掉他们一样。但是,那个人是小啸,心情变得又痛又伤又难过,一口气堵在那里出不来。我希望他永远不要清醒,因为他清醒了绝对是最痛苦的那个。可又很不甘心他不清醒,他不清醒就会一直受第四个人格摆布。他那第四个人格,大有想要抹杀本体取而代之的感觉,我想这个人格就是要逼他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再顺理成章夺掉身体控制权吧……如果是他本人衍生的人格,那就算了;最怕这个人格是因为哪些不明不白的缘故诞生的,其实不是小啸。不知道后来会怎么拗。看到玉倾欢不解地对城主和夫人说小啸叫他欢欢,这边老素登场,内心OS是玉倾欢姑娘,我靠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啊素贤人你上下嘴皮子一碰出个声一切就有商量了啊啊啊……无比鄙视编剧的过火。
鸿说的讨厌一口一个恶魔,我倒是没感觉,因为下意识把恶魔两字代入那第四个人格,我感觉那个人格大有问题,也许根本不是小啸,所以就不觉得是在说小啸了,他本来就不是那种性情的人。
关于惜夫,她在鬼谷晏灵堂上说的话,没有什么好反驳的,因为字字属实。杀人夺册是失信,说归还不论生死是诡辩,失道义,历来反派差不多都会干这事,而且还是最没品的反派才干的,大角一般都不干这种明显愚蠢的耍人玩的行径。不要说死的是她儿子,她骂得狠,任何一个局外人知道事情始末都不会觉得她说得过分,雅少是哥哥,别人这样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弟弟,怎么都很痛,但他没法反驳。这里我很心疼雅少,一路走来我心疼他太多,以为都麻木了,但这种事,根本没办法麻木。
只是,惜夫丧夫后跑去找人对付小啸和一页书说话的段子很让我抽搐。那些话,我想你是不是漏了条你老公的罪名?这样完美的双重标准,我又囧又抽,总觉得都是一群疯子……如果鸿说的讨厌略城,我想我讨厌的是这里,或者从这里开始...赤子心的事情属意外,但鬼谷藏龙100%是自作自受,不仅是他当初种下霓羽族的因结了这个果,还是他和老婆计划找死国复活儿子枉顾天下大局这个因结的果。因为人伦天性,身为人的不忍苛责也表示理解,但天公无情就是这句话吧。

9、无衣师尹、慕容情。其实第一印象都很好,发展下去都很恶劣,又觉得有必要观望。师尹和枫岫的过往我极想知道,但大略也是不可能了。知道的只是他们绝对不是一路子,而且师尹对枫岫下了逼杀令。明知佛狱会采取的手段,他依然放任,枫岫与他究竟分歧到什么地步,他可以默许自己冒着条件交换的危险与佛狱合作,不除不行?
慕容情对待翎婆的那句话让我彻底心寒了。你们需要的是阿多霓,不是慕容情。
这句太实在,就因为太实在了没办法接受。但馆主话中有话,一个是他有苦衷所以不愿牵扯族人,但他又高傲地说没有啥能难倒他;另一个就真的是他太自我,直接想到最近看的滑头鬼之孙,那个不顾自己妖怪少主身份宁愿追求当人类的陆生。大概感觉是一样的,所以讨厌也是一样的。希望发展下去不要太抽搐。

10、尚风悦非常有意思,看到素还真那句“我不是莫召奴”,一下子有种你在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的感觉~XD不过老素十分配合地说我知道你不是啊。尚先生有一股天然2的气质,和大哥天然囧的气质相辅相成,你们果然是一对,无法拆>_<我以为他是故意的,但没想到晕倒了拉着夜神喊阿修罗别拆我房子我还没住够,还说罚他做自己的朋友。尚先生你……其实你才是三先生中卖萌系的吧?只是不慎效果相反了。。。|||只是这样的先生依然很可爱,非常可爱。

11、意外有点萌贪狼X天狼星,双狼不过就pk了一场...果然我最近好神经...他们很像应该认识好久却一直拖到现在才认识。

12、说要出霹雳坑,现在又出不掉。想知道鸦魂的未来,天者和尊皇的未来,以及不能不看到最后的小啸的未来。其他的没有执著...我果然是彻头彻尾的兄弟控。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补剧什么的,十锋什么的 :: 2010/10/03(Sun)

十锋死了,一天做的就是下齐兵甲龙痕。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刀龙传说+重回霹雳碎碎念 :: 2010/05/30(Sun)

在麦麦的怂恿下回到霹雳,看了《刀龙》。
本意是让我看罗黄,我坚持了三天终于被罗总闪瞎了狗眼,那金光灿灿的战甲价值不菲的装束是叫我吃个十辈子都不愁吧罗总!!!

没有预想到的热血,没有预想到的没趣味,总之这样跳着看着过着来了,例行记一记。

刚看刀龙,我浑身充满吐槽气息,比如柚子樱桃后不知道会出什么东东,比如这是兔子和萝卜不得不说的食物链故事绝无攻受观,比如这是一个令人无奈的连配角AAA都穿着华丽可吃上三年的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年头穿得那么华丽做什么啊?!老素头上堪比皇妃的那支珠钗每次动作都流线一般晃动,感慨人是越来越年轻姿态是越来越袅娜气质是越来越娉婷,在老素面前女戎姐姐若说熟女代言人,他就是少妇标榜=.=还有天下封刀那个红衣卫也够吃个几年了,看来看去不甚华丽的药如来一转身脑门上顶块大玉佩!最后的最后……也许只有一夕海棠是最为简朴的。。。这年头哦,没个像样的行头是不是根本不好意思出门???你们到底哪里找的赞助人啊!!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天宇杀机观影录18 :: 2010/05/26(Wed)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天宇杀机观影录16-17 :: 2010/05/26(Wed)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天宇杀机观影录14-15 :: 2010/05/26(Wed)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天宇杀机观影录12-13 :: 2010/05/26(Wed)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天宇杀机观影录10-11 :: 2010/05/26(Wed)



>>続きを読む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次の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