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依然是那些魔= = :: 2009/07/24(Fri)

题目我都懒怠去想了,总归还是那个家伙〔天音:什么叫家伙= =|||〕

嗯,起因是yaohua的一些文。
说实话,吞赦文中味道最舒服的的确是别聚离,虽然有恶搞的成分。但是对吞、赦的解读到了100问里都显得不舒服了。我不是很喜欢文青,更不觉得吞佛有愤世嫉俗的成分= =
借此重新整理下对吞赦的看法。

其实,说吞赦,已然成了我的铁杆王道,从怨念到挚爱到七七八八,真的是都经历过了,但仍然不满足,不够。每隔一段时间就想整理下这两个人,这些关系。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似乎是看了某个NC粉丝从神州倒回去看剑踪声称吞佛前后如一的言论,当场暴走了——有一种,这些事总有一天会来,没想到它来了不说还真让我撞见了,超级青筋的味道。

扯远了,来说吞佛。
已经说得没有好说了吧?这次的主题依然是,装作不在乎,还是真不在乎,还是他并非不在乎。
某个亲友重看刀戡后回来跟我说,当第二部螣哥出来后,她忽然觉得吞佛真是个寂寞孤单的人。我吓了一跳,她解释作为同僚,他显得和那些人格格不入。
这或许是一种奇异的气场?我忽然间就明白了……的确,他在魔界也是精英中的精英分子,排除当时一殿二殿的潜设定似乎是不相往来,有来就有借——参考吞佛回驻地前对赦生说的类似好自为之不要死的话,加上他去支援魔君前特地跑去跟女后报告,任务与人情,公私分得很清楚。

也许他总是完美的业绩达人形象,让人觉得公私分明到了对私情满不在乎的地步。
但其实,公私分明这一点并非吞佛的个人特色,一殿中冷酷无情的六大先知,可算个中翘楚了吧?是魔就以任务为先要,但在描绘他们形象的时候依然很有人情味。天荒狂华的段子,小赦扶天荒那一把,不用说螣哥从头到尾对小赦的毒舌和别扭式关怀。那吞佛呢?他从头到尾替赦生做的那些事,哪里能得个满不在乎的说法?何况他也出言关怀作为同僚的螣邪郎过。

说他不在乎这些,真的是太过了。
为了任务回驻地,和赦生为了忠诚主君而留下,性质不是一样么。
说到底,他是二殿来支援一殿的,这样想也没什么好怨。而啸阳谷一役,他自请支援,虽然晚了一步,看见同僚兼师弟的尸体,他也没有丧失理智,而是冷静判断地去探查魔君,观察了现场后才带着赦生的尸首回魔界。那一段主要是体现他的冷静自持吧?说他满不在乎,哪里看出来的呢……

他是个有傲气,有狂妄,也内敛,够自持的极端。
也所以当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彼时连重要执着的方向都不知晓了,那般盲目的坚持才会令人这样痛心。
要说JK在这个人物身上花了很大的心思,看似则然,实则不然。不要忘了她后期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到了朱武身上。所以罗陵始终不是一个合格的编剧,她太我行我素,太喜好用事,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在她身上是最恰的台词。

吞佛能熬到那样一个结局,究竟是他幸还是不幸,只能说角色已是让人心纠结,存了个底,再忘不掉了。只这一点于我个人是足得安慰了。

〔我是隔了一晚上不知道要编辑啥的分界线〕

其实昨天来写这个东西的时候,重新思索了无间三魔之间的羁绊,发现比我之前想象的要深得多。
我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部分,那就是好友当时无意中提到的那句,吞佛在魔界真的很寂寞的味道。作为一个异端,就算和友军互动也是那般格格不入。于是让我想起了他的人际关系和交往了。魔界中他最关心的是赦生,最为互相理解的袭灭,是否是偶然?

他老被人说缠着正太,但无形中他关注的比起“正太”的外表,更多的也是不容于世的异端吧?赦生的混血和敏感身份夹在三族间,除了一个别扭关怀他的螣邪郎,甚少的剧情也不难疑问。他的母亲,他的父亲,后来牵出的身世,在他还在世的时候,竟是冷淡得毫无关联。甚至在他死后,除了他生父银锽朱武那顺带一提的褒赞外,丝毫没有听他长辈提过。赦生在魔界的生活环境,同为三守道职责的天荒和狂华之外,只有袭灭和吞佛。和吞佛在某种程度上立场处境竟合上了。而袭灭不用说,本身就是外来者,而他本是不容于天地的异端——一步莲华的恶体分化,这样的袭灭与吞佛又有某种程度的相合。其他的像宵,也是如此,但宵的命运不能说坎坷,他有幸遇见姥无艳,又有羽人燕归人,后来更有萧中剑。另一个吞佛关怀过的正太被说月漩涡,也是因人魔双重身份而转投魔界的外来者。

如果把编剧忍痛左右摇摆最后还是将吞佛丢去正道的那些突兀的段落撇开来看,从头到尾一脉下来,除了吞佛杀掉袭灭又继续杀黥武,之前的他所有行事都是那样自然。
从他感兴趣的对象到交友的范围,都莫名其妙的合上了那一类,不得不说无形中已成的他的“性格”吧?
他其实真的是寂寞的么。
在敌人面前装13,和对自己装13是两回事。前者可以得意洋洋地说是欺敌伎俩,是百战百胜,后者就是赦生严厉指控的“自欺欺人最可悲”了。

好友看完刀戡后,我问他觉得吞佛和赦生如何,他说可以看出吞佛的怒气,然后加了一句,还有心疼,是一种怒其不够自爱的痛惜。虽然我当场被感动到〔事实有啥好感动的= =〕,但是仔细剖析下来,总觉得这样的吞佛啊,自己可以不够好,却不希望自己看重的同类人不够好?他对赦生,对宵,真的至始至终都很相似呢。

在吞佛交往〔请粮食看待= =〕的人际关系中,最为特殊,甚至有些牵强附会的就是黥武了。
这个被JK无责任拉出来为了凑四魔配吞佛这个异端的战神之子,在吞佛关注的人中,和吞佛丝毫没有类似。虽然官方资料被打上了与吞佛同样的另一个异端,但感觉上来讲极其不负责任。首先黥武作为战神银锽朱武唯一的儿子,天生的缺陷与他后天的补足,自卑的心寻求强大的力量之下,看似和赦生的处境很相似,唯一决定性的差别就是朱武的爱了,黥武是没有到山穷水尽地步的,在他人生之中唯一思考的便是如何回应战神银锽朱武的光环与战神之子的尊荣。这样的他心灵不算强大,他并非一无所有,黥武有最强大的精神依靠。那种看似有一切实则一切全无的处境,放在吞佛身上是他战神的骄傲,或者强大的实力,放在赦生身上是双皇子的混血血统,不断追求力量的牺牲,那些“拥有的并非自己想要的而不断在追求之中确认己心的味道”,黥武没有。他拥有的是他重负,却是他甘之如饴的信仰,他的父亲,鬼族的银锽朱武。吞佛在逐渐强大的过程中寻找着什么共鸣,一直没有写。赦生在追寻力量的过程中找的怎样的存在感,没有结果。看似拥有了令人欣羡的一切实则一无所有,在追寻的过程中不断往复而坚定下去,只为了自己。这样寂寞的心情,为朱武强大光环所笼罩的黥武会不会明白呢?

被人爱是一种强烈的感情。也许过许多年赦生一定会释怀螣邪郎别扭的亲情之爱,但那样的妥协,在我的解读下迟到得太晚太晚,遗憾摆在那里,会否有一天改变呢?还没有结论前,他们都已逝去。

如果可以,期待至少他们可以彼此相爱,那样寂寞的味道太强烈了,是一身猩红雪白恣意的优雅,还是赦生道千年不变的孤寂?被所有人认同而孤独的人,不为人认同而孤独的人,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也许可以走得更远。不,是一定会走得更远。

PS:越写越不知道写啥了T T
值得一说的是鸠盘神子,将剑雪无名剔除在吞佛交友的名单中是因为双重人格的原因,一剑封禅的独立与他的需求让他结识了剑雪无名,这段个人理解下不能放在吞佛身上。从他有渐渐掌控权开始时,剑雪和封禅已经开始“恨相逢”的旅行了。
但是鸠盘神子这个魔,在设定中似乎和吞佛有颇深的渊源,对于会刊这种不负责任的解说态度和潦草判定向来没有好感,也没有研究,甚至不觉得可以真正纳入戏的观看〔也许是我执着了,但就蝶月那段令人大受打击,还有魔龙祭天那个事,真觉得太敷衍了!〕
剑雪缘何是异度魔界需要的魔胎,因为前世鸠盘神子的身份,而鸠盘……真想看他在剧里是怎样的,不过他应该也是异端,所以说吞佛和鸠盘有交情是绝对不稀奇的,他总找这类人下爪子啊~

〔我是话唠变来变去的分割线TAT〕

隔了一个晚上,很多想写的味道都变掉了。
结论是,其实这就是自己的解读啦,再怎样写同人,撇开了原人物关系的基本解读,就会偏离一些味道吧.....而且从原剧来看这对,就算是不腐地说师兄弟,也让人觉得,有一个人可以在有生之年互持,对各自寂寞的魂与灵而言,非常幸运。

我想终于明白某友说,其实比起赦生对吞佛,吞佛更需要他的意思了。无关YY或其他,实在是一心向往力量已到白热化的赦生没有思考那个的余地,而他的性格不是那样,坚守与坚定在纯粹的人身上,是一种特质。但是如果给他时间,给他思量的空间,他也会发现其实自己真需要这个一直在身边关怀的战友。而吞佛恰巧过了那些追寻着眼前有形无形事物的阶段,当他拥有了一切为他人欣羡的,他真正寂寞了。好的战役,好的对手之外,也要有好的战友啊。

顺说,其实吞佛真是个很习惯于下意识照顾人的魔= =||||
当然前提是他特别的对待。这个人看似冷漠〔大略是强大而神秘地心机基础论调?〕,但其实却又老是老好人样不动声色地关怀他想关怀的人。
这样看,他真的很有人情味不是么?还是非常有魅力特色的那种=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布布江湖→布袋戏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长安及其他 | top | 黑执事35>>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103-8079fbc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