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日月]离曲〔完〕 :: 2009/06/09(Tue)

06年答谢桂花为苍后援会投票所作,可惜那次苍会没有过……




离曲



一夜琉璃,洗静世光铅华。

“真要这么做么?”

很久很久以前,他便有这种预感,想面前这个人,会如此去做,而它终于在此刻成为现实。

“你不也如此选择?”那人浅饮清茶,漩眉染笑。

“我是我,你是你。”他沉下脸,“武林怎能一日无素还真?”

那人静静回视:“……你真如此想?”

…………

不,他心里默默答着:是武林如此想。



〔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岁月,他与他尝遍世间险恶,费劲心力手段,曾傲笑群雄间,翻手为云覆手雨,也曾沦落潦破,只为将胜利踩在脚下。

但那些终成过去。〕



“素还真,不可啊!”

谈无欲听见自己的声音,看见那人决然的一挡。

“快走。”素还真说,没有犹豫地留下。

“三哥!”莫昭奴急得要冲回去,谈无欲拦下他,随即毫不犹豫出招,替那人铺出一条后路。

旋身,急退,他与他擦肩而过。

眼神相胶,有无数不明意味。

一眼,话别。


〔曾经他们有过许多误解,在眼神对眼神的瞬间,他看不清他,他也看不透他。

但这些已然过去。〕


如果,他就这样沉沉睡去,永远不醒了呢?

谈无欲清冷的容颜在夕阳余辉下染上一层淡晕,似霞非霞。

心筑情巢的黄昏,美得淡淡哀伤。

“三哥不会放下武林。”莫昭奴的声音优雅传来,字字如珠,脆似音。

谈无欲淡然一笑。

素还真啊素还真,你何其有幸?

……至少,世上虽不懂你但念你心切的人,比比皆是。

“那,一切拜托了。”

仰望西天一片灿云,谈无欲起身离去。

莫昭奴默然目送他离去的背影,浅浅垂下眸。

你,真能放下吗?


曾想过,若再度分离,会以怎样的形式离去。

是否血染黄沙,同月同日同天而悲?其后黄泉渺渺忘川波涌,他与他相视,相笑,相携而去。

这终究是太过美满的念头。

他是素还真,终其一生似假非假,尔后返璞归真;而他是谈无欲,历百年心途,终成脱俗无欲。

他们没有死别的权利,他们只能不断胶着,不断生离。

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只是每段路的最后,他依旧一身淡然立于他眼前,平静如洗地道:“素还真,久见了。”

而他浓烈的笑意晕染过眉眼,一身儒雅不减地施然起身:“……久见了,谈无欲。”



〔他记得他微笑的表情,一如他不曾忘记过他挑高眉的神色,在世事变迁的年代,总有一点不变的熟悉。〕



天色渐明,紫衣道人立于风波之上,俯瞰苍穹云海。

谈无欲步伐微顿,上前行礼:“弦首。”

苍转身,数百年平静的眸依旧,一如天波浩渺茫茫的水波。

“谈无欲你功体尽失,不如留在天波浩渺,让吾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弦首美意。”谈无欲温言婉拒,“谈无欲还有路要走。”

一语双关。

苍淡然笑起,眸色温和。

“若有需要,可随时来此。”

风涛涛,云渺渺,此去无回首,只待天时尽处,人亦归还。



〔远走的背影清晰如昔,曾经他目送他的背影离开半斗坪,而如今无人目送他的背影离开江湖。〕



踏遍千山万水,再行一回殊途同归。

他回首,天海云尽处,火轮腾跃。

无论经过多少年岁,日头纵然落下,也会再度升起。


他淡淡笑了,拂衣离去。



莫昭奴给沉眠中的素还真轻轻盖上薄毯,拢一拢他铺散的白发,起身,叹息,离去。

素还真的唇边,带着浅浅温柔的微笑。

一点泪珠,轻轻滑落。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日月]惜〔完〕 | top | [日月]举棋无悔〔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11-6709b9f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