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谈中心]远歌〔完〕 :: 2009/06/09(Tue)

07年“明月几时重”活动月隐周年贺文。

远歌


他行过风沙,踏过苍茫大地。
天空中悬一钩如血弯月,他仰望,举杯,杯中物浓墨如汁。
他倚着月光取暖。

如歌的行板 ,一声声轻敲心底的钟,摇曳心事如花。
起风了,心湖微波,极温柔细致地荡漾开去,那一圈圈涟漪,合又离,聚复散。
有声音在耳畔绵延不绝,似亘古以来不变的韵律。



老者问他:你来,为何?你去,又为何?
他一时语塞,答言:相信一切皆出自上天。
老者捋须微笑,不言。

他站立昆仑山巅,风起云涌,日头遮遍苍茫大地,没有荫蔽,没有隐藏。
日出东方,火轮升腾;日落西山,余晖映霞。
三天三夜,他忽然落了一滴泪。
是感动?是感怀?……未曾细想,他再访老者。

老者问:你想清楚了吗?
他思索良久,谨慎答言:晚辈知了。

终我一生,只为寻找一个人。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他在峭壁之上,风中细碎沙粒扑打他的面。

望天地开阔,人心是否也会变得开阔?
他只知道天空很蓝,蓝得缥缈高远,美景如斯却不能供人长久欣赏。
望得久了,想要飞;飞得高了,坠将而下。
——脚踏大地的感觉,竟然这样实在。

他看见了大河,缀点金光无数,沉淀谧静的美。
河的方向是目及处的未知,心底蓝图中的既定。
他知道那尽头有着什么,但他无法在这天地开阔间极目尽望。

人生如长河,望不见头,却在心下了然。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已然遗忘最初的相遇。

有故事的人,在苍茫人海间,寻找一位故人。
他记得的音容笑貌,却勾勒不出轮廓;他熟悉的嗔嗤恼怒,却抓不住一星半点的回忆。
那是一幅江南水墨如烟,沾了心事,湿了痕迹,褪了鲜明,……于是再不能想。

往事如洪,他乘上飘远的行舟,不望来时路,莫问前程事。
然。
船底有落花,落花逐流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曾经他夜读夜思,那时窗前灯火通明;如今他夜宿荒岭,头顶星烂如珠。

黑幕无边无尽,渐染浮白,有空蓝成色,如空气透明沁心。
将自身融入拂晓天明,呼吸水色清凉,从内到外,一切污浊洗涤殆尽。

明从暗出,只不过一个等待的过程。
月落,月又升。

他闭目,唇畔微笑,清淡如菊。
但愿此生,还能笑看浮尘万事迁。




有一位旅人,踏遍千山万水。
有一位旅人,看尽世间百态。

他再次出现在老者面前,风尘仆仆,衣冠尽灰。
老者捋须而笑,满目慈爱与欣慰。
他忽而迷惑,又有些感动,千言万语,终是化作深深一揖。

老者问:这趟旅程,想必你收获良多。
他坦然道:晚辈终是觉得,寻找,未必得见,守望,未必成真。
老者终是叹然。
复听他再道:人生何尝不是寻寻觅觅一辈子。
老者颇感稀奇,顺其话道:你在寻找什么?
他说:我在找一个人。
谁?
我自己。




后来。
每个故事都有后来。
然而这个故事,许多人也只知道后来。

江湖上忽然有了日月同天。
短暂的辉煌,写下未完的续章。

尔后。
某年某月某日,一位旅人离开了喧嚣的江湖。

幕落,浮一大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谈无欲/兰漪章袤君]残思集◎兰漪芬芳〔全〕 | top | [日月]惜〔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14-9a6202d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