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谈无欲/南宫神翳]渡〔完〕 :: 2009/06/09(Tue)

起因是想写一篇有关谈与南宫的视角,去看素与慕,然而失败了……
如果有一个人见证了另一个的一生,会有怎样的不同,值得探讨一下。开始比较有兴趣,然而架构搭太大,去掉“一梦千年”的框架,留了这篇“引”。











水润山色,黄昏镀金。

道人立于山巅,银丝玄袍,眉眼间是漠然的傲气,和那猜不透的迷惘。

山风任拂,有声如天地亘古久远连绵,细细传诉一个不变的道理。

道人闭目细聆,唇角渐渐浮起微笑。

“识无用之用,通无能之能,了无道之道,化无极之极。”

他睁开眼,天地豁然开阔。



“看来,你已经了悟。”一点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道人寻声回转,禁不住讶然。

眼前人仙姿飘然,眸深似云海,双眉间一点晶莹呈豆大月牙状,凝聚千年道行。

然而叫道人惊讶的,是这人的容貌活脱脱和道人一个模子刻出般,除了额间琉璃珠不同,竟无二致。

“你是……”道人右手微拢,一脸戒备。

“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月净白衣人淡然微笑,眼里融着许多感情,深远复杂不是道人所能理解的。

道人迷惑了。

那人忽然望向天际,对道人说:“你该上路了。”

“去哪?”道人下意识脱口。

那人淡然一笑:“去行属于你的路……”

他话音刚落,一阵浓烈的云雾席卷而来,包裹住道人的身躯,惊讶时再望向那人朦胧的容颜,道人看见一抹淡淡的哀伤以及一种淡然的欣慰。


………………浓雾渐散,山顶只余一人,月白净裳的仙人闭目仰头,唇角挂起一丝落寞的弧。






天地洪荒,轮回初始。

他睁开眼睛,四周一片荒凉,漫无边际的虚无延伸向地之角,天之极。

抬头上望,天上星辰排列有序,却和平日里仰天所观的星辰位序不同,西天一轮皎月悬空,泛着淡腥的红。

〔这……〕


他茫然四顾,心下已是骇然。

“这是什么地方……”喃喃自语着,不料却引来了回答。

〔这里是山巅。〕

“谁?!”他大喊,然而四周没有一个人。

〔你回到天地初始了,谈无欲。〕声音再度响起。

“天地初始?!”他已然愣怔住。

〔是呢。……你有许多事情好做,等待天命之人降世……不过,你现在必须睡了。〕

“阁下既知我是谁,何不现身一见。”他向虚无高声喊着,回音四荡,震动天上星辰血月。

〔见我么?……你见不到我的,我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了…………啊,话说很多事情你该知晓,但不要浪费时间,先睡吧,梦里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那声音浅浅淡淡,一袭浓厚睡意包裹住他,意识模糊间,他感到身体悬空托浮,温柔的好似倒入软棉絮中。


他沉沉入梦。






梦里有光,时而浅淡,时而亮堂。

他轻轻飘在空气中,柳絮桃瓣纷繁零落,旋舞轻扬。

他抬手接住一片花瓣,粉色晶莹的实体忽地如雪般融化,顺着手掌滴落下去,寂静中敲起一声轻微的响。

惊愕地低头,脚下一片波光粼粼。


〔你习惯这里吗?〕

那个声音漂漂浮浮,又来搅扰。

他皱起眉头:“又是你。”此刻,他已没了称呼前辈的心情。

〔嗯,是我。〕

“你把我困于此地,又不肯现身,究竟想做什么?”他已有了怒意。

〔告诉你些事,也教你一些事。……再给你一些东西。〕

“是你把我带来这天地初始的吗?!”回想起山崖上那个和自己一样面容的人,他的心下渐生不安,隐约觉得入了圈套。

〔不是我,是你的命决定你该来的。〕声音似乎在解释。

“我的命?”

〔是啊……月才子谈无欲,你因一己之私搅乱了天命所定,为此必须承担后果。你将从天地初始直等到天命所定之人降世,再偿还你所欠的罪孽。〕

他低眉不语,唇已泛白。

那声音似乎在叹息。

〔虽然你的本意并非那样,但是……事实已成事实。〕

谈无欲无意为自己辩护。但古至今来有多少人罔顾苍生,又危害天下,为何只我一人要受此命?”

〔没什么,只是恰好选中了你而已。〕


他微微合眸,再不言语。


〔离世界出现“人”,还有三万三千四百八十七年,你最好睡一觉,在梦中积聚力量,以备日后。〕

〔这段旅途太过漫长,为了不必要的伤痛,你作为“人”的一部分感情将被抽离或是淡化,等到命定的那日来临,你重回“人”的身份尽该尽的职责时,它们才会回来。〕

〔除你以外,还有一位自天地初始前便定下的受此命者,你二人相伴,也不会寂寞孤单……〕

声音不紧不慢地交待着“天命。”

他抬眸淡问:“我能见此人吗?”

〔不急,你先好好睡吧。〕


一片光芒如波浪极速退去,他在一片黑暗中,合上了眼睛,缓下了呼吸。








他在梦中醒来,听见风的声音,闻着花的清香。

天上一轮日头高挂,漫山遍野,万紫千红,溪水淙淙流动,万物一派生机勃勃。

他走近溪边,低头看水中的倒影。


一身仙气飘逸如然之姿,银丝三千,垂落至足,一双眸清澈影敛水光,上挑的眉是许久以前自镜中见过不变的傲,而双眉间一点晶莹的琉璃珠,不知何时已化成一点弯月。

恍惚更久以前,在一处属于昆仑山脉的山巅上,他见过一张一模一样的容颜。

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而今终知结果。


“我是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


那淡然的声音浮响耳际,他默默垂下眼眸。


有人浅浅踏过草地,在他身后一丈处站定。

他转回望去,但见来人一身暗红长袍,柳眉如丝,秀美如女子,却透着无双的霸气,与他相似的凤眸里含的是浓烈冷意。

“你是……”他恍惚觉得,面前之人似曾相识。

“和你一般的倒霉人。”那人轻浅笑道。

他转念一想:“……我是谈无欲。”

“曾经名动武林,掌握文武半边天的月才子,久仰了。”对方似笑非笑,语气里有他不至忽略的刻薄和嘲讽。

这该说天意吗?要和他过这“辈子”的居然是一个如此讨厌他的人。

“阁下是?”

对方冷然挑眉:“南宫神翳。”

他略微惊诧地睁大了眼:“你就是黑派教主……?”

“呵,没想到退离武林葬身无所的人也晓得天下局势。”

男人眸中一转,已然明白其中奥秘,话里所指的,自然是看穿他诈死一事。

他不作回答,全因想起了一位故人,以及一段过往。若果眼前男人是死后回转天地初始,那他断然不会知晓一件事。

男人继续道:“到这里的只你我二人,可我不想凡事都同你一处,以后各走各的。”

他冷然道:“这是自然。”

男人瞥他一眼,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他仰首,烈日当空,刺痛双眸不得不合。


十数万年的恒河途,一场历经千古岁月的轮回梦境。

彼时,离武林一代神人清香白莲素还真的降世,还有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七年。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日月]转瞬十年〔完〕 | top | [谈无欲/兰漪章袤君]残思集◎兰漪芬芳〔全〕>>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16-f8921b6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