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吞螣赦]你不知道的故事〔完〕 :: 2009/06/09(Tue)

当年吞螣赦支持下唯二特例的另一篇,仅留作纪念。




你不知道的故事


习惯在午夜零点喝牛奶,抱紧雷蒙娜软乎乎的身体,在客厅茶几和沙发间的狭隘缝隙里缩紧自己。
那是温暖舒服的安全感。

味道

他喜欢吃糖,但不喜欢薄荷糖。
那种清新味甘天生带辣,刺激舌头直至麻痹,冷飕飕得疼。
所以……永远不要给他买薄荷糖。

他喜欢吃章鱼烧,但不喜欢吃章鱼。
软趴趴的动物,煮熟了或者能考虑吧。
所以……永远不要带他吃寿司。

吞佛听了,冷峻的脸上露出无奈:“还有呢?”
“我想想,对了,还有……”螣邪郎突然想起那件事。

他只喝蜂蜜牛奶,不要给他草莓牛奶。
蜂蜜牛奶可以安眠,草莓牛奶不是男子汉该碰的东西。
所以……那是只自尊心高傲的小狼。

“你可以全部写下来,让我带回去慢慢看。”吞佛半眯起眼,手指滑过情人散在胸前的酒红发丝。
“凭你记性,难得倒?”不置可否,螣邪郎睨回去。
情人眼里,一眼总有风情万种。

熟悉的味道,彼此深入的体香,那是独一无二,世界上最迷人的,属于情人的味道。


温暖

兽的皮毛很温暖,长长的,毛茸茸的,趴在雷蒙娜身上,就永远不想起来。
赦生很喜欢雷蒙娜,一天24个小时,他环住雷蒙娜的脖颈,蜷缩起来睡觉的时间,有14个小时。
家里任何一个角落,只要看见白色的大团身影,那后面一定窝着那个熟睡的16岁少年。

“为什么这么喜欢睡?”吞佛不经意问起。
“暖烘烘的,很舒服。”说着,少年搂着兽颈的手舒适地抚摸,脸颊一靠,眼睛又闭起来。
吞佛抬头看钟,秒针“滴答滴答”六十下……少年已经入梦了。

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像世上最温柔的火焰,轻轻包裹住自己,暖遍全身每一处,像闷烧鱼那样透着蒸汽,潮湿的,却又很喜欢。

赦生喜欢让人温暖的火焰,但不喜欢冰冷的火焰。
吞佛的火焰,不是赦生喜欢的。
冷冷的烧着,妖异而诡动,有奇特的味道,在祥和空间造成破坏。
赦生的世界,不需要安静以外的东西。
所以……他不需要吞佛。


颜色

酒红,是哥哥的颜色。
米金,是自己的颜色。
金色和酒色,交织而成世上最幸福的颜色。

一副巨大的拼图,赦生拼了有五个小时。
他趴在地上,拿出分作堆的小图块一个个,试过去。
吞佛端着蜂蜜牛奶走过来,雷蒙娜抬头嗅嗅他,又低下去。

“你该睡了。”吞佛的声音,永远这样低沉。
无视代理监护人的催促,赦生仍然专心致志。
“你可以明天再弄。”很少,有人,让吞佛说第二次。
他轻笑出声:“这样弄,几天几夜也完不了。”他指向拼图角落,“那里的颜色,和你手上这片一样。”

一遍遍试过的,或许从来不是最适合的地方。
只是看上去搭配而已……吧?

赦生突然爬起来,拿过吞佛手中的蜂蜜牛奶一气喝光,牵着雷蒙娜回房间。

“真是别扭。”无谓地思索,吞佛此刻相当佩服情人的耐性呐。


错觉

太温暖的东西,会产生错觉。
画板上涂涂写写,黑暗中液晶屏幕闪闪发光。
赦生靠着雷蒙娜,画了一道又一道酒红色的线,米金色的线,火焰红的线。

视线中,红和红完美融合,金色渐渐黯淡。
满眼的红色,赦生错觉:世界终于只剩下红了。

日历上画一个红圈,明天,后天,哥哥回来的日子,结束一个尴尬相处的日子,步入另一个尴尬相处的日子。
雷蒙娜在身边暖暖拱着。


心情

螣邪郎回来了,跟吞佛交换着熟悉的亲吻,回头看见赦生靠着雷蒙娜,吃着零食目不转睛盯着他们,痞痞一笑,过来拉起小弟一个拥抱,顺势在他额上亲了亲……像往常那样,只是那样。

“咦?好像瘦了?”螣邪郎惊讶,不确信又抱了抱。
“你多心了。”吞佛低沉的轻笑,带着因情人回来的愉悦。
螣邪郎别有深意斜他一眼:“谅你也不敢。”回头摸赦生的头,“小弟,这家伙有没有欺负你?”
赦生抬头,眼珠子在吞佛身上转一圈,平日里孤僻的小鬼头,竟然撩起让吞佛心下警觉的诡笑:“没有,吞佛大哥做菜很好吃,除了章鱼刺身。”

小鬼!!

螣邪郎无视吞佛皱起的眉心,冷笑动了动拳头:“心机,我跟你说过什么了?”
“亲爱的,这里有误会。”依然不改平淡,吞佛先下手为强,搂过螣邪的腰往二楼起居室走去,“我们回房谈,别教坏小孩子。”
“你!!”
被制住敏感要害的螣邪郎,不敢在赦生面前大幅挣扎以免更丢脸,咬牙切齿听情人回房“解释”去。

“晚安,哥哥。”轻声吐出两个字,赦生搂着雷蒙娜,在沙发和茶几间熟悉的地方趴下,温暖入梦。
那个世界很温暖,有我熟悉的颜色,味道,不再是错觉。


甜橙

最近,赦生喜欢上吃甜橙,螣邪郎很担心崩坏他的牙。
“你不是不喜欢酸的?”甜橙再叫甜橙,也是酸酸甜甜的啊。
“味道很怀念。”赦生说。
螣邪郎伸手敲他暴栗:“小孩子,故作老成。”
你又比我大多少?这样反驳回去无疑找死,赦生没有回嘴。
……八岁而已,不是吗?

小鬼长大了啊。
螣邪郎忽然这样想,赦生已经开始,对他隐藏心思了。虽然16岁不是太难接受的年纪,这样的转变仍然叫他不舒服。

“吃多了,牙会坏。”撩开弟弟的额发,习惯的亲一口。
可是这次,赦生停下了。
大大的眼睛,像在思考什么,盯着哥哥。
“怎么了?”
“哥,我失恋了。”


眼泪

那个从小寡言少语,又异常粘他的孩子,在一个阳光午后,突然间对他说:他失恋了。
然后,他看见那个孩子露出恶作剧成功般的笑容,心情顿时逼近爆破点。
危险眯起双眼,螣邪郎阴阴道:“敢耍我?”
赦生终于大笑出声,手中的甜橙笑得掉在白毛毯上,泼上凝黄的渍汁。
“你个小鬼!!”皮痒了!吞佛也就罢了,赦生也敢耍自己?
他伸手去拉孩子,赦生突然止住笑声,抬起头盯着他。
那目光,好像第一次见面,他抱起局促不安的孩子时,看见的光亮。

从那样剔透的水晶中滴落,一定是神泉的泉水吧。
顺着赦生细致的面颊,蜿蜒而下,落在他的手上,明明是冷的,他却被烫伤了。

“我失恋了。”

赦生,依然在微笑。


句点

那是一个好奇怪的图案。
人们叫他世界上最坚固的支撑。
赦生知道,它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很复杂;它看上去很坚固,其实很脆弱。
那个图形,叫三角形。

“小鬼,你一句话让你哥几天暴躁,扬言找出害你失恋的混蛋,你真的一点愧疚之心都无吗。”吞佛揉着发痛的额心,看着趴地板的小鬼忙碌。
“我没事了。”赦生说。
吞佛额角青筋直冒,这几天螣邪郎逼问赦生,他也是这样回答。
眼角瞥到小鬼身上的拼图。
“你在干吗?”
“拆掉。”
拼的那样辛苦,又拆掉?
“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赦生没有告诉吞佛,这是一副怎样也无法拼好的图。

“你有没有讨厌的人?”
“嗯?”吞佛越来越觉得,赦生的思维在异度空间。
“讨厌的人,谁都有吧。”
“那你有没有很讨厌,却无法讨厌的人?”这小鬼,八点档看太多?
“看情况。”
“嗯。”

厨房传来奇怪的噪音,吞佛脸色一沉,立刻走向厨房。
赦生靠着雷蒙娜,看着那个比平时加快步子的人。
眼皮……渐渐合上。
又想到,那个世界去了呢。

总有一天,我也会遗忘,这个你们都不曾知道的故事。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赦生X狼烟]从天而降的礼物〔完〕 | top | [吞螣赦]平凡与不平凡之间〔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20-7fe3d5d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