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魔&赦&五]诀别诗〔完〕 :: 2009/06/09(Tue)

一个主君,一个情人。
这角度写的文。
私以为,若有忠诚与爱情,他这生也便完满了吧。
虽然很多人讨厌五色妖姬,因她骨萧的前身,但我依然很喜欢她。无论是骨萧,还是五色。




诀别诗





前方吃紧,原本预计三月可结束的战事,又拖成了僵局,听说师兄已经领兵从驻地绕道支援了,魔君说,以兄长的能为,再撑一段时间不是难事。

我和元祸、狂华奉命在三道待命,以防外敌突袭。

狂华听了,就说:“这次的战斗虽然打得很艰难,还不到动用守道的地步,想来魔君已有对策了。”

元祸那张半掩面具的脸上露出极讥诮的笑,冷冷说:“怕是鬼族要出动了吧。”

狂华瞥了他一眼,元祸就不吭声了。

我没有说话,狂华一向如此,她是个女人,心思意外细腻的女人。当她这样做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另一个人,一个心思同样细腻,却更百转千回的女人。


胸口上那块冰冷的玉又热烫起来。每次想起她,它就会提醒我,我们的心相连一处的事实。

果不其然,一种甜蜜而温柔的感情涌入了心底,我知道那是她在想我,或者说,回应。

兄长曾在酒醉后脱口鬼族不为人知的秘密,以血换血可与选定之人共命,以阴阳交合之术可与选定之人心有灵犀。

她是个聪慧的女子,尽管眼底有过往云烟的淡痕,但她始终没有拒绝我。

那个晚上我拥抱了她,将女后赐予的玉送给她,而她回了我一块自小带在身边的玉。

“只要你想我,它就会告诉我。”她这样说,面上的笑容不是幸福的甜蜜,却很温暖。

可我们的心交连着,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形式。我问过她为什么,她只笑了笑,说:“玉烫起来,心也会跟着热起来。这是比任何形式的心音,都要来得温暖的鼓舞。”

然而鼓舞的又是什么?

她说:“能让你活下来的动力。”

那是她的话,但我从没有丧失过求生的意念。这样做,只不过是累赘的形式罢了,我仍然如此认为。

她便问:“如果魔君给了你一个任务,九死一生,你会如何?”

我说:“尽我职责战至最后一刻,再博那一线生机。”

“若是毫无生机可言,必死的局呢?”

我不说话,她便靠入我怀中,叹息着说:“我想你回来。”

这是她的心愿,在我,或许是最难以实现的事情,不说谎的真实,最后往往变成最无奈的谎言。





赦生道满布阴云的天气里忽然雷声大作,狼兽嘶吼着挣断了铁链,备战的杀气汹涌,双眼凝视远方那点点靠近的明火。

敌人,杀。

鲜血染红了不知谁的发,雨水冲刷了不知谁的血。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赦生道是可以下雨的。

有人从身后走出,炽烈的火焰冲刷过一片焦土,连雨水都无法抵挡这样的热度蒸发而去。当赤焰降临这片土地,世界顿成汪洋火海,惊逃不及的道人们为火舌所卷,瞬间灰飞烟灭。

回身看那一身冷白的焰发战神,他的功力又高了不止一筹,原本还算杀人留尸,如今是魔火烬处,无骨无灰。

只是何必呢?封印已解,又不用再杀僧取业。区区几名道士,何用假他人之手。

“多事。”

心情再度恶劣,对方闻言居然还能还以轻笑,低低的嗓音邪魅而诱惑:“吾奉魔君之令前来,汝不用多心。”

哪里有多余的心丢给他,真真自作多情。

驾着狼兽回去驻地,靠着巨大而柔软的兽毛,依旧闭目休憩。

这场战打得太漫长了,长得我开始想念……远方那地,那人的风情。

谁言魔无心,谁言魔无情,也许只有遇上那个人,才能真正明白,魔之心、魔之情,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我看向好整以暇的那人,他似乎一点不着急,微阖了双眼,一贯优雅从容地静静坐着。

留在赦生道的命令吗?前几日才听狂华说去支援兄长了,这么快回来,前方局势已经稳妥了?果然是不愿假他人之手的好胜兄长会干的事。

魔君绝对信任赦生道守道者的实力,这是曾经至高赞誉下无可动摇的信心。

那吞佛到这里来,是为了别的事。


胸口的玉热了起来,她又在想我了,这场战,真的打得太久太久……

不自觉抚上领口,面色柔缓下来。

……我也很想念你。





一向静默的鬼族,终于出战了。

事实上,除了那位追求沙场上冲锋陷阵的快意,享受对敌间兵道诡诈的乐趣的鬼族长皇子,鬼族人一向低调而留守着。他们傲慢地站在魔界安静的一隅,算计着来来往往目所能见,以及目不能见的一切利益。

这是鬼族的生存之道,令邪族女后万分头痛,难以协调的存在。

我佩服魔君,有着这样一群不定数的战友,他还能意霄九天,张狂而霸势地气卷山河。

他是我的荒神,终我一生只为此一人,献忠、献勇、献生、献死。

我曾听狂华说,苦境有俗语,人的生命中会出现一个人,他对你意义非凡,你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我在第一时间想到了魔君。多年后偶然提起,狂华惊讶万分,回说:“那指的是男女之情。”

又何妨呢?蛮贴切的不是,我的一切是他的,除了一份给了她的爱。


赦生道很安静,安静得可以想这些事。我恍惚觉得,也许这辈子会有一段极其漫长的等待,就在这片荒凉而令我眷恋的地方。它的嘈杂和安静,都是那样的单一。雷霆与硝烟,空气中弥漫的血腥的味道,刺激着记忆中战意汹涌。

狼兽在身旁熟睡,鼾声均匀,那是活着的证明,也是储蓄力量忍耐的等待。

我会想起魔君,这个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我的荒神。

我会想起她,这个与我心意相通,我时刻挂在心底,我的情人。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我听见她的声音,就像我拥有过世间的一切。

我看见他的狂肆,就像我踏足过的血染黄沙。

末了,再唱一曲诀别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吞赦]婚礼〔完〕 | top | [吞赦]少年侦探事件簿前传:暗幕、阴影之瞳〔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26-6ecaae2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