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吞赦]婚礼〔完〕 :: 2009/06/09(Tue)

08年钟声敲响,最后一日迈过。
写下一笔幸福,愿他们在09年也能继续美满。
如今09过了泰半,望着家中米糕和小赦,依然如初。




婚礼


代表幸福的钟声敲响,欧式吊烛台上燃起数百支蜡烛,映着新娘永远冷静的面容泛起红晕,眼中点点水光。而新郎更是激动不已,往常笨拙而沉默的人握住新娘的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台下的人热络地起哄“亲一个!亲一个!”,声音响络不绝,尴尬的新郎还未及反应,新娘柔柔的吻便落在他僵硬的唇上,引来欢呼一片。

麝姬抹去眼泪,没好气地说:“真是的,怎么可以这样美满,嫉妒死人了。”
西城风流子趁机打趣道:“你也可以嫁呀。”
“放心吧!嫁也不嫁你。”嗔了一句,麝姬继续转向被簇拥的别见狂华和元祸天荒,不掩羡慕。
赦生就站在她旁边,手中端着一杯婚贺酒,望着幸福的两人,眼神微微柔软下来。他的视线飘向右手无名指的戒指,那是年初公证后吞佛亲自戴在他手上的,一如他给吞佛戴上的那样。
……可是,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在这样的气氛中被祝福过吧。
心中不知为何,有些隐隐失落。

“小赦要是穿婚纱一定很漂亮。”麝姬不知何时说了。
“我怎么可能穿婚纱。”震惊过后,赦生有些啼笑皆非。
“为什么不行?”
麝姬的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好几个人开始打量他,啧啧道:“就是啊,为什么不行?”
赦生很尴尬,握着杯的手紧了紧,有些不满:“为什么是我穿……不能是吞佛穿吗。”
“……”
大家一副辛苦忍笑的表情让赦生更郁闷了。
麝姬干脆趴在风流子身上,边笑边指着他说:“你干嘛不问问本人?”
赦生吃了一惊,转头看见吞佛站在身后,不知道有多久……好像给抓到什么糗事一样,赦生低垂眸,偏开了视线。
吞佛上前揽住他,神情柔和,似有如无的轻淡笑弧说明他心情很不错。

“各位,不介意再参加一次婚礼吧。”
缓缓勾起的嗓音让众人一愣,随即起哄般七嘴八舌说开了。
“当然啦!!吞佛你跟赦生的婚礼吗?我们一定赏光啦。”
“早就等八百年了,你这小子现在才说!”
“啊啊,小赦的婚纱我来设计吧……”
“欧式不合适日式吧,日式一定很漂亮,小赦皮肤又好长得又美,日式很沉静的。”

赦生震惊地望向吞佛,对方眼神柔和地悄然握住他的手。
淡柔的嗓音悄然钻入赦生耳朵:“我欠你一个婚礼……”
“不需……”下意识即将吐出的话在看见男人满目温情,硬是吞咽了下去。其实……自己一直很期盼。
吞佛像明白他的心意,温柔不失稳重地搂过他。
这场元祸和狂华新婚之宴的后半变成了吞佛和赦生婚礼的预告,大家讨论热烈,更提出要协办,都被吞佛一一婉拒,依然神秘不失优雅地请众人届时光临。


赦生像做了一场仲夏夜之梦。
微微凉爽的夜风拂着洗浴后清爽的身体,背靠在最爱的人怀里,感受一场酣梦后甜蜜的疲倦。
吞佛柔柔的吻印在他的发顶:“还很累?”
赦生轻摇头,手覆上男人的手,被反握在厚实的掌心里。
吞佛并非不知节制的人,尤其参加晚狂华和天荒的婚礼,太过不习惯热闹的赦生会很累,而适当的疼爱会让他安心。

任爱人轻抚着,白天一幕依旧让赦生放不下小小的疑惑。
“吞佛,为什么忽然要办婚礼?”
原本都是忙碌的人,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在各自都坚定感情的时候走在了一起,匆忙之间公证过成了婚姻事实。后来吞佛为了他离职,来到有他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总算才住到一起,彼此陪伴也没再提过。
“我说过,欠你一个婚礼。”男人低沉柔和的嗓音响在头顶,带着丝丝笑意,“还是……”他悄然低下头,轻吻赦生白皙的颈子,“我的狼烟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将他交给我?”
面上微赧,却是无奈地回:“不早就是你的了。”
随后感觉男人紧搂住他,轻叹的气息带着低笑无限愉悦:“让人欣喜的答案。”
“当然…你也属于我。”喃喃地近乎无声,有别纤致外表下坚定而独有的心境,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这就是彼此属于的……幸福吧……



“什么!!!婚礼????”银锽朱武一口茶喷了出去,点滴落在报告的伏婴师身上。
“老板。”某表弟秘书露出阴森笑容。
“呃……”擦把汗,立刻转移话题,“俩小的不是结婚好久了?怎么突然要办婚礼。”
“偶尔浪漫一下也无妨。”九祸面带笑意,施施然轻步走来,身后跟着一脸煞气的螣邪。
“开什么玩笑!”死心机居然敢打婚礼主意,真当小弟是女人吗[= =凸],螣邪有些不满地抗议,“不能让他这样刺激小弟!”
“人家夫妻情趣,笨儿子不要管那么多。”九祸好笑地说。
“呃,浪漫啊……情趣啊……”朱武的浪漫细胞立时激涌,两眼放光,挽住爱妻的肩膀无限深情表白,“九娘,不如我们也办场金婚纪念,准备七度蜜月行?”
话音刚落,伏婴师凉凉的声音传来:“老板,表哥,你有XXX份报告要看,XXX份决断要下,请务必在X年X月X日做完。否则……”
银锽朱武缩了缩,提高音调:“否则什么?”
“相信表嫂也同意。”
不是吧!!好你个伏婴师拿九娘压我[=血=],朱武立时黑线数条。
九祸柔柔地说:“伏婴说的对。公事公办,私事缓办。”
“九娘……0_0”
“不过,相信螣邪会担起继承人的职责,表弟也希望他能锻炼锻炼了吧。”
“……”虽然异度集团的老板只认同朱武,但伏婴深知九祸说的才是事实。他们不仅仅是一个集团,继承人的事有关一族未来兴衰。
“那么,朱武就和我一起去给吞佛赦生庆贺吧。”
“什么?!!喂,本大爷也要去!”螣邪气急,小弟的婚礼怎可少了他。
九祸微笑面对早已爱意无限欣喜万分的朱武,夫妻俩压根没理暴跳的儿子……走了。
“老爸老妈!”螣邪急追,给伏婴提后颈状拎回来,“大少爷,请开始工作。”
“……”
天!!!!

“嘿嘿,听到好事情了,赦生和吞佛要办婚礼耶,去瞧瞧?”
门外窃窃私语,隔天传满整个公司的吞佛赦生婚礼事件更让螣邪郁闷得一上午人畜莫近。
可怜魔刺儿说了句“老大要捎礼物吗”,就给拍飞了出去……

另一边,赦生盯着邮件难以置信:“爸妈要来?”
吞佛靠在他身后笑说:“不好吗?”这样的场合没有岳父岳母见证怎么象话呢?
赦生沉默……心里五味翻涌。这叫什么话,让老爸老妈看他穿婚纱吗?这样的事情……赦生忽然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走出去了。
吞佛微微一愣,随即无奈一笑。

【婚礼的地点订在这里如何?】
【唔,这里,还有这里,摆上两排花篮会好一点吧?】
【不不,我还是觉得用礼带牵过去,然后再摆会好很多啊……】
【哎哎,吞佛你看呢……】

赦生有些涣散的眼神望着落雨的窗外,耳畔传来积极讨论的吞佛和吞佛友人的声音,漂浮得如梦似幻。
原本以为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承诺,手指上的戒指已经让此生感到满涨的幸福。可是在狂华的婚宴上,仍然是偷偷地羡慕了……想象他和吞佛在众人的祝福中见证终生的誓约,让他无法遏止地去想那样的场景。
但他却忘了,有些东西无法促成那样的想象……那样的两人步上红地毯,是否会惹来异样的视线呢?

一杯热可可放在眼前,赦生凝了心神,微敛了眸。
“想什么这样出神?”吞佛搂过他。
“没什么……”回答细如蚊咛,赦生喝着,眸底一片淡淡的不安。
吞佛静静望着他,吻上他的面颊:“不要想太多。”
“……嗯。”

很安心的怀抱,如果就这样下去,不是已经该知足了?但是……
……赦生忽然推开吞佛,犹豫道:“吞佛,婚礼的礼服……”
他未说完,男人的味道盈满唇舌,唇齿交缠,绵密而温柔,直到结束。
【相信我的安排。】
无声的承诺,抚慰赦生不安的心,似有若无的淡弧轻染唇畔。


传说在众人的祝福与神前见证下结合的新婚夫妇会幸福圆满直到永远。

虽然盛婚概率和离婚比率完全成正比,也不能打击恋人们举办婚礼的信心。

该高兴的时候,还是该高兴的吧?

朱武如是认为,并一直纠结怎么送孩子礼物。虽然九祸自有想法,向来爱妻子的朱武也没有意见,但是不做点什么这个父亲好像很失格?
“九娘你到底在准备什么?”忍不住第N次问老婆,得到的依然是微笑,微笑,再微笑。
于是朱武也微笑,微笑,继续微笑地……磨蹭!
“当天你就明白了。”九祸终于给他整烦了。
“身为父亲,我也该有预先知情权并参考的意见啊~”
九祸正想骂,听到后一怔,只是想给自己的磨蹭找个正当的借口却不知不觉把真话说出来的朱武却还没反应过来。
“你就让我知道一下吧。”
“……老公。”九祸突然笑意盈盈地环上他的脖子,“这句话让我惭愧,也很感动。”
她轻轻吻上朱武的唇,男人正震惊“老公”这个出现频率堪比中彩票的称呼,爱妻投怀送抱自然乐得主动响应。

一阵翻云覆雨,九祸躺在朱武怀中细细说着自己的计划。
朱武边听边不安:“这样小赦不会生气?”
“没事,有吞佛。”
“唔,也好啦。”反正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而且主意不错。


离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可吞佛还没有提礼服的事,赦生几次想问,那天吞佛淡淡的承诺烧在耳际,他又压下了欲问的冲动。
相信吞佛……不会让自己为难。
手机声打断了赦生的遐思,双眸睁大盯着来电显示。
“……妈?”
【乖儿子,还记得妈妈的声音哦。】电话那头九祸的声音听上去很愉悦。
“你们什么时候到?”
【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什……么?
赦生急忙跑到窗边,果然看见九祸一身娴雅靠在车门上对他打招呼。
忍不住责怪:“为什么不上来?”
【吞佛不在吧?你下来跟妈妈吃顿饭怎样?在他回来前。】
明显要避开吞佛跟他说话,赦生虽然疑惑,仍然关了手机换好衣服下楼去。

高雅餐厅中九祸对久未见的儿子说:“过得好吗?”
“嗯……”赦生点点头,他不是很会跟母亲相处,因为商务的缘故亲子关系老隔层淡淡的疏远。
“吞佛对你好不好?”
“很好。”微微的幸福漾在儿子眼底,九祸看了,放下心来。
“你爸爸和我有份礼物要送给你,希望你能……”九祸想了一下,“好好体会。”
“?”
九祸拿出礼盒递给赦生,示意他打开来。赦生奇怪地打开礼盒,视线一瞥立刻犀利了,霎时回言:“妈!”
“赦生。”九祸并不意外他的反应,“对你来说,吞佛是什么?”
吞佛是什么?
赦生的眼神为这句话动摇了一下,他们是法定伴侣,终生陪伴的对象,誓约的另一方……夫妻,不是吗?
“他是你爱的人吧。”九祸淡淡地笑了。
“相爱的背后,你不希望做点什么吗?……或者,回报点什么?”
开始有些明白母亲的意思了,赦生微垂下头。的确,他和吞佛在一起以来,总是吞佛为他做了很多事,退让工作的也是他,搬来与自己同住的也是他,无论以前的学业还是现在的工作,他从来不是付出或退让的那一个。……也许,吞佛真比他知道的为他付出了更多。
赦生平静了,却仍然道:“我想,我和他在一起时,彼此就清楚对方是男性这样的事。”也会永远尊重这样的事实,所以……
他抬头坚定地看向母亲:“我不会以这样的姿态和他在一起。”
九祸看着儿子,忽然笑了起来,几乎笑弯了腰。这样夸张的母亲看得赦生目瞪口呆,好半天九祸才拼命忍住:“你再仔细看看。”
赦生疑惑地继续看向手中的礼服。
“要不要穿穿看?穿穿看,你就知道了。”她起身拉起儿子,“走,去哪个地方换上看看吧。”


赦生红着一张脸,匆匆跑回了家,四下安静无人,他把手中礼盒快速藏进不显眼的壁橱,烧红的温度仍然没有退却。
仔细照过镜子,没有任何痕迹后,他才放下心来。门在这时转动,吞佛回来了。
“出去过了?”吞佛进门看见赦生,略打量过就问。
“……嗯,走了几圈。”
“脸怎么这么红?”吞佛好笑地上前抱过他,在脸颊上亲了口,“跑这么急作什么?”
“没有……”小声地回应,脸蛋却更红了。
吞佛不再问,两人家常般闹一阵,便脱了外套换上居家服做饭去。赦生跟着要帮忙,结果厨房里吞佛动手动脚,差点焦了锅,赦生气得把吞佛轰了出去,最后晚餐变成由他来做。
吞佛看着赦生熟练忙碌的样子,唇畔勾起淡淡的笑。

晚餐后整洗好碗碟,赦生才从厨房走出就被吞佛拉到一旁。
“跟我来,我给你看点东西。”
“什么?”
吞佛的温柔笑意让赦生好奇……在家里也要这样神秘……
“跟我来吧……”
轻贴耳畔的低语,吞佛拉过赦生推步前行,要他打开那扇通往卧房的门。

赦生愣怔在房前,一时无法反应。
吞佛好笑地推他入内,那一对黑白相间的礼服挂在眼前,简单流畅不失大方的设计,是那样耀眼。
“喜欢吗……”
搂住不知不觉有泪在眸中,赦生抿着唇,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看着吞佛,低头轻埋进他的肩膀。两个淡而轻的字让吞佛微微笑了。
【谢谢。】
吞佛揽着赦生,亲吻他柔顺的发,忽然赦生推开了他,满脸红晕,低低说:“你等我。”
诧异时赦生跑出去,顺道关上了门。
吞佛静静等着,只是一些小疑惑,在门再推开的瞬间,僵住了身体。
赦生一袭华美的日式和服出现在他眼前,脑后高束的长发上结着红色蝴蝶,长长流苏垂在周身,映衬周身花色,冶艳而妖娆。
赦生微晕着脸,妆点后的面容比往日更秀致,小声说:“妈和爸送的。”
有别于市面的女式和服,这的的确确是传统样式修改后极尽奢华的男式和服,在刹那间令人难以招架。
吞佛压下内心的惊异和涌动,微哑着说:“很美。”
“……”
只是两个字,激起胸中一点异样的难受,随即抛了去,为自己无意义的骄傲。
“那……你会愿意穿上它了?”
赦生将背在身后的礼盒取出,那是九祸预备另一套给吞佛的,简单而沉稳的男式和服。
吞佛却走上前,接过礼盒放在一边。
“吞佛?”
赦生不解地看向他,却被拥进怀中,搂得紧紧的。
“我怎么能让别人看到这样的你。”
低沉流转的磁性嗓音带着淡淡的叹息,他抱着赦生,呢喃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像怀抱中那样紧,那样紧……



【属于我的爱,无法与他人分享。

日光下的你将有多耀眼?我将在众人眼前执起你的手,承诺你的一生。

世界多嫉妒,让它去嫉妒;生命多疯狂,由它去疯狂。

我只要你,正如你只要的。

承诺彼此永远相伴。】


教堂中的沉重的管风琴缓缓流淌。
那一袭黑与白的他,走向一袭白与黑的他。
满场屏住呼吸,女子们争先遥望,却不敢发出声音,唯恐打扰这样美好的画面。

赦生看见吞佛朝他微笑,一如每一个点滴的日子,那样温柔,那样期待。
天长地久有多久?或许只是一霎那眼神相触。
赦生淡柔地笑了。
他覆上吞佛的手,在众人的注目下将自己交给了这个早已承诺一生的男子。
他们彼此相望,在众人的注目下完成许约,再次交换了誓言的见证。
他们在众人的注目下相拥,相吻,相依偎……
那是,他们一辈子的见证。


〔完〕


后记:

那天忽然发现,小赦和吞佛在我笔下从来没有非常幸福圆满,完全无风无浪过。要不有深重误会而后修好,要不半途夭折坑着没结局……
他们在一起,就想了到婚礼。所以写给小赦和吞佛这样一个婚礼^^
要幸福啊,两位。
在新一年即将到来之前,祝福你们,永远相爱到永远。

2008.12.3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螣赦]那年那月〔完〕 | top | [魔&赦&五]诀别诗〔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30-47c2187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