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朱伏]王斗王〔完〕 :: 2009/06/10(Wed)

愤怒之下的朱伏文。
当然现在要我写朱武X伏婴需要去调整情绪= =
粉丝是让一个CP从喜欢到令人无法忍受的最大原因。




王斗王


分明君臣,卻作王鬥王,不甘者,誰?


伏嬰師手執咒符,快意輕諷:“人心易控,魔心更容易操縱。”

朱聞蒼日、朱聞挽月、空穀殘聲,甚至是九禍……又有何區別?在他手下的棋子,將無一枚脫序。


“感人的情誼換不回千秋大業,王者無我、霸者無情,主君應當知道才是。”

“伏嬰師,管你不該管之事,將使你後悔終生。”強抑怒氣的朱聞蒼日,正避免第二拳打上忠心臣子的臉。

“那麼主君打算如何處置臣?”伏嬰師玩味于心,男人最薄弱的梗正掌控在他手上。

翻手則生,覆手則死。

“呵。”扇後雙眼殺意畢露,並非每個人都敢挑戰朱聞蒼日的極限,然而眼前這人偏是例外,唯一例外。


朱聞蒼日零碎的記憶告訴他,連九禍都不能在翻臉無情時挑戰逼迫他的極限,眼前男人卻能肆無忌憚擺弄他的忍耐。

一直都是,一直就是。

“你有挑戰的勇氣?”反問,更是警告。

伏嬰師滿臉不在乎,輕盈走過他身邊,一貫的穩重口吻吐出更令人憤惱的話:“主君時常走動中原,應當聽過一句: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世上沒有不顧及立場的交陪,更沒有對敵立場下的情誼。一個單向選擇,結局很清楚,過程往往令人斟酌。”

“你的話,很沒說服力。”

“哈,是否有說服力,主君心中不是早有答案了。”

“如果蕭中劍入魔,一切就不再是問題。”

“如果蕭中劍入魔,銀煌朱武將絕跡世間。”

伏嬰師稍抬目光:“主君終於肯說實話了嗎。”

“還是那句,時機未到。你又諸般橫生枝節,令吾為難,更破壞大局。”

“主君這句話,立場站不夠。”

“是友非敵,是敵非友,中間地帶,不過一場令人遐想的無夢鄉。臣下很願意為主君謀取先機,不僅為大局。”

“你之先機,非吾所願。”

“卻是魔族所願。”


朱聞蒼日冷視伏嬰師。

猜不透,摸不清,每句入耳,不入心,心雖清楚,不願聽。

蕭中劍的人生,不適合以魔相焚燒;銀煌朱武的人生,又要以何種魔相燃燒。

千秋大業,真能保吾族興盛嗎。

魔化天下,能帶來魔界永存嗎。


“伏嬰師,告訴吾,這麼做能保魔界不衰嗎?”

“主君此話問錯了。世間豈有不衰盛世,又豈有不倒大業。”

“那你又是為何?”

“人往往在尋找答案中製造答案,逃避責任中擴大責任。吾說過,有時主君的任性令人想親手殺你。”

“哈……”


“這是蕭中劍入魔的符咒,該如何作,主君可以自行抉擇。”

“吾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選擇,只是踏向既定一個步驟而已。……屬下告退。”


轉身,離開,一切皆完美。

朱聞蒼日收起符咒,眼露複雜,也是無奈。

將之收入眼底的伏嬰師,從容踏出密室。


如預計般,棋局運行於操縱之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遥远时空中/泰明X永泉]青行灯〔完〕 | top | [吞赦]魔悦〔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40-32d9866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