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SP/井上薰中心]Endless Memory〔完〕 :: 2009/06/10(Wed)

SP又叫《要人警护官》,主演冈田准一。
一直很喜欢准一,没想过会因为准命的KY和NC对他也不甚热心了。
留作一笔记录。
阿薰真的很让人爱,只是我仍不喜欢某大叔。




Endless Memory。
想为小薰写点什么而开的专题。
一切以小薰为主,有时是日常片段,有时是一个场景,有时是一段故事。
想描绘井上薰的心情,这样静而强烈。
他像我的L,只为不忘却回忆而存在。


[篇一]

第一记,任务后在公园一角静静休憩的薰,那或许是并不多见的静态美。
那一刻,世界仿佛只为他存在。


雨落


世界模糊不清,一片朦胧。
他躺在涂抹浅蓝色料的长椅上,仰望阴霾的天空。雨珠一滴滴落上他短翘的发梢,英挺的眉,微阖的眼睑,长长的睫毛顺颤着。就在这顺颤间,透亮的微光悄然钻入他深邃而单纯的眼睛,一如润过雨的黑曜石,隐掩在精致的眉眼中。
他的唇微微抿着,几不可闻的呼吸,沿着丰厚却略微干涩的唇型轻吐而出。一滴雨珠坠将而下,正落在丰红的唇瓣,他微微动了动唇,却没有偏开恼人的视线。

这里是安静的公园一角,平时几乎没有人往来。
他穿着上班族常见的黑色西装,领带已经扯下,紧拽在左手心,同椅脚水平垂落,湿润的青草上拖曳一道自然的弧,微垂的手指纤长,指骨分明,只要稍稍留意,可以窥见指掌交接处微薄的茧。那是在训学期间反复练习握枪留下的痕迹,换来他在任何时候都能冷静沉着,紧握保护生命的金属同伴,守护最重要事物的力量。握枪的手一如他沉着冷静的双眼,闪耀理智的光辉。

他静静躺着,仿佛已经熟睡在自然的天地间。
雨落上长椅靠背的清音,静静敲打着他的耳朵,滴落草丛中迅速不见的天之泽露,也逃不过他敏锐的捕捉。
风轻拂过身体的温度,水珠沿着长椅拷贝滴入他身着西装的流动,已润湿的黑发紧贴他白净的俊容,发梢尖端冒出水滴渐渐成形,顺着白皙的脖颈滑入敞开的领口,轻吻精致的锁骨。
他的唇畔牵起一抹若即若离的弧,仿佛在梦中世界邂逅奇迹,那样的安静美好。

雨悄悄地来,悄悄地离开。

不知何时陷入沉睡的青年,顺着手中濡湿的领带,一滴透明水珠落入草丛,再也看不见。

几乎瞬间,青年睁开了眼睛,那是比黑曜石更深邃的色泽,透着夜空星辰的坚定明光,遥远而淡然,绝对不能磨灭的力量。

青年的西装口袋中响起了熟悉的震动,他翻身坐起,动作迅速流畅有如身经百战的黑豹。

“我是井上薰。”

青年低朗的声音仍带着少年独特的稚气,英挺的眉随通话的内容逐渐拢起,看上去像个遇到麻烦的大男孩。

“好的,我马上到。”沉着的声调带着跃跃欲试的激动,但他的面上却只见慎重。

收起手机,青年站起身,向着树顶外的天空舒展双臂,那一刻仿佛有光眷宠地笼罩着他,替他铺亮沉重黑暗的前途。

“好,该出发了!”

青年露出自信的微笑,他捞起湿漉漉的领带,稚气地皱眉打量,随后无奈地耸耸肩,熟练地打领带,小跑着离开了午后安静的公园。


草尖上未褪的清露,忽闪过透明光芒。


[篇二]


身为警护官,必须以保护对象为第一先要。
身为警护官,必须以保护对象的性命为自身性命,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成为其挡枪盾牌为第一先要。

——《SP守则》


枪与盾


东京时间上午9时23分,两名SP成员保护要人进入预定大厦。
目标让两名SP很好地围在正中,接近难度A。
距离任务完成,还差30分钟45秒。

“我要去下洗手间。”在进入办公室前保护对象忽然说。
另一名SP下意识看向井上薰,得到他的点头。
“可以。”
在同僚进该层公用化妆室探查时,井上薰放松了身体,感知三层的一切。走道边的女性清洁工努力刷着地板,井上薰的视线滑过她旁边的清洁车,从这个角度,车上各色的清洁剂一览无遗,他在心中对比各种牌子,迅速分析成分。
化妆室的门开了,同僚打了Ok的手势。

“我们陪您进去。”井上薰礼貌地征求被保护者的同意。
“随便。”对方有些厌恶地甩门进去。
“请等一下。”井上薰拉住他,示意同僚先入内。

进入化妆室,井上薰的视线立刻被两所关闭的单间吸引。
他朝同僚使个眼色,两人警惕地缓缓靠近单门。
其中一扇开了,步出的中年36岁上下,并没有注意到两名SP的存在,自顾着走向门口,发觉身前有人挡路,才抬眼看向他们。
“有事吗?”
“……抱歉。”井上薰让开了路,化妆室里明显感知到敌意,如果不是这个人……眉头一皱,他的视线立刻划向另一所单间。
几乎同时门开了,手持利器的男人冲向了正在洗手的目标,然而两名SP更快地阻止了他。
井上薰护着要人离开化妆室,他的同僚同持凶男子展开了近身搏斗。
踏出化妆室的同时,井上薰仿佛预知般利落扫出一腿,绊倒了手握高浓度硫酸扑向要人的女清洁工。判断对方丧失战斗力,他头也不回地拉着要人往户外人工旋转楼梯走下。此时,另一名SP制服了凶徒,跟上了随护的行列。

三人急急忙忙向楼下移动,井上薰判断这栋大楼已被凶徒占领,为免不必要伤亡他们决定立刻驱车离开此地。
在接近底层的楼梯处,井上薰突然顿住,制停了身后的两人。
空气中有一丝锐光,普通人虽然无法捕捉,但井上薰超乎常人的敏锐神经却能发现异样。
他蹲下身仔细察看,在一层台阶上悬空横拉着一条钢丝,直通往楼梯下底。井上薰一个翻越落上平地,半蹲下察看楼梯暗处,果然是简易手榴引爆装置。
“这条线连着炸弹,请不要碰到,小心跃过来。”专业指示保护对象,井上薰伸手扶男人仓皇地越过。

东京时间9时43分,距离目标歼灭时间还有10分钟。

从大楼背面绕道正面,就可以接近车辆。井上薰两人带着保护人隐身在拐角处,他们的车太过显眼,大厦正面人来人往,要确保证人安全接近,十分困难。
井上薰凝神观察人潮,细枝末节尽入眼底。他拟定最后路线,朝同僚略一点头,二人护着对象快速接近车子。
全心注意周遭一切的井上薰忽然对同僚大喊:“左边骑单车的男子,制服他!”
同僚迅速飞扑过去,在男人停下单车掏出手枪的同时扭住持枪的手腕。
一切争分夺秒,接近车门时井上薰注意到一位推婴儿车的妇女,他衡量了一秒冲上前扭住女人伸向婴儿车的手,紧紧握住那刻榴弹不让她拔开栓塞。眼见危险的要人吓得赶紧打开车门。
“不要进去!!”
井上薰察觉他的意图大声喝止,可是太晚了,车门中伸出一柄黑洞的枪,正中要人的心脏。

东京时间9时52分,目标歼灭成功。
SP,失败。


男人惊愕的面容还在死亡边缘徘徊,中枪的部位溢出了鲜红的血液,汩汩流淌而下……忽然停住了。

“OK!任务失败,辛苦你们了。”
“可恶!居然躲在车里!!太狡猾了!!!”井上薰持枪紧绷的手泄气般垂下,带着不甘咬牙切齿地望向那辆车。
身穿制服的教官持枪走了出来,对着井上薰劈头斥责道:“有离开保护对象这么远距离的吗!”
“那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啊?”
“当然是成为盾牌替要人挡枪了!”
“可那是手榴弹啊!”
“那也一样!”
“不是吧……”两名SP睁大了双眼面面相觑。
“不是什么,你们是不是不想干SP了?”教官眯起眼睛,精锐的视线落在二人身上。
“没有,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井上薰立刻回答。
“嗯,那么从大楼下来,再重复一次。”
“要人”伸手拍拍井上薰的肩膀:“真可惜呢,再来一次吧。”


远处,尾形总一郎注视着那个平凡的青年,在他身上有光在闪耀。
目送得意门生远去,教官苦笑着摇摇头,转头看见了尾形。
“学长?”惊讶地看向那个已成为优秀警部的男人,他能到这里来只有一个目的。

警察学校食堂。
“招新人吗?”
“是啊。……那个小子看上去不错。”
“井上吗?本季状元呢。”
“依你看,他是当SP的好料子吗?”
“这个……你还记不记得楼梯上扣引爆线的关卡?”
“哦,那个啊,我以前经常吃亏呢。”
“我也是。”教官拍了拍手上的灰,“可是那小子一次都没中过招。”
“那是史上初的记录了?”
“他很优秀。”男人露出真心赞赏的目光,有些斟酌地向敬重的学长开口,“只是这样的人如果没遇上个好上司,会成为组织的牺牲品吧。”
“时代变了,在这个任何人都能买到枪械,恐怖分子横行的年代,SP需要补充新鲜血液。我需要随时随地能做到临场应变的属下,可以保护要人的命,也能保护自己的命。”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成为其挡枪盾牌为第一先要’吗……”
“能保护人的不仅是盾,还有枪。”
“成为‘枪’,还是成为‘盾’吗?”教官颇有感触。
“那要看那小子是怎样的材料了。”尾形露出了温和的笑,在阳光中透着男人熟悉的高深莫测。

一个月后,井上薰以在校成绩第一名的身份加入了警视厅警备部警护课第四课击动警护班,作为第四名成员受到上司尾形总一郎的器重。
“精英中的精英。”
有关他的评价不胫而走,所有人都期待这个25岁青年的活跃。

然而不出一个礼拜,几乎所有知道他的高层都不待见这个能力卓越的青年。
在这个组织腐朽的世界,他并不会成为理想的盾牌。
对此,尾形总一郎警部受到各方的压力,“请抓紧脱缰野马的绳”,几乎所有人都这样告诫他,尤其是直属上司中尾课长。
“尾形君,这份报告是怎么回事?我以为金属探测器,爆破专门小组的成立根本不需要。或者你以为上头会通过这种提议吗?”
“在这个任何人都能得到枪械的时代,我们还要持守为要人挡盾的纲领吗。”
“你应该明白组织的规矩,就算上头通过了,财务省会分发经费给我们?国防部一年拿到的开支,那不过是因为导弹国的存在,你拿看不见的危险去说服未免太滑稽。”
“如果是危险,我想您已经看见了。”
“……请不要大放厥词。”
“如果不死几个人,就无法改变现状吗……”
“尾形君!”
“失礼,如果没其他事,我先出去了。”
“……请你多考虑点有用的事,上头对你的期待很高。”
“是。”


走廊上,尾形总一郎看见那个与其说是25岁青年,不如说是某角度过分天然的部下正小跑着走向电梯。
“井上。”
“尾形先生?”
“遇上什么好事了?”
青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今晚有联谊。”
“……这是第几次了?”
“等一下,请不要说得没有未来似的啊!”
“要找到合适你的女人,很难”
“……也不用说的……这样直接吧……”
“以后有机会,给你介绍合适的女人吧。”
“真的?!”
慎重地,点头。
“尾形先生……”
哎哎,身为他的部下,居然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收买了,真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

“井上,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是想成为盾,还是枪?”
“……”青年的目光瞬间疑惑,随即是了然的沉重。
在这类事上,却是个洞察力意外敏锐的家伙。也因为如此,才配的上他的看中。
“好好考虑吧。”
丢下最后的话,尾形总一郎走出电梯,大步流星地从容离去。
身后,井上薰一直望着他的背影,就像望着一条艰难而遥远,却毫无疑问存在的路。


〔完〕


随记:

改编自TV版最后一话,薰和尾形警部初遇的故事。
一直认为薰就是SP中的枪,一柄符合尾形所有选择要素的枪。
这柄枪很容易使用,却不容易掌握。
已经不想深究最后部分,薰感受到的不一样的尾形,在看完SP版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吧><


[篇三]

厄星,事故体制,频频遭遇事件,为旁人和自身带来灾祸。

十分微妙的注解,唤醒青年并不美好的回忆。

似乎跟自己扯上关系的人,总在不幸。


厄星

“为什么最近任务都非常惊险?”
“是啊……之前是都知事枪击,然后又是恐怖分子占领医院,最近真倒霉。”
“因为我们组有个灾星吧。”

一片静默,大家齐齐看向了预感不妙的井上薰。

“等下,为什么是我?”
笹本小姐晃了晃手中的原子笔:“……的确,自从井上加入以来频频发生危险案件。”
“山本先生和我同期,为什么不可能是他?!”井上薰立刻反弹。
“……”
看着同事们怀疑的眼神,井上心中“咯噔”一响。
“你是那个……”笹本一脸认真,“事故体质吗?”
“……”
三人露出非常肯定的表情,井上薰还想反驳什么,瞬间苍白了脸。
“说什么呢……”试图笑着掩饰,他抄起外套跑开,“我还有事先走了~”

门关上,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人。


&&&

井上薰一路小跑着去了公园。
坐在长椅上,微微喘着气。
日头从公园对面的建筑群中落了下去,天上铺满霞紫的云彩,美丽得让人想起旧事。

“事故体质吗……”
井上薰微微苦笑,幼年的遭遇再度重放在脑中。
雨中倒地的双亲,身旁恶意笑着的议员,被压制在地上的罪犯……甚至围观人群的表情都记忆犹新。
这场噩梦会伴他一生一世,没有消停的时候。

这个月实在太不安宁了。
先是都知事被原东大法律系毕业的记者枪击,他飞身挡下那枪,要不是那天预感会出事临时加了防弹衣,估计此刻不是在医院里躺着就是去见父母了吧。
之后保护前首相去医院秘密检查,也遭遇恐怖分子强占医院,非法操作股市,如果不是他临时发现问题折转回去,大概笹本小姐会死在任务中吧。最后还动用到了危险气体,引诱歹徒开枪自爆,场面也算惊险万分了。

总将自己陷入险境,拖带旁人一样陷进去……问题现在不是二十年前了,没有能力保护重要的人最终失去他们,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发生第二次,第三次呢?
井上薰握紧了拳头。
……是,就算是灾星也好,哪怕的的确确总陷入危险也好。
可是他如今有了保护自己,保护旁人的力量。
那天在警校对尾形系长说的话还清楚记得:不愿让任何人再遭遇那样的事。

SP的工作,得到了足以支撑理念的能力。
井上薰忽然想,尾形给他的问题,早在开始就有了答案。
光靠盾是不能保护人的,他会成为优秀的盾牌,但却会是独一无二的枪。
为了那预感中不知名的未来,在那天到来前,他会做好一切的准备,而后,挑战,胜利。

这是属于井上薰的生命意义,SP的唯一道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终家/鬼凤X夏宇]愿〔完〕 | top | [遥远时空中/泰明X永泉]青行灯〔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43-29ef451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