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终家/鬼凤X夏宇]愿〔完〕 :: 2009/06/10(Wed)

庆祝母亲节=3=虽然母亲节也写BL实在很那啥,不过小宇是贴心的好孩子。



曾几何时,我希望自己能得到异能,这样就能像夏天那样时时刻刻被关注,像夏美那样总是要父母操心。
当然,像我这样的天才,才不会像笨笨的弟妹让他们心力憔悴,我会依然令他们骄傲。
……我是真的,这样认为。





从四大魔君打中夏宇,开发他体内魔性以来,夏家始终沉浸在劫后余生的颓丧中。
失去了雄哥,三个孩子都很不知所措,没想到死人团长那么大反应,成天失魂落魄不得安好,夏天老好人的脾气说不得重话,夏美又是容易被气氛感染,需要人安慰和照顾的小妹妹,夏宇这个当哥哥的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却又不能怎么做。——起码,得先让三兄妹振作起来吧?
谁知道……

“要不是老妈替你挡了,你会活着吗!”夏美赌气的一言,让夏宇瞬间僵住了脸。

“妹!”夏天想要阻止,却也来不及了。

“我以前,想过很多次要异能。但是,如果我知道让我得到异能的代价是失去雄哥,那我宁可作一个普通的麻瓜。”

沉默僵持在客厅中,夏美愧疚的想说话,却犹豫地闭上了嘴。

“哥,这不是你的错啊。”只有夏天依然在劝慰,只是声音听上去依然那样脆弱。

没有人想这样的事发生,只是它偏偏已经发生了。

夏宇走上了楼。夏美终于哭了出来:“小哥,老母达令真的死了吗。”

“妹,我们一定有办法的。”

“我好想老母达令啊。”

夏美在夏天怀里擦了一身的眼泪鼻涕。

“乖啊,没事的……”

楼上,夏宇终于关上了房门。


***

他一直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那次成魔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他记得雄哥满面泪痕,对他说一直以来,都只是希望家里有个真正的男人可以撑起来。
他知道雄哥的意思,往事历历在目。
夏宇是长子,值得她骄傲的儿子,不需要特别操心,没有额外负担,一直以来学习妈妈那样为家里付出。虽然他收钱,贪财,被夏美说势利鬼,但为了这个家,他始终在尽力。他想雄哥把他当成一国的,不像夏天夏美需要照顾,不像老爸需要包容,不像阿公需要关照,可是他依然从雄哥那里得到了母亲的关怀,却没有人给雄哥特别的关心。他始终,是个失格的儿子。

“有必要为了一句话,这么沮丧吗?真是难看。”

眼前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并不出他意外,夏宇抬头,淡淡说:“我心情不好,你少惹我。”

“敢这样跟本大爷说话,不怕我一把火烧了你全家?”明明一模一样的外貌,鬼凤笑起来就带着说不出的妖媚。

“如果阿公知道你可以随时跑出我体外,变成独立独行的个体,你猜他会怎么做?”

“哈,夏宇啊夏宇。”鬼凤华丽的一转身,靠上了他,“有没有教过你,被一个麻瓜威胁,尼姑也会疯狂?”

“……是修女也疯狂吧。”

“=-=|||||”

“切!本大爷说话,你插什么嘴。”

“你不是在跟我说话?”

“我……”

“……”

夏宇真的没辙了。每次鬼凤出来,总是会让他啼笑皆非,但他又没办法真正去说什么重话。夏天的鬼控术能控制体内的鬼龙,因为鬼龙想要吞噬他,成为独立的个体,但鬼凤这种随时都能跑出体外如同分化的特质,鬼控术怎么会对他有效。倒是这个家伙,明明可以单独行动,每次出现都要借自己的躯体,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鬼凤,我真的很累,拜托你不要闹了。”

“切,就说了,没用的麻瓜。”

“喂……”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你们那个白道盟主呢?夏流那个老头子呢?”

夏宇皱起眉:“什么老头子,他是我阿公。”

“你阿公又不是我阿公。能请到全铁时空最强最帅气的本大爷入住,是你们夏家三生修来的福气。”一根手指在眼前晃呀晃,鬼凤特技脸不红气不喘的自恋足以秒杀铁时空50%的男性〔虽然本人坚持是少女杀手〕。

夏宇不幸是免疫的那一个。

“你要再不回去……”他有点毛了。

“怎样?”挑眉,暧昧地对夏宇笑。

“就走吧。”翻身上床,把被头往脑袋上堆,懒得理这个人。明天他还要跟脩四处去找雄哥的踪迹,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个闲人身上。

“……麻瓜。”不满。

“。。。”

“小宇。”柔缓。

“。。。”

“夏宇!”不耐。

“如果我告诉你雄哥在哪里?”

“腾”得一下,夏宇从床上跳了起来,揪住鬼凤太过夸张的艳红衣领:“你知道?你知道不早说?”

鬼凤一笑:“肯理我啦?”

“……”夏宇松开手,倒退了两步,“你耍我?”真的,生气了。

“本大爷这么伟大,怎么会不知道雄哥在哪里。”

“快、说。”

“哼哼,时空夹缝。”

夏宇愣住了。

时空夹缝?那是什么……

“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鬼凤把夏宇推进床里,自己爬上了床的另一边,盖好被子,“现在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忙吗。”

“很挤,先生。”

“哦,不然你睡地板。”

“这是我房间!”

“那就躺下少说话。”

“……”夏宇试图劝说,“你可以进来。”

“进去?”鬼凤横他一眼,笑得诱惑而暧昧,“小宇,不要这样热情吧。我怕以你的体力会受不住耶。”

“你个脑袋想什么啊,我说你回到我身体里面!一个人比较好睡!”

夏宇终于发飙了。

鬼凤耸耸肩,一阵彩色光芒,他消失了。

【喂,小宇,不是一个人偷偷哭鼻子不想被人看到吧。】

体内传来鬼凤嚣张的声音。

“闭嘴,娘娘腔。”夏宇骂了回去,倒头就睡。

【喂!本大爷这么帅得天下地下宇宙无敌你居然说我娘娘腔?】

一片沉默。

【……夏宇?夏宇你死人了啊。】

“以前我一直想要异能。”

【……】

“得不到的时候,总觉得是命。后来才知道,是老爸废了我的异能,老实说刚开始很生气,魔又怎么样,异能行者又怎么样。后来……”

夏宇想起洗魂曲的时候,痛苦得全身筋脉都碎裂了,但他耳边就只有雄哥的哭喊,还有夏美和夏天的叫唤。

夏宇,哥,一遍又一遍。

他终于觉得,如果会给家里人带来灾难,那他情愿只做一个普通的麻瓜,计较银行账簿的存款,苦恼每月的开支和房费,甚至为了让家人逃离雄哥的料理恶梦,去努力学做菜,到阿公天天缠着他做饭,夏美整天睁着小白兔般可怜兮兮的眼睛〔虽然是装的〕看着他。
嘴上说着麻烦,脸上写着不耐,但是他心里,真的很高兴,只有在这种时候,才真正觉得很温暖。

“也许,真的回不到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如果雄哥真的消失了他们会怎样,他夏宇一向比其他兄妹要现实。

【连你都放弃了,还有什么希望?】

“我不知道。”翻了个身,夏宇埋在被中深深吸了口气,“他们是我一辈子的家人,一辈子。”

【切。】

“鬼凤,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你明明能有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离开。”

【这里有吃有喝有住,本大爷干吗要搬家。】

“……”鬼凤真的是自己的魔性,千真万确。夏宇忽然很想用夏美常说的三个字来丢他,他也真这样做了。

“势利鬼。”

【彼此彼此。】

“……”踢到铁板了。

【嘛,本大爷勉为其难好了。】

“什么?”

【当那群人是家人吧。】

“……”

【不说话了?】

“谢谢。”很清楚,这不是鬼控术的能力,是因为他的妥协。

【对我这么客气,未来要收利息的哦。】

“那当我没说。”夏宇第一次有了笑意,“鬼凤,你会消失吗。”

【为什么这样问,你很希望本大爷消失?】

“夏天的鬼龙,消失了。”

【……本大爷死不了,你死了也还活着。别忘了,我可是能脱离你成为个体的存在。】

“嗯。”

【废话那么多,快睡觉!你不睡我睡了。】


夏宇闭上了双眼,体内的鬼凤已经潜无声息,但他知道他一直在,陪着自己,也许这一辈子就这样永远了。
想起了雄哥,在某个地方徘徊着等待他们来接,这一次一定要买大束的红色康乃馨,让夏美、夏天一人手上捧着一束,对她说“谢谢,欢迎回来”。
他还要亲自下厨,办一桌丰盛的晚餐,抓夏美和夏天进厨房帮忙,再三兄妹凑钱买一套漂亮又性感的睡衣给她当礼物,相信老爸一定很高兴,他们的妈咪身材可是超优的呢。

夏宇想着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在夜半无人的时候,一道彩光闪过,火红嚣狂的男子坐在床边,伸手轻拨他的头发。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小宇。”

鬼凤笑得温柔,只是轻声细语的承诺,夏宇是否也在梦中听见了?

安稳的睡颜,露出淡而满足的笑。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水果篮子/主由希]夢の中に誰かいる〔完〕 | top | [SP/井上薰中心]Endless Memory〔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44-12d87db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