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莫缘]举头三尺有神明〔完〕 :: 2009/06/09(Tue)

12组点CP抽中的配对。




举头三尺有神明


莫召奴是晚膳后过来的,匆忙而至,没带几个仆人,只见车帘一掀,那水蓝身影熟悉地旋出一道翩雅,折扇一开,已是从容地站在眼前了。

屈世途见了他,像见了救命的菩萨,赶忙接上了前。

莫召奴也不答话,只问:“缘儿不大好?”

“哎呀,这些等下说,你先进去吧。”在素家几十年,屈大总管已跟寻常下人不同,主人家当他是挚友,府内的一把手,这会子见了莫召奴,也全不当是个皇亲国戚,以友相待。只是私下的交情,到底不能拿上台面来。莫召奴见屈世途急如火上油锅,也没了寻常分寸,心中更是沉了几分,明白续缘状况并不好。

两道身影进入素府,自偏门往后院去,一路上也不敢惊动什么人,直到灯火通明的偏院,才见到一排下人在外候着,都拘手垂头,不敢作声。

屈世途向一个下人吩咐了几句,就领着莫召奴踏入房中去了。


莫召奴一进屋,就见素还真守着偌大的床,听见声响,看将过来,一双眼目布满血丝,面色憔悴而凝重,仿佛一夜间老了十数岁。

莫召奴心惊,脱口唤了声:“三哥?”

素还真听见那声唤,立时清明了些,只见眼前立着位水色人影,那端雅丽致的面容,不是秀王爷莫召奴又是谁?

动了动干渴的唇,低哑嗓子回了声:“四弟。”

莫召奴急步上前,挑开遮床帘帐一看,只见素续缘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气若游丝,隐约一丝回天之气,看得他心下惊惧。

“这是……”

“苗疆的蛊毒。”素还真极沉冷地道,“怪我大意,不曾防了南宫神翳。”

莫召奴细致的眉峰笼敛着,冷静道:“朝中余孽半数已除尽,西苗大势已去,何故犯上素府,为一个失势的权臣动到不存在的天朝优势,不像他们的做法。”

“我也这么想,翳流的势力盘踞西苗,在中原得不到什么好处,因此也就没防上。”

素还真伸手替爱子掖了掖被角,此举看在心细的莫召奴眼里,知道一向精明沉稳的三哥心乱了。

“慕太医……”

“来过,束手无策。”

素还真看向屈世途,后者略点头,往外去了。不一会听见细细倏倏的声响,知是屈世途遣散了众仆。

素还真这才向莫召奴道:“少艾好友离开翳流的时间太长,这蛊毒一时半会,竟是得不到解法。”

莫召奴轻叹:“原以为当年翳流覆灭,谁知南宫神翳竟逃过此劫。”

“可见人算不如天算。”

“那缘儿……”莫召奴不忍再问。

素还真沉吟半晌,轻声说了句:“……听天由命了。”

烛火燃下泪滴,烫熄一只残败落蛾。



翳流毒祸,并未因朝内局变而侵袭中原,唯一受害者只有素相的小公子续缘。
该子天资聪颖,精通医道,本是在外游历,不巧遇上退逃的翳流余势,生生中了不知名的恶蛊,连查也查不出来。
为此,天家忧心如焚,着太医院全力救治,却仍是无甚起效。

素还真知道慕少艾为此事,在皇宫内数夜未合眼,他虽只有这一子,也不忍心好友们为这无法挽回的性命再添累赘,因此忍痛却了天家好意,只每日静心照料,盼望亲子能醒过一遭,好让他看看。便就这么去了,此生也了无遗憾。

秀王平乱有功,得当今盛赞,一票大臣哪里敢不巴结这位天子胞弟,当今的宠臣呢?莫召奴却是烦了那头头道道的礼,有道是今朝庙堂呼风雨,十年徒饮他乡泪。他可没忘了自己身份的忌惮,这势头能避则避,上头那位,才不会又生心结。

于是莫召奴干脆推了说词,搬来素府住,他知道素还真是个极有分寸的人,虽然爱子如此,朝堂上却是一日也不曾缺过,只是日里上朝公干,夜里看护爱子,铁人也得倒下。他便劝了素还真,将素续缘交与自己照顾。

素还真听了,也是极其放心他,便就这样行了。


莫召奴就在素王府过起极惬意的日子,他闲散王爷过惯了,为让当今心安,也是个逍遥王爷无心政事的外在,虽忧国忧民心怀天下,也不过暗地里行些能为之事,不叫外人察觉,此番为动那位权臣,是锋芒露过了,如今还不退下来,就该轮到他被上表呈办,不得安宁。

如今在素府里,看看书,敲敲棋,替续缘拭身换衣,日子忽地就过了两月。

某日莫召奴如常帮素续缘换衣擦身,忽地听见床上沉睡的人泄出极轻一声低吟,他一愣,随即急切唤他:“缘儿,缘儿?”

只见那此生再不醒来之人,缓缓睁开了惺忪的黑瞳,眸内茫然一片,苍白而沉静的呼吸,并未因此变化。

莫召奴惊了,连忙唤屈世途,府内顿时忙了个鸡飞狗跳,睡了两月的小公子总算醒过来了。

素续缘稍稍移了头,见了莫召奴,茫然低喃:“四……叔?”极不确定的声音,气若游丝的,莫召奴着实心疼了。

“我在。”他轻轻抚摸着侄儿的发丝,柔声道,“你方醒,稍稍歇息一下罢。”

素续缘听了他的话,忍不住问了声:“我睡了多久?”

“两月有余。”

“朝堂之乱?”

“……”莫召奴心中一动,这朝堂之乱续缘从何得知?

见他未回话,素续缘忽地动了身子,却是僵得不似自己的身躯似的。

“你作什么?好好躺着。”

素续缘只摇头:“那些……那些苗人呢……”

“哪些苗人?”

“就是……同我一起的……”

莫召奴眸底心思流转,说:“都给办了,你别担心。”

素续缘听了这话,陡然一僵,原本苍白的脸,竟如死灰一般,怔怔盯着莫召奴,喃喃道:“……办了?”

“全部处斩。”莫召奴观察着他的神色,隐约觉得不对,眼下却又只能静观其变。

素续缘仍是呆呆盯着他,半晌……两行清泪顺着苍白面颊落下,人靠上了床柱,不再言语。

这光景,莫召奴已然明白,怕是续缘一路上有了什么遭遇,出了他和素还真的意料之外吧。

他将被褥覆上续缘的身子,哄他躺下,好好劝解了一番,要他有什么想头,等身子好过了,再说也不迟。


晚上素还真匆忙而回,身后跟着太医院的慕太医。

给续缘把过脉,慕少艾的颜色可谓愈加沉凝,这神色一见任谁都明白,这醒来了非是好事,反要担忧。

劝了续缘一些粥,三人至书房细谈。

慕少艾叹息道:“这翳流的毒术,竟比先时要狠上数倍了,续缘醒来不是别的,而是破蛊的症状。”

莫召奴凝了眉道:“就是说,缘儿若不醒,这蛊卵也就不会破了?”

“便是如此。”慕少艾苦笑,“如今蛊卵已破,不足一月,定要人命。”

莫召奴不再言,二人对视,都望向了沉默不语的素还真。

最后,素还真极苦地一笑,涩声道:“这段日子,好好陪他吧。”

窗外寒气忽起,竟有了入秋的兆头。



世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庙内烛火高香,念经诵佛,求的是来世的平安,那今世又如何?

这天道循环,牵一发动全局,没一个时刻不是瞬息万变的,你又怎知,人不能改了今世的命?

莫召奴替续缘梳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谈着。

续缘轻若鸿羽的声音,就像秋日里落地的黄叶,房檐上滴落的雨水,悄无声息地没入一片寂静之中。

“四叔,我有和你说过,那些苗人的事吗?”

他的记性是越来越差了,慕少艾说这也是蛊毒侵蚀的症状。

“没呢。”

“我遇上他们时,可受不少伤,花了我好大的力气,才治回了几条命。”续缘眼神温和,唇角含着自豪的轻弧。

“你的心肠,总是这样善良。”

续缘苦笑摇头:“……他们说,中原人个个都不是好的。”

固发的手,顿了顿。

“外来的人,总不懂得当地的心意,口里说着苗汉一家,每年极重的税,岂又顾了这‘一家’?前年寒灾,就要苗地出力,去年旱灾,却不见天朝援助。人都是娘生的,爹养的,谁的命又比谁更重呢?”

续缘猛地抓了莫召奴的手:“四叔你是皇家的人,你说说,为什么他们要这样苦,为什么要这样让他们受苦?”他的眼底藏着极深的哀伤,那是明了一切缘由,却固执了心意,不愿接受那个答案。

“他们不肯吃药,不肯受我相助,说如果我肯吃下断魂蛊,就让我治。”

仿佛惊天霹雳,莫召奴震慑了心……原来,原来竟是这样!

续缘的声音,依然很轻,轻得他自己也听不见,只有莫召奴能捕捉那极细的低喃。

“我治好了他们的伤,却治不了他们的命,那晚上他们对我说,这蛊是没得解……四十多岁的大男人跪在那里,哭得像孩子,要我原谅……为什么求呢?我又没怪过,就算是原谅,也是我们欠的,是我们欠他们了许多……”

素续缘喃喃低语着,眸色极淡而飘远……莫召奴再不能心疼他更多了,他搂住这个仿佛将在晚风中逝去的孩子,深深地,紧紧地,泪顺着他秀丽的面容,滴落在手臂上,很快地,散去了……

那是莫召奴第一次落泪,也是他唯一一次想要拥住一个人,一辈子不放手。



尾声


今年的冬季,来得特别快。

雪白狐裘披肩,绝世倾城的秀王执着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和着拍子。

一曲动天听。

那个冻得通红的孩子哆嗦地走过来,朝他下跪。

莫召奴问:“听口音,不是中原人吧?”

一旁的班主赶忙跪回:“回王爷,是苗家的孩子。”

莫召奴点头:“我说呢,这曲唱得别有风味,可不是哪个班子都比不来?”

众人都拍手赞好。

外头下过一阵雪,粉妆银抹的,莫召奴也不多言,忽地将身上一块紫晶玉递了出去,对那孩子轻柔道:“拿着吧……”

班主吓得不敢接,孩子又岂敢?

莫召奴直接塞给孩子,要他好好拿着,就挥退了他们。看着那班主领着孩子战战兢兢离去,他忽地生出一丝疲惫和倦怠。

天空细细落下了雪,绵密地遮住了视线。手炉也愈加暖了,挑了眸光往外头看去,忽地僵住了身子。

……那远处梅枝错落间,站着一抹如雪飘忽的清影,一如逝去的岁月,那般静好。

莫召奴定定神,复又望去。

……哪里还有人呢?


只有轻如棉絮的落雪声,在寂静的天地间悠着,荡着,直向远方积云的天空飘去。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隐日月]All The Past〔完〕 | top | [苍袭]邂逅少年残像〔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5-f356376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