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黥赦]死舞〔四〕 :: 2009/06/10(Wed)



四、恶魔之夜〔下〕


昏暗的壁灯幽幽照着一条安静的走廊,墙上的挂画在光影错落间扭曲成型,透着似有若无的阴暗和诡异。
半个人影也没有,对比以往总是不久远便见到一个仆人的情形,就像是夜晚来临,所有生物便透明而消失了一般。
黥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只是一路走来,他真开始产生了怀疑,甚至……这个城堡即他所处的空间是否存在?白日所见到的是否全是幻象?他的弟弟,他的爷爷,嫇孃,一众仆人是否都会悄然消失?
猜不透,也解不了困惑,自他踏入这里以来,到处都是谜团。

黥武熟门熟路地走到赦生所在的房间门口,这期间真的没碰见到一个人。
忍住心生的疑惑,黥武敲了敲房门:“赦生,我是黥武。”
眼下……手中紧攥的小纸片才是眼底的要紧事。
没人回答,黥武又敲了两下。
赦生?”
依旧只有空寂的回应。

……黥武皱起了眉,他转动手柄,只听“咔嚓”一声,门竟然开了!

四下看了看,黥武推门而入,反手锁掉了门。

房内亮着灯烛,之前住宿一夜的时候黥武就察觉了,赦生的房间不像一般的卧房安装了灯,而是点燃一种特殊的烛灯,让房内时常因烛火不定的摇曳而流淌过光与影的海潮。
这样的光对一个普通人而言太过昏暗了,赦生却能如常居住,只在桌上摆着较为亮的明烛,应该是为读书写字而准备的。

黥武打量了一圈,并没有什么人,这样空无一人的房屋,倒显得更加古怪。

赦生?”

黥武仍然不死心,里里外外走了一圈,连浴所都没放过,仍然不见赦生的人影。

奇怪……明明说过晚上不要出门,自己却不见人影。

黥武摇头叹息,走过书架前取出《黑炼金术》,直接翻到第64页,开头标着一行粗体:死亡炼金术。

黥武,愣了。


就着烛火细细研究,黥武顿时觉得浑身寒冷,似有无数虫蚁顺着脊背往上攀爬,侵入四肢百骸,连头皮也在阵阵发麻。
这是一条关于死亡炼金术的禁忌记载,像听说过的巫术一类的东西,将一个人的灵魂绑缚在制造出的躯体中,可藉由换取新鲜肉体来保持长生不老,但却无法达到独一灵魂与天然肉体的契合度,需要汲取高纯度精气来维持。

写得这样玄而又玄,若是平常黥武一定当它是本骗人的杂书。可是他来城堡遇到的古怪事,第一时间联想去了弃天的过分年轻,这难道就是死亡炼金术的功效?

黥武独自思考着,却没想到书架却在这时缓缓挪移开……

一道人影出现在书架后,淡金点墨的长发,一双永远透着冷漠的浅褐眼眸。
黥武在偏头的刹那大惊失色,后退了几步,手中的书也掉在了地上,看清楚是赦生后才勉强松了口气。
而赦生在看见他的瞬间面露惊愕,更快地转为苍白的死灰,瞳孔猛地收缩,却是像黥武扑来。

“快走!”

赦生失控般大喊,推着黥武向门口移动。

黥武慌忙接住他,凌乱地问:“什、什么?赦生你怎么了?……你受伤了?!”环拖住赦生背部的手传来湿意,黥武惊惶地看着手上一片血红。然而在他抬眸的时候,瞳孔亦在瞬间睁大。

那道半开的书架中,缓缓伸出一只苍白修长的手。诡异的黑色长指甲抠着墙壁,从中竟然透出了一个人!

不……或者不该说是人……

漆黑的长发垂在身前,低着头看不清容貌,脚足纤细而白皙,一如那过分苍白的肤色,衬着一袭墨染的袍子,周身散发的死亡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那真的是人类吗?!

黥武微张唇,渐渐感到呼吸困难,那幽魂般的人影一缓一移地向他们走过来。黥武本能地搂住了赦生,向房门口退去,却猛地感受到了冲撞,似有一股大力将赦生从他怀中拉了过去,跌在地上。浑身好似被钉子钉住般,黥武愣怔地看着幽魂一步步朝他徐徐走来,而赦生喊了他什么,他却一点听不到,像是一种绝望而失控的悲鸣,而他眼里只剩眼前幽魂死亡的残息。直到那只生着黑色长指甲的诡异的手缓缓伸向他,黥武才感到名为恐惧的东西自脚踝渐渐攀升,占据了心。

——下一刻,他失去了意识。


***

少年在梦中醒来,漆黑的发,天真的眼眸。
有些疑惑地看向庭院中落满白花的世界,飘荡而下的是洁白的樱花花瓣,像身旁那数株高大的树,静美而恬淡。
只是……好像有点点眼熟。

“黥武哥哥,你的功课做完了?”

有人似在唤他。

少年回头,看见另一个略小的孩童抱着画册,站在庭院前的台阶朝他笑,浅褐色的眸子露出孩子气的波光,微微歪着头,两缕墨色便遮住了白皙的颊。

赦生……?

“做完了啊。小赦你呢?”少年听见自己这样说。

“当然也做完啦。”男孩抱着画册,走下台阶,炫耀般举起了画册,“我画了好多新的,黥武哥哥要不要看看?”

少年和男孩坐在了樱花树下,看着那一幅幅涂满诡异色彩的画。

“这是什么?”少年指向一片大块的红渍。

“花啊。”男孩柔柔说,“嗜血灯笼呢,开了好多好多,好漂亮……”

少年微皱了眉,指向另一幅画:“这个开膛破肚的兔子是什么?”

“黥武哥哥知道开膛破肚啊?好厉害,今天爷爷才教的呢……像这样拿出兔兔肚子里的东西,可以做药。”

“……”少年忍不住翻过了这页。

一张微染氤氲的画吸引住了他,许是山水,许是一逝飞云,画中却有模糊得依稀可辨的两个影子。

少年再道:“这又是什么?”

男孩转过头,天真的浅褐眼眸中晕透出一抹深而润的光,柔和得……刺痛了少年的心脏。

“是我们呀,黥武哥哥。”

他缓缓低喃:“是小赦,和黥武哥哥……一直一直,会在一起。”

脑中爆出的剧痛袭击了少年,他在男孩微笑的凝视下捂着头倒了下去。直到闭上眼睛,耳朵依然徘徊着一个失去方向的声音。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黥武醒来,躺在一片樱花瓣中。

不似血樱,也非那般洁白的颜色,但令全身心都透出了舒畅。这和许久以前他看见的任何一片樱花林没有任何区别。

只是……意外的,在恬淡的空气中嗅出了诡异的悲伤。

黥武猛地坐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那个幽魂似的人影,还有……赦生!瞳孔瞬间睁大,一眼望见那扇开着的落地窗,毫不犹豫地朝内走去。

洁白的瓷砖冰冷贴着脚底,黥武这才发现自己并没穿鞋。他顾不得多想,在空荡荡的地方朝内走去。飘荡的透明窗帘外透入的光是那般明亮,照亮了空寂,却平添了冷寒。毫无生气的地方,孤独一人的感觉。

在这样的地方有一个需要他去找回的人,除此以外,别无其他。黥武刻意忽略从一开始清醒就不安躁动的心,忽略那黑暗带来的阴霾,却仍是止不住内心的恐惧。四周越明亮,那个幽魂就在脑内越清晰。

捂住了头,摇晃去脑中恐悚的残像,黥武赫然发现面前多了一道旋转阶梯,远远地接连起这层与上层的世界。

他奔跑上前,天顶洒下一片光亮,望不清顶部的状况。黥武正要踏上台阶,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这个景象,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久前的梦境在脑中一闪而逝,那道意味不明的旋转楼梯穿梭了梦境,活生生设在了眼前,而梦中那个“绝对不能踏上”的强烈意识,再一次勾起他属于禁忌的回忆。

不明缘由,不明感觉,唯一深刻入骨的命令,像一道枷锁无形中封住了一切下意识的行为。

黥武在这刻退缩了,恐惧接二连三光顾,超乎了人的想象,出于未知的黑暗。

然而,在这些的彼端,有着一个他必须去寻找的人。

片刻过后,黥武终于下定决心迈出了第一步,仿佛无数黑鸦惊惶散离的惊惧瞬间侵袭了他……然而更快的,一双始终沉静而冷漠的浅褐色眼眸浮现在眼前,黥武似乎又听见了赦生的声音,失控而绝望地喊他“快走”。

打从一开始,他就毫无选择。

黥武加快了步伐,奔跑着上了这道楼梯。


一些细碎的声音渐渐响起在四周。

很熟悉的,略带撒娇的声音,还有一道如冷泉清流般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像在规劝什么。

黥武几乎飞奔了起来,渐渐地接近了顶层,那是另一个明媚而光亮的世界,偌大空间只有一张舒服的复古长沙发,和一张矮桌。一道万分熟悉的白色人影斜靠在沙发上,怀中抱着一只兔子玩偶。

让黥武真正松了口气的是男人身旁熟悉非常的青年。

“爷爷,赦生!”他边唤边向他们跑去。

“哟,小黥~”弃天很开心地向他打招呼,却对赦生撒娇,“我想吃草莓。”

“太好了,你们都没事。”奔跑过后是微微喘息的不定,黥武平复着气息,“我以为你们都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啊。”弃天奇怪道,“……不是布丁,是草莓!”

赦生放下了形状漂亮的特制布丁冰淇淋,无奈地说:“好,我帮你拿。”他起身朝一旁的架子走去。

“我和赦生在房间里明明看见一个……”黥武顿住,意识过来看向突然间出现的水果架子。……什么时候出现的?

“爷爷,那个……”不解地望向弃天,却更快地被惊住了视线与声音。

懒洋洋躺卧着的弃天背后,一道怪异的黑影逐渐形成,就是他所看见的那道幽魂,正从沙发背后慢慢爬起,但弃天却毫无所觉。

只是这一次,黥武分明看清了他的容貌……那是一个一模一样的弃天!却拥有黑色的发和鬼魅的神情,一双金异妖瞳冷酷地盯着黥武,唇畔掀起一抹诡异的弧。

黑色的弃天缓缓挪移出沙发,目光锁定着黥武,却向背对他在水果架上挑选草莓的赦生走去。

一种恐惧从脚底袭上心头,黥武直觉想喊,却发现丢了声音,他眼睁睁看着那道人影向赦生走去,无法阻止,而沙发上的弃天像做着什么好梦,抱着他的兔子合着眼睛,打着细微的拍子。

下一刻,天旋地转,空间扭曲的让黥武再次失去了意识。


***

缓缓睁开眼,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黥武努力适应着,一时分不清到底是在哪里。

身边有细微而痛苦的呻吟,顺着耳膜刺痛着心脏。他缓缓转过视线,看见了骇人的一幕。

那是赦生,一袭淡金点墨的金发,披散在光洁白皙的背上,他俯在一张桌案上,向来清淡冷漠的眼眸此刻充满了痛苦,一如紧紧咬住的唇,漫溢了鲜烈的红。在他身后,是一袭黑袍黑发的……弃天,他缓缓抚摸过赦生的发,将它们拨去了一边,有鲜艳的痕迹刻印在背上,扭曲而错综着明显的血痕,密密麻麻地纠缠了一切。

赦生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看着他难以置信惊愕的神情,眸中的悲伤是那样明显。

他轻轻吐出的唇语,悉数映入黥武的视网膜。

【不要看。】

可是……黥武无法闭上他的眼睛。

弃天放开了赦生,缓缓抽离了他的身体,像欣赏什么趣味一般,盯着狼狈而伤痕累累的姿态,看着他缓慢而艰难地移向黥武,一直望着那个震惊得无法出声,亦无法动弹的男人,直到在他面前。

赦生的手轻轻覆住了黥武的眼睛,他的声音带着气息不稳,落入黥武的耳畔。

“不要看……很快,就没事了……”

一声痛苦溢出了赦生的唇,紧接着喘息,难耐的隐忍。黥武清楚那是什么,在双眼被覆的现下,他的脑海始终回放着那双悲伤的眼眸。

赦生的身体与他紧贴,随着不得已的摆动而摩擦。他很想伸手抱住他,哪怕这个拥抱会是颤抖不已,可是身体如凝结体无法动弹;他很想唤他的名字,告诉他没事的,可是喉咙如塞了碳无法说出一句话;他想保护他,却只能直面他被伤害,却连亲睹的权利都没有。

黥武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直到身上的动静渐渐平复,遮住他双眼的手垂软落下。

缓缓睁眼,晕厥的赦生被环搂在黑发的弃天怀中。

那个冷酷而不存在生命气息的幽魂般的男人,朝他伸出了手,托起他的下颌。

【银锽黥武。】

脑中滑过的声音冰冷得直让人打颤,面前的男人却未开口。

【你该感谢朱武,给你一条生路。】

黑色弃天冷嘲地对着明显惊怔住的黥武,落下最后一语:

“这孩子,是与你交换的宿命。”

一字一句,顺着开合的唇畔无情地流泻,带着最深的恶意。

黥武瞬间窒息。

“你有继续活下去的权利吗……”

“还是,接受我的好意,继续虚假地过着太平的日子?……你该,好好考虑了。”

黑色弃天再次伸出了手,失去意识前,黥武瞥见赦生苍白的面上滑下一道泪痕。


好像做了很长很长的梦,在永远醒不来的世界里。

有人说:这是真的。

有人说:这是假的。

破碎的镜子前映着一个少年,他的名字叫银锽黥武。

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笑着对他说:跟我走吧,黥武,我是你父亲。

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笑着对他说:黥武这次做得很好,要继续努力。

他想,这个世界全是谎言。


他,银锽黥武,抛下了与最重要之人的唯一誓言与承诺,离开了初生之地,走向了隔绝过去的未来之路。
多年以后再次回来,早已物是人非,但他却……毫无所察。
这里,根本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而活过的人,像是徘徊在幽冥地界的灵魂,在一场大火中迷失了方向,存留到了至今。

他想起来了。
早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死了。
在一场意外的火灾中,以最突兀的方式,没来得及等到他的告别。
这里出现在眼前的,只是自己最深的执念。

只是,我依约回来了。

所以,不要再赶我走。

……赦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萌翻《黑执事》>/// | top | [黥赦]死舞〔三〕>>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55-f89d6d8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