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柯南/新快]Jupiter〔第二话 カード〕 :: 2009/06/19(Fri)



第二话 カード


Part 1


快斗呆呆望着落雨的窗外,他维持这个神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
“这一段请黑羽同学念一下。”
自己的名字入耳的同时,他反射性瞟了坐得最近的同桌的书本一眼。顺着纤细手指的导向,找出当前课程的进度。
举起课本,用老师看不见的速度翻到相应页数,魔术天才快斗捧起书大声念了起来。

下课铃响过,一旁的晶朝他眨眼。
“这是第几次了,你要怎么谢我啊。”
快斗耸耸肩,拿出一张蛋糕消费券,晶一把扯过,朝他挥了挥,轻笑着小跑出教室。

快斗慢腾腾地收拾东西,背后响起青子的声音。
“又发呆。”青子站到他面前,扯过他的书包收拾了起来,“每个人都知道你在发呆,还敢用那点魔术小把戏骗老师。”
“哪有。”快斗不承认。
“从一开始起你打开书就没翻过,老师讲到8页后了,要不是你耍小把戏,怎么能念到8页后。”青子将收好的书包往快斗手上一丢。

快斗懒洋洋地说:“你怎么知道,说不定我翻了你没看见呢?”
“我一直看着哪会出错。”青子不服气地说,突然意识过来,红了脸。
“噢~~”快斗故意发出特别的声音,“你一直看着我啊……”
“才没有!”青子小跑着拉开距离,回头大喊,“快斗是个大笨蛋!”
“胡说什么。”快斗笑着跟上去,嘴里不停嘀咕,“谁敢说基德是笨蛋。”

那天的异样仿佛夏日里突降的骤雨,来得快,去得快,风雨过后又是一片晴朗。快斗和青子很有默契地不提那日的事,但快斗依然不能释怀。

到今天为止,他在课上一共发了十七次呆。
不是说以前上课就不发呆,黑羽快斗从来就没正经上过课,三分闲散,左顾右盼,很少认真听那讲台前站着的人说过什么,反正全优照拿、考试照过,这等简单的教学,对快斗来说根本没有特意去用心的必要。但他从来没有发呆,或者说,是彻底地忘了身处的周遭。

雨越下越大,模模糊糊湿了一眼,快斗几乎看不到打伞人群的身影。他叹口气,转身走进便利商店。
随意翻了翻新杂志,快斗突然想给五天后的预告函买个信封。
却在视线无意中滑过窗外某个人影后,生生止住了脚步。

雨下的很大。
工藤新一正站在对面的公车站上。


Part 2


新一接到案件的现场地址时,上面写着:江古田……
他看到前面三个字,忽然愣了一愣;为了这个一愣,他又突然微微怔了一下。
只一瞬的时间,新一重新看了地址,抓了身边的外套走出门去。

案件不是很难,没有花上预料的时间。
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走在路上,没有打伞。出门的时候已经下起了雨,他在门前一个犹豫,还是走进铺天盖地的雨幕里去。
雨滴沿着湿漉漉的发贴淌滑落,钻进衣领和脖子间的缝隙里,新一打了个冷颤,渐渐习惯这种冰凉。
他没有回家。
新一走过一条条街,不少人向悠哉悠哉好似闲庭信步的他投去好奇的目光,即使雨帘遮挡住视线,他还是能察觉一二。

想为自己奇怪的行为露出一个苦笑,新一发现,他笑不出来。
他正站在一所高校的正门口。
雨下得再大,也掩盖不住那几个显眼的大字:江古田高校。
他想起出发的地点,算了算走过的距离,并不短。

新一不是浪费时间的人;这次,他却足足看了这所雨幕中的高校十分钟有余。
脑中某些蛛丝般细长的线索,绕了好几圈,终于结成一张网。却是在他来看,没什么兴趣的那部分。
新一终于迈开脚步,继续他悠闲的散步。

很多事情脱出常理。
比如他的散步,比如他的驻足观望。

新一这样想,雨也跟着渐渐下大。
一点点清爽和冰凉他能享受,锤子一般沉重的力道就“享受”不起来了。
新一只能选择躲雨。
他看见公车站,又动了坐车回家的念头。这里有到地铁站的公车,到地铁时,雨应该已经停了。他不喜欢湿着身子挤公车,更不喜欢湿着身子继续走下去。

公车站对面是一家便利商店,新一投去几个模糊的略视,却在视线接触某一个人影时,微微怔住。
这一个怔住,他又花了一点时间纳闷。想不清了,又重新回望那个身影。
公车站离便利商店不远,他清楚看到那个人的穿着、打扮、以至行为表情。对方显得很疲惫,相似的眉宇间带着浓浓的困惑。新一看到他在翻杂志,一双迷茫的蓝眸却没有焦点。杂志停留在一页,很长很长的时间,他看到那个人突然合起杂志,摇了摇头;抬眼看向货架的方向,眼睛依旧没有焦点,茫茫的淡蓝色却多了一点清晰,一点深色;如同那日一样,天空缥缈的蓝多了山泉的清澈凝纯。透着淡淡湿润的光泽。

新一收回视线。他从没有在破案场合以外那样仔细地观察不是嫌疑人的人。
说是观察,更是在打量。
一张相似的脸做出平时自己绝不会有的表情,好像隔着一面玻璃镜,自己在看着自己。
那样便完整了。

新一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吓了一跳。
等于承认自己现在并不完整?
他摇摇头,不懂这种想法几时浮出来的,并为此不安焦躁。他从没有试着去否定自己,哪怕是极微小的一个点。于是将目光重新投向黑羽,对方已经放下了杂志,似乎在发呆。那样相似的眉目,新一又恍惚起来;这个恍惚还没成型,又被他硬生生压下。

或许,应该打个招呼。
他这才想起属于朋友间基本的礼仪,却仍然静静伫立在车站,斜靠着冰凉的支撑铁柱,静静望着黑羽。
又像被雷击般快速移开了视线。
理智,今天自己控制得很不好。
新一想,难道是知道他叫“快斗”后直觉避讳见面?他很快否定了说法,改成“因为知道对方叫‘快斗’,避免侦探本性拿他和另一个小偷作比较,所以决定不见面”,他觉得这才是自己真心想的。

已经拿对方当朋友了,就不能这样猜测。
但新一隐隐觉得失落。
没有理由地,为自己的决定失落。
在试图找出原因前,他先做了一个决定:如果被对方察觉,就上去打招呼吧。

时间没有给他奢侈,一个回神,巴士夹带着卷溅起的水珠鸣笛驶来。
没有犹豫,他迅速离开铁柱准备登车。
却在无意瞥向某个方向后,停住了脚步。

便利商店的橱窗后边,黑羽快斗看着他。
毫不掩饰的满脸惊讶。
新一还看到,他伸向货架的手,像被烫着般缩了回去。
直觉让他产生了兴趣。


Part 3


手无意识一缩,生生停在半空中。
快斗知道工藤看到自己在看他,还来不及细想,公车如同巨大的屏障挡住了两人。
快斗舒了口气,掏出今晨写好的预告函,塞进信封试了试大小,决定买这个。
他付了钱,用店里的浆糊小心粘好,伸手一弹,很完美。
这款信封在东京任何一家店都能买到,他不用担心会被查到。快斗确定自己没有遗漏,转身看见工藤新一站在背后。

手一抖,信飘忽着滑落。
脑中电光火石作了争斗。捡?不捡?
一个犹豫,工藤已经近身,替他捡起了信。

心提到嗓子眼,快斗露出堪称完美的笑容,向对方伸出手。心里确是算好了上百种意外的对策。
工藤看他伸出的手,完美的微笑,却像见到奇怪的事物,直勾勾盯进他的眼。
快斗迷惑,却不敢移开视线。努力保持着笑容不僵化,嘴里挤出两个字:“谢谢。”
工藤听到这两个字,又把注意力放在信封上。抬手准备递给快斗,却又在半途中收回至眼底。快斗放下去的心也在半途提回喉咙眼。
眼睁睁看着工藤凑近那张信封。
略带淡粉的浅紫,阵阵幽香扑鼻,工藤不禁说道:“好香。”
快斗露出不自然的笑,脑中转过一个念头,嘴上不紧不慢道:“还给我吧。”
工藤看他一眼,又是那种略带深意的目光。
还是把信还给了他。
生生接过,照着之前的念头,对他说:“还好你没兴趣。”
“我向来对偷看别人的情书没兴趣。”

快斗意外他的回答,对上的又是略带深意的目光。
没来由感到焦躁。
先移开的视线,已无关输赢。快斗走出商店撑起了雨伞,嘴里说:“好巧,这里也能碰上。”
“有案子。”工藤淡淡带过。

快斗发现他没带伞。
一秒钟内飞快做了思想斗争,权衡过后,他递出了伞。
“用吧?”
工藤摇头:“我已经湿透了,你自己用。”
快斗还是觉得很奇怪。
想了一下,他收起了伞,这才觉得舒服了些。
工藤却不着边际地皱了皱眉。

两人隔了几尺距离,并行在小路上。
快斗看了看表:“……你打算怎么回去?”下一班巴士要等足45分钟。
“乘地铁。”工藤回答的很简单。
从这里到地铁站,要走一个小时以上。

快斗看一眼他,身上的便装已经湿透,几根翘起的头发也服服帖帖垂了下去。
工藤的神情,却仍是淡定从容。
他的眼睛很深很蓝,可以看到细微的光点,快斗知道,在某一种特定的场合,细微的光点会迅速扩散,溢满深沉睿智的蓝,煯煯生辉。

始终淡淡地面对一切,报以淡淡的笑,似乎没有任何事能够让他意外,让他变下脸色。
淡淡的,始终淡淡的。
就好像,他天生能在耀眼中从容地抹淡一切。

快斗突然很焦躁,这种焦躁,径自在心底滋生,隐隐带着别扭不服输。
他吓了一跳。这种感觉来得突然、奇怪,他甚至找不出一个缘由。
和那天一样,自己变得怪怪的。

不小心撞到路人,快斗下意识道歉,自然引来工藤的侧目。
捡起对方掉落的卡片,路人是位女孩。
“对不起。”
女孩却紧盯着他不放。
快斗更加不自然。

“这张卡片送给你。”
三流的电视剧情,快斗露出灿烂夺目的笑容。
“我在那边的占卜摊上拿的。”女孩指了某个方向,“占卜说:‘把它拿给撞到你的人。’我还觉得奇怪,怎么可能有人撞到我……没想到这么准。”
一堆杂乱无章的话,快斗很不愿说什么,女孩却兴高采烈地跑开。
“……我还要再去算算。”
隐约听见女孩这么说,快斗无谓地笑笑,反过卡片。


「节制」。
一张大阿尔卡那。
快斗皱了皱眉,虽然对占卜的东西不甚了解,作为一个魔术师,他还是研究过世界上形形色色的卡牌。
工藤一直看着女孩奔去的方向。
他突然开口:“去看看?”

快斗吓了一大跳,说话也结巴起来:“去、看、看?!”
工藤转头,一副“有这么奇怪吗”的表情。
快斗犹豫再三,“哦”的一声也朝那方向走去。
工藤却突然叫住他。



Part 4


新一走过去,无视惊愕的黑羽,拿过他手中的雨伞,手指碰触的地方微微冰冷,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决定。
“撑上。”他把伞递给对方。
黑羽显得很不情愿。
“我一个人遮伞很奇怪。”
他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收起伞的啊。新一有些好笑,他淡淡道:“那就一起遮。”
黑羽哑口无言,撑起了雨伞。

两人遮着一把雨伞,却没引来任何注意。偶尔几道目光,落在黑羽的脸上,又转回他的脸上,理所当然的样子。
新一想,这应该是两人太过相像的缘故。
像双胞兄弟,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必要了。

“什么东西,卡片吗?”他问黑羽。
后者无所谓地耸耸肩:“塔罗。”
新一淡淡地笑了:“哪一张。”
“节制”。眼神飘忽不定。

即使混沌,黑羽的眼睛也是很蓝的,缥缈的淡淡的天幕,柔软地遮过一层薄云,遥远的无法接近。
新一却在方才的那个瞬间,看到了不一样的天空。
淡紫色的信封,那双眼睛即使盯着自己,紧张的也是它。
那一瞬,仿如天空撕裂一道缝隙,移开遮面纱巾。
他第一次知道,缥缈混沌的天空,也会偶尔现出明朗清澄。

蓝得纯粹,蓝得隐含锋芒。
新一被震慑住了。
很美很美的蓝色,捕捉牵引它的,是一抹浅浅的淡紫。
忽然不想放掉手中牵引的线,一个来回,重又牵回手中。即使笑容不变,蓝眸仍是动摇了些许。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只得就着回势递送至鼻间,闻那香味。
再从容地,送还回去。

望一眼重归混沌的浅蓝,他只能感叹。
继而细细咀嚼那短暂的回忆,翻来覆去地倒带,重播。

黑羽在身边说:“我们去干什么?你不会想占卜吧。”
新一想了想,忽然说:“去看看那位‘神算’。”
他对黑羽解释:“我不相信这东西,很怀疑它的准性。”
黑羽点点头:“我也不喜欢这种给人梦想的方式。”

新一顿了顿。
这是黑羽第一次,在他面前说这样“有组合意义”的话。
更像是一种阐述。
不管哪种,都不像他认识的黑羽会说的话。
而黑羽也像是察觉了什么,闭上了口。

两人找到了占卜的摊位。那样显眼的地方,根本不用特意去找。
走近的时候,那个女孩正在离开。
新一随意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应该是排球队员。他转去看占卜师,一位很漂亮的女孩。
黑羽在看到占卜师的时候,明显僵住了。
“黑羽快斗?……真是稀客。”
两人显然认识,新一干脆站在一旁静静地看。
“……还有这位,日本警界救世主工藤新一。”占卜师并不打算忽略他。
新一礼貌地含笑点头。

“小泉,你还是这么无聊啊~”黑羽熟悉的懒散表情浮现出来,就差没打个呵欠了。
“个人兴趣。”叫小泉的女孩并没有生气。
“你不给我做个介绍?”她瞟一眼新一。
“报纸电视上介绍得还不够多啊。”黑羽说,“不过小泉红子的名字他不知道也算正常。”
原来叫小泉红子。

“只不过希奇。”小泉红子淡淡道,“平成的福尔摩斯居然和平成的鲁邦一起逛街。”
新一微微颤了颤眼皮,心里仍然不动声色。
黑羽却一副受不了的样子:“都和你说了,我不是怪盗基德。”很轻松的语调,带着厌烦了的口吻。
“……也许。”小泉红子微微一笑。

“你来干嘛?找我算命吗?”她问。
黑羽拿出那张卡片。
“这是什么意思?”
小泉瞟了一眼:“原来那个女孩的卡片到你手上了。”
“喂,有什么就快说,我还有事。”

看一眼不耐烦的黑羽,小泉浮起一个淡淡的笑。
“就是让你衡量清楚所作所为,否则,太过越轨的话会受伤。”
“胡扯。”黑羽翻了白眼。
“信不信由你。”小泉淡淡道,“工藤侦探要不要也抽一张?”
新一靠近摊位,淡淡地笑:“麻烦你。”

举手、抽牌、翻牌。

「皇帝」。

“你将立于主导的不败地位,却会因己的任性失去重要之物。”
新一淡淡开口:“我记得,塔罗占卜有正反之分。”
小泉点头:“但我的这种算法却不一样。”
黑羽撇撇嘴:“她家世代是当占卜巫女的。”

小泉忽然狡黠地一笑:“我给你们占占如何?”
不等回答,她的双手快速动起来。分开、整合,一张张打开,取出一张放置一处,重新拿出一副大阿尔卡那排起奇怪的图案。同样地切牌,摆、放、摊,抽出一张放置一边,却再抽出了第二张。
她拿起先前那张牌,递给两人:“这是你们今天的命运。”
黑羽没有接,新一微笑着翻了牌。

「死神」。
新一眯起双眼。

“这是展示你们未来的牌。”小泉递给他们另一张。
黑羽忍无可忍。
“我倒要看看出什么花样!”
他一翻牌,整个人生生愣住;新一随意一眼,也愣住。

「恋人」。
两人,都无言。

“最后…这是未来的结果…”小泉一脸轻松地递过最后一张牌,似乎没有看见两人变下的脸色。

打开的是新一。

「愚者」。

“从零开始,从零结束。”小泉缓缓说道。

气氛沉默的可怕。
新一开口打破:“我不相信占卜。”
黑羽随即说:“我也不信。”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随便,我可是给了忠告了。”

“工藤!”
雨帘中有人高喊,小跑着靠近。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低声道:“‘死神’开始行动了呢…”
不好的预感滑过新一的心头。
人影跑近,却是一名认识的警官。
“…真巧…”对方上气不接下气,“还好碰到你…又出事了…”
新一点头,却对黑羽说:“走吧。”
“哎?我也去?”黑羽愣怔住。
“我还想打伞。”新一淡淡道。

小泉红子突然叫住他:“工藤新一!”
新一回头,见她轻轻挥了挥那张「愚者」。

“机会只有一次。”

新一淡淡笑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柯南/新快]Jupiter〔第三话 事実&真実〕 | top | [柯南/新快]Jupiter〔第一话 出会い〕>>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69-30e52ed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