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日月]One Day〔完〕 :: 2009/06/09(Tue)

07年日月风华周年庆,写了这篇主甜蜜的文。




One day


X月X日,时针指向有爱的正七点。
谈无欲悠悠醒来,温暖床铺的另一半已经空了许久。

那个人……又起的这么早。

++++++++++++++++++

星期天,许多年轻男女,夫妻恋人都要出门游玩的日子,以弥补一周繁忙工作下不能好好温存的遗憾。
作为一家外资企业的小翻译,谈无欲公司的业务并不多,周末加班这样的事很少,除了每年公司两次结算期会忙一些,平常都还挺闲。
问题出在他家“另一半”身上。

洗漱过后,谈无欲打开房门,熟悉的烤鱼香味溢满整个大厅,他会心一笑,同时暗暗舒了口气。
……还好,他还在……
这样想着,交往七年的情人就从厨房端了美味可口营业均衡的早餐出来,特殊漩涡在见到他时染上熟悉的温柔笑意。

“这么早起?”
素还真放下早餐,走上前拉过谈无欲,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嗯……烧都退了。”
“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谈无欲好笑他的大惊小怪。
素还真摇头,揽过他的肩,在他额头上亲了口,温柔说:“乖,别任性,生病就是大事。”
难得展露温柔的男人,以往自己总会跳开,再加一句“你别恶心了”,但是今天……谈无欲很难得没有推开素还真,反而静静点头,任他拉着自己去吃早餐。

哎……日子要总这样悠闲就好了。

谈无欲有一口没一口地喝味噌汤,对面素还真优雅地吃着盘中食物,食不言寝不语,自幼良好的家教虽然让这对情人在餐桌上少了些乐趣,但温馨的气氛绝不输给任何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彼此没有言语的进餐,又没有沉默冷场的感觉,谈无欲边吃边想:难得周末,素还真……会跟他去吗?

——事情回到这周一。
谈无欲的损友公孙月,从追求者那里弄到两张歌剧票,这场从两个月前就开始打广告的佳作自上映就好评不断。
接过好友的赠票,谈无欲疑惑地问:“你跟蝴蝶君不去吗?”
白领丽人笑得大方:“你跟素还真几年没出门约会了?别操心我们这边啦。”
一句话噎得谈无欲反驳无能,要不是清楚好友爽直的个性,他还真受不了。

跟公孙月客气,谈无欲就不是谈无欲了。
于是这票在谈无欲公文包中已经搁了好几天。
本来,周五晚上他就该跟素还真讲,结果素还真说临时有事找教授,他也就没提起。
一晃,今天已经周日了,而票上时间是今晚的七点。

吃完饭,谈无欲习惯起身收拾,素还真制止了他,让他去沙发上躺着休息。
“你病才好,我来收吧。”
平日里见不着两次的情人,温柔起来却有不容拒绝的强硬……也许是自己总不忍心拒绝,才处处让他占上风?
胡思乱想一阵,谈无欲颇为无奈,但心里淡淡温暖丝丝甜蜜怎也骗不了人。
……能被他这样宠着,就是幸福。

“在想什么?”素还真伸手轻弹他的头,问,“药吃了吗?”
“饭后半小时才能吃药。”谈无欲理直气壮地回答,顺便挪出地方,让素还真可以坐下。
素还真揽过他,调整好两人的位置,让谈无欲可以靠在他胸前,一手摸上他的额头,确认没有复烧的迹象,放心地搂紧他,将下颌靠上情人散着淡淡薄荷香的发顶。
“最近怎样?工作都还顺利吧。”素还真放松身心,闭目享受情人在怀的难得一刻。
“嗯,工作量没增,还应付的来。”谈无欲任他搂着,享受全世界最温暖舒适的怀抱,放心地将重量交付他。
“你呢?书教授没有为难你?”
“呵,他赞我还来不及,为难……?”素还真轻笑着细细吻着他的发。
大学毕业后继续深造的素还真,现在是某位知名教授一页书的学生。听说这位一页书教授相当严格,他的学生在这个领域中有卓越研究成果的多如繁星,素还真跟随他,加上本人智商超卓,学位是迟早的问题,可以预见前途是一片明亮大道。
当时两人同期毕业,素还真曾劝谈无欲也继续深造,但谈无欲觉得没有必要浪费这时间,况且他的兴趣也不在这上面,于是宁可去家小外资企业作翻译。
“那你今天不去报导了?”一页书器重素还真,总是叫他周末去帮忙的事,谈无欲不会不知道。
“我昨天才去过。”素还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你今天有事?”
“嗯?”谈无欲心里吃惊,却不显现出来,“为什么这么问?”
“你从来不问我教授的事。”素还真拉开距离,星眸柔和望着情人,这样的凝视让谈无欲不能拒绝他。
“没……”
“嗯?真的?”
“……没说没事。”咬牙同时庆幸终于说出来了,眼里是男人狡狯如狐狸的微笑。
“好吧。”谈无欲没辙,忍住脸上渐渐升起的热度,尽量不看素还真的脸,“阿月给了我两张票……嗯,就是歌剧……所以……”
平常唇齿犀利的人,今天连句话都说不完脸上就红一片,素还真越看笑意越浓,最后“噗哧”笑出声,一把搂过情人,在他脸上狠狠亲了口。
“你要跟我约会,直说嘛。”故意用着调侃的语调,在对方忍不住要爆发时及时封住那张嘴,熟悉地微加力道分开双唇长驱直入,内中芳美柔软一并汲取。
长长的亲吻在双方分开时,依然流连在微肿唇瓣,私有若无的摩擦轻抚,彼此交换温暖的呼吸……
素还真温柔的轻喃:“无欲无欲……”你真是太可爱了……

他确信这世上最美好的珍宝,此刻他已拥有在怀。
假如世上的人起初都只有一颗半心,那他得到了上苍给予最美好的礼物,将空剩的一半填得严实。
用这双手保护一个人,用这颗心装满一个人,……他珍惜这幸福。

谈无欲靠着素还真,平复渐乱的呼吸,脸上烧烫烧烫,不只是缺氧的缘故呢……
“笑够了?”忍不住翻个白眼给他,嘴上倒是不客气,“那你去不去。”
哎,需要这样恶狠狠吗?
素还真早在心下笑至内伤,面上依然柔若春风:“难得你邀我,为什么不去?”
这回,是个郑重落在额上的吻。

我奉若珍宝细心守护的你,给了我最好的回赠。


因为歌剧是晚上,两人商议出门走走,顺便还能在外共进午餐和晚餐。
既然是约会那就约会得更彻底点吧!——这样坚持的素还真,在一小时后,拉着情人的手双双出门。
挑一辆不显眼的车,素还真惋惜地看一眼旁边的宝马,将车开出车库,约会去也!
谈无欲在旁笑着不说话。事情总不能完美,要约会还要拉风,不是他跟素还真的性格啊,方才的惋惜并不是素还真的真心,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两人自学生起就敢于创新,破大流铤而走险,所以银行存下不小数目的金额,足够他们不干活吃穿好几年。深谙社会规则处事之道的素还真,自有一番创业雄心,在那天到来前预备足够的资金支持才是正道,所以一页书教授麾下三好学生之外,他还是同时身兼多个副业,算资产绝对让人惊掉大牙的商业天才。而谈无欲,在私事上总不能很好掩饰自我的他,早早看清自己的弱点,选择离开复杂的社会大流,在一方小地好好过属于自己的人生。加上家庭环境,自幼颠沛流离的缘故,他的身体并不是很好,一年到头小病不断,很是折腾自己。

素还真边开车,边劝解:“那份工作要累就别干了。”
他很少这样劝谈无欲,两人自在一起,从不过问对方的选择,只会相互支持到底。
然而谈无欲自从做这工作半年来,生病的次数比以往多很多,虽然本人没注意,素还真却暗暗记在心底。
“工作不多,怎会累?”果然,谈无欲仍然奇怪他这次的坚持。
虽然彼此心中都是支持大过替对方选择,但要素还真无视谈无欲频繁生病,他还做不到。……到底心疼啊。
暗暗下决心回去说服他的素还真,不想再破坏难得约会的气氛,不再多说,笑着问谈无欲想去哪里。


一路上兜兜转转,他们去了以前经常跑的书城。
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经历过死党——误解——决裂——和好的他们,不知不觉走到了情人一步,彼此交托约定,大学毕业后终于住到一起。
大学时还能彼此常见面,毕业后同一屋檐下反而见的次数少,时常是谈无欲回家,素还真还在埋头苦干,或者素还真回家,谈无欲已经睡了。好的时候能说上些话,不凑巧的时候三天都说不了一句话,遑论约会了。
于是想来想去,谈无欲还是愣愣地说句,想去书城看看有没有新书。
素还真自然顺着他,车头一调,立马开来书城。

大半上午的光阴,就在人来人往的书城里晃悠,素还真买了学习需用的参考新书,谈无欲则如往常般选了些兴趣类,两人边逛边聊,像大学时代般对一些作者评论家彼此议论,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很久。
素还真结好帐,和谈无欲将书放回车后座,决定就近找家餐厅解决午餐。
常陪教授应酬,和同学会后聚餐的素还真自然知道不少好店,相较总是家里公司两点一线奔忙的谈无欲,他更为熟悉。
担心情人身体不好的素还真,日式料理忌生,中华料理怕油,韩国料理畏辣,印度料理担心上火……而谈无欲并不喜欢欧风食物。
转来转去,谈无欲稀奇问道:“到底去哪里?你转了好久了。”
素还真神色复杂地看向他,忍不住叹息,干脆熄火停车,靠在方向盘上细细思索。
“素还真……?”谈无欲觉得怪,探过来看他。
“你想吃什么?”素还真忍不住又问。
“随便都可以。”刚才不是说了你做决定吗?
素还真忍不住摇头:“就是因为你说随便,我才不好决定啊。”
“有什么不好决定的,我们不都这样么。”谈无欲觉得好笑,他和素还真在一起这么久,一方不愿决定的事另一方拿主意,这么多年来已经默契,素还真此刻居然一反常态婆妈起来。
“我怕对你身体不好。”难得认真的,素还真居然将顾虑说了出来。
谈无欲一怔,随即明了素还真的心思。

因为担心,会在意;因为在意,会犹豫。
不知何时起,果断如他也会这样放不下……
的确,真心在乎着。

“没关系,那我们去吃海鲜吧。”笑意涌上谈无欲的眼睛,不自觉放软语调。
“好。”素还真执起他的手印上一吻,柔缓嗓音漾起独特魅力,“不过,生的不行。”
忍不住吻上他的脸颊,迅速退开,谈无欲偏头不去看难得愣住的男人,当作没事发生说:“行,听你的。”
握紧他的手,最后终是松开,素还真径自按下心底无限满足和愉悦,云淡风轻地重新发动车。
今天,毕竟是约会呵。

周末车流人来人往,好容易找到能停车的地下场,等素还真领谈无欲走进“蟹道乐”时,已经人满为患了。
虽然谈无欲要吃海鲜,素还真衡量过后还是带他去了鲜蟹店,这样他很放心不会有生食。
向来喜欢螃蟹的谈无欲也没反对,只是两人出书城后临时做决定,这家店不提前一天预约是不会留位置的。

问过服务生,素还真对谈无欲笑道:要等四十分钟以上。
谈无欲摇摇头:“无所谓,等就等了。”
素还真拉他坐下,伸手轻刮他鼻头,惹来谈无欲一阵不自在,随后笑说:“我先去买些豆奶,饿久了吃蟹对胃不好。”
放任自己享受情人百般的体贴,素还真交待服务生片刻后回来,手中拿着两杯对街豆品店新鲜的豆汁。
接过豆汁,杯身温热传入手心,烫得心间温暖舒服。

素还真习惯地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再次确认没有复烧的迹象。
谈无欲笑说:“早没事了,别弄得我好像玻璃娃娃样容易碎。”
素还真被逗笑,也说:“凡事小心好,生病不能开玩笑。”

两人聊起学生时代,又说起素还真研究会里的成员,还有一本正经严肃万分,却偶尔也会开玩笑的一页书教授,还有跟一页书教授同期,交情匪浅的海殇教授。素还真口才一流,说起故事谈笑自若,谈无欲听得起劲,也跟素还真说些公司里的新鲜事,什么人事部新进的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还有不久前辞职的阴无独秘书。
素还真立刻说:“谢天谢地,她不再缠着你了。”
谈无欲一挑眉:“说不定她知道家里电话。”
素还真说:“简单,她打来我就说:谈无欲有事不在,有事请留言……我是他丈夫。”
话音刚落,谈无欲就伸手状去打素还真,被他温柔挡下,促狭一笑:“我又没说错。”
谈无欲咬牙:“还不知道谁嫁给谁!”
“耶~一个手续问题而已,无欲你太计较了。”

也许只有在东京这样的大都会,相爱的恋人不论男女才能悠闲享受拥有彼此的时光。
店里的服务生看见他们,好奇,惊讶过后,是染遍眉眼的笑意。
是在为这对恋人而开心?而是被他们的幸福所感染?
这……就不知道了呢……

终于轮到这对公众下“打情骂俏”的情侣享受属于他们的午餐了。
谈无欲毫不客气地点了各样美食,素还真负责收尾,按照家中习惯要热酒,又让服务生把酱油瓶都撤掉,换上姜醋。嗜咸的谈无欲虽然很不满,也知道素还真心疼他的胃,就顺着素还真,在情人监督下把菜色小小改动。

午餐气氛绝佳,很久没有一起共食的恋人们,愉快享受拥有彼此的一段小插曲。
细心剥蟹壳剔蟹肉的素还真,看见谈无欲吃得很开心,心下淡淡温暖。
随意聊些家常,适时阻止他吃过度,完美调节恋人饮食的完美情人,每次相处都能感受到他宠溺自己的新方式,这样的幸福……即使在每天难以见面交谈的日子里,也能细细品味。
谈无欲想,自己真是“碰上宝”了。


餐后他们去了以前经常碰面的街头广场,跟人群一起围观看街头表演。
素还真突然童心大起,拉着谈无欲跑去游乐厅,两人斗街机斗了整下午,把过往争胜心拉出来,斗得你死我活胜负五五。
最后谈无欲略逊一筹,让素还真赢去终盘。两个人像高中生般笑得自在开怀,疯闹得不知时间。

离开疯闹场所,天色也到了傍晚。
素还真拉着自己跟谈无欲的袖子,烟味呛鼻令他特殊漩涡打了纠结。
高智商精英分子一个响指:回家!
两人匆忙开车回家洗澡换衣,再开车出门去歌剧院,临出门前素还真避开谈无欲打电话预约餐厅,算好歌剧结束时间进行晚餐的安排。

剧目准时上映,一身正式的素还真和谈无欲,聆听优美歌声,沉醉在难得一见的惊世绝响中。
缓缓步出歌剧院,谈无欲犹自沉醉在美妙的旋律和故事中。
素还真拉着他的手,晚风吹得有些冰凉,还好出门前他考虑周到,让谈无欲多穿了些。
忍不住,又伸手去碰触恋人的额头。
这回,让谈无欲轻轻握住,转头凝视他。
路灯下黑白分明的凤瞳,纯粹倒映一切世界,素还真禁不住伸手轻捧他微凉的脸颊,手指游移而上,落在眼角。
他爱及了他这双犀利的眼睛,自学生时代起总追逐着自己的身影,犀利的,无奈的,恼火的,失落的。一切切爱憎分明,让他又爱又恨,又心疼。
谈无欲顺着素还真的眼睛,伸手轻碰那对特殊漩眉,手指游移而下,落上他丰润的面颊。
他难忘这对特殊的眉眼,自学生时代起总是似笑非笑,藏着许多不让他知晓的东西,无意着,内敛着,愤怒着,平淡着。一切切不露于外,让他又爱又恨,又心疼。

素还真缓缓拉近谈无欲,轻拥住这个陪他走过过去,走到现在,走向将来,注定一生一世牵绊一起的同心人,郑重的吻落在他的额头。
两人静静相拥,寂静的夜里一点也不觉得寒冷了。


不是最完美的约会,却是最难忘的约会。
两人到底没有去素还真定下的餐厅。
他们牵着手,回到住一起的家,叫来外卖,在餐桌上平淡地吃一顿拥有彼此的晚餐。
饭后静静靠着蜷缩沙发上,看电视中搞笑艺人节目,时事政治敏感,命运占卜神秘,家庭伦理侦探推理时代打斗……

谈无欲躺在素还真怀中,温暖莲香令他全身心放松,笃实的拥抱下他渐渐有了睡意,最后平稳呼吸在这个世上最眷恋的怀抱。
素还真轻抚他的发,小心翼翼抱起他,确实不会吵醒的温柔下,让两人躺上温暖舒适的床,盖上棉被拥着所爱之人入眠。

晚安,美好的一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日月]此夜同舟〔完〕 | top | [隐日月]All The Past〔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7-3b62426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