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吞赦]行者书〔第二章 炎樱之章 1-6完〕 :: 2009/07/09(Thu)

以朱蛾为视角的第二道谜题解开。
基本是剑雪PK吞佛的场景吧= =|||||




炎樱之章

1

那是雪,那是雨,满目遮天蔽日的红,像血咒的开端。

【你看过这样的景色吗,旅行者。】

【不,我只看过地狱烈焰的焚烧。】

我想,他是带着嘲讽的笑容,意不在与我交流。
夜间的山林,陌生的遇路人,真不是适合交流的对象,但我想说点什么,不然旅途就太寂寞了。

“您到过火焰之城吗?”我问,“那里的繁华千年不散,有希望与和平常在。”
“有什么是常在的?您这话真是好笑啊。”他看向我的时候,一双眼睛如同那头墨绿色的长发,带着桀骜不驯的规矩。
——之所以说规矩,那实在因为他像极了守规矩的人。
我能嗅出这样的味道,十年前是,现在也是。这样的人往往无视墨守成规的既定,却以其叛逆在冥冥之中忠实地遵守既定,究竟是逃不开命运罗网的悲哀,还是天性就是忠实呢?

原谅我如此多思,这几乎不像一个忍者,和一个杀手了。
只是想起“任务”,我莫名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连同早已尘封的记忆和“那个人”也时常出现在梦里。
带着同样桀骜不驯又墨守陈规的信念,消失在樱花雨的尽头。
那个人呵……

“您在想些什么吗。”
他的声音冷若冰泉,异样的高阔,唤回我稍稍偏离的思绪。
“没什么。我正要往火焰之城去,在想结交一个旅伴。”微微一笑,完美而无破绽,“您知道,这样的山林和陌路,我这般的女子不易独行……”
“您也是一般的女子吗?”他的声音陡然带着不屑,微微含着嘲讽的眼神像极了耳垂上那串晶莹剔透的血琉璃,闪耀诡异的光芒。
警觉在心底成形:“您觉得我是怎样的女子?”
“这不该由我来判定。”他收住了话头,略略思考,很快转过了话题,“好吧,正好我也顺道路过火焰之城。如果您不计较同行带来的麻烦,以及对您声誉的影响,我是不介意同行。”
“那就拜托了。”我轻声说。
“对了,既然要成为旅伴,就互通姓名吧。”
“好的。”
我几乎想也不想:“我的名字是朱蛾。”这是第一次,我对陌生人还是任务的对象报上了真名。
他冷淡的目光滑过跳跃的篝火。

“无名。”

“我是剑雪无名。”


2

一个月前,我从东瀛返回夜摩市,就听说了刑天的失踪。
气氛变得非常紧张,八分仪老板坦言这是有史以来的危机,他遣散部下以作他日不时之需。
我和无肠、穷奇很快离开了夜摩市。
不久,听说夜摩市失守。

我几乎感到一种濒死的痛苦,那像生命中最重要的物件被摧毁殆尽。
很奇怪,忍者的尽忠,杀手的冷酷都不需要这些脆弱的感情。
只是在那一刻,身而为人的某些东西顺着记忆攀爬而上,我切实地体味了不曾有过的情感,仿佛它早已被我遗落在时间的缝隙,只不过顺着洪流再度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哭了,那晚一个人喝了许多酒。

后来,我接到了八分仪老板的新命令,关于一个左耳带着血琉璃的黑衣旅行者。
忍者接任务,不需要知道目的。只是我隐隐觉得,这次任务与夜摩市的重生密不可分。
也许派给无肠会更适合,然而老板却选择了我。

于是,我见到了剑雪无名。

装作被山林间的强盗攻击而不敌,留守部分可揭穿的神秘,让他自以为掌握了我的全部。
非常放心的,他与我同往火焰之城。——这就是我的任务,带这名黑衣男子去见火焰之城的王。
他非常有警惕性,剔透如琉璃的眼眸中却含着深刻的矛盾,我看出他的愤世,却不曾见过他发泄。
在那一瞬间,他的影像和过往的记忆重叠。
我几乎不可遏制地想起了一个人。

炎火焚烧樱花,分不清是火舌还是花瓣,漫天飘飞的红,像一场雨,又似一场雪。
那个人在火焰之中,目光仅余憎恶。
看不见曾经的温柔,感受不到曾有的爱情。
脆弱的像堕入火焰中的樱花,焚烧殆尽的是他的生命力,还是心和灵魂?

他说:“你终是背叛了我。”
手中的刀在淌血,我的唇畔带着笑。
我听见自己说:“我就是朱蛾,‘四异’之一的朱蛾。”
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幽深而讽刺。
“我记住了。”他轻声说,像对情人的柔语,软如飞舞的樱花,“也请你记住,我会来拖你,一起下地狱。”
他跳入了火海之中。
我冷眼旁观,看火焰吞噬了他的身影。

那一刻,我记住了这个名字:神藏绘马。

一辈子都没忘记过。


3

“醒醒……我们要赶路了。”

缓缓睁开眼,天光已大亮。
剑雪无名穿戴齐整,背光的身影投下天顶斑驳的树影。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那一道不详凶兆的冶艳之光在眼中闪耀。

那是他的血琉璃。
那是我的任务。

“朱蛾小姐,再赶三天路,我们就会到达火焰之城。”他淡淡地说,抛来一个叶片抱着的布袋。
里面是传说中名为“加得”的食物,只稍一小块,就能饱足一日。
真是方便啊……在这个满是幽魂与厉鬼的大地,人类也在不断进步着,尽管触目皆是沙漠与旱地,顽强的生存下来,才有主宰一切的资格。
幽魂与厉鬼有着超乎寻常的能力,却没有野心。
只有欲望,没有野心的生灵,是无法主宰这片大地的。

我吃着食物,却感到奇怪。
在共行的这段日子,他显得比我要焦急,似乎快点到达火焰之城不是我的目的,而是他的目的。
他的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探究,势必会暴露我的秘密。在任务的事情上,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我们走吧。”心里想着,身体已经自动站起来,“似乎不加快步伐不行呢。”
“您似乎很赶急。”
“您也一样。”
“……”
“如果跟女子行动不便,您不必勉强。”我立刻岔开了敏感话题。
“我已经答应你了。”他缓缓站起身,“我答应过的事不会食言。”

也许是错觉,他的眸光有些悲伤,似乎回想了不好的事,又似乎在缅怀什么情感。
以女性的直觉,我想那和感情有关。也许他想起了令他难忘的美好女子,一如我忽然想起了绘马。

绘马,这个名字像针一样戳痛了大脑。


4

曾几何时,我背叛了一个男人。他深爱着我,与我山盟海誓。
我们不能在一起,组织的命令大过一切,重要的是……我想,我并没有爱上他。
我杀光了他的家族,将他逼身在火海之中,他留下了憎恨的复仇之语,消失在世界上。

我几乎没有想起过这件事,直到那个夜晚。

记得那是四异为数不多的集体行动,对方是白狐国的年轻君宇,一场政治纠纷的筹码。
我和刑天到达了最后的终点,迎接我的正是绘马。
毫无意外的相斗,两败俱伤,穷奇和无肠的支援让我们顺利退离了战场。
之后,夜摩市的部署在白狐国沉潜了一段时间。

那个晚上,我重遇了绘马,然而,他已不是孤单一人。
他身边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子,像雪的精灵,冷酷而没有生气,却又那般轻盈。
绘马叫她雪音。

多么讽刺,曾经憎恨我到要拖我共赴黄泉的男人。
原来放弃过去,开始另一段开始,人类就能得到“重生”。

不知为何,我始终不能忘记这件事,尽管没有任何感觉。

也许是任务的需要,在某个夜晚,我把它说给了剑雪无名。直觉告诉我他在怀疑,必须用“过往”挽回疏远的假象,降低他的警惕。
出乎意料,他对我修改了版本的故事露出了动摇。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失态,像计量着什么,很快地,他的双眼暗淡了下去。

“时间怎么能够忘却恨意呢。”他喃喃地说。
这是他的软肋,然而我却无法攻击,因为这句话打中了心脏的位置,窒息得说不出一句话。
“如果能选择,谁想要这样的恨呢……”
“可以幸福的话,也不需要这样的恨了吧。”
“你对背叛了你选择另一名女子的他似乎并不在意。”
他真是敏锐。
“也许因为不在意,才会这样痛苦吧。”我轻声而无意识地说。
“也许是你在意着,却不知道自己在意。”
“嗯,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呢。”

像迟来的信件,隔了十年的时光,终于到了我的手上。
辗转反复的痛以十倍的力度敲击了心脏,真正让我感到了,疼。
一样来不及得到的东西,在失去了十年后,终于感到,原来切实失去过。

知道这些,我的命也许不远了。


5

你为什么要去火焰之城?
为了完成一个约定,你呢?
为了结束一个约定。

被人背叛的滋味很痛苦吧?可是背叛人的滋味又是怎样呢?

无数的幽魂在火焰之城热络的闹市中哀鸣。
剑雪无名的眼中露出了悲哀。
他和我一样,能看到这些幽魂的漂浮。

“我从没想过,地狱会是这样的情景。”他喃喃地自言,“我以为我已经看过那样的景象……原来他才是对的。”
他?指的是背叛过他的人吗。
“走吧。”剑雪无名没有多言,带我入了驿馆。
已经到了火焰之城,应该是分别的时候了,但我和他都没有提这件事。我们像有良好的约定,彼此默不作声地遵守了。
我说过,他是个桀骜不驯却又墨守陈规的男人。

夜晚,我乔装出馆,在潜入皇城的前一刻,看见了熟悉的人影。

“剑雪?!”
他自阴影中走出:“朱蛾小姐,您整天躲着我,就为了这一刻吗。”
“这和你无关,你不用参合。”
“如果我一定要助你一臂之力?”
“不……你知道我的目标是谁,就不会这样冲动。”
“是火焰之城的王者吧。”他淡淡道。
那一刻,我的确全身一震,但戏还要演下去。
吃惊的声音带着多少的假相?这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不愿他进去:“这是给你的忠告,不要和我一起去。”
“真麻烦呢……”他的声音带着无奈,“有些事一定要去做啊。”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吧。”

第一次,我浑身僵硬了。


6

通往天堂的路,开启地狱之门。
左与右,你选择哪条?
背叛原来是这样的痛苦……因为连憎恨的对象,也不存在。

我看见那道火焰的幻影,在大殿的那头温和燃烧。
像巨大的兽,此刻栖息在安宁的乐园,只待号声响彻云霄,它便自笼中清醒。

“王,夜摩市的朱蛾,为交您的任务而来。”
我跪在了地上,不愿去看剑雪的表情。
帘后响起了低沉浑厚的嗓音:“辛苦了……失败者。”

瞳孔剧烈收缩,下一秒我痛苦地倒在地上,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撕扯。

那道朦胧的火焰从帘后走出,冷峻的面容下一双嗜血残酷的眼眸,足以让最精锐的杀手战栗。

“久见了,剑雪无名。”王似笑非笑,优雅而威严。

“吞佛童子。”剑雪拔出了他的剑,冷漠的眼中满是仇恨。

我想起来了……他从进来为止,就没有吃惊过。
也许,我才是那个入了局的人。

“好一招偷天换日。”王的声音里带着赞赏,“只不过你以为,他就能顺利吗。”
“你!”剑雪无名的眸中出现了动摇。
“声东击西这招,用得不甚高明。你莫忘了,他毕竟是孤的师弟。”
“吞佛童子。”剑雪无名喝止了王的话,“我为一剑封禅报仇而来。”
“哦?”高挑的尾音带着明显的调侃,“为了另一个孤长途跋涉而至,你真是好大闲情哪!”
随着话音,一阵阵爆破在空荡的寝宫响起,四周满了火海。

我的目光渐渐不清了……

这样的火海,我仿佛回到那夜,炎火妖冶,落樱纷飞。
视线渐渐模糊,白焰与墨绿交错的身影,依稀化为黑与红的交织。

微笑,逐渐合上双眼,陷入沉眠。

【我死了,你会带我下地狱吗……绘马。】

这次,不再有答案。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RO新人简易心得 | top | 喜欢过的角色腐向篇〔一、美丽的少年们哪〕>>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7-2ec081f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