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宇易]飞一般宇易 End :: 2015/01/27(Tue)

好久没写雨衣了-333-随便玩一玩小梗。基本是从跨年开始攒下的一些小脑洞,一次性写成段子~^o^

本故事纯属2.75次元个人脑洞,和现实任何人事物团体毫无联系,没有雷同绝无巧合。


好久没写雨衣了-333-随便玩一玩小梗。基本是从跨年开始攒下的一些小脑洞,一次性写成段子~^o^

本故事纯属2.75次元个人脑洞,和现实任何人事物团体毫无联系,没有雷同绝无巧合。



飞一般宇易




1.半身



“这是你要我看跨年的原因?”男人的声音从电话对面传来,上挑的尾音出乎意料。

他有些疑惑:“怎么了,不好吗?”

本来洋洋得意地打算炫耀下自己挑舞的水平,以为男人也和他一样,看到的时候会心一笑呢。

“你还记不记得,少恭说过……屠苏是他水中的倒影?”他努力提醒男人回忆拍摄过的片段,“第一次挑舞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支很适合,编导说可以给我换呢。”

“我记得。”男人淡淡地说。

知道为什么还这样反应。他忽然有些不开心了。

“然后呢?”男人问他。

“嗯……老乔,我觉得这个作2014的古剑总结很好啊。”

“最后那里,是我看着你在玻璃柜中,自己走开了,还是你留我在玻璃柜里,自己走了?”男人清冽的声音让他沉默了。

从未想起来,透明的玻璃柜,其实还有另一种涵义。

他张了张嘴,想说从来没有那个意思,但却无法开口。是啊……两人之间的关系那么微妙,但他根本没有想做这层暗示!

“我没有……我不是……”

他急得想说什么,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带着疲惫,打断了他。

“峰峰,我知道。你忙跨年晚会肯定累了,回去好好休息,我们下次谈,好不好?”

“……老乔,我没有想和你分开。”他的声音带了委屈,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懊恼。

“你看你,我随便说说,下次再说好不好?”男人从来不是特别会哄人的type,能这样对他,是因为他很特别。

他从来都知道。

“嗯。我想你了,找个机会见面吧?”他说。

“好。”电话那头,男人温柔地笑了。



2.吃货



男人喜欢吃,他也喜欢。两个人凑在一起聊不完的就是吃。回北京的时候男人请他吃饭,不是熟悉的饭店菜馆里地道的菜肴,专门约他上门,说要做顿饭给他吃。

他吓坏了!打从曝光了自己的小区,他做什么都有一批狗仔跟着,实在不敢随便带人进出。

男人听了,说:“那是你那儿,我这里没太多事。”

他歪了歪脑袋,想到男人做的饭,还是嘴馋大过谨慎,有句话怎么说?贪心!任性!喜滋滋地带了两瓶男人喜欢的红酒,戴上小毛线帽,换上大风衣,还装着自己感冒地戴个口罩,敲响了男人家的门。

男人看到他,颇为无奈……这样不是更明显了吗?

他理直气壮地说:“大家都知道,我出入机场从来不戴口罩的,所以肯定猜不到是我呀!”

男人好无奈,宠溺地敲了敲他的头,要他去客厅等。他嘴巴一撇,表示自己家教良好,一定要帮忙的。男人看他一眼,推他进客厅,看他对着大屏幕眼睛一亮,魂不守舍,终于忍俊不禁地回厨房去了。

他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看到接通电源的ps,开心地拿起手柄玩起来。男人果然很懂他,有了这个东西,他果真放弃掉“帮倒忙”的恶习。等到男人清亮的声音喊:“峰峰,吃饭了。”

他才放下手中的手柄,站起来奔向男人。

桌上琳琅满目摆放着两个人绝对吃不完的饭菜,他眨眨眼,对男人说了句:“辛苦乔爸爸。”

促狭的目光还没丢够,被男人捞过去狠狠亲了一番。

“还吃不吃饭?”男人挑高眉问他。

他红着脸,硬挺住小身板,正面回对方:“吃!要吃够本!”

男人听了,笑意更深了。他知道男人偏爱他打肿脸充胖子的模样,但他就是不想示弱,于是又撒娇地抱着男人的腰,拖他入席。手上虚虚拢着,不敢太用力,知道男人有旧伤后他再亲密总会有分寸。男人拍拍他的手,握住,暖暖的,他好喜欢。

这顿是他吃过最幸福的饭菜了。幸福得脑子里冒泡泡,晕乎乎地想,果然还有和爸爸妈妈煮的饭一样好吃的呢。



3.旅游



“吃了我的饭,就是我的人。”男人后来一直说这句话,开玩笑地指责他欠了一顿饭。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一定会还的,但是……还要苦练厨艺才行。

所以这顿饭一拖再拖,有点棘手。

最近他想旅行了,以前旅行是自己最好的放松方式,拍完戏,收拾包袱去随便一个欧洲小国走走,舒舒服服地好像放松了精神,从内到外身心洗涤。

男人听他嘟嘟囔囔地念叨,笑说:“工作还是要认真的。”

他点头同意,但还是念叨着:“如果能边旅行边拍片就好了。”其实……他提旅行当然是想和男人一起去。

男人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让他很是难过。

为什么呢?他好像没做错什么事呀……小脑瓜转了好几圈,直觉告诉他男人不高兴他提这个事,却不知道为什么。毕竟曾经当过一个夏天的半身,现在又这样亲密了,他对男人的情绪向来敏锐。

直到那一天,男人在微博上晒了张照片。

桂林啊……老家啊……怀念啊……

他立刻打电话过去了。

“老乔!你你你……你去桂林不告诉我!”他委屈的声音里带着控诉。

“回家喝喜酒,没两天。”男人轻描淡写。

肯定不是这样!

他觉得很委屈,又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也想去旅行。”

“你可以邀请朋友去呀。”男人那样说。

什么?他恍惚了一下,觉得这话好耳熟,瞬间明白过来了。

“不,不是那样,老乔你误会了,我当时随便说说的。”啊啊,该死的访谈,他那天满脑子都是旅行旅行,根本不在意别人问了什么,结果……他是说过的吧?有空和那谁去旅行来着?不不……他不是那个意思。

“我只想和你一起去旅行。”他嘟囔的声音委委屈屈地,又像一点懊悔,“对不起……老乔你原谅我吧。”

“哦?我没有生气啊。”电话那头的男人恐怕是不整死他不罢休了。

“峰峰不是要去瑞士和米兰了?好好放松一下,下个电影还要去泰国对吧。”男人的嗓音听上去很愉悦。

他真的欲哭无泪,又想起因为要去瑞士和米兰,没办法出席微博之夜的事。

“国剧那天你也没来啊……”他小声地说。

“嗯?你说什么?”

“没……我是说,国剧那天也挺可惜的……不不,老乔我错了,真的。”

好像这段时间他总是在道歉,为什么呢?

“有机会吧。”男人终于说。

“啊?”

“一起去旅行。”

“……嗯。”

他眨了眨眼睛,终于放下心来。

他不会知道电话那头的男人有别于从容不迫的声音的笑容满面早让身边人诧异地面面相觑。



4.威胁

做事情要做到最好。他就是这样的拼劲,在剧组的时候获得了男人的肯定,从不吝啬夸奖他的勤奋和刻苦。他也因为怀疑人生了就委屈撒娇的小性子,让男人对他宠溺得不行。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男人停顿了很久,才说:“你……刚刚说什么?”

他再次像断线一般回忆起之前的台词,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老乔!我要在1月31号开演唱会!你必须要来哦!不来……不来的话……我就……”

他再次卡壳了,不来能怎办呢?老乔那样的男人,你拿他有什么办法呀,傻瓜!你忘了这个男人从来不吃硬吗?怎么会想到去威胁他呢!

果然,电话那头男人说:“你就怎么样?”

他咬了咬牙,赌气地说:“不来……我欠你那顿饭,不请你了。”明明是威胁的口吻,偏偏带了点撒娇忐忑委屈郁闷随便什么都有。

他大概是第一个这样放肆地威胁男人,还逼着男人答应自己的人吧?如果还能成功,应该要加个小成就奖了。

男人笑了,让他颇为意外。

“你啊……”男人这样说。

后来,他在去米兰的飞机上昏昏欲睡,落地后就发现了惊天的大事。

男人把这件事说出来了……媒体用词是遭“威胁”?天哪,他竟然能因为“威胁”男人上头条,从来没有人成功过吧……他单手捂住脸,算了算七个小时的时差,干脆倒下去睡着了。天大的事也得醒了再说。

漫游太贵,只好使用亲切的wifi流量了,这种时候就庆幸微信遍全球呀。

【老乔!我真的没“威胁”你吧】

【那我不去也可以?】

【不行!!!】

【嗯】

【好吧,你一定要来啊,一定一定要来】

【时差倒过来没有?】

【还好】

【去休息】

【嗯】

不知所云地打了很多字,他想了想,开启语音说了句:“老乔,你一定要来啊……”

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他顿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对着没有任何信息回传的界面出了会神,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微信终于跳出一条消息。

【挺想你的】

他看着四个字,眼睛笑弯起来。

【一样】

明明都是喜欢语音的人,偏偏在这种时候,更喜欢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仿佛怕传过去的声音会泄露什么。

关掉和男人的私聊窗口,另一条信息突兀地闪动。

有个人对他说:演唱会那天去不了。

他回道:有事?

对方跳出一句话:妨碍恋爱会被马踢!

他默默地打了一排汗颜过去,心里咬牙切齿地怒,马天宇你完蛋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宇易]别有居心 End | top | [宇易]圣诞夜惊魂 End>>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72-4fe343b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