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恭苏]欧阳总督和百里少年(完) :: 2015/01/27(Tue)



欧阳总督和百里少年



来自远方的贵客并未拥有雷严想象中豪迈的身材,他看上去太过年轻,姣好的面容显然比穿着蓬蓬裙出入名流舞会的贵妇人们更有风情,除了稍微可以比肩的身高,看似瘦弱的总督大人和传闻里那位剑术高超的帝国英才,实在差距太远。当然,雷严还谈不上健忘,这位同时也是拥有铁腕政士头衔的能人呢。
雷严礼貌地接待了这名来自帝都的名为欧阳少恭的男人,未来五年内他名义上的上司。帝国贪婪的官员们总是觊觎他的领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来名不经传的钦差大臣,一群除了吃喝玩乐不懂政绩的蠢货们,不是在他显而易见的利诱下成为牺牲品,就是成为黑暗里的刽子手们试手的乐子。多么愚蠢的做法!雷严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可不愿意再耗费时间,给这个愚蠢的国家增加收入了。只要半年,强大的军队便会组建完毕,拥有和帝国抗衡的实力,他将成为人人敬畏的霸主。这位欧阳少恭,就留下来作他踏上辉煌的见证人吧。
一个诡谲的笑容藏在酒杯下的阴影里,雷严对欧阳少恭很是亲切,不但嘘寒问暖,也安排了十分周到的余兴节目。欧阳少恭似乎很有兴趣,那双美丽的凤瞳并不会让人觉得柔弱,反而犀利地使人不敢过分逼视。这样一个美好的男人,微微一笑,就让替他斟酒的侍女们红了脸。
“总督大人,请原谅鄙人的无礼,夜深了,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房间,还请总督大人好好休息。”雷严谄媚地对欧阳总督行了个礼,看上去那样的谦卑无害。藏在恭敬外表下犹如毒蛇一般的恶意,被他很好地掩饰着不那么轻易流露。
欧阳少恭放下漂亮精致的金酒杯,微醺的脸庞露出一些可称得上妩媚的颜色。他眼神傲慢地瞟过雷严,唇畔似有若无地划过一丝嘲弄,低着头的雷严并没有机会察觉。
“那么,照办吧。”悦耳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如同精致瓷雕一般的男子像一道阳光离开了他照耀的厅堂,整个空间瞬刻阴暗了下来。
“哼。”雷严诡异地笑了。


那个少年雪白的身体在丝绒一般柔滑的床被中不耐地扭动,如瀑布一般美丽的长发披散在红色缎面上,带着无比美味的香甜暗示。
男人戴着白色手套的指尖划过如刀锋般棱角完美的薄唇,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呵呵,雷严的手段,果然是投其所好呢。
男人摘下宽大的帽子,随意丢在了摆放着熏炉和鲜花的桌上,来自东方血统的欧阳总督,对东方的事物有着天生的亲近和喜爱,这件事在帝国无人不晓。此刻屋子里摆放的古琴,来自东方神秘国度的香炉,床上明显拥有东方血统的少年,这样精心的安排实在叫人非常感动,雷严总督果然是远近闻名的十分周到的人呢。
身具出色识香技术的欧阳总督伸出修长的手指沿着美丽的香炉划过一圈,不难判断炉子里袅袅升起的香味,来自古老的东方用秘术制成的一种名为“夜来香”的催情香精。喝过上好红葡萄酒的身体很快热了起来,拥有绝佳控制力的男人感到名为失控的精灵正努力将他推往堕落的深渊,如果连自己都难以控制,床上毫无经验的少年应该更加难受吧。
欧阳少恭慢慢走到床边,看着那个已经深陷迷离意识的少年,他并不晓得情欲的奥秘,在这样强烈的催情下连自渎的行为都没有,只是恍惚地睁着大大的眼睛,红艳的唇饱满淋漓地好像蕴含着水润,隐约有些微呻吟从那张诱惑人心的嘴里不断泄出,甜美地让人把持不住。
本来就打算按照雷严的计划假装入局的欧阳少恭对这份礼物再满意不过,取信一只老狐狸实在不太困难,有必要让那个老家伙知道他并没有将对方放入眼里,这份“礼物”也只是无伤大雅地接纳罢了。
他伸出手指,轻轻点上少年的红唇,上面印着浅浅的牙印,那是少年自我肆虐的痕迹。强势入侵的手指钻进了他的嘴里,划过小巧的贝齿,夹起红润的小舌逗弄般陪它玩起了捉迷藏,少年朦胧的眼睛睁得大了些,源源不绝的呻吟响起,撒娇般带着微弱的抗议。
原来事先还吃下了春药。
欧阳少恭很快判断了这个情况,他将两根手指塞入少年嘴里,一只手拉开薄薄的被子,露出温软细腻的胸膛,这是一具年轻有活力的身体,恰到好处的肌肉,带着青草般的香气,从少年的身体判断,他应该是一个平民,平时做着辛苦的劳力活计,没有晒黑的皮肤白皙得不像话,应该是一个室内作业的孩子。欧阳少恭的手指轻轻按在了少年胸前那抹浅淡的樱色,柔软的乳头和浅绯色的乳晕稚嫩地诱人,并没有被任何人碰过,稍微揉捏就迅速地硬挺了起来,粗糙的指尖隔着手套恶意地拨弄硬挺的颗粒,少年很快就颤抖地开始扭动,对情欲陌生的身体忠实地反映着自己的需求,他开始无意识地挺动胸膛,渴望少恭的手指能多多爱抚他。
“真是个好孩子。”
欧阳少恭毫不吝啬地称赞了少年。
为了嘉奖这个听话的孩子,他低下头含住了硬挺的乳尖,少年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很快臣服在高超的技巧中。那颗美丽的果实在总督大人饶有兴趣地反复品味中硬得不像话,并且迅速地红肿起来。少恭偏爱吮吸这样事物,用牙齿轻轻碾过也是他的爱好之一,玩弄最接近心脏的地方,让另一边孤零零地受冷落,看着身下少年在冰火两重天里不断挣扎,简直太美妙了。
粗糙的手套划过少年身上的皮肤,似乎弄疼了他,身上的军服显然更加生硬,磨蹭着少年很快把他弄得红彤彤的像着了火一样。少年咬着少恭的手指,眼泪从眼角不断滑落,抽噎着不肯发出更大的声音。
真是个倔强的人,在两种药效的攻击下,还能牢牢记着自己的尊严。
欧阳少恭冷冷地笑了,他心中困在笼子里的那头野兽好像闻到了猎物的味道,开始蠢蠢欲动。优雅的男人躬身打开了牢门,打一个手势,请那头漂亮的黑暗生物踏出禁锢,开始久违的狩猎。
这注定是一个血腥之夜。


“啊……啊……呜……唔……”
百里屠苏克制不了嘴里不断发出的声音,他的意识滑落在悬崖边上,拼命抓住一丝理智,才没有昏厥过去。脑子里不断催逼着自己回忆家乡的小伙伴,被欺负的朋友们,反抗、镇压,他被带到了暗无天日的牢笼,不断忍受鞭打和刑罚,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那个破坏他家乡的恶魔嫌恶地看了他一眼,对狱卒说“就他吧”,像一道判令把他从地狱推向更深的炼狱。
伤痕被好好地照顾,痊愈后他们将他剥光了绑在一张竹床上,表情像玩偶一样侍女打扮的冷酷女人用手指捅开了他的后穴,灌入奇怪的液体,一遍遍清理他的身体。他痛得好想死去,羞耻地恨不得杀掉这些侮辱他的人,哪怕他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同类的事。
终于酷刑结束了,他被勒令不准吃东西,喝下一杯像传说中的魔法药剂一样颜色诡异的东西,很快就被昏昏沉沉地抬到了一个地方。躺着的床很柔软,但是他难受地浑身被火烧起来,又像被很多蚂蚁爬过,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拼命摩擦被子,渐渐地意识模糊了。空气里的香气很好闻,他仿佛要睡过去,又拼命地不愿意睡去,直到……这个异样的碰触惊醒了他。
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在他身上逐渐点起了火,他感觉到双腿大大地分张开,有人在抚摸那个羞耻的地方。他难过地想合起身体,却夹到一个人类的腰。突然就明白了对方想干什么,于是更加激烈地反抗了……虽然现在的他并没有值得夸耀的力气,这令他看上去更像一个微不足道的可怜虫。
“不要……呜……”他还这样年轻,只是有些不谙世事,显得不那么合群。但是少年的脆弱和恐惧在这个时候悉数流露出来,软弱地好像更加可怜了。百里屠苏不喜欢软弱的自己,但是现在他怕极了!那些传言里被乡绅军官们抓去的男孩子,受尽凌辱悲惨地死去,他不要那样屈辱!他不能对不起教导他的老师,这样毫无尊严地失去生命。
有人轻轻吻着他的脸颊,就像曾经隔壁的少女趁他不注意偷亲他一样。这个人更加温柔和安抚地吻着,仿佛告诉他不要害怕,不要担心。
百里屠苏在这样轻柔的吻里放松了身体,不再那样反抗了。
这是一个温柔的人吗?他是谁呢?
迷迷糊糊地有了奇怪的念头,下体被更加急促地揉动,两根手指插入了他准备妥当的后穴,没有什么特别的痛苦。就像发掘金矿那样,带着魔力的手指迅速戳到一个让人兴奋的点,百里屠苏的身体立刻跳舞般跟上了节奏,抖得像风中瑟瑟的树叶。激烈的抽弄和后身里刻意的按压同步调地欢唱,就像一场演奏会的高潮,当最后一个高音激荡地飘出,百里屠苏剧烈地弓起身体,满蓄的精华全部喷了出去。
他射精了。
真是完美的享受。


少年瘫软的身体像一个玩偶,很容易让欧阳少恭随心所欲地摆出最想要的姿势。他拉开一条精实的腿,捏着那些线条有力的肌肉,虽然看上去,少年的身体还很纤瘦,能被轻而易举地架上肩膀,柔韧度也不错。将另一条腿环在自己腰侧,暴露在空气里红润的入口,正在引诱着攻击。
欧阳少恭舔了舔唇角,蓄势待发的粗壮茎体试探地顶入一个头部。
少年发出了一声甜腻而满足的呻吟。
这真……令人意外啊。
索性就着这个姿势缓缓插入,到达一半的时候细慢地研磨,少年身体的弱点就在少恭停留的附近,他之前通过手指的疼爱顺道量出了距离。一个十分惹人的位置,在摩擦里能轻松地被顶到,又不妨碍深处的采挖。真是与生俱来容易享受到的体质呢,非常适合被男人操弄。
欧阳少恭轻哼了一声,开始小幅度地顶弄少年,硕大的头部刻意碾压少年体内那个位置,很快就看到抱住的身体颤抖起来。姿势的缘故,少年无意识地拼命往后闪躲,却被更深地压制回来,男人自下而上地顶弄他,控制着力道和距离,并不打算就这样贯穿少年。至少要插到他湿得像公园里的喷泉,不会发出抗议的哼哼只会扭着腰更深地期待被狠狠地操干才行。这具身体适合更用心地开发,而不是随意粗鲁地对待。
少年哭得更加可怜了,喘息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动人,洞口滑下的水弄湿了整个屁股,顺着柱体也打湿了欧阳少恭下腹黑色的毛丛。
真的可以湿成这样呢。
奖励般吻了吻津液四流的少年,发现他的瞳孔已经微微地涣散了。欧阳少恭停了动作,轻轻抚摸少年的背部,温柔的连绵亲吻渡过空气,给了少年缓和的余地。
这么乖巧的孩子,让人愿意多给一些温存。


百里屠苏就要化了。他感到星辰在脑海里沿着轨道飞行,飘舞的光芒像小时候看到的萤火虫,美丽地有些迷幻。有人吻住他,慢慢渡着珍贵的空气。他贪婪地吸取着,很快恢复了些许意识。那个被入侵的地方渐渐习惯了粗大的存在,但是……他感觉到了绵绵外溢的水流,湿漉漉的把他整个地打湿透了。电流一般麻痹的感觉席卷了下身,又酸麻又痒地从内部攀升到了大脑,空虚地好像燃烧着火焰。
那个讨厌又喜欢的东西开始动了,磨着让他备受刺激的地方慢慢地往上顶,好像腹部都要被捅穿了一样。可是一股难以言说的满足感从那个部位升腾起来,先前的空虚正在一点点消失,百里屠苏感觉到了可怕。
为什么……会这样舒服……
身体的某个地方被顶到极限,他像坐在一根长长的桩子上,这个东西插在他的身体里,活跃地跳动,就像个兴奋好奇的探险家。于是他的穴口也欢喜地绞紧,希望它能留得久一点。
“喜欢吗?”
有人在他耳边说话,很好听的声音,温润地像水一样,山泉一样清新,山风一样缱绻。
百里屠苏哼哼两声,他想说话,可是没有力气。维持意识不陷入昏迷已经让他费尽全部的心力。
“既然这么喜欢,那就再含深一点。”
那个声音又开始吸引他。下腹火烧一般地接受更加深入的探索。
“啊……啊……”百里屠苏无助地攀紧了不知道是谁的身体,皮肤紧贴的温热十分舒服。
入侵终于停止了,深的能把他一分为二,又被他紧紧地包裹住。身体突然慢慢地往后倒,两条腿很快地高高抬起,压到几乎碰到了胸口,大腿股传来紧绷的感觉,淡淡地疼痛。但是注意力瞬间就被充盈着巨大之物的地方吸引,浑身的感受都涌了过去,身体清晰地记住了它的形状。
好大啊……与众不同的长度……百里屠苏迷迷糊糊地想。
“好孩子……陪我快乐吧。”
那个迷人的声音像美丽的水妖诱惑愚蠢的水手,换来他们欣悦的献祭。
缓缓退出的巨物像一个慢放的影片,停顿在意想不到的时刻,然后,又深又重地撞了进去!


“啊!”
身下的少年发出一声惊呼,伴随欧阳少恭深刻地一撞。
内壁像活络的生命陡然紧张地裹住了嚣张肆意的侵犯,激烈地挤压着敏感的尖端和柱体,又紧又湿的绝顶享受令人快要疯狂了。总督不再压抑,深撞几次,身下的少年剧烈颤抖的身体终于扛不住地扭动起来。
牢牢钉着少年的身体,快速又迅猛的进攻每次都精准地划过甬道里让人激荡销魂的敏感腺体,深入内腹的尖端反复地敲打少年体内柔软的娇弱,双重刺激逼得少年险些失去意识,但那就没有意思了。
欧阳少恭全权掌控着步调,在少年快要昏厥的时候放慢速度,只摩擦那个刺激少年快感的腺体,在少年适应之后又加快了速度,频繁撞击少年体内深处最柔软的娇嫩芯肉,这样互相交替着索要,少年始终没能昏过去,也许他会认为昏过去才好呢,尽管眼泪和口水糊湿了漂亮的脸蛋,无意中露出了令男人兽欲大发的痴态,欧阳少恭依然觉得远远不够。他还没有让少年更加失控,接纳疯狂如疾风暴雨的攻击,无法逃离只能承受着尖叫逼迫着高潮直至濒临死亡般到达极致的巅峰……少年还没有享受到真正销魂蚀骨的极乐。
欧阳少恭漂亮的眼睛里闪着光寒般锐利又深层的嗜血微芒,但他还是将这些情绪压下了。亲吻少年的额顶,他任由自己做出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把象征弱点的喉头暴露在了少年的唇边,虽然已经被他操弄得快要失去意识的少年并没有让人警惕的攻击性,但是这个代表信任的动作已经超出了总督大人的控制。
下身不再逗弄可怜的少年,昂扬刺激着腺体狠狠撞进芯肉,耳边听着少年气微的绝叫,欧阳少恭狠厉地顶进身体的深处,释放了自己。
这是他第一次选择将体液留在一个人的体内。
这是不是代表一种新的选择悄然而生?
搂着因为内射不断颤抖的身体,欧阳少恭强迫少年抬起头,霸道又不失优雅地深深吻进少年的唇,交换了这场情事以来第一个激烈的亲吻,这是不容拒绝的掠夺,宣告主权的征服。
“允许你陪在我身边好了。”
欧阳少恭喃喃地说,自己都无法察觉的轻柔地退出少年的身体。
他抱着怀中这个美好得过分的人,感到长久以来平稳的内心深处传来灵魂般的震荡。
雷严做了件好事呢,稍微……再给他一点时间吧……
倾倒众生的容颜温柔地盯着不安熟睡的少年,残酷的冰冷笑容一闪而逝。
晚安,我的乖孩子。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恭苏]副业危机 End | top | [宇易]别有居心 End>>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74-522a46f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