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恭苏]副业危机 End :: 2015/01/27(Tue)



副业危机


欧阳少恭眯起了眼睛,戴着黑色手套的指尖摸索过手里黑色的小羊皮鞭,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反应。是该出去问问自家的百里好青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还是要为从未对恋人暴露过的职业,这样简单地、没有任何解释机会地、从恋人那双圆睁如猫瞳的眼睛里看出深刻的震惊受伤渐渐浮现委屈的控诉下……坦然地背上这个不算黑锅的黑锅?
欧阳少恭,男,二十七岁,成功的高级建筑设计师,如今正为自己在某个领域的卓越成就而有些小小的麻烦。
手中的鞭子利落一甩,一道鞭风落在身旁被五花大绑的女子胴体上,惹得娇喘声毫无遮拦地泄出,玻璃墙后那两个年轻朝气的新青年……不如说是大男孩齐齐身躯一震,速度地石化僵硬。
欧阳少恭忽然有些不爽,他向顶部监视器打了个手指,那是“stop”的含义,不顾临时被召集的演员,他扔掉小羊皮鞭,冷着脸走出控制室。人生从未有过的危机,他应该好好感谢那位幼年至交的好妹妹方如沁才对,如果不是对方突发奇想,认为年幼的爱弟会看上一个萝莉是缺乏对女人的经验,非逼着他这个早已退隐江湖留下一片佳话,如今只受聘于某某高级俱乐部作一些适当的新道具开发的前首席调教师,现高级道具研发师重新破戒,出山为同样本人总角之交的方兰生开一场show,怎么会令到百里屠苏发现他隐藏的职业呢?
真是糟透了。
方兰生这小子完蛋了,竟然敢带屠苏来这种地方见识世面。
百里屠苏你也跑不掉,竟然敢随随便便来这种地方见世面。
冷着脸的欧阳少恭并不知道他现在的脸色有多差,脱掉专职黑色外套,包裹得紧致修长的身体和那张写满怒气的脸简直可以当一个活体禁欲教材,一众配合的工作人员看见温文尔雅的欧阳老师顶着暴怒的气场就这样没有完成show走出来,纷纷跌破眼镜,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询问他。
暴力地推开贵宾室的门,无视沙发上正带着不安情绪谈话的两个青年,欧阳少恭冷出冰的声音依然平稳地压制了情绪:“跟我回家。”
百里屠苏站起身看他,视线在少恭半分没露的战衣上划过两圈,又转头看向落地玻璃墙,裸体女表演者已经被后来的人解除了束缚,正一脸不安地对他勉强一笑,拘谨地离开。
欧阳少恭扣住了百里屠苏的肩膀,施压的意味非常明显:“屠苏,和我回去。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
看了看惴惴不安的方兰生,百里屠苏点头示意,和欧阳少恭一起离开了这家高级俱乐部。

调教师,一个被圈子蒙上神秘色彩的职业,一个无数爱好此道的男男女女奉若神明的控制者,他们恣意挥霍日出千金也不惜求一场贴身体验,为此可以付出一切。
欧阳少恭对人类很有兴趣,当他发现情欲下的人类通常能表露出真实感受,不再虚伪伪装的时候,他就因为兴趣加入了调教师的行业,他喜欢用不同的方式挖掘客户或表演者的反应,又很擅长剖析他们,人类百态在他眼里展露无遗,无论用什么方法,他都能精准捕捉他们的需求。也因此他并不喜欢跟任何人发生关系,他习惯操纵他们的情欲,继而控制他们。身为一个调教师可以用任何道具让他指下的身体随他起舞,他就像置身事外的魔法师,这个过程可以完全控制一个人,这也是让他对此行乐此不疲的原因。
尽管圈子里有无数俊男美女想要爬上他的床,在传出不知第几次谣言,欧阳少恭是个性冷淡之后,又有无数俊男美女疯狂地想要爬进他的调教名单成为他的vip客户。就在人人都以为欧阳先生的床只属于孤单的寂寞时,他突然宣布隐退,不再接任何一个单子。整个王国被震动了!无数人买通信息欲问个究竟,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欧阳少恭恋爱了。
他居然肯让一个人爬上他的床?不不……他居然肯为了谈恋爱放弃这个已经加冕为王的世界,弃无数贵族名媛富豪大佬们如无物?不不……让这个王国冷静一下吧,大家都受惊了。俱乐部在风波之后平静地宣布了欧阳少恭不再和他们合作,但他接受了俱乐部背后的研究所的邀请成为他们的首席顾问和开发师,为研发新道具作贡献。这似乎顺理成章,习惯于研究操控人类反应的欧阳先生,一时也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于是欧阳先生的庞大粉丝群体们转而成为了特殊品牌道具的亲睐者,继续迷恋着他们心中高不可攀的神话。
欧阳少恭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双极磁铁必然被吸引一样毫无道理,他爱上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从人家上大学就开始追求,凭他的样貌身家手腕也没有被拒绝的理由,两人顺理成章在一起,像对最正常的情人,过着甜甜蜜蜜偶尔正常地不要脸的日子。期间,欧阳少恭从来没有排斥过和百里屠苏的床事,也没有对百里屠苏使用过那些不可秘宣的高杆手段,在百里屠苏眼里,他肯定是个不错而体贴的好情人,床上功夫中规中矩,两人都很满意。年初两个腻在一起的连体人终于在身边亲友们的泪花中喜结连理,领证换戒指了,单是蜜月就失踪了三个月,在外人眼里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夫。
如今,这对夫夫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结婚后第一次分据两边,没有再腻在一起。两人当然都知道自己有问题,但这个时候,他们更好奇对方的事。
“为什么会跟方兰生去那里?”欧阳少恭抢先问,他向来对超出自己控制的事情很介意,长发规整地束在脑后,也不能影响他黑掉半个脸,头顶快要冒烟地在非熟识的人眼里绝对是发怒。
“他请我了。”屠苏说,目光直直瞪着欧阳少恭,眼白多的人生起气来格外地凶煞,也许在非熟识的人眼里他很快会砸了桌子,“你呢,为什么在那里,还做……那种事。”
我做什么了我。
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
欧阳少恭脑里快速刷过两条带语音的弹幕,在考虑先跟百里少年解释职业的正规性好,还是先坦诚自己在职业生涯里从来没有乱搞男女关系好。
“我是清白的。”他最后说。
百里屠苏的眉头皱起来了。
“我喜欢研究人的反应。”欧阳少恭飞快运行着CPU,启动危机处理的忽悠模式,平静地解释。
他淡淡道:“第一次接触这个职业,我觉得很奇怪,人类的反应十分有趣,调教师经常被不理解的人目为怪类,但我们仅仅习惯于彬彬有礼地让人们感受许多不同的东西,利用不同的道具。”
百里屠苏的脸上果然浮现了茫然。
“可是……那不也是……做爱吗?”
“只是调教情欲。”欧阳少恭纠正,“你看,你的反应很清楚告诉我,过去没有把这个事说出来多明智,总会有人误解,而且我很久不做这一行了,在遇见你之后。”
百里屠苏的脸上立刻充满了询问,睁大的眼睛又回到了猫瞳的状态。
“这是真的。后来我退出了俱乐部,只替研究所开发道具,正常的人类生理性享受对推动社会发展有必要的帮助,存在即合理。你不会去怪一个情趣道具师为什么发明一个道具出来,对不对?有人需要才有市场。”
百里屠苏看着欧阳少恭,熟悉的警觉又浮起来:“你又在哄我。”他说。
“你需要哄啊。”欧阳少恭试着拉近了他们的距离,揽住少年的肩头,当然……小心翼翼地。
“我只是很不开心。”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努力考研的沉默少年对这个世界的欺哄之术还很陌生,对亲近的人流露出与外在冰冷气质截然不同的幼龄宝宝感也并不稀奇。
“想到你亲自碰他们,和他们做这样的事,我接受不了。”
“屠苏,我和你在一起后,才真正第一次与人有了肌肤之亲,你是我拥有过唯一的人。我对你和我们的婚姻绝对忠诚……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他求和安抚地亲吻少年的眉心,低头吻住他的唇,两人交换着气息。感觉到百里屠苏的身体渐渐放松,欧阳少恭知道对方不再生气了。
百里屠苏虽然不那么开心,也觉得不能追究早已过去的事,影响现在的感情。
两人分开双唇,他又问:“但是你今天不是开表演吗?”
欧阳少恭说:“那是如沁一直想给小兰见世面,求了我好几次,我也不放心小兰在其他人手上看出什么毛病来,总角之交帮个忙。”
百里屠苏问:“那你还去吗?”
欧阳少恭摇头否决:“你不喜欢,我不做就是。”
“那……道具开发师……”
“……”欧阳少恭小小犹豫了一下,这人生的乐趣就要被剥夺了吗?
谁知道百里屠苏凑近他,小声地说了句:“为什么从来没见到你用过?”
欧阳少恭眯起眼睛,别有深意地看了少年一眼,手掌突然下滑钻入他双腿之间,在对方受惊后满含笑意地说:“你硬了,之前在俱乐部开始?”
百里屠苏涨红了脸,拼命摇头,闷声不吭的样子十分可爱。
欧阳少恭凑近他的耳朵道:“因为看到女性的裸体?”
百里屠苏瞪他一眼:“你穿成……这个样子……还问我……”他低头靠在欧阳少恭肩上,假装鸵鸟一样不肯面对他调笑的表情。
欧阳少恭笑着揽紧他:“不需要。”他在屠苏发顶悠悠叹息,“对你不需要那样的方式,和你做爱不是玩弄或控制,只是纯粹拥有。”他一直分得清乐趣般的控制欲和对爱人的强烈占有欲,屠苏不需要他开发出来控制玩弄情欲的道具,他的身体和心全部属于自己,他们日常的情事就已很满足。
欧阳少恭伸手探入靠在怀里少年的下体,用娴熟的手法抚慰着他。安静的大厅响起细细的喘息声,少年靠在他耳边缠绵的呼吸交错着暧昧非常,比他手下的动作更加惹人遐想。
金属皮带的声音落地,百里屠苏的裤子被褪到了膝盖,他半跪坐在欧阳少恭身上,摇晃着腰肢将自己送入欧阳少恭掌心,男人从容不迫地抚慰他,是平时熟悉又舒服的力度。
“少恭……”含着喘息的声音在男人耳边响起,“我想要……你那样对我一次。”
百里屠苏满脸潮红地半带尴尬,他知道自己有些放纵了,可是心里就是不甘心,那样的欧阳少恭在玻璃墙后出现,和平时的样子截然不同,浑身上下充满惊人的荷尔蒙,令人不自觉想要臣服在他手下,这是他的男人,他却从来没有见过,仿佛不曾拥有。
男人叹息地停下了掌心的动作。
百里屠苏随着他的动作沉默了,身体的热度褪去,只有羞愧和难过,恢复一如往常淡漠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我喜欢那样的你……”他默然说。
男人取回湿润的手,抽过纸巾擦干净,替他穿上了裤子。半硬热的坚挺重新束缚回裤子里,并不那么舒服。百里屠苏忍着难受,冷不防男人扣上他的肩膀,缓缓地将他压在沙发上。
黑色的眼眸中星辰光辉渐渐消散,化为幽暗好似无尽的深渊,依然令人着迷地想要深陷下去。
“我会掌控你的一切,随意摆弄你的感受,什么时候高潮,什么时候发泄,都凭我的心情。可能当你想高潮的时候永远得不到,不想高潮的时候让你喊着停不下来。你不会昏厥,只能接受我的给予。你的任何反应都在我的规则下,不能反抗,也不能叫停,除非我大发慈悲放过你……这样你也愿意?”
他的声音不紧不慢,却含着世上最诱惑人心的力量,带着绝对顶峰不容置疑的权威。
百里屠苏吞了口口水,目光里露出些微的畏惧,更多的则是茫然和希冀。
【屠苏不懂自己在要什么,只是单纯的吃醋而已。】
欧阳少恭在心里下了判定,同时有些头疼地无奈。这样下去,这小子懵懵懂懂地会留下芥蒂,两人间一定会出现隔阂。他微微倾身,对百里屠苏说:“不如我们先试一下。”如果让他稍微有点体会,也许会好一些?
屠苏想了想,轻轻点头。
欧阳少恭拿过一条毛巾将百里屠苏的手牢牢地绑在头顶:“规则,不准把手放下头顶。”
百里屠苏眨了眨眼睛,点头表示同意。
欧阳少恭冷漠的面容精致地泛着令人晕眩的光,薄唇淡然,没有任何笑意。
“如果你放下一次,我会根据秒数惩罚你高潮的次数,直到你清偿债务为止。”
他不是开玩笑,第一次见到这样陌生的欧阳少恭,百里屠苏除了点头以外,不敢再说话。
男人分开他的腿,隔着生硬的裤子,将膝盖顶住了少年的弱点。在少年期待又瑟缩的表情下,他勾起一个令人失神的锋利笑意,膝盖无规则地迅速顶动起来。
下身就像被一团揉面般,被裤子夹着生疼的百里屠苏乱了呼吸,不安地扭动,却被男人的双手压的死死,所幸,少年还记得规则。
坚硬的膝盖不停揉动那个硬疼的地方,仿佛精准地打击,滑动到了敏感的薄弱区域,两颗圆球在挤压中也被顶到,欧阳少恭有条不紊地控制着少年抬并起的腰身,小幅度撞击摩擦那个要点。他的双掌扣紧身下的少年,并未因单腿的举动而失衡,屠苏很快就疼得受不住了,但是从未体验过的诡异快感却更如潮汹涌地击打身体,爽痛的感觉快要把他逼疯。
“少恭……少恭……”他喊着疼,并没能打动身上的男人。
欧阳少恭太了解百里屠苏了,他是求饶,还是真的到了极限,他比这具身体的主人都要了解它,判断出百里屠苏只是激爽的受不住,他没有停止,反而更加从容地重复着顶干。百里屠苏没有穿会让自己受伤的牛仔裤,但收腿窄臀的男士卡其裤也抵不住已经勃起的肉茎,此刻正被迫团成块堵在裤中,分泌的液体打湿了前段仿佛溺身。欧阳少恭索性压住屠苏一条腿,拉开他另一条腿架上了沙发,依靠背靠平衡身体,从容加快力道磨蹭百里屠苏腿间的欲望,在少年生平第一次没有舒展前身的情况下,让他团着充盈的欲器直接攀上了顶峰。
被卡其裤裹紧的身体射精时完全无法舒爽,被半堵塞的感觉击打着感官,延长了百里屠苏的高潮。他浑身抖动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激烈,下意识将束缚的双手揽住欧阳少恭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耳边传来男人如钢铁般毫不动摇的读秒:“1、2、3……”
百里屠苏受惊般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放上头顶。
欧阳少恭毫不留情地说:“三次。”
百里屠苏的前身还在颤抖,持续吐出液体,腰部的酸麻却令他不愿再继续了,但是现在欧阳少恭的表情让他不敢开口拒绝。
“除了这次,还有两次。”
欧阳少恭从容翻过百里屠苏的身体,感受对方紧张地努力放松自己,他不由勾起了唇角,在身下人看不到的时候,露出一些柔和的表情。当然,他不会手软。
拿过桌上水果篮子里专门剪葡萄梗的剪刀,欧阳少恭跪在百里屠苏身侧,慢条斯理地开始剪着篮子里的葡萄,将枝子全部去除,一颗颗浑圆的葡萄晶果连头部的梗也没有被留下,确定不会伤到人,欧阳少恭才将剪刀放了回去。
他脱掉百里屠苏的裤子,留着他穿戴整齐的上身,慢慢分开他的双腿,将常年备用的凡士林拿出来,替情人作了简单的润滑。光滑的臀部比不上他调教过的最后好身材,却总是令他欲脉噴张,爱不释手。轻轻拨开红润的入口,他还是顾忌了身下少年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玩法,提醒他一句:“身体放松。”然后,他将葡萄塞入那个狭小的甬道里。
冰凉的感觉似乎触动了少年,但他努力地放松身体,意图不要挤破体内的葡萄,一颗颗晶莹圆润被塞入,直到手指判断足够,欧阳少恭才停了手。甬道被不同以往的东西塞得满当,百里屠苏显然不太能适应。当欧阳少恭将手指插入预留的空间,无数颗粒挤压着敏感的内部,忍不住让百里屠苏尖叫了出来。
欧阳少恭掌握了身下的身体,他带着魔法能量的手指在这场搅动的游戏里游刃有余,将活泼的小圆粒推进最深处,借由润滑的便利,从容地滚动它们。这比任何规律搅动的按摩球更加刺激,也是他一款产品的灵感来源。按照这种速度,他只要再弄几分钟,百里屠苏就应该射了,之前选择让他被阻塞地高潮,也是考虑到不让他射尽而拉长不应期,能保持多次泄身的能力。
然而百里屠苏突然浑身激烈一颤,极致紧缩的甬道泌出了大量清浅的体液,粘稠得让欧阳少恭愣住了。这具身体毫无预警地高潮了,前段没有反应,仅仅是后身攀上了顶端。
一百个男人里未必能有一个拥有这样的体质,天生有一处隐秘留给同性们享受极乐。
欧阳少恭试探地将深入体内的葡萄往里挤压,果不其然感受到剧烈的震颤,那个躲在隐秘地方的肉蕊被葡萄持续刺激,高潮后敏感地持续不断泌出清浅的液体。如果自己不是调教师,恐怕会误会屠苏是个怪物吧。欧阳少恭淡淡笑了,可以短时间内无数次迎来高潮,有违于男人射精后的不应期,这样的体质是调教师梦寐以求的良伴,通常顶级调教师选择的金牌奴隶几乎全是男性,因为男性的承受度远远高于女性。平时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像普通人的私密生活总是点到即止,他并没有刻意去逼迫情人的身体,也没有深入到让他难受的地步,如果没有这一次……欧阳少恭微微垂下视线,手指带着旋舞快速地抽动起来,不断逼压着身体内滚动的葡萄圆珠,引导它们摩擦着新发现的禁地。
百里屠苏毫无防备地哭了出来,那样持续的捣弄让他身体内部燃起不曾有过的火焰,烧得整个腹腔好似要化了灰,甬道激烈地震动响应,在他不段的呻吟下,再度迎来他不想要的高潮。后身全部被打湿了,液体争先恐后流出,前方也不断吐出微薄白浊,双重刺激让他就这样身处巅峰地昏厥过去。
欧阳少恭抽出手指,俯身在百里屠苏的背上吻了吻,搂紧了爱人。眼瞳的暗沉是完全沉迷进极乐的象征,他竟然和身下人同步调地享受愉悦了,这是他始终拒绝涉及的调教师领域,金字顶端的首席调教师里有一部分人士拥有一位独一无二的奴隶,他们在绝无仅有的场合进行表演,票价连城。然而极少数调教师愿意和自己的奴隶同步调,他们通常更喜欢掌控不同人群的欲望。
欧阳少恭极端控制地压住情绪。只想让屠苏知道自己所有一切都属于他,只要他想要就会毫无保留地给予,只为让他能安心拥有全部的自己。但欧阳少恭无法自欺,身为调教师的自己对百里屠苏的饥渴,犹如沙漠中被困濒死的旅人遇到一片绿洲,他第一次生出想彻底拥有一个人的念头,完完全全毫不保留地……等价交换。但是不可以,屠苏是他的合法丈夫,不是那个世界里调教师和性奴扭曲深刻相互依赖的羁绊关系。
并且,他们已经拥有了彼此。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恭苏现代]Face Off 1-4 | top | [恭苏]欧阳总督和百里少年(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75-b302aa3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