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恭苏]意难忘(完) :: 2015/01/27(Tue)

古剧N周目(咦咦咦咦咦?)被云馨那对伤到了,想少侠当时被吓到呆若木鸡(并没有)的样子,本想写个甜蜜的东西……结果,抵不过作死大法,这次重刷有点伤。认真考虑最近是不是太勤快了点。

古剧N周目(咦咦咦咦咦?)被云馨那对伤到了,想少侠当时被吓到呆若木鸡(并没有)的样子,本想写个甜蜜的东西……结果,抵不过作死大法,这次重刷有点伤。认真考虑最近是不是太勤快了点。



意难忘



柳叶的标志在树上清晰可见,早已没了结界的地方空空冷冷,一只手带着不明意味抚摸过那伶仃残痕,犹豫与不决,却不知心底触动的究竟为何。

百里屠苏站在卓云飞留下痕迹的树林间,迟迟不肯离开,明知道风晴雪在等着手中这锭银子作救命丸,还有那小夔牛的族地需他前往救助,击败章鱼妖才能拿妖丹治好风晴雪,但他却站在树前,无法离开。

重 生以来,他试过不再出乌蒙灵谷,勤学法术,告诉娘亲必有大难,却依然阻止不了乌蒙灵谷惨遭屠戮,而他也如前世冥冥天定般煞气入体,再度拿了欧阳少恭的半数仙灵,还失去了所有记忆,直到前夕……欧阳少恭告诉他只要寻榣山采得月灵花,便可制那医死人药白骨的仙丹,他才终于想起了前程往事。可惜洛云平依然喂了爹娘,华裳也被素锦所害,到头来他还是没能救下任何一人。

屠苏仍然按少恭的指示前往榣山采药,但他已决定不会再回来了,没有月灵花,欧阳少恭便制不出焦冥,琴川便不会成为死城,如沁姐和兰生也能得以保全。屠苏做了万全的准备,他留书一封劝解寂桐,希望她能想开,对少恭坦诚身份,那样少恭便不会 再做伤天害理之事,必然会为了巽芳姐恢复往昔而研制治病救人的丹药,那总好过让人化为尸偶的焦冥。他只要治好晴雪的伤,两人一同出海,到前世不曾去过的任何地方,静静相守,到他煞气入体不能抵抗的时候,让晴雪杀了他,一切……就不会再重演了。

然而,他现在却伫立在此。

重生以来,他做了一件连他自己都意料不到的事。他没有阻止仇馨蕊杀卓云飞,也没有阻止仇馨蕊手刃仇人后殉情而死。他就像前世一般作了壁上观,当仇馨蕊喝下毒药的时候,事先知晓的他明明心底渴望阻止,却下意识未迈出一步。

为什么?

那个女孩绝望的泪水在他眼前滑落,父母之仇不可忘。

为什么?

那个女孩决绝的痴恋目光在他脑中浮现,盼望来生再与卓大哥相遇。

屠苏忘不掉,他心痛难当,犹如剖空了一块,却不知是为了仇馨蕊,还是为了自己。

决定放下乌蒙灵谷的仇恨,和晴雪远走高飞,是不希望再以仇怨相逼,欠下女孩太多,辜负往昔太深,他已让她痛苦了一世,不能也不愿再重蹈覆辙。

那么……欧阳少恭呢?

屠苏抚摸着那个柳叶的痕迹,从他想起过去开始,他就不能和欧阳少恭共存了,他们必定会死去一人,而他……宁愿自己化为怪物被晴雪斩杀,也不愿再让那人将身边之人都制成焦冥。他不愿再与少恭相杀,只能离开。

是的……他只能离开……

屠苏按下心头混乱的思绪,喃喃低语:“恩怨为私,天下为公,不可以再走错了……”

四周雾气茫茫,悄然生出一些异样迷离,屠苏未及警觉,一道昔日温润的声音便从雾中响起:“屠苏为何这么说,是怕在下走错一步,抑或是提醒自己,不可走出这一步?”

屠苏目中惊讶,只见薄雾中施施然走出一道身影,蓝纹暗影,温润如玉,迷蒙雾气更衬得那人气质出尘如仙……他本也该是个千年的谪仙,却成了与自己一般非神非人的异类。

屠苏的指尖划过树干,眸心抑不下一丝惊惶,面上却依旧显得镇定。

“少恭,你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不是再见不到屠苏了?”

那人敛了往昔温存,面上几分狠绝,却成阴冷,屠苏却恍惚觉得此间山林太过寒冷的缘故。他强自镇定,眉峰微微皱起,却不言语。不知不觉,欧阳少恭已近他身,相隔咫尺。

“我是大意了,没想到屠苏你恢复了记忆,却是装作不懂,想和晴雪远走高飞。你忘了琴川的吴叔和吴婶,小兰和如沁,还有襄铃……他们要是知道该多伤心?”欧阳少恭伸手抚过屠苏的长发,见他稍稍瑟缩,当下眸心更寒。

屠苏却是震惊大过于他:“你怎么知道的……”

“屠苏以为,你给寂桐的信拖付千觞,我就拿不到吗?”

“既然这样,少恭也应该明白桐姨就是巽芳姐……”他突然噤声。

欧阳少恭点了他的穴道,比之往日从未有过的暧昧之色,却是双手一张,将屠苏搂于怀中,在他耳畔低喃:“所以,屠苏打算带着我的东西,逃得远远的,让我一辈子找不到?”

屠苏心下苦涩:“少恭,你杀我全族,我不向你寻仇,这半数仙灵我也不会还给你,我不能再辜负晴雪。”

“你不愿恨我,却也不愿再与我为敌?”

“冤冤相报,没有结束的时候。巽芳姐回到你身边了,你应当珍惜才对。”

“我要是执意取你魂魄,你要如何?”

“那我只好和你同归于尽。”

“百里屠苏,眼下情形,你说这话合适?”

“……”

没有解开封印,失去焚寂煞气,屠苏很清楚,自己不是少恭的对手。

“你 现在要杀我取魂吗?”知道死期已至,屠苏反而一片坦然。这样也好……虽然对不起晴雪,但至少不会让身边的人再被伤害,“少恭,如果你取了我的魂魄,可不可 以答应我,好好待巽芳姐?这世上虽然有很多转瞬即逝的美好,苦痛远远大于欢乐,但能带来快乐的绝对不是永恒的死物,你应该知道……”

“你不问我如何知道过去的事,又是从几时开始知道的?”欧阳少恭打断了他。

百里屠苏露出茫然的神情。

“你已经忘了你小时候的事。”欧阳少恭看着他,“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按着前尘往事,步步谋局?甚至不惜再被焚寂所伤,也不惜被雷严要挟?”

他面带笑意极具讽刺:“我便是没想到,屠苏你恢复记忆后,能这样无情地离我而去呢。”

“你说,我是不是该让你……更听话一点?”

“少恭……”百里屠苏终于感觉到了异样,眼前的欧阳少恭很危险,甚至比他在蓬莱与之对决的时候更具毁灭。

“不如,再让你更恨我一些。”欧阳少恭温雅的指尖落在屠苏肩上,滑落胸前,解开了焚寂的束缚。

“少恭……”被点住穴道的百里屠苏不明所以,但身为修道人的警觉,却让他下意识想要防卫。

欧阳少恭将人缓缓压制在树干上,指尖抚过那片深刻的柳叶:“屠苏不阻止仇姑娘报仇,想必深有所感,杀亲之仇不可忘,但又面对这个记号,露出如此难过的神色,是为他们身为世仇不能相守,无法放下而感到心痛吗?”

“如果屠苏无法分辨,让在下勉为其难,帮你一次。”

欧阳少恭笑意从容,四周缓缓升起的雾气遮蔽了日光,仿佛黑夜降临,将他冷酷的面容尽数遮去了。

山 风簌簌吹过林间,仿佛遇到一层似有若无的屏障,向外滑开去了。林间的树木静止仿如死寂,没有鸟鸣,也没有落叶声。一点细微的喘息夹着痛苦在林间哀戚,像是谁的控诉,又似乎是谁在哭泣。满地狼藉,衣裳凌乱,白皙的人体交缠,再度牵紧了纠纠缠缠的命运。渐渐地云休雨止,山风如来时来,去时去。

百里屠苏满面泪痕,过度的震惊和打击下早已昏去,他赤裸的周身遍布不堪的痕迹,怕是此时依然不肯相信,身旁这人会如此对他。欧阳少恭慢条斯理披上衣物,随意地将汗湿的长发撩过肩头。他面色从容冷凛,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放入百里屠苏口中,迫他吞咽了下去。

他将指尖划过屠苏的眉心,那里一道冶艳的丹砂之痕,象征煞气发作的痛苦。

“屠苏,我在蓬莱等你,我们注定要在那里相见,看这一场旷世奇谈该如何收场。”欧阳少恭似笑非笑,指下抚摸的力道越发温柔。



百里屠苏恍惚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他撑起身体,霎时痛楚袭来,竟然是头疼欲裂。

这是在哪?……他回忆之前的事,却是半点想不起。

一个人蹿进门,没好气地将水碗一放,正是黑曜。

“你这个人,去救晴雪自己倒在外边,要不是我眼睛尖,你早就被人抬去分尸了,真是辜负晴雪的信任。”

屠苏撑着胀痛的脑袋,脑中仍然空白一片……救晴雪……是了,晴雪生病了,他去找银子给晴雪治病……

“算了,看在你拿回银子的份上,我就不怪你了。”

他带回银子了吗?怎么回事……

百里屠苏默默坐起身,仍不知如何开口。

黑曜见他不闻不问,更加不满:“你这人怎么这样,就不问问晴雪怎么样了?”

“……晴雪怎么样了?”

“哼。”黑曜面色不善,“还不是那样,没有妖怪的内丹好不了,都怪你非要晴雪跟着,找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能比晴雪的伤更重要吗?”

屠苏皱了皱眉,脑中恍惚有一道意识飘过。

【去找月灵花。】

是了……他和晴雪是出来找月灵花的,得快些了,不能耽误了出海。

屠苏越过黑曜推门离开。

“你去哪里?”

阳光下屠苏仰头,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隐约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去找妖丹。”

风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命运的窃笑,在阳光下消逝影踪。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恭苏]花水月(完) | top | [恭苏现代]Face Off 1-4>>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77-fd20a9e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