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恭苏]花水月(完) :: 2015/01/27(Tue)

不知不觉第20篇lof了,又一年年末年初。

前篇《意难忘》:http://tshelove.blog126.fc2blog.us/blog-entry-877.html

不知不觉第20篇lof了,又一年年末年初。

前篇《意难忘》:http://tshelove.blog126.fc2blog.us/blog-entry-877.html


花水月



大火吞噬了一切。

宫殿、回廊、药园、供台……仿佛近在咫尺。

这些蓬莱幻象,却似久远前发生过的一般,令人陌生而不安。



百里屠苏自梦中醒转,仿佛周身还残留着强烈的灼烧之气,种种挥之不去的怨恨在心底盘旋。他微微动了动手指,一股钻心的疼痛好似千蚁缠身,令他浑身颤抖不知所谓。

阵阵琴音悠远传来,音波如流水席卷周身,疼痛慢慢消失了。

“屠苏可不要妄动。”熟悉的声音传来,听在耳里,倒不如死去得好。

“渡魂初期,身体有如蚂蚁啃噬,稍微一动就能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不想再疼,就莫再挣扎了。”欧阳少恭缓缓拨弄琴弦,话中平常,仿佛不过闲语。

百里屠苏深吸一口气,咬着痛开口:“我们没有死?”

“怎么,屠苏很想死吗?”欧阳少恭漫不经心地道。

“记得,蓬莱,已经坍塌。”

“你先前所见,不过幻象而已。”

“……”

欧阳少恭停了琴音,上前撩开紫纱帐帘,低头看着屠苏,他手中轻捻法诀,一道光芒钻入屠苏眉心,惹动他皱起眉来……霎时,过往被封住的记忆如潮水汹涌而来,打得他措手不及,头痛难耐。

幼年刻意规避却依然遭遇灭族之祸,血涂之阵再度令他失忆,此生执念又要令母亲复活,叮嘱榣山采药唤醒了记忆,想要和晴雪出海远走高飞,同城遇到仇馨蕊报仇雪恨,目睹仇卓二人殉死,欧阳少恭突然出现……百里屠苏突然睁大了眼睛,面上血色尽褪,不知是怒是惊,直盯着欧阳少恭。

他想起来了,那天树林间,少恭和他……

“你为什么……你又怎么会……”百里屠苏急怒攻心,想起那日不堪,竟然气息不稳。

欧阳少恭倒是从善如流,渡过一道真气化解他一时急郁,淡然道:“屠苏想知道什么,不妨慢慢想慢慢问,此地清静,总是来日方长。”

百里屠苏看着他端丽的面容,毫无决战时那般陷入癫狂的情状,但他如今回想,蓬莱决战时的欧阳少恭怕也是在演戏吧。他想起决战时的种种,与前世不同,此番他并未召唤悭臾,只用尽最后一丝灵力将众人送走……包括了晴雪。但,不是他不愿召唤悭臾,而是……他没有龙鳞。

“你,到底做了多少事?”百里屠苏无法置信,在同城郊外树林,明明还一切都未改变。

“屠苏的疑惑太多,不如由我来一一作答。”欧阳少恭淡淡开口。

“屠苏还记不记得,当日我问过你,是否猜得出我是何时知晓过去的事?其实也不远,人生短暂,所遇美好,尽在念想之中。我睁眼的时候,正是渡魂不久,巧遇巽芳被野狼围攻的时候。那时我本以为,上天垂怜,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然而冥冥中自有天定,起初巽芳不愿随我离开蓬莱,我劝说无果,决定改变命运,但不管我几次让巽芳陪我游历中原,她始终要回到放心不下的蓬莱,有一次,她甚至瞒着我偷偷跑回去了。只那一次,我未能随她同去,天灾便来了……屠苏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欧阳少恭温柔的目光落在少年脸上,伸手拂开他凌乱的发丝。

“这代表此间命运,该发生的始终无法逃避。”

“后来,我便死了和巽芳相认的心,由着她化身寂桐继续伴我左右。按照前世的记忆,我去了乌蒙灵谷。只是没想到,竟然不在红叶湖遇见你。那时我就知道,你也有过去的记忆。你是不愿见我,才足不出谷的,不是么?”

“可惜,命运是无法改变的。乌蒙灵谷仍然被屠,而你……也依然因为血涂之阵,忘记了过去。这方便了我安排我们的命运,按照既定的路走下去。想一想这天道何其狡猾,如果冒然改变步数,横生枝节,未来的事也不一定能全在我掌握之中。所以,就算明知夺剑会失败,会被你用焚寂所伤,我也要杀肇临。”

百里屠苏听这人宛转道来,如数家珍,心下五味陈杂,不知该作如何感慨。他想起那天树林里,欧阳少恭对他说过,可知为何?如今他知道了,却宁可不知道。

为了逃离这死劫,为了不再失败,少恭仍是少恭,知道了大家的命运,他依然能暗藏不露,将一切掌握在手中。

“说了这么久,你想必也听累了,好好休息。”欧阳少恭话锋一转,一道法术笼罩了屠苏,让他失却意识,长睡过去。



镜中花,雾生水,池映月。

百里屠苏恍惚失神,靠在树旁的身体晃了晃。一件外披上身,欧阳少恭浅淡的声音温柔如初:“这里风大,我陪你进屋。”

百里屠苏茫然点头,转身随欧阳少恭离开。

幻境中四季如常,昼夜更替,除了无法轻易察觉时岁的流逝,一切好似静止般美好。

在这个被封闭的仙岛里,他们默默相伴,不曾有冲突。

这些天来,百里屠苏渐渐知道欧阳少恭做过的事,从决定瞒骗天道伊始,那人就先将一名逃离蓬莱的皇族祭司取了命魂存留,另寻一普通人将其生魂以玉横吸收,原本前世的雷严是通过祭司魂魄得知玉横功效,翻出青玉坛盛年的秘密,如今虽然改为普通生魂,倒也不曾改变命运,雷严照旧屠杀乌蒙灵谷,也照旧将玉横打碎。而欧阳少恭另寻一个锁魂石镶嵌于身边的九霄环佩琴里,祭司的命魂正纳于其中。

后来,他发现屠苏想起了往事,打算远走高飞,任由煞气入侵变为怪物,再让风晴雪斩杀,也不愿将一半仙灵还给他,枉费他多年经营欲让二人都活下去,盛怒之下在树林里要了屠苏,事后,未免妨碍大计,他再度封印了屠苏的记忆,下暗示让屠苏继续去榣山寻找月灵花。

如果没有榣山之行,便没有焦冥,也就没有了悭臾重现。

等屠苏带着月灵花从榣山回来,少恭暗中偷走龙鳞,私下里和悭臾相见,了却昔年长琴旧友最后一个心愿。之后如前世所定,韩休宁化焦冥,琴川为死城,屠苏回天墉城请紫胤真人解除封印,再上蓬莱。

拥有过去一切记忆的少恭,不会再迷失于太古的记忆中,而屠苏即便抱着必死之心,在有所准备的少恭面前也无法得逞,最后一出幻象,巽芳与“少恭”死,失去龙鳞助力的屠苏只得用尽能为将风晴雪也传送出去。玉横落地,天崩地裂,少恭趁势带走了屠苏。蓬莱仙岛的宫殿山坍塌,并未影响到整片岛屿,借用九霄环佩琴与镶嵌其中另一枚锁魂石的力量,欧阳少恭将蓬莱岛再次隐匿于雷云之海里,他从解开封印的屠苏身上取回一半仙灵,将锁魂石中蓬莱祭司的命魂放入屠苏的身体,和当年韩休宁做的一样。

如今,这片被封闭的云海之中,终于只剩下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两个人。



镜花水月般的幻境,永恒的安宁国度。

屠苏终于知道,少恭此生所求不过与他相伴,没有机关算尽的天道,没有你我注定成仇,他想改变彼此的命运,只能遵照先前的命运。

他顿时觉得,没有任何的理由再苛责少恭了。

他们之间两世成仇,已经足够,早在当初决定离开的时候,屠苏就不想再延续仇恨,他甚至不愿与少恭为敌,那样太累……也太伤。

所幸,这一世并未再沦落上辈子的境地。

屠苏闭上眼睛,他又觉得困顿了。欧阳少恭展了狐裘紧紧盖住他的身体,搂他在怀里,耳边轻柔低语。

【等你再恢复一些,我们就出去走走。】

【我们可以先出海寻岛,或者能去到更远的地方。】

百里屠苏听着这些断断续续的话,心下一片安宁。

浮生若梦,逝水昔年。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恭苏]五十弦 (完) | top | [恭苏]意难忘(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78-0f53ee8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