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恭苏ABO]If you know (end) :: 2015/05/20(Wed)



If you know


上)

他轻轻颤动睫毛,出口的声音都带上了几丝惶恐无措:“你说什么?”
房内空旷的仿佛只有他飘荡不安的情绪,充盈着几丝压抑。
年长的女护士看他的目光更加和蔼,以尽量不刺激到他的温柔声音说:“恭喜你,要当父亲了。”
哪怕这样轻柔的声音,也像重锤砸上他的心头,再难平静。
诊疗间没有其他人,原先那个实习生早已经被请出去了,院里来了一位受孕omega这样的大事,又是受法律保护的私事,并不能让小护士们知道,恐怕会出大乱子。万般无奈下,护士长只能亲自来说明,征求这位omega的意见,看是帮助他好好的接受这个事实,还是直接劝说他联系“塔”的专属医院来接他过去,以便得到最充分的照顾。
显而易见,普通男性是无法令一位Omega怀孕的,他们的生殖器不足以深入到Omega的腹腔,在那个孕育生命的特殊子宫中制造生命,唯一能令Omega怀孕的必定是位Alpha,天性使得他们在侵占自己的Omega时,形成特殊的结牢牢地锁住了自己的人。除了Omega,任何与Alpha交媾的异性或同性都无法怀孕,他们或她们始终无法令Alpha成结,哪怕性爱过程中多么充分地享受,这是迄今为止医学上仍不可解释的谜团。
所以,护士长判断眼前这位Omega腹中的孩子有位Alpha父亲,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而隐瞒一位Alpha他的伴侣拥有了子嗣,这间小小的医院还无法做出这样大逆不道,足以得罪当今世上最有势力的一个特殊种群的事。
她是极想劝说这位看似面色忧愁,并没有一丝得子喜悦的Omega接受现实,但她恐怕应该打电话给“塔”来阻止一些可预见的糟糕的情况了——一位Omega并不想要他的孩子,哪怕婴儿注定会成为稀有种族之一。
“百里先生……”护士长艰难地开口,“希望您知道,本院并不具备特殊的条件,来帮助您和您的孩子……所以……”
“女士,我相信你能帮助我。”面色惨白的Omega青年露出些微脆弱的神色,他说出来足以令面前女性昏厥的话。
“我希望你帮我拿掉它。”
这注定是个多事的秋天。

百里屠苏并不能接受三小时内突如其来的现实,那就是他怀上了一个孩子。
继医院的护士长差点要为他喊来“塔”的执行人员,在他的努力争执下,秉持着怀孕的Omega拥有这个国家法律规定最高的权益,并尊重他身为自然人的保密权利,护士长以他不可以在自己医院打胎为条件,放弃了联系“塔”的念头。
百里屠苏相信一个正直的女性会遵守她的承诺,而她也的确无法承受一个Omega的指控,就这样被迫签署了保密协议,离开这间医院。
他应该带着仅有的两个小时假期回到公司,继续他下午的工作,但他却坐在这间咖啡厅里,点了一杯无糖奶,怔怔搅拌和发愣。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他并没有准备。
孩子的父亲显而易见,跨越几个阶级之上的那位大人,并不以Mr.来称呼,而要用“Lord”来称呼的人物之一。
Alpha族群中立于顶端的那个人,在他这间小小的公司派遣中,有幸作为其代理助理,共事了短短的三个月。尽管这看上去是个天大的机会,令无数人垂涎的可以进入特殊族群中的上流社会的荣誉,但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Omega身份带来的优先选择。Alpha身边不能缺失Omega的陪伴,这几乎是共识了,他恰好没有被其他的Alpha标记,对方又是拥有情侣的Alpha,尽管情侣只是受Alpha承认的常态伴侣,并非终生认定的爱人,但对那位大人而言,已经是公开可被当作夫妇来看待的关系了。像那样的地位,注定终生不会被一位Omega绑定,而自己并不希望加入那个等级森严的稀有种群,只想以一个融入社会的自然人身份,过自己的生活。
但这样的事显得徒劳无功。
连抑制剂都无法遮掩Omega怀孕五个月时会散发的香气,他的身体会自动向周遭散发信息素,让闻风而来的Alpha们保护他,免于稀有种群的子嗣受到伤害。他会被强制带往“塔”,在那里受到几乎国宾般的待遇……甚至更不同。
但他如今并没有被标记。
欧阳少恭从来不标记任何一个Omega,这点他始终知道。
哪怕陪伴在他身边那位名义上的情侣,拥有梵蒂冈亲授公主身份的巽芳公主,也并没有被他标记。
事实上,两位外人眼中的伉俪情深出了一些小小的问题,在百里屠苏作为欧阳少恭助理的日子,他的上司经常夜不归宿,在众人看不见的黑暗中散发寂寥的孤独,喝着一杯又一杯的红酒。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能从电视上偶尔看见的有关巽芳公主与长琴王子琴舞合作的节目里窥出些端倪。所谓知音,总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吧?
疏远抑或逃避,本来和百里屠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偏偏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点,他返回公司取文件的时候,抑制剂到了期限。可能新换的牌子并不适合他那时的身体,当他铺天盖地的信息素充满了整个楼层,仅仅隔着一墙玻璃的喝过红酒的欧阳少恭做出了符合他身为一个Alpha中的Lord Alpha该有的行为。
事后难免尴尬,所幸过程中欧阳少恭还没丧失他的理智,稀里糊涂就标记了百里屠苏。
那之后百里屠苏用三天的时间处理了他手头的事务,交待给来接替他的对象,显而易见……没有好好管理好身体,这是身为一个工作多年的Omega的失职,他该庆幸欧阳少恭并未认定他有意令抑制剂失效,来一场空手套白狼的好戏,惯有的好品德使他免于这种难堪的揣测,仅仅是被以出了大疏忽而问责,甚至没有造成金钱上的损失。
在那之后,已经又过了三个月。上天给百里屠苏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如今,他是一位怀孕的Omega了,更糟糕的是他还没有被人标记。只有Lord Alpha才能在不标记一位Omega的情形下,让一名Omega受孕,而他无法冒险找到另一位Alpha标记他,那会令他腹中的胎儿起强烈的反弹,甚至危害到他的生命。然而,如果没有一位Alpha的照顾,他将在两个月后再也无法阻止身体散发的强烈信息素,令他被带往“塔”,整件事也将随之曝光。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让百里屠苏伤透了脑筋,他才会那样冒失地要求护士为他作人流。显然,老资格的女护士长还没有跟他一样混乱,及时阻止了灾难般的事。
百里屠苏长如蝶翼的睫毛垂成了阴影,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从那样频繁轻颤的眼帘中看出,他真的乱了分寸。

方兰生,一位平常总不那么可靠,却又在关键时刻有几分可靠的友人。
百里屠苏的助理工作,便是这位大学时期的同窗损友介绍的,那时他刚刚离开家,没有和养父兼老师的紫胤先生一起生活,也和他的师兄陵越在不同城市,这位同窗便以他好友兼师兄弟弟的几层身份,自告奋勇替他找工作,安排他可以有个过渡期的收入。
刚刚自学院毕业的百里屠苏并没有太多经验,担任一位Lord Alpha的助理实在是不够资格,但是方兰生仗着自己家族的优势,一并他二姐方如沁暗恋欧阳少恭的私心,并不希望正与情侣传出情感危机随时分道扬镳的未来姐夫身边再多几个情敌,安排自己好友出任再适合不过。
方兰生作为一位普通人类,显然并不懂得Alpha和Omega之间那些事,他只不过知道稀有族群里Alpha一定会和Omega在一起,他的二姐是一位Omega,但作为女性应该要矜持,并不能那么简单粗暴地就失了方家二小姐的身份,纡尊降贵去当欧阳家现任家主的助理吧?于是拥有Omega身份的屠苏自然是最佳的助理人选,当然在方兰生的思想里,屠苏在Omega之前只是一位和他一样的男性,Omega不过是一个助理竞选的条件。
欧阳少恭辞退了百里屠苏,并没有将理由告诉给方家,屠苏也只是以不太适合为理由回复了方兰生,并且在损友的帮助下找到新的工作。这就像一个秘密永远埋藏于过去,尽管屠苏对兰生还抱着那一丝歉疚。
他此刻忐忑不安,在咖啡馆永恒的玻璃门推开响起悦耳风铃声的刹那,看见风风火火的方兰生环顾四周,迅速找到他迎面而来,那一刻他几乎想要落荒而逃。但他从来没有这样狼狈,也不可以这样狼狈。
“屠苏,什么事这样着急叫我来。”方兰生刚坐上椅子,就呱噪了一句。
百里屠苏张了张嘴,竟然难以置信地失声了。
方兰生熟悉他这位木头脸朋友,虽然同窗期有过不愉快的初识,但如今他已不会再认为百里屠苏没有任何情绪了。当他不愿开口的时候,一定有更为棘手的问题出现。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将事情往糟糕的方向想去,急切地询问对方:“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公司又给你奇怪的工作了?”
从意外中断助理的工作开始,屠苏在派遣公司的处境便不太好,无端的缘由总有些奇怪的揣测,这点在哪里都一样。尽管作为股东之一,方兰生替百里屠苏解释说情确有其效,但他并不是明面上管事的人员,常常无奈屠苏会受到的不公待遇。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我请了假,下午也空出来了。”
“那怎么回事?木头脸,你不像随随便便请假的人啊。”
百里屠苏挺直身躯,置放在双腿上的手握成了拳,尽管面无表情的他像是平静地思考着什么,但此刻他的内心正处于极度挣扎中。
他仿佛做了最后的妥协。
“我需要你的帮助。”他淡淡看着方兰生,“我怀孕了。”
对面,方兰生目瞪口呆,张大了嘴。
这简直太令人震惊。

方兰生二十五岁人生大危机!
Omega是可以怀孕的,尽管屠苏是位男性——他从来没有这样清楚意识过这个问题。
如果哥哥知道托付给自己的师弟怀孕了,还不知道父亲是谁,那他该怎么交待?紫胤老师会不会冲到他家里指责失职?
不对,不对,屠苏怀孕了,和普通女性怀孕,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屠苏!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方兰生几乎快要抓狂了,“你说了半天,该死的还没交待把你肚子搞大的家伙叫什么!”
“知道了又如何?”
“当然是去揍他一顿!把他拎到你面前,要你负责啊。”方兰生觉得百里屠苏有点不可理喻。
“算了,我自己可以负责。”百里屠苏淡定的好像在谈论天气。
“那你打算怎么负责啊!”方兰生被他的淡定再度刺激,抱住头似乎快要崩溃了,“我一定会被骂死的,老哥肯定会揍死我,老师也肯定会打死我的!”
百里屠苏无视了他的崩溃,一本正经地问:“兰生,我想问你,你觉得……我要不要把孩子生下来?”
“哈……?”方兰生呆住了。
百里屠苏认真看他,眼中丝毫没有开玩笑,依然和以往一样,纯粹得近乎清亮。
“当然要生啊!”方兰生立刻回答。
“为什么?”
“……拜托,哪里有人不要自己的孩子呢?”方兰生难以置信。
“可是,他如果只能出生在一个被禁锢的地方,连亲生父母都无法好好照顾,又有什么用呢?”
“……”
方兰生猛然想起,百里屠苏曾经对他说过,有关“塔”的生活记忆,那是一个他们这样的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世界。特殊种群的寿命极长,又因为种群的繁衍特殊性,尽管把持着这个世界最高的权力者地位,却并不那么容易。如何融入正常人群,令普通人服从他们的管理,消弭种群之间的矛盾,是这个高智商种群第一解决的要务。他们强调着种群和种族的不同之处,不管Alpha抑或Omega,从外表与语言上和普通人类并没有区别,繁衍方式也都一致,他们鼓励Alpha和Omega加入人类群体,聪明地成为各界领导核心,又掌握着这类精英人群,创造更高的利益价值。每个特殊种群的成员都要在“塔”出生,经过漫长的教育,包括学习如何和普通人融洽相处,以利益为诱惑,以霸权来控制,以教育来凝聚……他们做了太多。
相对于各国政府,“塔”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核心。这个概念在方兰生这样的普通人眼里,只不过是一个类似于贵族学校的概念,这样的包装深入他们的思想,所以并没有特别大的感触。但对屠苏这样的Omega来说,“塔”就是一个高度集中的监狱。他在“塔”里的青少期并不愉快,曾经有过相当惨烈的经历,和外面的世界不同,种群等级森严的劣根性,令他心间蒙上了阴影。在那个世界,他常常觉得自己像只野兽,而不是一个人。这极大地保障了出塔的特殊种群,不论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就和地位,始终会遵从种群的阶级原则。
Alpha成为种群的核心群体,Lord Alpha则拥有种群绝对超然的地位,Omega受到种群保护,天生负有创造后代的使命,绝对服从他们的Alpha,而Alpha必须永远爱护自己的Omega,甚至在精神上完全拥有他们。
百里屠苏接受过这样的教育,他应该是唯一一个在“塔”的成长过程中遭遇不公对待,拥有恐怖经历的Omega,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接受过心理调和,带着对“塔”的心理阴影,以及对特殊种群的不安离开的Omega。一切源于他是难得少数在没有双亲陪伴下进入“塔”的Omega,换言之,他是一个孤儿。特殊种群极度保护自己的幼儿,对他们的关怀超越了普通人类,几乎不可能出现放弃后代的事情,繁衍是刻在他们灵魂中的重要使命,关系着一个种群的存亡。屠苏的父母因为从事特殊职业,在生下他的时候双双遇难,也许他要强的母亲冒着极大危险执行任务,并没有像普通Omega那样在孕期回到“塔”接受周到的保护是错误的决定,出生时遭受极大的动荡,导致一直留有潜意识危机感的百里屠苏,从幼年便十分内向,常常为人误解,在“塔”里与人起了不可调和的冲突,又因为对方的特殊身份,使得事情不了了之,等他被后来教育他的老师紫胤带出“塔”,自然对这个自由的人类社会更有好感。
光是让百里屠苏回到“塔”,就几乎是令他从头到脚发寒的事情了,更别说让自己的孩子在“塔”出生,那倒宁愿不要这个孩子。
如果听他说话的是一位特殊种群,或者对特殊种群了解颇深的人,此刻一定早已被吓到,正如屠苏检查的那家医院的护士长,可惜他面前这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方兰生并不知道一位Omega如果有放弃孩子的念头,对特殊种群来说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又是会被如何严格看管,想尽办法安抚。他只觉得,放弃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是件残忍的事。他应该被生出来,看看这个世界,呼吸一下空气,如果是个女孩子,将来遇到心仪的男孩子被追求被爱护,如果是个男孩子,将来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追到手……这么简单而幸福的事。
“你要生下他啊,不然多可怜。”方兰生靠近百里屠苏,认真地劝说,“你可以不要回那个地方,跟我们普通人一样,医院不好,换一家生就是了啊,又不是一定要在一家医院生孩子。”
百里屠苏说:“普通的医院没有我们生育的条件。”
“那……我们可以不要在医院。”方兰生飞快地转着脑子,“过去都是在家里生孩子,找什么接生婆,产婆来帮忙啊!”
百里屠苏摇头:“我们Omega怀孕的时候,第五个月开始,就会大量释放信息素,Alpha们会找上门来的。”
“找上门会怎样?”
“……标记我吧。”百里屠苏露出茫然的神色,“我也不太清楚,我还没被标记过。”
“我懂,就是你还没结婚,然后突然来个人,强行跟你把证办了。”方兰生理所当然用那点可怜的知识作了注解。
百里屠苏想了想,点头说:“应该是这样。”
“那可不行,不是强买强卖吗。”方兰生撇了撇嘴,“你已经未婚先孕了,要再来个家伙想作娃娃的后爸,肯定不会对娃娃好!我们找来照顾你的人,一定要是普通人才行,反正我这样的才闻不到你的那什么信息素,放心吧!我们方家在山里有间别墅,基本是很安全的,我只要改造一下地方,弄成适合人生孩子的地方就好了。”
“那会很麻烦吗?”
“不会不会,我不让我二姐知道,我们自己做。”方兰生得意洋洋地拍胸脯,“我二姐要知道,又要管东管西的,麻烦!”
“总之,屠苏你不可以不要孩子,大不了我当他干爹!我来替你养。”
“……”
“哎?屠苏你去哪里?”
“……”
疾步离开的冷面青年红透了脸,身后不明所以的青年急切地追着他,离开了咖啡店。
此时他们都还不知道,一场悄然而至的灾厄即将来临。


下)

第三杯咖啡,没有过去习惯的口味。
欧阳少恭不明白为什么在短短三个月间,他竟然熟悉了一款他并不熟悉的味道,以至于每个清晨开始工作时,都会令心情不那么愉悦。以往如果是以五分步入新一日,现在大概初始就是负分吧。
他的新助理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他的晨间咖啡,而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
放下那支金色定制钢笔,他揉了揉发痛的眉心,又一个超负荷的工作日,尽管早已习惯这样的运转,却在这段时日难得觉得疲惫。似乎有些他无法掌控的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变化,而他仅仅只有一个模糊的危机感,甚至连事情原委都不太清楚。
Lord Alpha的天性,拥有超然的直觉。这样牵动他的心绪,想必事情一定非常棘手,算算去年的意外,只有那天晚上而已。那个沉默却很单纯直接的青年,因为抑制剂的失效和他发生了关系,尽管那晚因为红酒和信息素使得自己缺失了部分记忆,只记得的的确确拥有了肉体上的交合,对欧阳少恭而言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将对方辞退了,哪怕知道是小兰那家派遣公司介绍过来的人,并且没有将原因告诉他。
似乎……就是从那之后开始,时常会觉得心绪不明。新来的女助理温婉端庄,他却至今没有记住对方的名字,常常在按下通外按键的时候自然脱口:屠苏,泡杯咖啡。
这样的错误犯了无数次,占据了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时间,即便两个月前他刚与巽芳分手,恢复了单身Alpha的日子,他给予上段恋情的反思和回忆都远不如八个月前那件小事。也不是没有和其他Omega上过床,怎么这次就例外呢?
直觉告诉欧阳少恭,在他缺失的那段记忆里,发生了严重的事情。

设备响起熟悉的按键音。
“欧阳先生,方少爷来了。他没有预约,却急着见您。”甜美的声音从中传出,是他的女助理。
“让他进来。”欧阳少恭放下笔,起身迎接他的总角之交。
两个月没见方兰生,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记得去年这家伙参与投资的派遣公司发生了资金危机,靠着家姐的鼎力扶持才撑过去,难得一声不吭任打任骂,乖乖回家族企业学习,数次谈及这件事,也仅仅以挠头的尴尬笑容带过。
欧阳少恭并不感兴趣方家教子的方式,他会记得这件事,因为方兰生同他抱怨过,都是他辞退了百里屠苏,害得自己的公司有了信誉危机,才会沦落到那个下场。为了补偿,欧阳少恭后来介绍了几家大型企业给他签订单。但他始终没有过问百里屠苏,却也没有忘记他。这在他极不寻常,又如此耐人寻味。
方兰生匆匆忙忙走进他的总裁办公室,第一件事,就将桌上的传讯设备关闭了。
“少恭,我要你帮帮忙。”他说得十分急切,面上胡子拉碴的与他往日形象大相径庭。
欧阳少恭难得被这样的方兰生惊讶到,他还是将对方劝坐沙发,亲自替他泡了一杯皇家奶茶,从容不迫的举止有效地安抚了方兰生的焦虑,他逐渐平静下来。
“小兰,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就……特别不好的事。”
方兰生的口气十分虚,他迫切地要欧阳少恭保证,千万不能告诉他二姐。
“如果你要说了,我会被二姐打死的……不不,我也快被我哥骂死了,还有紫胤老师,他一定会气死。”
欧阳少恭耐心地问他:“到底什么事?”
“我……我……”方兰生犹豫了一会,下定决心般说,“少恭,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我实在是没有人找了,才来找你的!”
“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得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欧阳少恭重复道。
“我知道少恭你是个Alpha,你知不知道,怎么照顾生过孩子的Omega?”
“……”
方兰生如此天真又认真地问出了这个如惊雷般的问题,一时间,欧阳少恭隐约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寒冷因为这个问题缓缓浮现而出,这源于他身为Alpha的天性,察觉到问题背后涉及到一名Omega,以及种群的子嗣。
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冷。
“为什么这么问?”
“就……我认识一个Omega,他生完孩子,变得……情绪特别的不稳定,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在哪里见到一个Omega生孩子。”
方兰生语塞,他终于意识到欧阳少恭的脸色沉得可怕,一时有些惊惧。
“小兰,这个问题很严重,你得说实话。”欧阳少恭强大的压迫感,令方兰生下意识将所知道的事情一股脑儿倒出来了。
“少恭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骂我……屠苏怀孕了,他不想回‘塔’里去,我在山里的别墅替他安排,我也不想瞒着二姐的,但是老哥要我好好照顾屠苏,他连孩子的父亲都不肯说,又是未婚先孕,以后在社会上怎么立足啊,单亲妈妈……不对,单亲爸爸什么的,我又不知道你们Omega和Alpha的事,那他,那他生完孩子情绪一直不对,我该怎么办啊,我也要疯了啊……”
毫无章法的语句在欧阳少恭脑中拼凑出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在一瞬间僵硬了身体,失去了三秒钟的反应。
“什么也不肯吃,一直很弱,也不知道身体怎样了,我该怎么办,少恭你说啊……少恭?”方兰生终于发现自己的总角之交失语已久。
“……他现在在哪里。”
“就,山里的别墅。”
方兰生小心翼翼地看着欧阳少恭,对方与他对视了一会,起身往外走。
“哎?少恭,少恭你等等我!”
方兰生终于意识到对方的步伐速度简直完全没考虑过身后还有自己的存在。

Alpha准则,保护自己的Omega直到世界尽头。
一位Omega在人生中最为脆弱的时候,便是分娩生育的时期。他们的精神需要自己的爱人从中协调,无时不刻的信息素来稳定精神情绪,如果一个Omega在生育后没有他的Alpha陪伴,难以想象……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他们会被活活逼疯。
缺少Alpha信息素的安抚,比人类的产后抑郁症更加可怕,新生的种群婴儿也会因为双亲的信息素环境不完全,在记忆体里深刻地留下扭曲的恐惧。
欧阳少恭完全无法想象如果方兰生没有来找他的后果。
甚至他此刻从容淡定地在后座望向窗外山道的风景,内心深处的焦虑和恐惧,无时不刻折磨着他的神经。
他是一名强大的Lord Alpha,他的直觉告诉他出了事情,直到今天,这段时间以来的不安总算有了答复。他的记忆因酒精和信息素产生了缺失和错乱,但他的身体记住了他当时的选择,那个混乱的夜晚,他拥抱了百里屠苏并不仅仅止于发生关系,他们交配了。他潜在的理性令他没有标记百里屠苏,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他在性爱过程中生成过结,他将一名Omega当成自己所属物并且令他受孕。事后他完全不记得这回事,然而身体记忆却一直在提醒他这件事。他该死的强大的Lord Alpha的理性支配,他该死的违背他选择的不曾标记,他该死的全然错失了自己后代的出世,他该死的混账的将他的Omega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让他在受孕及分娩的十个月里饱受精神摧残,没有一名合格的Alpha丈夫陪在他身边安抚他的精神。
百里屠苏直到分娩后才出了精神问题,他到底有多坚韧才能挺过没有Alpha信息素安抚的整个生育期!
他到底对自己的Omega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欧阳少恭闭上了眼睛,他难得皱了眉。疲惫和后悔在心间萦绕不去,第一次,他感到了无可掌控的无能为力,又庆幸上天给他可以挽回的机会的仁慈。
方兰生坐在车内,一直叨叨不停。
“屠苏说如果不在隔绝的地方,他会散发一种信息素,会有其他Alpha过来,强行和他结婚,当他小孩的后爸,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这样野蛮啊。”
方兰生的话自然而然在欧阳少恭脑中织出一个画面,激发了强烈的占有欲,无法抑制的嫉妒和愤怒在听到有其他Alpha能触碰到他的Omega时满溢而出,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但他依然记得自己是个Lord Alpha,没有对他身边的总角之交做出什么可怕的暴力行为。
欧阳少恭想起那个安静又认真的青年,懵懂而又不会主动询问,他的视线在特定的时候总会被他吸引,带着并不强烈的印象,留下一抹背影。是的,欧阳少恭的记忆里,总是百里屠苏纤瘦而笔直的背影。当那个Omega面无表情的时候,双眼像是会说话,并不世故的天真,偶尔笑起来露出不符合年纪的少年般的纯真,沉默而倔强地较真,那个孩子在他眼里始终是真实的。以人类的眼光而言,百里屠苏是位大好青年,但在他们Alpha眼里,百里屠苏仅仅是个懵懂的少年,于特殊种群的年纪而言太过年轻。
这样一个小Omega,在没有被标记的情况下,懵懂地怀了自己的孩子,又因为天生缺乏安全感,并不愿意回到“塔”里去……如果他选择第一时间回到“塔”,那欧阳少恭会第一时间知道自己有了子嗣,一切都是那么巧合,他当然调查过百里屠苏的过去,也知道他是罕见的没有在亲生父母信息素关爱下长大的Omega,但他没有想过这个孩子有着深切的对塔的阴影,当然,这令他现在迫切地想要快点到他身边去。
他的Omega在忍受折磨……欧阳少恭微微垂下眼眸。

私车在山道盘旋至尽头,遥远便听见伫立的别墅里传来婴儿的啼哭。
别墅中Omega的信息素已经很淡了,欧阳少恭毫不在乎地铺盖了这方领地,他强大的Lord Alpha的存在让整个空间充满了难以叙述的压制,几乎瞬间,依靠种群特性的亲子纽带“读”出父亲信息素的婴儿受到了安抚,渐渐停止了啼哭。怀抱婴儿的普通人类保姆错愕地看着大步走近的男人,还有他身后的雇佣者,欧阳少恭只是深深看了一眼她怀中的婴儿,转身踏步上楼。
追寻着Omega淡薄的信息素,他在房门外伫立。
方兰生在身边小心翼翼地压低嗓音:“少恭,你不要太刺激屠苏,他现在有点情绪不稳定,千万千万别刺激……”
欧阳少恭打了制止的手势,扭开了门锁。
屋内非常安静,一眼入目就能看见穿着奶白色丝绸睡衣的百里屠苏蜷缩在床上,将头环入腿间,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欧阳少恭自然散发着信息素,他看见虚弱的Omega轻微动了动手指,依然没有力气做出任何反应。连日来因为天性不断散发信息素安抚婴儿已经让他消耗过度而疲惫不堪,也正因为虚弱令他不能再散发信息素,导致婴儿因恐惧不断啼哭。
欧阳少恭看着这个Omega,他的Omega。他年轻而令人心疼,他令他无法抑制内心深处涌起的奇异的感受,那或者是一种怜惜,又或者是一种情绪。他拥有这个年轻的Omega,尽管在此之前,他曾一无所知。
“屠苏……”他轻轻唤他,并没有得到反应。
欧阳少恭小心地靠近床铺,坐上侧沿,他伸手试探性触碰了Omega的手,没有得到排斥。不断散发的信息素稳固这一切,他伸出双臂环住这个青年,拥入怀中,迫使百里屠苏抬起茫然的脸,毫无焦距的视线代表他已经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忍受了过多的精神折磨。
欧阳少恭轻吻他的眼睛,让信息素自然融入他的Omega体内,安抚他疲惫不堪的情绪。他在感知中充盈着百里屠苏的信息素,一丝丝牵起脆弱的羁绊,将那些残余的能量交融。他不断亲吻自己的Omega,软化而安抚着他。
“好孩子,你太累了,现在好好休息……”欧阳少恭在百里屠苏耳边呢喃,他温软的气息含着青年的耳垂,温柔地缠绵,绵密又不失强势地对他的Omega下达了命令。
然而,他遭到了精神上的抗拒。
百里屠苏没有放下他的精神戒备,他依然顺从了天性散发着Omega信息素,试图安抚这个别墅中他的孩子。这是一个惯性和本能,在十个月内他都是这样做的。这令欧阳少恭感到了无奈,继而深刻地心疼,是他的无察将屠苏逼迫到了这个境地,他没有好好保护他。
欧阳少恭依然持续下达着暗示与命令:“乖孩子,你太累了,剩下交给我……听话,你需要好好休息。”
他温柔地亲吻屠苏,用信息素牢牢锁住了他的Omega,不断软化青年的精神屏障。看着他茫然失神的眼中滑落泪滴,那是在强大的Lord Alpha信息素下支撑不住即将溃败的无力。他的Omega在不安,长时间的折磨令他无法安然接受匹配伴侣的信息素,即便他已支撑不下去了。
欧阳少恭几乎叹息了,他抱着百里屠苏,凝视他端丽的面容片刻,他终于做了决定。
拨开脖颈一侧短发,轻而易举找到了那个特殊的位置,欧阳少恭俯身轻吻那块区域,几乎虔诚地流连,随后,他深深咬了下去,标记了百里屠苏。剧烈的颤抖自身下那幅躯体传来,Alpha牢牢压制着Omega,将此生唯一的信诺给了他的爱人。
一个Lord Alpha,放弃他可拥有无数Omega的权利,甘心只为一位Omega束缚。
这一刻欧阳少恭服从了内心深处早已知晓的答案,他找到了如同半身一般的爱人,百里屠苏将成为他生命中唯一的拥有。他心甘情愿,更是甘之如饴。
百里屠苏终于缓缓放下了精神戒备,再抗拒不住标记后Alpha对他的绝对掌控,顺从信息素带来的命令,疲惫地陷入安睡。
欧阳少恭轻轻放下他,好好安顿进被中,俯身亲吻他的额头。

方兰生神色复杂地看着走出来的欧阳少恭。
“是你对不对?屠苏孩子的父亲。”
欧阳少恭并没有否认。
方兰生咬牙切齿:“混蛋……你叫我怎么跟大哥交待,又怎么跟老师交待,还有我二姐……”
“小兰,谢谢你把屠苏送到我身边。”欧阳少恭却如是说。
方兰生瞬间语塞。
“我标记了他。他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欧阳少恭拍了拍总角之交的肩膀,“帮我联络该联络的人,我要他们都知道。”
方兰生愣怔怔看着欧阳少恭从容下楼,接过襁褓中的婴儿,照顾了一番,并轻声细语地交待下人,再将孩子顺给保姆。
“我会一直陪着屠苏,三个月内,不要让任何特殊种群靠近这里。”他转头对方兰生交待,“需要的东西,我会列清单给你,小兰,替我们筹备婚礼吧。我要还他一个应有的仪式。”
“……”
欧阳少恭再度拍了拍方兰生的肩膀,上楼去陪伴屠苏了,此刻开始,他会一步不离,确保屠苏能在他的保护之下。
楼下传来方兰生挫败的哀嚎:“怎么又是我!天哪,大哥和老师一定会杀了我的,二姐也不会放过我……”
可惜,忙碌的人们并没有在意他空泛的唠叨呢。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最近的吐槽可能会很多 | top | 那些“他并没有错”>>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86-6b89970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