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慕凡X许诺]位置(完) :: 2015/08/08(Sat)

前言:拉郎CP,慕凡X许诺。慕凡来自电影《恋爱通告》老乔饰演的角色,人设只部分借鉴经历,性格借鉴老板,不适可X。许诺是《栀子花开》里人见人爱的主唱啦~虽然这部电影我有喜欢的CP,但为了宇易大业,来篇文过过瘾!


位置


【我诅咒你签约不了唱片公司,就像她这辈子去不了巴黎歌剧院!】

那个暴烈的声音仿佛还在静谧的夜晚嗡嗡作响,回荡耳畔散之不去,他却已无力驱赶这天内所有的荒唐,颓废在校园僻静角落的长椅上,喝一罐失却温度的冰啤。
他是许诺,五个小时前栀子花乐队的主唱,敌人乐队的友情助唱,言蹊的男朋友。
现在他谁也不是。
他只是选择藏起来,静静回想,是否自己做错了。
如果连言蹊都不能理解他的行为,他又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努力?
许诺不由得自嘲,喉咙微微紧缩,喝干最后一口酒液。
丢了伙伴,丢了梦想。
他的唐突在四年末尾变得那般不可理喻,谁又能理解呢?尽管连安頔也说过那样的话:如果时光再重来一次什么忙都肯帮。但说到底,不过是一时情绪下的喟叹,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梦想转交给任何人,替他人作嫁。
许诺也并不是这样简简单单放弃梦想的人,如果他能写出新歌,如果安頔能再弹得好一点,也许今天他们会不一样。
然而这世界没有如果,只有四年来临近毕业的现实,以及他们面前如山隔阻的艰难。
梦想之夜,唱片公司,不过都是一场空话。
许诺早就看见了他们的未来,如果青春只能在梦想失败中收场,他们或许可以拥有不一样的回忆,点缀完美的舞台。然而他曾经不能言说,直到兄弟反目,彼此心照不宣的话一旦发泄而出,便是连收回的余地都没有。正如康健说过的那样,冲动是魔鬼。许诺不是一个爱冲动的人,宿舍兄弟里唯独安頔会一时脑抽做出过激的行为,每每同巍歌发生肢体纠纷的也是他,无论老神在在偏好养生的康健,还是淘宝至上亲不离口的张在昌,都习惯了替安頔补过,哪怕四人中看似领头的许诺,也深知一旦发生兄弟阋墙的事,那两人绝对站在安頔那边,自己仿佛是那个身处其中却永远不在其中的人,带着其他人眼中音乐才子的光环,熟练地弹奏吉他,用这副老天赏赐的好歌喉在舞台上迷倒万千少女。
他是许诺,他却无法随心所欲。
没有女友。
没有兄弟。
他终于一无所有了。
正如曾经他被人告知的那样。


之一:回忆的夏日

天之骄子的道路不同寻常。
忍受非议,忍受目光。享受艳羡,享受嫉妒。
许诺熟悉这个,他在初中晚会上一把吉他清唱一首《栀子花开》,收获无数校园粉丝那天起,就注定是个传奇。接下来的高中玩乐队,两走两散,继而进大学,再组乐队,所有事情都再顺理成章不过。
慕凡曾经在他进大学前刻意提点,如果他再继续玩这种半调子的乐队,终究只是耽误他自己而已。
许诺不置可否,他对慕凡说过的所有话都不置可否,在他眼里,慕凡的所作所为除了现实、得益与目标,不存在任何情分。他总是散漫着用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孔迷惑一切对他抱持善意与好感的人,利用完这些资源,毫不留情地抛弃。比如音乐,比如前程,比如他们这个家。
也许在外人眼里,他们这个复杂的组合并不能称之为家庭,但不可否认他们以一个整体过了整整二十几年,那些躲不开的情分,总是不能否认的。
慕凡是第一任的孩子,许诺的母亲跟慕凡的父亲结婚时,慕凡就已经是个稚龄孩童了,然后车祸。慕凡的父亲过世,许诺的母亲带着慕凡改嫁给了许诺的父亲,生下了许诺,然后车祸。父亲、慕凡、许诺,剩下一家三口。
也许这辈子都逃不开车祸的阴影,许诺在大学期间又有了一次刻骨铭心的冲击,他难以置信地站在急救室门口,仿佛回到那个黑暗的日子,那个他在同样的场所瑟瑟发抖,慕凡却微笑地抱着他,轻声细语说“别怕,怕什么呢,这样的场面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反而令许诺更加颤栗的日子。
从那天起,他发现慕凡是个疯子。
他拥有最好看的皮相,最无可挑剔的言行举止,但他骨子里就是个疯子。
他恣意挥霍自己古典乐的才能,在大学里风靡了一个时代,得到所有导师的最高赞誉,甚至能进入最高学府深造,但他突然放弃了这些,转而进入商业的世界,用自己的音乐才能做起工作室,替各行各业写曲。他似乎丢失了大学中为人津津乐道的才子情怀,温柔和善,换以手段高明,雷厉风行,他将事业进行得热辣猛烈,摧枯拉朽般破坏着圈中生态,拉拢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然后,他微笑地回到家中,对父亲和许诺说:“我要搬出去了,这些年谢谢照顾。”
父亲什么都没说,唯独许诺像是遭受了背叛。那个时候,父亲刚刚失业在家,他还在考虑人生中关键的选择,甚至一度准备放弃大学,去酒吧驻唱养家。然而慕凡回来了,带来一笔丰厚的资金,用他的话说,买断过去所有欠下的债,今后踏出这个门,他和许家父子不再有关系。他能用钱买断他过去的人生,迎接崭新的未来,那微笑嘲讽犹如尖刺,深深伤害了许诺。他没有对母亲的记忆,童年回忆除了忙碌的父亲,只有对他无微不至的慕凡,充当了母亲的角色。哪怕慕凡骨子里是个疯子,也是他唯一抓紧过衣角的人,但那个人却站在自己面前,陌生而礼貌地表示,以往那些关爱不过出自对母亲没有抛弃他这个继子的还恩,并且不希望在继母死去后随时被丢出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家庭。他留给许诺最后的话,就是那句:“如果你想好好唱歌,就别跟大学那些半调子玩,有兴趣的话来找我,我帮你介绍工作,看在妈的份上,我可以少抽你点分成。”
许诺直接让他滚。
慕凡推了推金丝眼睛,温雅一如以往,他说:总有一天你会后悔,我等你来找我。
许诺当即发誓,永远不要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他看着慕凡离开的背影,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这个背影。
永远,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


之二:现实的夏日

夜风越来越冷,喝过啤酒的身体也仿佛冻僵了。但是许诺并不想回宿舍,安頔他们应该也没有回去,彼此就这样避着不愿见,也许到毕业那天,都会一直默默地互相忍受。这却不该是个可以留下心结的事情。
许诺靠着长椅,都市里的大学,已经看不到非常漂亮的天空,星子稀疏得可以忽略不计,校园静谧仿佛恐惧侵袭,那些时常在宿舍里开的玩笑,譬如校园十大之谜,各类诡奇刑事事件,倒是一股脑儿涌出来了。
许诺周身也跟着发毛,他将空罐朝垃圾桶抛去,“哐当”的准确投入并没带来成就和惊喜,反而引起一点抖索,他怕黑夜……母亲出车祸的时候,他一个人缩在医院的急救室外,走廊灯出了问题,闪闪灭灭,院方忙得没人来修,他一个孩子不懂得关灯,直到慕凡赶来,在幽幽的环境下,对他说了那样的话……慕凡大他九岁,那个时候已经是个十三岁的少年,即将步入初中生活。
许诺留下了阴影,从此不能面对黑夜。他踌躇着是否走回寝室,装作先入睡的样子,又介意是否应该外宿一晚,不要再发生冲突。正当他犹豫不决,寂静的空间响起了脚步声。许诺第一时间弹跳起来,朝声音的发源望去,他看见一个黑影从树后缓缓走出,不辨人鬼,瞬间仿佛挑起了所有神经,向后直退到昏暗的路灯下。
那个黑影在光晕中渐渐显出样子,剪裁得体的黑西装,条纹领带,精致的领夹,链状的金丝眼镜,记忆中一贯从容的样子,冷漠得近乎傲慢的神情。
那是慕凡。
许诺恍惚以为见了鬼。
直到这个“鬼”同他打招呼:“在这种地方喝酒,你的大学生涯过得并不怎么样。”
许诺的心跳渐渐恢复如常,他无法掩饰苍白的脸颊,姣好的容貌在路灯下看得见微微垂下的长睫毛的阴影,精致而脆弱,如记忆中美好依旧。
“你来干什么。”他淡淡地问,口气却是不悦。
“来看看终于能上大学的你,过成了什么样子。”慕凡轻步走近,递出了一张照片。
许诺犹豫地接过,随即睁大了瞳孔。
四小天鹅,他们最滑稽又最真诚的努力时光。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把大学玩票进行得这么彻底,不搞乐队,玩跨行。”慕凡轻嘲的声音在许诺耳边那么刺耳,“男版四小天鹅,你想转行当芭蕾舞演员?那我可得恭喜你,依然保持童真啊。”
许诺把照片撕成了碎,丢进垃圾桶,冷冷道:“我的事,和你无关。我怎么过大学生活,不劳你费心。”
“别误会,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慕凡丝毫没有被他惹怒。
“我最近没什么事,喜欢研究酒吧文化,刚好这附近有个不错的店,我把它盘下来了。”
许诺立刻警觉了。
“……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你和老板有协议,毕业后如果双方有意,栀子花乐队能在酒吧继续驻唱。我来通知你一声,我的酒吧,只需要最好的驻唱乐队。你,和你的乐队,不在我的标准范围内。”
许诺自嘲般道:“你可以不用担心,我的乐队已经没了。”
他不想再继续跟慕凡纠缠,转身就走,但那人似乎不愿放过他,轻而易举抓住了他的胳膊。
“如果你跟巍歌合作,你们两个,我都可以签约。”慕凡笑得犹如地狱使者。
许诺瞬间被点燃了怒火:“……原来是你。”
他转身直视慕凡:“是你干的吧,怂恿巍歌招我进乐队不惜做这些事,你给他的许诺,毕业后能签约唱片公司。”
慕凡无辜地道:“我可没有把你给他,我怎么舍得。”
“闭嘴。”许诺忍无可忍,“慕凡我告诉你,你可以破坏我们乐队,但你休想要我签约。”
“你的乐队是你一手玩没的。”慕凡淡淡道,“你其实已经知道了,不是吗?凭安頔的实力,你们乐队不会有太大进展,你又没有写歌的才能,基本挽回率为……零。巍歌不同,他能写能弹,你能唱。我真搞不懂你,和巍歌合作,你们都将受益,什么梦想,未来,全在你一念之间,然而你还是在玩票。你觉得你能对得起谁?”
“我对得起自己。”许诺抢白道,“还有天地良心。”
“天地良心值几文?”慕凡玩笑般问。
“……值得一辈子的回忆,你这样的人才不会懂!”许诺偏过头,他不愿回想过去,被抛弃的过去没有让人惦记的价值,他下定决心了,这次他不能输。
“我会继续练舞……也会继续写歌,我会证明自己能创作出好歌曲……当然,不是向你证明。”
慕凡自动忽略了他最后那句话,愉悦地道:“我拭目以待。”
许诺转头就走,再没有回头。


之三:展望的夏日

许诺欣赏巍歌,又不得不排斥巍歌,在他是个很艰难的条件反射。看见巍歌,他就会想起慕凡的人生理念,永远现实而老练,稳重而执着,除了目标之外其余皆如浮云,随时可替换,随时可抛弃。这样的人,他无法不让自己杜绝感情。但他始终不能抗拒才华,英雄惜英雄,才子慕才子,巍歌出众的作曲才能,曾经一度让许诺非常羡慕。
如今,他总觉得自己似乎错了。
用尽全力唱出了“再见”,他享受这刻从天而来的礼物,写下属于自己的音符。等他再抬头,巍歌悄然立于门边的欣慰和笑容,似乎打消了他过去所有负面的看法,这个人……似乎也是很温柔的人。
巍歌带许诺去了录音室,他们合力完善了这首歌的编曲,并且替他填下词,许诺一连三天和他泡在录音室,有此成果,不枉辛劳。巍歌显然比他更高兴,他即兴弹奏了一曲吉他版的四小天鹅,又成功带燃了许诺的灵感,梦想之夜的隐隐约约的计划,就在两个大男孩的废寝忘食中逐步成形。
接下来的事仿佛顺理成章,巍歌带着许诺的新歌劝服了栀子花乐队,他们在梦想之夜上从优雅芭蕾到劲歌热舞,将大学毕业晚会玩出了火花。可惜的是这场晚会并没让他们展示自己的才华,自然也就没有签约的可能。
许诺带着重修旧好的两个乐队,在空荡荡的演出场地,单单为言蹊唱了一首歌,他用自己的才华证明了无限可能的《再见,再见》。
再见了,我的青春,那些好与坏的回忆。
再见了,我的女友,那些无遗憾的感情。
再见了,我的兄弟,那些不可避的散场。
许诺抱着言蹊亲吻,这是他用尽全力证明了四年的维护。言蹊也努力回吻他,心底深处知道分开再所难免。然而除他们以外,热烈的掌声却带着未能察觉的祝福的善意。
这是最后了,我们做完最后的青春梦。


之四:结束的夏日

许诺拜托安頔送言蹊离开,所有人才惴惴不安地仿佛感知了什么。直到他们温柔一笑,安抚了大家的不安。
“巍歌。”许诺单独叫住了他,说,“我很抱歉,关于你的前途。”他始终不能那样简单而尖锐地视而不见,真正做到不关心他人的前途,在他清楚事情背后真相的前提下。
巍歌却笑了笑:“你不用道歉,许诺,你有选择的权利,我很高兴今天我们能够同台,我的青春里有和你共同录制的《年少有你》,还有和你同台共唱的《再见,再见》,我已经很满足了。”
许诺失去了说词,终于只道:“谢谢。”
巍歌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他的吉他离开了。
人去楼空。
偌大的演奏会现场,终于只剩下许诺一人。
他望着空荡荡的舞台,收拾完器材离开的朋友,兄弟,带着他们最后一次演出离开这段岁月,接下来将进入另一个人生阶段。他们离开学校,进入职场,依然要面对即将而来的诸多选择,也许……能做到一个月内跳出一只芭蕾舞,已经没什么能让他们轻言放弃了。梦想没有实现,却并非一无所获。许诺从言蹊的眼睛里看到坚决和无声的感谢,他知道她终将再赴法国,哪怕用不同的名义和方式。那么自己呢……?
他坐在地上,想这四年,想家中的父亲,一个结束意味着另一个开始,此刻他无限满足,却也无止尽地疲累。
然后,他又看见了慕凡。
那个在他跳四小天鹅的时候,站在台下稳稳当当坐着的慕凡,在他热舞的时候,漫不经心鼓掌的慕凡。他从容不迫地走进来,戴着他一贯的金丝眼镜,可以阻挡他总是锐利的目光。
这个人,应该曾经算他的哥哥,但其实他们毫无关系。
许诺看着他走上台,走到自己面前,低头俯视。
他忽然好奇慕凡会说什么,在这个梦想之夜,彻彻底底违背他梦想初衷的夜晚之后,用那利刃般的尖锐讽刺又说些什么?
“歌很好听。”慕凡说。
原来他连加场都听了。许诺默默想。
“这首歌,我觉得可以收入EP。”慕凡说。
原来他还没放弃签约巍歌和自己。许诺默默想。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商讨的余地不小。”慕凡说。
原来他还记得所谓继母的良心报恩。许诺默默想。
他一言不发,任由慕凡独自说。
那人半蹲下身。盯着他仿佛看穿一切的目光,淡淡勾起唇角:“你要一直跟我犟下去吗?”
“……”
“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有大把的时间陪你玩。”
“……”许诺微微皱眉,这话似乎说反了,他怎么觉得被动的总是自己?
“只是我提醒你,不要忘了自己的处境,还有爸爸的处境。”
“你没资格喊他爸!”许诺冷冷道。
慕凡并没有争辩,他突兀地伸手拍了拍许诺的脑袋,无视他的抗拒,起身弹了弹衣服。
“晚安,诺诺。”他亲切地道别。
许诺第一时间想砸什么过去,良好的家教以及空无一物的手阻止了他难得的冲动。他看着慕凡从容地在视线中转身离开,又是那个背影,跃入眼帘,熟悉又刺目。他曾经发誓最后一次看这个背影,但似乎总难如愿。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抹了把脸,神情再不张扬地柔软下来,显出几分憔悴。
慕凡总是该死的对的,他想。
但他永远不可能随心所欲地驾驭我。他想。
如果总有一个人让他恼怒而又无可奈何,那就只剩我了。他想。
可能这样的人生非常无聊,但是无聊总是人生中的一部分。
许诺缓缓拿起吉他,弹着那首《年少有你》,他低柔的歌声回响。

【你也许不知道那时小小的我
年少的秘密藏在心中的角落
……
晚霞再美不及你眼眸的颜色
没有说再见 离别总是沉默
……
我们在春风秋雨里无话不说
却在春去秋来中失去了联络】

他喜欢这首歌,不会有人知道为什么。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慕凡X许诺]位置 续篇(未完) | top | [恭苏]枉年(未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97-8e19245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