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慕凡X许诺]位置 续篇(未完) :: 2015/08/08(Sat)

慕凡X许诺,位置的续篇。



位置 续篇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样的奇形怪状,他画了一个圆,圈了另一个圆,产生交集,彼此牵连,像缠绕住的环,头尾相接,怎么扯都扯不开,却又在下一秒神奇地松开了,再没有牵扯过的迹象,然后,彼此咕噜噜地滚远……滚远……
安頔不希望和许诺的交集变成一个解开的双连环,他习惯保持了对方的号码,每周一通,听电话那头熟悉的微微低沉又棉软的嗓音,背景时而传来嘈杂的地铁站广播,时而夹着小孩子跑过去的吵闹。许诺在手机那头有些歉意地说着不好意思,最近搬家了,离工作室更近点之类的琐事。安頔就听着,听着,在对方抛过来的问候下陡然清醒,用他从前并不擅长的谎言说着很好,很好。
毕业了,大家各分东西,彼此的未来只属于各自精彩。
安頔走出地铁,阳光照得他晃了眼睛,好容易看清方向,却被广场中央的喷水池吸引了视线,那里就像分水岭,隔着上一次兄弟们打打闹闹的回忆,衬落他孤孤单单的身影。他抖了抖精神,让自己看上去更活泼些。他是安頔,曾经栀子花的主吉他手,不能用糟糕的情绪影响了和许诺的见面。
他们约在下午四五点的茉绿咖啡厅,嘈杂的车站环境让那里人流攒动,却不少安静的座位,许诺在二楼一簇白铃兰后面露出微微晃动的脑袋,背光的阴面让他的侧颜落下一点投影,线条自然划过白皙的脖颈,在V领开衫的部位光斑顽皮地浮动。他的短发修剪得更精神了,长长的睫毛随着音乐轻微地抖动,抿起的红唇水润……眼前的许诺安静明丽得过分。安頔停住了脚,就这样静静驻足欣赏。
许诺听着音乐,修长的手指一撂,挣掉一边耳机,开始利落地在纸板上涂涂写写,他在创作新曲,尽管和他目前的工作并没有太大关联。他画了几笔,拿过桌上晶莹剔透的冻柠檬吸饮,安頔的目光自然落在彩纹吸管被瞬间叼住的部分,那片好看的唇形随即轻轻放开有些变了形的吸管……杯子归位,摇晃的吸管头上微闪光芒。
许诺是漂亮的。安頔想。毕业后他无时无刻不想念许诺,似乎错失了大学四年为数不多的精彩之重。
放饮品的时候许诺终于注意到他人的目光,他转头看见安頔,露出了笑容,安頔也适时和他打招呼,朝他走去。
两个月又十三天,他们仿佛很久没有见面了。
毕业后各寻出路,最前途茫然的是安頔。大学四年几乎都砸在乐队上,一朝梦想落空,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铁哥们张在昌向来聪明,在学期间就成了声誉不错的淘宝店主,他喊安頔入伙,无处可去的安頔就跟着张在昌一起经营淘宝店,每天当客服,盘货出货,赚了钱两人分。这个在他而言十分不入流,所以他从不告诉许诺自己做什么,只说在一家小型快递公司做事。
许诺毕业后干起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另一行业:配音。乍听的时候把三个哥们都吓了跳,想想主唱嗓子不错,大学里念过配音课,这似乎又很顺理成章。许诺通过demo带和面试,顺利进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工作室,接些商业配音来糊口,他也时不时写曲,给接到的单子加外快。安頔问过几次许诺是否有回酒吧驻唱的念头,都让许诺给放过了。他似乎铁了心想走这条中国新声优之路,两个月不到就开始配主角,念词练习很是吃苦。
安頔忍不住悄悄告诉许诺,巍歌已经签经济公司了,很快要包装走团队路线。许诺愣了愣,漫不经心问是什么公司。安頔说是慕城时代,许诺就缄默了。虽然并不太清楚,但同窗四年,安頔也知道那个慕城时代的老板,似乎和许诺有点儿亲戚关系。他这样问,半是试探,半是后悔。他总忍不住想许诺和巍歌之间有着君子之约,两人惺惺相惜,毕业后总会做些什么,那些梦想有关的事其实并不遥远,如果巍歌的前途是沾了许诺的边,为什么他不能带哥几个一起走上梦想之路?每每这样想,安頔都觉得自己混账,但是回到那个狭小的出租屋,面对堆积成山的商品快件,他又会忍不住想如果栀子花还在酒吧驻唱,是否已经被眼尖的星探物色了,如果许诺带他们进了慕城时代,现在他们是不是已经发单曲发专辑,开几场演唱会了?
“可你不能把梦想建立在他人的选择上面。”夜深人静的时候安頔也会对着镜子骂自己,这些想法,那些念头。但他躺在窄床上不小心踢到飞机盒,黑暗里透过窗外的光亮看见角落积灰的吉他反光的琴弦,他总会下意识地……那样去想。
现实这么残酷,至少别剥夺这点做梦的权利。
安頔想着,想着,渐渐沉入梦想,直到被下一个跳动的留言声吵醒。
煎熬的不是不愿说出口属于谁的现状,而是忍不住去想那没有走上的另一条路的风风光光。
我们曾经彼此选择,你为什么不能继续选择我呢?
曾经预留的位置,谁也没有呆到最后。


之一、秋天的故事

配音很忙,常常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收录仪器,慢慢配到凌晨三四点。那时候窗外的天空是黑的,泰半高楼大厦也沉寂在黑暗之中。一个人在走廊里发呆,点一杯自动贩卖机里的热饮,喝下去暖暖嗓子,总会感到一种陌生的空虚涌上脑子。
那种孤独仿佛在黑暗中无声蔓延,催促他离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回到那狭小而被机器笼罩的房间里,至少能有嗡鸣的声音,还有画面中不断变化的男男女女,一个个演绎出来的无声故事。
许诺是“音次元”最晚进的配音员,也是最快接手主角的配音员,工作室虽然小有名气却挨不住这一行说不上来的浮动变迁,圈子委实狭窄,竞争委实激烈。他刚进来的时候,虽然条件不错,然而还是个新人,工作室培养过几个不错的苗子,都因为待遇不高或者认识更好的人脉跳槽去了更广阔的天地,人手不足却也无可奈何。幸好有口饭吃,他们总是这样自嘲。
许诺不是外漂一族,然而家里实在没有人了,父亲去了远方工作,许诺有了自己单独的生活,总归单亲家庭里男不如女,父子关系再怎么好,也不会在打拼的阶段互相制约。他喜欢配音工作,现在的影视行业着实发达,制作又十分磕碜,不缺需要配音的作品,许诺工作室接不到太好的活,只能给这些没什么出路的小作品配音,能者多劳,多劳多得。自从他来了工作室,还发展新一项职能:配乐。曾经写不出歌的许诺从一曲成名后似乎打开了天赋的盒子,什么上帝的礼物,接不接得住都是过去,他得养家,他就得写。水平虽然一般,然而已然够用,为了省钱的片方巴不得工作室一手包办,也就给许诺带来不错的新的尝试机会。总体而言,他对现状仍然很满足。
只是,他很久没有唱歌了。
晨练和吊嗓子依旧在做,甚至比以前更勤快,仿佛有个声音要他继续下去,尽管他也不明白为什么。
人生离开那段虚浮的青春,褪下所有偶像光环,他是个在大城市里兜兜转转,每日定点朝伏夜出,永远关在孤独的配音室里勤勤恳恳的小配音员。生活中的关系变得那么遥远,偶尔和朋友联系也只在网络问候数语。迎来孤独,享受孤独。仿佛飘荡在茫茫人海中一叶孤舟,飘飘渺渺,不知去处,平静而又前途未卜。
“像这样劳劳碌碌一辈子,真的好吗?”张在昌说。
“许诺,你该找点乐子,别把自己都逼疯了。”康健说。
“偶尔跟我一起出来喝喝茶,别把身体熬坏了,你还这么年轻。”韩老师说。
“你该试着去迎接更好的转折,你的未来应该更加精彩。”言蹊说。
可是……都过去了啊。
许诺拨弄着杯子里的冰块,未来怎么走,他还没想好,眼前的路这么分明,就先凑活着走下去,也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现在经历的一切会成为意想不到的助力。他并没有浪费光阴,只是在逐渐积累。
“你这是安慰自己。许诺,你到底想什么?你应该过来,这里才是你呆的地方。”
巍歌的说教式劝语依然那样苦口婆心,偶尔接到他的来电,许诺会显得很有压力。
“你在干什么?”
“……配音。”
“我真是心疼你这副好嗓子,应该上台发光发热的条件,竟然去配音!”
许诺挂了电话,他和巍歌说不通。这个男人依然觉得自己的未来跟他绑在一起,总是怂恿许诺去慕城。然而……许诺一万个不愿意。他好奇慕凡是怎么跟巍歌说的,也许慕凡什么都没说,当老板的没必要跟下属说那么多,但难道慕凡会找不到一个主唱来组乐队推出去吗?只不过唱片行业不景气,推歌星成本过高,签约巍歌只为了拓展工作室写曲的覆盖面吧,民乐出身的慕凡玩起中国风倒是拿手,商业元素让他做出一个不可小觑的音乐王国,但那和过去辉煌的年代比并不算什么,盗版猖獗的现在玩起网络下载播放,抓着大制作影视热门配乐,慕凡缺各式各样的人才……却不在幕前,只需要幕后。
许诺早看清了慕凡那个人,无奸不商的雷霆手腕根本不会做赔本买卖,只是巍歌的目的性太明显,想拖自己下水争那一点资源罢了,他才不傻,巍歌的未来或许曾经因为他感到抱歉,但他既然如预期般走入了既定轨道,许诺也不必再背负莫须有的歉疚。
自己的人生本就应该自己过。
这是许诺在重逢安頔前抱持的想法,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变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关于那些隐而不宣的事情 | top | [慕凡X许诺]位置(完)>>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898-73085a2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