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宇易]都是雲朵惹得禍 :: 2015/09/05(Sat)

很久沒寫宇易了,好多梗攢著沒動,原諒糖太多,有時候想寫這對,又不知道該怎麼下筆,沒寫之前就很滿足。這次挑了演唱會的糖,不一樣的角度,不一樣的宇易,希望寫出我想表達的東西了。隨意短文一篇。另外祝賀微微太太生日快樂!

例行重中之重的聲明:本篇純2.75次元腦洞,和現實任何人事物無關,僅僅架空平行世界的YY,沒有雷同絕無巧合。

都是雲朵惹得禍


時間像個罪人,偷走他所有耐性,還有那些年怎麼去愛的人。幾乎都要忘了,熟悉的愛人方式,或者被愛的那些方式。
他是個幸福的人,從小到大,家庭中的絕對中心,溺愛沒將他變得軟弱不堪傷害,反而給了他超乎常人的勇氣,仿佛可以再前進,再戰鬥,不知流血為何物,也不懂心痛的難過。他越挫越勇,可以那麼天真而真誠地說句無愧於心,換來冷心冷情的評價。你怎麼能夠不覺得痛至天崩地裂?那這份感情於你又有多少份量?
起初他不懂,為何做出勇敢面對,可以慢慢從積傷中走出,依舊充滿了對世界美好期望,愛情的過分憧憬,卻成為那個被辜負的載體?就因為表現的沒那麼痛,便就可以判定他的偽裝與並非刻骨銘心嗎?
他問過,抗議過,直到一切毫無意義。
他忽然懂得了自己失去什麼,就像他懂了對方失去了什麼,然而,他更深的疲憊與失去之後,卻更明瞭那個人的言不由衷意味了什麼。感情的事,過去了終究是過去了。
他這段無厘頭的在無數人心中亦真亦假卻又轟轟烈烈的感情,以較為滑稽的日常鬥嘴模式慘淡收場,在那個男人眼裡,本該是會被時不時拿出來嘲笑一番的吧?圈子就這麼大,始終會有見面一天,他是無所謂,相信對方也並不如時時刻刻掛於嘴邊那般,真有那麼糾結的惦念,就算重逢,不過兩三句問候,當漸行漸遠的陌路人了,哪個人沒有認識過幾個日後漸行漸遠的朋友呢?
“朋友?”男人笑得意味深長,倒讓他不快了。
“都過去了啊,有什麼好見不好見的。”他嘟囔了兩句,心下有點意外,這號陳年舊事,即便以醋缸記恨聞名星座圈的天蝎,也不該這樣仔細地詢問細節呢。
於是,他問男人:“你又聽到什麼事了?”
男人很少上網,自從和他在一起,也漸漸學會用微博這樣的“先進工具”同粉絲們交流溝通,調侃閒扯,多多少少會搜點彼此的消息。原來專門例行公事的平台,開始多了不少趣味,正和男人正經骨子下的風趣相得益彰。男人那雙好看的眼睛又露出該死的迷死人不償命的意味深長的笑容,他瞇了瞇眼睛,報以同等天真純粹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一個貓弧好看的讓人想即刻吻上去。
“聽說是誰,大老遠的奔赴一場沒收到門票的演唱會呢?”男人慢條斯理地說,那樣輕易地揭開他的傷疤。
他的神色未變,倒是打趣說:“那坐進VIP席位的喬老師,是不是該感謝我的慷慨呀?”
過去一段時間的演唱會上,男人以震驚四方的姿態臨席,坐在他雙親的身邊。多少猜測憑空出現,最後都變成好兄弟力撐的佳話,背後團隊功不可沒,但也十分辛苦,兩人雖然覺得很抱歉,卻並不後悔這種安排,他任性地要求了,男人毫不猶豫答應了,哪怕一段時間幾乎迫於壓力無法成行,看在帆大哥苦口婆心的勸說上,再頂著說服兩個團隊的重任,最後男人出現在了他安排的演唱會家庭VIP席座,代價是辛苦的跑腿助理們自掏腰包去了看台,組團來支援的形象全面生動。
因為如此,他和男人不得不將所有正式都放下。溫柔的母親顯然喜歡男人,拘謹的父親也報以尊重,他們都還不知道,還都無法讓他們知道。演唱會後的慶功宴,他和男人整晚笑容對視,沒有出格的親密舉動,他覺得沒有做到最夠,但男人卻反而安慰他,撫平他急於證明的衝動。
仿佛,不那樣著急地去做,便會有一天失去味道,變了顏色。
男人後來假中陪了他三天,專程在辛苦之後的日子裡,來往泰國陪他。那在過去並不是男人會做的事,但他清楚為何如此。
他在演唱會前後的著急,令男人憂心他的情緒。並非長不大的孩子那般執拗地想給予一切,而是那段過往,失了味道,變了顏色,最後剩下的昏黃剪影讓他下意識選擇了不服的抗爭,與舊影舊事難以說清,因而急於擺脫。男人敏銳察覺了,打翻醋罈子的後果,兩人在泰國酒店裡廝混了三天三夜,他累得抬不起眼皮念叨,男人一遍遍親吻他的眉梢額間,告訴他彼此的信念和感情。從未有過的身心充盈的滿足,令他疲累而真正釋懷。男人年長他九歲,總比他更清楚這事的處理方法。
總歸是忙碌的,他們在忙,也在無可避免的失去共聚的機會,好在現代生活每時每刻可以相伴,遠勝於耗費昂貴電話費的年代。他的日常點滴,男人的工作瑣事,都在微信上對彼此展示,甜蜜不輸曾經。
男人舊事重提,怕是因為他在第二場演唱會上唱了那首歌。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
特別的地點,特別的歌曲。
他摟著男人的脖子,安靜乖巧的時候,眼睫毛顫抖得像兩隻蝴蝶振翅才有的頻率。
“你想問我,還會不會‘吸取教訓’,再做那些要求嗎?那歌……因為哥哥更多些。”
他唱的並非男女原版,特地選了霸王別姬的主題曲,即便掐去前奏,和那位風華絕代的歌者唱著同樣的音調,悉心學習的轉音,稍一留意便能聽出。
“峰峰,你不要想太多。”男人語重心長地揉過他的頭,
“我都忙瘋了。哪裡有功夫亂想。”他說的可是大實話。
然而午夜夢回,當他審視這段小心翼翼保護的感情,他真會想,是不是什麼也不做,就會重蹈曾經的覆徹。他依然是那個被責備虧付的人,就算曾經傷到至痛,也因雲淡風輕的釋懷而被否認了整個付出。
但是他和男人始終不一樣。
男人什麼都沒告訴他,卻因為偶爾說過幾句,讓他起了心思去查某段過往。甚至營銷微博鋪天蓋地宣傳過的關於男人某段八年的艱辛感情,他也是知道的。
他們曾經何其相似。
所以,他們是不一樣的。抬頭看過同一片天空,被同一片天空下的俗言俗語誤解和否定,再抬頭看一片天空,漂流的雲朵並沒有改變。僅僅是風的方向變了,他遇到了男人,男人遇到了他。從此不再孤單,從此不再沒人懂,從此不再沒人陪。他和男人走到了一起,這便足夠了。
後來,禮尚往來,男人稍微提了提桂林山水甲天下。他聰明地裝糊塗,心中裝滿了甜蜜。他知道兩個人的路還很長,還有許許多多的顧慮,也有那麼多似是而非的面對。但他們一路同行,此心泰然。
總有說不完的故事吸引無數聽故事的人來追尋所謂真相,但他們的故事,已經決定只說給彼此聽了。


end










给看不懂的小注解:这里有一段过去的感情,稍微了解峰峰的事,应该都清楚说什么。然后老乔也有一段,稍微了解一下,也应该知道是什么。这两段感情早过去了,但两个人在事后受到的言语攻击和评判那么相似。




峰峰有点阴影,他想维护现在这段感情,避免发生类似的事,所以演唱会他做了大胆的举动——把老乔安排在家人席,急切地想给老乔证明,但是对两人的团队来说这个简直太霹雳,老乔看出峰峰情绪不对,就毫不犹豫答应了,但是因为都不是小孩子,老乔宠得太干脆,反而峰峰做完这个事就清醒了,所以两人很默契的没有透露关系给家长。然后老乔去泰国陪他,解除峰峰过去阴影带来对现在感情的影响,当然他挺醋的。但是年长的好处,这个事处理过去了。




然后,峰峰在第二次演唱会唱了哥哥版本的当爱已成往事,老乔旁敲侧击看他是不是还有过去的阴影,其实峰峰多少意味最后的告别吧。他已经相当清楚,两个人相同的遭遇,非常默契,不会发生过去那样的事,算阴影被打破了。




最后老乔说桂林,其实就是一种他方式的证明峰峰的回馈,对应峰峰演唱会介绍他给父母。这个不是见家长,其实是变相的长相守的誓言。




咳咳,如果看得云里雾里,都是作者我的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十二载 | top | 编剧海飞谈陈深一则存档>>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04-e5b3933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