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吞赦]行者书〔第三章 蜉蝣之章 1-6完〕 :: 2009/07/15(Wed)

最终修改版的第三章。
我真是尽了全力了,在视角上更作了点考虑,把任沉浮和小赦被撞破的密谋押后。
北野真这个人物的视角能呈现的最大部分。
嗯,我个人是无憾了吧。



蜉蝣之章

1

命如蜉蝣,生不逢时。

某个过往的前辈常常拿这句自嘲。
依稀记得庆功宴,他独自在外廊上喝酒,光脚翘首坐在栏边上,酒醉酣然之外,是武者的寂寞。

我是一名武者,但却作了一名忍者。
我的师傅也是忍者,有时我会疑惑,他究竟看武者多一点,还是忍者重一点。
其实忍者并不能算是一种武术,它更像一种暗杀的特技,为军事行动所青睐。
我师从师傅,后来有了师弟,再后来……我来到夜摩市,有了自己的部下。

夜摩市是天皇一族的忠犬,这个几千年前便存于世上的古老王权,顽梗地遗留在那片东渡的群岛上。
他的强大与兴衰在史书上留下浓厚的墨迹。
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光荣。
我只是一名忍者,不知何时,连同我的心灵亦变得卑微。

直到,我遇见了她。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黄昏,沙漠之都古老的城墙外是一片广袤的黄土,遥远的地平线外摇摇欲坠一轮血红的日。
她骑着骆驼而来,短装束让她的身形看起来是那样的轻盈。
也许是落日余晖,也许是无垠沙漠空旷而寂寞的气息,那瞬间我为她吸引,久久不能移目。

那天,我知道我已不配为一个忍者。

她的名字,是朱蛾。
作为我最得力部下的一位,她始终尽责而尽心。
直到某一次任务归来,她忽然变得不一样。
直觉告诉我她遇到不一般事,但身为上司我不能问得那样详细。很奇怪为什么我能察觉?因为她的气息何时起变得与我相同。
那已不是一个忍者的证明。


2

我在夜晚的森林里隐藏。
我的眼中有一簇微弱的火焰,因为离得太远,无法透析什么实质。
我小心翼翼的窥视,以防远处那道墨绿色人影与红色人影发觉我的存在。这是任务,必须小心谨慎。虽然我所有的目光几乎都牵连在了那道红色身影上。

几天前,我收到八分仪的密令。
他派朱蛾去执行一项任务,却要我秘密地尾随。起初我以为他对朱蛾起了疑心,不料八分仪只是说,他怀疑火焰之城别有意图。
身为掌柜之一,我却向少过问内幕,然而这次不一样。攸关夜摩市存亡的事,已经令我无法置身事外。

一个月前,危机降临夜摩市。由于八分仪错误的判断,得罪了火焰之城,甚至连远在京都的天皇一族都放弃了我们。
不知何时,事态已经变得这样严重,古老皇权的象征经历千年的沧桑,早已失去了威严,苟延残喘地蜗居一隅,苦守大地唯一的净土。那里有美丽的樱花林,清澈的泉流,却衰败如垂暮的老人。

八分仪点燃了他的烟杆:“这个世界已经变得不需要神了。”
“对于天皇,也不会再存敬畏。”
“也许哪一天,京都会沦陷吧。”
“讨好火焰之城是必要之举。”
“那个男人的拯救才会发生奇迹……”

那天,他喝了很多酒。

随后,他自嘲般一笑,说:真是命如蜉蝣,生不逢时啊。

他没有留意我停驻的脚。


3

鸟鸣打断了我的回忆。
睁眼,篝火已熄,天光早已大亮。
那个墨绿色长发的男人正在唤醒朱蛾……是的,这就是朱蛾的任务,带这个“神秘人”去火焰之城见那儿的王。
他低首轻语的时候,耳上的血琉璃坠饰就会闪过耀眼的光芒,像不详的血光之灾。…不知不觉皱紧眉头,看见他与朱蛾动身了。如果不出所料,今天就能到达火焰之城吧。

雄伟的千年古都在眼前横展一幅瑰丽画卷。
历经了风沙的洗礼,动乱与屠戮的历练,此刻的火焰之城,名副其实是这片大地的主宰。
那天晚上八分仪的话再次撞进我的回忆。

他说,这个世界已经变得不需要神了。
那么,人类如今信仰的是什么?
这个失去信仰就无法生存下去的种族呵……

一个失神,那名男子与朱蛾已经消失在眼帘。
人群繁华的地方不适合忍者的追踪,我暂时离开了他们,装作旅行者一样寻找落脚处。

就这样,我看见了他。

刹那光景,我停住了脚步。浑身裹着黑色披风的男人就站在遥远的街的尽头,他的视线穿过人群,冷冷看着我。
我看见了他的容貌,一瞬间竟有了错觉。
……女人?
浅褐的眸,竟是如此冰冷,额前的鲜火图腾,那是……!
我几乎瞬间掠过人群,朝他转身消失的方向急追而去。

也许,我们弄错了什么。


4

一些蜉蝣自水面轻促点飞而去。
夏季的午后,他总会坐在凉院的廊上,闭目冥想着什么。
我读不透他的心思意念,却又感到他背影的落寞,只是,依然强大。
“想超越我吗?”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思,他问。
我恭谨跪坐他身后,轻而又轻地点了头。他知道,不问特别缘由。
“是哪个我呢。”
“师尊?”
“去好好想想吧。”
他悠悠转身,似笑非笑的容颜在日光下泛着苍白的灰,忽然……

我从梦中惊醒,天上一轮清冷孤月俯瞰着千年的大地,寂寞却傲然。
晚风穿过我冰冷的身躯,意识逐渐回复的同时,脑中大作警铃。难以置信,我居然在监视的时候睡了过去,这怎么可能……
小心隐藏气息,我依旧伏在屋顶之上,自掀起小缝的砖瓦中窥视内屋的情形。
那个黑衣人……不,确切说那个少年还在,他依旧翻着那卷自进屋就不离手的卷轴,像是研究着什么。这个角度看见的他是如此年少,披散在身后的淡金发丝与梦中夏季的午后暗暗重叠……挥去不必要的念头,我收回了思绪。

成功令少年以为摆脱了我的追踪,才跟到了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连自己也不知晓。
看见他的瞬间,似乎脑中有无形的声音,瞬间认定:那双淡褐的浅眸,透着与我息息相关的秘密。
……似乎,脑中闪逝而过的人影,是师尊。
方才的梦境再度闯入眼帘,离开东瀛的那个时候,他似乎问了那一句话。
直到今天,我也找不到答案,也或许,我早已失去了寻找答案的资格。武者,亦或是忍者,曾经哪一个师尊都让我望尘莫及,他是我武道与忍道上独一无二的标杆。
然而时日渐远,年岁见长,彷徨回首,一切都似成了白日浮花,点点飘絮落于水面,连曾有过的涟漪亦都失去。

这个世界早已不需要神明。
我的世界早已不需要师尊。

似有大漠的驼铃声,伴着曼妙女子而来。而我在城楼上观看,触目一片黄沙,唯她鲜艳如樱华初绽。

任务结束后,和朱蛾退隐吧。

这样,或许也不错。


5

清晨时分,少年穿戴一层不变的黑,敛去形貌,穿梭行于人群中。
我悄然跟在他身后,直到数个时辰,他再次回到那间客栈。
以忍者的直觉来说,他在查看皇城的地形,是否有特别之处?我在走廊角落的那间客房中绘出他今日的路线,回想每一个细节……
他停留最多的地方,是皇宫边上的狱察所。根据夜摩市的情报,那里的地下有一片监狱,关押着皇城的罪犯。
……似乎和朱蛾的任务没有联系,难道我的直觉出了错?

迷思再度令我陷入了困境,按照计划,今晚朱蛾就会带那个男人去见火焰之城王者。
也许,我更该做的是暗中助她。
隔壁的动静让我收回思考,悄然踏出门,看见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客栈门口。心中一紧,我自人群稀少的后窗跳了出去。

其实我一直想问师尊,武道是什么,忍道又是什么,甚至天皇一族对我们而言,又算什么。
只是他不会给我答案,而我仿佛早已失去了寻找答案的勇气。
也许,连他也不知道答案。
在正对少年双眼的一刹那,脑中有声音仿佛剥裂的墙纸纷纷落下,有什么念头钻了出来,塞满了脑子。
那双冰冷的淡褐眼眸,从那个晚上的对视起,就深植在了脑海深处。

夜色将暮,赶夜市的小贩们纷纷拉起了自己的摊位,占据风水最佳之地。
茶摊上的少年依然不紧不慢喝着茶,细致修长的手将茶杯送入风帽之下,依旧看不清容颜。但我知道,那里有一双比冰还要冷,比琉璃还要纯粹的浅淡眼眸。
人群变得拥挤之前,他离开了那里。
我悄悄跟随,直到月上中天,信步闲游的黑衣旅行者才将目的转去了预料中的地方——皇城的狱察所。
直觉再一次告诉我,这一切和朱蛾的任务息息相关。

少年的身影出现在狱察所边墙的角落,闪进墙角的瞬间,我窥见一道水蓝色,黑夜中似有若无地清新着。
“您来了。”一个温润儒雅的嗓音。
“带路吧。”一道沙哑如晨钟暮鼓的回应。

我果然,赌对了。


6

那一夜皇城出现了百年来最大的火灾,熊熊烈焰在皇宫中心不可冒犯的神圣之地点燃,名震九州大地的王者,被摆了一道。
写进历史的这一夜,我跟着一个行迹诡秘的黑衣男子,遇见一个神官服饰的男子,亲睹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狱察所的地道蜿蜒而下,我不敢跟得太近,直到他们消失在底层最内里的牢房。
铁链与重物拖行的声音遥远传来,我听得并不十分真切。以遁术接近牢房边缘,惯于夜视的双眼窥见了骇人一幕。

那是一个由铁链穿骨,牢牢束缚住的人,漆黑的长发盖过了他的身体,当他移动身体时,铁链便发出闷重的钝响。
黑衣男子将男人扶起,一晃而过的苍白与墨铁双色映在他的脸上,那是一个半面具,遮住了鼻梁眼窝以下的部分,看不见容貌。
男子半抱着试图挣扎的男人,在他耳畔低喃着,男人渐渐平静下来。
破碎的语言从空气中传来,在寂静里回响。

黥武哥哥……黥武哥哥……

一遍又一遍。

我忽然没来由的焦躁,微微偏移的视线滑过隔壁牢房,只一眼,令我浑身震慑。
熟悉的部下,令人信赖的战友。
呼吸一窒,来不及掩藏,身后突兀的攻击令我失去了意识,依稀模糊的眼帘留下水蓝色的记忆。

……再醒来,已生在无间地狱。
套在身上的厚重枷锁,嘴上铁锈的血腥味,战栗自脚踝处节节攀升,毛骨悚然只在一瞬之间。
我好像代替了刑囚,成了新的囚犯!
变故来得太突然,挣扎只是徒劳失去更多的气力。

一双宝蓝色的鞋出现在视线里。
勉强抬头,是那个温文尔雅,笑容满面的神官。可惜他的眼里没有笑意,只有冷酷的讽刺。
他朝我微微一礼,转身而去,关上了沉重的大门,留下清晰的上锁声。
远远的有喧哗骚动,不甚大却清晰可闻的声音传来。

“犯人没事吗?!王要确认!”
“没事呢。”
“多谢任大人危中救急!”
“哪里哪里。”

恐惧真正主宰了我的一切。
铁链敲打着地面,匍匐爬行的痛苦,无论再怎么想发出声音,只有呜咽在嗓中震动。
全身的筋骨被打散,功体尽废,这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无边的黄土,只有暗无天日的地底,与一方狭室。
我的结局不应如此,我和朱蛾……不应如此!
然而只有空寂回应着我的忿恨,哪怕,终此一生,恨意难消!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一些 | top | 最近看的东西>>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2-f62b383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