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风天逸X鬼厉】幽苓·伏魔苓(测试cp相性,短篇完) :: 2016/07/25(Mon)

  原作:诛仙+九州天空城(双剧版)

  CP:风天逸X鬼厉

  申明:拉郎,OOC,所有二创二设全部属于我,不属于羽皇大大和鬼厉大大,他们是无辜的,眨眼睛。慎食误入,拒绝任何形式的二次转载和二次编改。

  

  


  幽苓·伏魔苓

  

  他听见合欢铃的声音,一丝一吟,一怨一念,似极了女子的娇嗔,婉转灵动,她的温柔明媚,她的绝然怒意,她的凄楚痛苦,她的……不悔终生。

  她跌落的身体仿佛断翅的残破的蝶,无数金色交织鲜血的飞舞流光。

  一瞬间巨大的悲怆侵蚀了他的识海,那深处无法潜藏的苦痛,丝丝缕缕经由精神之念,悉数感染了不期而入的访客,于是手念意诀,在更深地被侵蚀之前,他冲破了阻滞。

  疯狂的漩涡气流从中心爆发,瞬间破坏了这处宁静悠远的小山坳,带着身前那抹华贵的水蓝色身影退开数尺,深深呕出一口鲜血。

  鬼厉从乱神中醒来,惊讶混着恼怒瞪向那个男人,而他,居然还在笑。

  风天逸,羽族之皇,澜州大地至高羽人的王,他仿佛并不在意此时受到的内伤,无视周身的水蓝皇袍被气漩割裂得残破,仍是好整以暇地擦过嘴角一抹鲜血,冰蓝瞳眸显出几分戏谑:“你果真不可小觑。”

  “闭嘴。”鬼厉忍无可忍,喝止了男人的逾距,他苍白的面容带着几分冷怒,“风天逸,我允许你自识念找寻伏魔苓的所在,并不等于让你窥视我的过去。”

  “抱歉,一时忍不住。”羽族之王毫无愧疚地耸了耸肩,“倒是鬼厉,你现在应该很难受吧,污血不吐出来,会更严重哦。”刻意放轻最后四字,知道惹恼了鬼厉,变得小心翼翼的风天逸,试探地伸出手,仿佛在等待一个许可,但他冰蓝瞳孔中的执念并非如此。

  相处两个月,鬼厉已渐渐明白这人的性情,他不曾拦阻,任由风天逸欺身而近,运用羽族独特的心法替他疗伤。真是讽刺,两个不同异元之人,竟能通过不同的心法,令功体契合。鬼厉不愿多想,在这个世界,他只能依靠风天逸,如若横生枝节,那回去的路子便又断了。

  风天逸温和的气息包裹着他,缓慢而温柔地安抚他体内因冲击造成的气脉混乱,带着一些不明懂的情绪,还有这人一贯张扬的专制。鬼厉渐渐回复,感到风天逸收回了他的能力。

  “好了,你好好休息。”风天逸展了展笑颜,姣好面色带着不经意的诱惑。

  鬼厉不明白,明明是个王,为何总有意无意地做出撩人姿态,三番两次试探自己?他弄不清风天逸的心思,却记得不止他一人受伤。施展寻识之术,原本就需要双方保持稳定,当碧瑶最后的光景在脑海中出现,鬼厉一时惊慌,竟然强行推出风天逸的灵识,他懂得此举也让风天逸受到了重创,但他不能不怒。然而无温的嗓音因这些许愧疚带了心绪的浮动,平添几许动摇:“你也受伤了。”

  风天逸眼眸一亮,为这似有若无的关怀动容,他轻佻地欲挑起鬼厉的下颌,却教那双清亮而冷漠地盯着他的淡色双瞳生生定住指尖,不得已讪讪收回,说:“不要紧,当我买个教训嘛,顺便跟你赔罪?”

  鬼厉并不理睬,他缓缓闭上眼睛,继续运功疗伤,周身出一个金色气流屏障,隔开了外面的风天逸,映衬着苍白面容下决绝的坚定。

  然而风天逸却觉得这样的鬼厉,近乎无限的脆弱,他收起玩笑,看着面前年轻而俊逸的面容,因交叠的伤上加伤,隐忍眉目的苦楚,这样的男子,意念不悔决绝,形如飞蛾扑火。

  他一直想知道,什么造就了这样的鬼厉,现在他知道了,却是如此令他……不能自已。

  风天逸转身离去,水色长袍自他身后拖曳一段不舍,犹如思绪的缱绻,不舍而舍,仅为道不明的情愫……羽族之皇,竟于心不忍。

  

  那个女子叫碧瑶。在鬼厉……不,张小凡惊惧惶恐的面容前,用绝然的术法,救下了他。

  风天逸回忆着鬼厉的回忆,看见他的笨拙腼腆,看见他的刻苦勤奋,看他笑靥如春光,轻柔的像飘雪的絮。那是过去的他,人人都有一个过去,风天逸以为从羽还真身上早已厌倦了懦弱和畏缩,但他自意识中窥见的鬼厉却在人前人后不经意流露属于他的那份坚强柔韧。

  他对鬼厉撒了谎,他骗说那是寻识之术,那却是回溯之术。他想追逐鬼厉的生平过去,贪婪地一一入目。高超的术法能令他骗过鬼厉的意识,而他也做到了,他几乎看遍属于张小凡的生平,仿佛身临其间,目睹他失去家园,拜师学艺,遭受巨大的背叛……直到他不曾意识到爱着的少女,为他舍了自己。那段过往是鬼厉心中至深至伤,无法不刺激到对方,于是计破,他的灵识遭到驱逐。

  风天逸倒出一枚流白药丸,缓缓咽下。羽族的皇室血脉在天然的传承下为他疗愈创体,并不需任何外力。风天逸以手支额,愁着眉心事重重。他早挥退了一众人等,心里忖度这趟行事,是否又将鬼厉推远了些,答案似乎很肯定。

  两个月前,他在流火谷初遇鬼厉,二人因一朵幽苓大打出手,叫随后突兀闯入的流火飞翼逼得不得不联手杀兽,侥幸逃过一命。俗话说并肩打过架的就该是兄弟了,风天逸自然不能放过鬼厉,他起初只想招揽其为己所用,但意外发现鬼厉的能为并不是澜州大陆上能有的,于是起了好奇。经过半个月的追踪和保命(羽皇并不愿回想险些丧命的那些美丽的误会),他逐步获取鬼厉的信任,答应帮鬼厉寻找幽苓,回到他原本的世界。

  随着时日,风天逸却有了旁的心思。

  无论自己如何施计,那些故作姿态与引诱的调弄,却只得到淡淡的回望,鬼厉的双眸如死水般深沉,却又清亮得无法逼视,如此矛盾的特质,风天逸看不穿他。削瘦地任黑袍束身,始终低垂面容,一天地凛然冷怒淡漠而藐视天威的鬼厉,瞳孔深处的绝望和若隐若现的希望,如果风天逸是个执着地要将一切掌控在手的男人,那么鬼厉就是执着地只为一念之由决绝行路永不旁顾的男人。他无法令这个人多看他一眼,仅仅和缓的交集,只在幽苓。

  风天逸开始好奇,鬼厉的执念究竟为了什么,他无法容忍对这个人不得而知,那令他怅然,仿佛随时会失去,这种不在掌控之中的变数,始终贯穿着他们的相交。人前,他是稳重而可靠的同伴,他替鬼厉寻找幽苓,即鬼厉口中的伏魔苓,绝不多问一句,但他心底滋生的想要掌握鬼厉一切的思绪,却疯长地好似狂乱的野原。

  他以为他会放弃了,在看到张小凡失去碧瑶的那刻。

  但他却变得更加执着了。

  他料不到自己竟陷得这么深。

  年轻的羽皇风天逸微苦地展出一个近乎自嘲的笑,不同三分暧昧引人遐思的引诱,带着冰片般无温的渴望。

  “鬼厉,我也同是……意已决呢。”

  碧瑶救了张小凡,重生的是鬼厉,仿佛跳跃于此时指尖的冰蓝火焰,无温而凄苦的人生,谁能执收掌中?

  “必然只有我了。”

  风天逸悠悠低喃。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诛仙青云志追剧记录 | top | 李易峰《麻雀》首次尝试谍战剧 出品方:演技令人叹服>>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26-0126495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