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晴博]平安京 表之卷 章二 血樱狐 :: 2017/01/16(Mon)

平安京 表之卷

章二 血樱狐



博雅踏着碎樱进了晴明居所的门院。
明明上次来的时候还是芳草的世界,现在却是一片樱花林的景致,如果换一位王公贵族,恐怕会感到纳闷,继而心生恐惧,以为又是什么妖法吧?不过晴明就有办法糊弄过去,把这些说成是阴阳师的“术”。
博雅心下默默嘲讽,那个狐狸一样的男人说话总是三分真七分假,作不得数。这些小把戏也糊弄不了自己,身为一个强大的结界师,自然看出踏进门的时候,就通过特殊的“道”进入了这片樱花林。倒是不知晴明用了什么手段,连同房子都搬来了。
晴明似乎不在家,振翅的声响传来,是那个带羽衣的童女。她叽叽喳喳的嗓音特别扰人,博雅却不觉得难受,自己家的妹妹妍子比童女消停不了几分,作为兄长早就习惯了。
博雅干脆在院中观赏这片樱花林,盘坐在席位上望着樱华缤纷的美景,他忽然来了兴致,自腰中取出“叶二”,吹奏起如天籁般的仙乐。
晴明踏入门扉的时候,便是听闻这样优雅的曲调,心灵都似乎得到了净化。他身边跟着一位美丽的女子,陶醉般喃喃道:“好美的曲子呀,奏曲之人的心灵,纯净得和天边的柔月一般呢。”
更似一泓山间的清泉。冷冽、清澈、无瑕的流光。晴明心中默想。
他走入院中,樱花树下那抹熟悉的身影正是博雅。青年穿着不同于常的黑色狩衣,身形高挑又凛然,眉眼闭合的模样仿佛一位落世的仙人,比自己更不像人类。式神们纷纷摒弃了对人类的敬而远之,此刻围在博雅的身边,为他高超的技巧如痴如醉,连平素不怎么现身的琴师都坐在一旁,手指轻按琴弦却无动于衷,似乎不忍心加入博雅的节奏,破坏这样完美的曲音。
晴明踏远而来,站在众式神身后,凝望着博雅。
直到最后一个音符停止。
“很出众的曲艺。”晴明称赞道,“不愧是平安的‘雅乐之神’呢。”
“你别取笑我了。”博雅站起身,倒是面色惊讶。
晴明见到他的神色,虽然毫不意外,还是继续取笑他:“怎么?斩妖除魔惯了的武士大人,乍然被式神包围,感到受宠若惊么?”
博雅却说:“原来你真的养了这么多式神,以你的俸禄供给得起吗?”
晴明语塞。他还真被摆了一道。
博雅反过来取笑他了:“如果平安京的首席阴阳师因为薪俸微薄常常令家中的众多式神无法糊口,传出去会是京都里的第一大八卦吧。”
晴明微微一笑:“那我只能靠博雅帮忙养家了啊。”
“什……”博雅瞪大了眼,“和我有什么关系?”
“博雅一定会帮这个忙的。”晴明恢复了一贯的悠然自得,“你忍心看我露宿郊野,生活拮据难抑吗……那也太残忍了。”
“你……”没想到对方竟然说出这样近乎无耻的话,博雅连句反驳都说不出。这样的生嫩看在晴明眼里,又是别样的风情。
“你这样和餐风露宿有什么区别呢?”博雅指着四周一片樱花林,“你可是连通了外面,把房子都搬走了。”
“哎呀呀,瞒不过你。”晴明愉悦地说,手中的折扇指向一旁站立的女子,“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樱小姐就是这片樱花林的主人。最近樱花盛放,我受到邀请前来赏樱。”
“博雅大人见安。”名唤“樱”的樱花妖向博雅行礼。
博雅回以问候,却好奇对晴明道:“你这样足不出户的性格,接受女子的邀约倒也稀奇。”
“不过免去舟车劳顿之苦,特地用术法将樱花林同这座宅邸重叠,算不得出了门。”晴明解释。
“是呀,这样怠慢的做法,也只有你这个‘好脾气’的阴阳师做的出来。”博雅讽刺。
“我可不像源博雅大人,受到平安京一半女子的欢迎,天天烦恼与谁相约去踏春呢。”晴明调侃。
“你又在胡言乱语了。”博雅没好气说,“我也不会为了女子的邀约,随随便便把房子都搬走。”
“诚意是必须的,如果是博雅邀请我出门踏春赏樱,我也会这样做。”晴明柔声道,“甚至让我在外露宿个三天三夜,我也愿意喔。”
“……随便你。”博雅抿紧唇,面上显出不自然的赧红。
他不是在生气,只是有些害羞了。
晴明道:“博雅真是可爱的人。”
几个女孩样貌的式神也说:“博雅大人是可爱的人!”
博雅更加为难了:“什么啊,别跟着瞎起哄。”
玩闹了一阵,总归是要谈正事了,晴明掩饰了笑意,问道:“你今天来有事吗?”
博雅收起叶二,走到廊边拿起一个漆黑的食盒,装作若无其事道:“我家妹妹妍子,从我这里听说了你非凡的事迹,非常的欣赏,所以她把平时喜欢的零食拿来分你一半以示尊敬。”
博雅的妹妹妍子女王,今年才刚满五岁而已。
晴明闻言忍笑,一边想着博雅的不坦诚依然那么有趣,一边却是心里受用:“那真是谢谢妍子女王了。”
博雅知道瞒不过晴明,但又不愿意承认这些是自己置办,只好转移话题道:“你打算在哪里享用?”
“正好此处春色怡人,我们就坐在樱花树下,边赏樱边享乐。”晴明一声令下,式神们重新捣鼓一番,院落中的席位添加妥当了。两名女孩式神将博雅带来的椿饼、羊羹、麻薯一一摆上。
美丽的樱花妖对二人说:“晴明大人、博雅大人,今天由我来侍奉二位吧。”她挥挥手,一套茶汤的用具便出现了。
晴明见状对博雅说:“难得樱小姐盛情,我们来尝尝之前刚拿的玉露。”
一群人和式神围坐樱花树下,边赏花边谈论。琴师奏起了熟悉的弦音,惹得博雅心痒,他征求了这位高雅式神的意见,以叶二伴曲,听得大家如痴如醉。
日暮西山,转眼到了散宴的时候,樱花妖起身行礼道:“时候不早,感谢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的陪伴,如此美好的日子小女子永生铭记。”
她挥动衣袖,转眼四周的景色变化,一片樱花林逐渐消散,又回到了原来芳草葱郁的庭院,周围的式神们也不见了。
博雅感叹道:“真可惜呀,夜幕下的樱花也很美丽。”
晴明道:“夜晚只属于情侣。”
博雅吃惊:“你是说……樱小姐有伴侣了?”
晴明点头:“去岁此日,她在樱花林里遇见一位人类男子,极为喜欢,两人情投意合,如今已交往一年了。”
博雅愕然。
“博雅似乎不认同人和妖可以相恋?”晴明极其敏锐。
“不,只是……有点吃惊。”博雅喃喃道,“那么美丽的女子。”
晴明似笑非笑:“原来博雅是动心了。”
“别开玩笑。我是说那么美丽的女子竟然是妖。”
“也许只有妖才会这样心无旁骛地美丽。”晴明淡淡道,声音变得冷漠无比。
“……晴明,你不高兴吗?”博雅直觉惹动了晴明,却又不明所以。
“我知道博雅你没有恶意,不如继续享用点心欣赏月亮。”晴明避讳了。
“晚饭呢?”博雅顺从地转了话头。
晴明眨眨眼,指了指一席还未食完的菓子,博雅带了太多,就算加上童男童女这般贪吃的式神,还是没有吃完。
“算了,我不能为一顿晚饭让生活拮据的你破费,最后落到餐风露宿的下场。”博雅故意说。
“那我就能去博雅府上叨扰了,顺便亲自向妍子女王道谢。”晴明对博雅的笑闹总是来者不拒、悉数全收,甚至还能游刃有余地返送回去,说到他哑口无言。
博雅果真哑口无言。他心下感叹,自己怎么总学不乖呢,明明知道说不过这个男人,还老再而三地挑起话题。
看他一脸懊恼,熟悉的愉悦自心底攀升,晴明不由低喃道:“博雅,你真是个好男人呢。”
耳廓渐渐攀升热度,博雅匆忙落下一句“这是当然的!”,便不再多言了。
月光温柔地倾泻庭院之间,仿佛默默守护这两个当世出众的男子。

仍然是如水的月光,夜樱在庭院里静静绽放。晴明赤足轻步走入其间,血红的樱瓣染湿了他的脚,令他微微皱眉。
这是梦的世界。
极少有事物真正令阴阳师吃惊,他见过的事太多太多了。
——不包括眼前。
一袭雪白在席上陈列,如瓷器般妙曼光洁的肌肤,通透地仿佛在诱惑晴明上前抚触一番。博雅修长的身形半掩在樱华的落英之间,匀称的肌理蕴藏着巨大的力量,能以人类之躯斩妖除魔,这和自己何其相似。
晴明叹息地走向眼前太过冶艳的美景,披散的长发掩着薄色身姿,抿起的唇似乎在思索。席上赤裸的博雅已经渐渐难耐地发出一阵呻吟。他的身躯摩擦着凌乱的樱花,调皮的微风将它们带起,无数樱瓣在如雪肌肤上来回打着旋儿,撩拨着骚动着令博雅麻痒难耐。晴明望着属于青年武士的修长双腿互相摩擦,熟悉的面庞丢掉了平时的傲气,露出柔弱而请求着自己也不知道的事物,微微开合的唇间吐露芬芳气息,水润眸光情绪高昂如熟透果实满溢的汁液,滟潋地缓缓流向晴明……一股久违的熟悉的热动从冷静微凉的身躯逐节升燃,晴明那双灿若晨星的眼睛慢慢地变得晦暗。一缕不属于安倍晴明的残酷笑意自姣好的唇型流泻,仿佛窥不见底的幽暗深潭,汩汩流动不熟悉的欲望与恶念。
晴明从梦中惊醒。
说是惊醒,也不过突兀地睁开双眼,面无表情地缓缓半坐起身罢了。
天光早已大亮,一扫梦中绵密不断的寒冷阴霾,身体也逐渐恢复暖和。晴明想起来了,昨日博雅过来赏樱,太晚了不便回去,就在客房歇宿。两人秉烛夜谈,自然不能早起。
晴明唤来式神,得知博雅早离开了,因为晴明起晚,他也没来道别,径自上朝去了。
晴明问式神:“博雅用过早餐了吗?”
式神点点头,按照晴明的吩咐,他们并不敢怠慢博雅,该有的礼待还是尽到了。
晴明满意点头,他起身梳洗,早有式神取来熏香的衣物,替他更衣。忽然外间传来骚动,让晴明心下吃惊,他竟然连人过桥都不曾感应了,难道梦境的事,竟有这么大影响。
晴明思索自己的反常,出外看见一排童子拘礼待立,为首的正是博雅素日身边跟随的童子。
那个童子行礼道:“晴明大人日安,奉家中博雅大人的命令,特地送来物品,还请过目清点。”他拿出一个封好的信笺,恭恭敬敬交给晴明。
晴明打开一看,无奈地笑了。原来博雅果真送来了一千贯钱给晴明“补添家需”,真是大手笔。信中字字顾左右而言他,说是赏樱的谢礼,又说是劳动式神们感到过意不去,礼句十分周正,态度十分博雅。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比任何人都要心思细腻。
晴明叹息,他还真轮不到博雅来补贴他的所用,身为平安京首席阴阳师,收入自然是博雅这样中规中矩的公卿不能理解的,他无非想逗博雅玩乐,谁知他的性格太过耿直,到底还是上心了。
这样的博雅令晴明怜爱不已。
他的心纯正如赤子,心思单纯而忌邪,却又温柔聪颖,善解人意。
晴明寂寞了太久,即便有那么多式神相伴,他也从未遇到过像博雅这般能令他满意至此的人。然而……他对博雅真有那样的非分之念吗?回忆梦中遭遇,晴明心下隐约不安。梦里的心思意念清楚在脑海里浮现,无法忽视,更无从回避。
他是真的想要源博雅。
字面的意思。
不再满足于知音般的陪伴,不再愿意执君子之礼,相视而笑就似岁月静好。晴明想要更多,超乎一贯欲求淡薄的阴阳师的意外,他甚至想与博雅有贴合的肌肤之亲。梦中所见并不真实,博雅常年习武,穿着的武服总能展示一身精实的肌肉,低腰束缚的带子更是将他的腹肌显露无疑,毫不掩藏美好的躯体。和梦中光滑空洞的雪般苍白不同,他的肌肤始终闪耀着熠熠光辉,充满了属于人类的鲜活生命力。
晴明少有地深吸口气,如天边浮云胧月,令人琢磨不透,似烟雾缭绕又似云雨清润的男子,为了平安朝一名贵胄,血缘自天照大御神的皇族的贵族武士动心了。凡俗地不能自已的情念,在心中如深深挣扎的盘结交错的虬根,给予不可能的罪欲抽枝发芽,开出渴望的花朵。
晴明想他不能再如过去一样了,他很清晰地“听见”心底深处缓缓滋生了另一种形态,出乎他意料之外迅速凝结,那团挥之不去的黑雾并未消散,那晚他窥视博雅遗忘的记忆,陡然生出的渴望和不甘,以及铺天盖地的愤怒,终于还是有违他所愿地存留了。
但是,他并不后悔。

博雅来得形色匆匆,毛车驶过桥面时的神色不安,悉数传达给了晴明,车上还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并不属于人类。他亲自到门外迎接,面上也是少有的凝重。毛车上下来的披头女子正是前些日子在欢宴上侍奉他们的樱花妖,和那日不同的是女子周身散发着可怖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的气味让晴明屋中的式神们蠢蠢欲动。
不妙!
晴明立刻结手成印,口中极速念词,末了轻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樱花妖娇柔的身躯颓倒在博雅怀中,发出短暂的嘤咛,周身的血气却是散了。
博雅揽着樱,眉宇凝重:“她怎么样了?”
晴明摇头:“先进屋再说。”
二人将樱送入内里,晴明下了命令,不让式神们靠近,以防暂时封印的血腥之气再搅动式神们的心。见博雅疑惑,他解释说式神是从妖鬼收服为多,没有长时间的修行,人血的气味会感染它们的心念,横生祸端。晴明家中的式神跟随他已久,又在晴明强大的灵力下修行,寻常的人血之气不会搅动它们,足见樱花妖身上的血腥有多重了。
“足有残杀百余人份量的血腥之味。”晴明断言。
博雅担忧地看向樱花妖:“是她吗?”
“不是。如果是她,早就成为失去理智的恶鬼了。”
“那是怎么回事?”
晴明沉凝片刻,伸手结了印在樱花妖身上,低语:“灵视。”
霎时天地变换,四周进入黑暗的空间,却不是混沌的黑暗,而是通透如水波的黑暗。博雅也是有本事在身的人,在晴明制造的灵视空间里能看清一切。
晴明在他身畔耳语:“我会带你进入樱花妖的意识,不可以说话,只观看便好。切记,所有都是已经发生的事,你改变不了什么。”
“我知道。”博雅腹诽晴明多此一言,但潜意识又觉得,晴明这些顾虑很得当。
两人进入樱花妖的记忆,画面旋变,出现了一片美丽的樱……咦?竟然是桃花林?
一个女子娇柔的嗓音不满说:“樱,你太好心了,这样的灵魂就不该接受呀。”
樱花妖出现在阴阳师与武士的面前:“阿桃,你不要这样说,她真的很可怜嘛。同为女妖,我们该互助才是。”
“她可是一只狡诈的三尾狐狸,怎么可以信任这样的妖怪呢?”叫阿桃的女妖很不高兴。
“如果有什么事,我来负责就行了,阿桃不用管。”樱花妖任性起来也是够呛。
“哼,我不管你了。”
“阿桃……”
画面一跳。
“她是我曾经憧憬过的巫女大人,离去多年,最后的一言竟然是让我走呢……”悠悠的女子声音在樱花林飘荡,没有幽怨,却有说不明的阴冷。
博雅很清楚这种感觉,那是“怨念”,不到恨的地步,仅仅是怨,却成了执念。
“所以,你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祭奠她吗?”天真的樱花妖问。
在晴明和博雅面前堆砌着人头一样的小坟,光光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呵呵。”艳丽的三尾狐妖掩唇轻笑,她翘起手指的方式妖媚得能令全天下男人动心,连博雅也在瞬间恍惚了。
一只手轻轻按上博雅的肩膀,犹如清水浇身,年轻的武士瞬间清醒。
晴明低沉的气音贴着耳廓飘在博雅的耳际:那是狐狸的媚功。
博雅的耳朵发痒,真的很想回他一句:你也会吗?……打住,还是吞回去好了。
眼前的三尾妖狐不紧不慢道:“这是一个法子,只要我找齐100个和尚,把他们的血魂之气放在樱花树下,我的巫女大人就会复活呢。”
樱花妖问:“真的吗?但是为什么要是樱花树呢?”
三尾说:“樱木阴邪,桃木避邪,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了。”她拭去几滴泪水,姿态又是妙曼可人,对同为女妖的樱花妖施展媚功,还真是奇特呢。然而樱花妖真是少有的天真妖怪,居然真的同情三尾。虽然博雅觉得三尾是真心想让巫女复活,但她肯定清楚吸收太多血魂对樱花妖没有好处,甚至会令她变为厉鬼。
“好吧,我帮你。”那边,樱花妖已经不出意外地答应了。
记忆到此为止,既然知晓前因后果,就不该继续深窥了。
晴明离开樱花妖的意识,听见博雅喃喃自语:“还真是个单纯的妖怪呢,跟那些邪恶的妖真不一样。”
晴明转身看他,博雅的神色没有倾慕,只是单纯为樱花妖的天真而感慨,他见惯了妖邪恶鬼,似乎在逐渐接受对妖怪也有好妖怪的看法。这很奇怪,却又相当的博雅性情。
晴明牵动嘴角,笑道:“难得博雅佩服一个妖怪,我们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好报答她令你耳目一新呢。”
博雅知道晴明又在取笑,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想帮助这个妖怪,至少还有同席之缘呐。
“晴明,我们该怎么做?”
“找到三尾,封印她。你去取来仁和寺的圣水,洁净被污秽的樱花树,记住,只有曾经贵为天皇的宇多法皇常年诵经的院子里那口井的井水才有强大的净化灵力。”
博雅点头,立刻去办了。宇多法皇是博雅的曾祖父,在博雅元服那年过世,如今仁和寺里另一位皇族是博雅的亲叔祖敦实亲王,他还未出家却长年住在仁和寺,他是博雅的郢曲老师,他的杂色蝉丸更是博雅的知交。博雅丝毫不意外晴明如此了解他……那可是安倍晴明,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恐怕还未出现吧。
等博雅取来圣水,晴明早已带着樱花妖在博雅的毛车上等候,此时近日暮了,一行人外出违背了出城令,但是因为博雅的毛车,城卫不敢拦阻。
晴明对博雅说:“我下的封咒到了樱花林便没有效果了,那里的血腥之气太重,你要多加小心。”
他并非不信任博雅的能力,博雅也清楚晴明的担忧,嘴上却硬气道:“你先小心才是,阴阳师可是妖怪们最忌惮的对象了。”
晴明微微一笑:“彼此彼此。”意思是博雅在妖怪中的名声也不弱呢。

夜色昏暗了。夜幕下的樱花不再美丽,反而透着一股森冷的邪气。腥臭的血味弥漫了整片樱花林,晴明和博雅都皱起了眉头。博雅牢牢抓住樱花妖的肩膀,防止她被人血邪煞吞噬,他的双腕纹着制造结界的圣印,颇有驱魔功效。晴明带头在樱林穿梭,用他的灵视寻找目标,终于到了那株最大的樱花树下,整棵怒放的花木已经是诡异的血色了。树下堆积了成百的僧人头骨,血肉都已被花木吸食。晴明和博雅的眼里,树下埋葬的巫女枯骨,更是快要变成妖魔。
“博雅,张结界。”晴明沉稳地吩咐。
“可是……”博雅愣怔一瞬,看向被他制住,却不停疯抖的樱花妖。
“可以把樱小姐交给你后面那位小姐。”晴明头也不回吩咐。
博雅回头,意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桃花妖出现在了眼前,她强忍不适,面容几近扭曲,仍然因为关心樱花妖不肯离去。博雅将樱花妖交到她手中,桃花妖立刻接住,喊着樱花妖的名字。
没时间耽搁了。博雅立刻张手结出一个完美的结界,千钧一发封住了将要破土而出吸收血樱的巫女邪骨。和晴明不同,博雅体内天皇一族的血液令他与生俱来能结出驱邪净化的结界,这是天照大御神赐给她后裔的独特权力。
晴明结印,一条御灵龙在他周身浮现,犹若千斤的重击打在樱花树上,破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副枯骨已经跟樱木融合了。”晴明道。他迅速打出几团光球击中树身,凄厉的惨叫接续不断。
“缚!雷帝召来!”一道绿光后,耀目的闪电袭向樱花树,整片树身从中断裂开来,不断涌出腥臭的血水,伴着奔溃绝望的女子叫喊,巨大樱花树肉眼可见的迅速地枯萎了。
博雅第一次看见晴明施展攻击性的法术,在旁愣了一瞬。他立刻从背上取下弓箭,这是他取圣水时特地吩咐童子取来的驱魔弓和破魔箭。博雅搭箭,特地悬挂了圣水的脆瓶,对着树干就是一击。整棵树被飞溅开的圣水浇到,发出更加耀眼的白光。
“不!!!!!”
凄厉的女子声响起,破空而来的狐尾攻击,在晴明断然的“守”字诀下落了空。
三尾狐妖目光眦裂,早已顾不上使用诱骗的伎俩,盯着晴明和博雅似要深深啃下他们一块肉。博雅为这样的目光心悸,不是她的恐惧,而是她的悲伤……
“三尾。”晴明从容悠然的嗓音安抚她,“你知道血祭樱开出的枯骨之花,只会是逆道的恶鬼吗?”
“那又怎样!她是妖,我也是妖,你凭什么阻拦我!”三尾极想攻击,但博雅的结界把她束缚住了,区区人类竟然这样厉害,是她大意,不甘心啊!
“不要胡闹了!”晴明凛然地怒喝,“为神道奉献的巫女,本该进入更好的轮回,却因为你的一己之私,沦为极恶的恶鬼,这是极端恶劣的报复之行,你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样对待她!”
“不……我,我只想与她一起……”三尾急言。
“你所做的是将她毁灭。”晴明打断她,“她以血樱枯骨重塑变成恶鬼,你这样的妖也只能沦为粮食,她不会记得过去,只会记得杀戮。你亲手用百颗僧侣的头颅铺垫她的恶鬼之道,你还有资格谈在一起吗?你是在害她。”
“我……我……”三尾被晴明说的哑口无言,突然发声大哭,一点不顾了。
博雅吃惊,随即明白,虽然是个诡诈的狐妖,却这个巫女却是一片赤诚之心,知晓自己葬送了巫女一生,再也不能相遇,竟然崩溃了。
晴明见状叹息,对博雅道:“解除束缚吧。”
博雅照做了,他选择相信晴明的判断。
阴阳师走向三尾狐妖,擦尽她满面泪痕,柔声道:“来我的居所,成为我的式神吧,为你自己做下的事赎罪。我会建一个结界,你只要在其中真心为巫女祈颂,她被污染的灵魂总会洁净。”
三尾怔然望向晴明,她已没了施展媚功的心思,眼前男人的话重新点燃了她的希望。其实在晴明和博雅找来以前,三尾对自己的方法也逐渐没了信心,血樱日渐浓郁的恶邪连她这样的妖怪都承受不住,她甚至能感觉到树下的枯骨散发不熟悉的气味,不是那个清爽的巫女,而是她不知道的什么可怕的恶鬼。但她无法停止了,直到两个男人替她做出了结。
“安倍晴明大人……只要你能救她,我愿意成为你的式神,终身侍奉你。”三尾结下誓约,朝晴明一礼。
晴明温柔地搀扶起她,取出一个口袋,转身对博雅道:“博雅,将巫女的骨头装入这个袋子吧。……博雅?”
眼前的博雅静静望着晴明,目光一片茫然,眼眸深处是受伤,更多的不明懂。
“博雅。”晴明唤。
青年武士默默接过了袋子,将巫女的枯骨装进去。他们在已经变得正常的樱花林里向桃花妖道谢,樱花妖失去太多体力,早已沉睡地躲进樱花树了。三尾心神大失,晴明将她收入一个藏纳式神的黑色物件,模样是个达摩。
回程途中两人都没说话,晴明知道博雅有心事,一时也不太明白。
毛车徐徐而行,安静了一段路程,博雅终于开口了:“呐,晴明,你真这样简单接受这家伙吗?她可是杀了百位僧人的妖怪。”
博雅极少用这样粗糙的词汇,可见真的气不轻。
晴明想了想,道:“博雅,除妖杀鬼是你的职责,但是阴阳师除了杀掉邪恶的妖鬼,还有将误入歧途的妖怪带入正途的道路。我所做的你或许不明白,请你不要为此生气。”也不要疏远我。晴明没有将后面这话说出。
“她可是满手鲜血啊。”博雅依然不理解。
晴明叹息:“她还没有变为恶鬼。”
博雅的目光不解而哀伤:“晴明,我知道人命在你很重要,但有时候我觉得,你或许也不那么看重人的性命。”这话已经失礼了,但博雅一贯率直,何况在这样的处境,他的心怕是为晴明的决定受到了很深的打击吧。晴明不会怪他,只觉得有点失落。
他忽然想,还要继续下去吗?这场谈论会走向何方,并没有太深的把握,让源博雅知晓安倍晴明是个怎样的存在,也许今后再也看不见这个男子踏入门院,能承受这样的风险吗?不,比起舍不得和源博雅断了关系,他更不能忍受,博雅不了解他。晴明在瞬间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他可以容忍博雅的不认同,甚至与他绝交,他却不能容忍博雅不了解他的想法。这大概是最可笑的执念了,云淡风轻的安倍晴明,变幻莫测的心为眼前的青年武士触动不已,属于人类的难过和不安,犹豫和痛苦,那样鲜明地击中心脏,想逃也逃不开,这样折磨的……名为爱恋的命运。
晴明思绪万千,他超然的嗓音在博雅耳中是从未听过的淡漠,很难形容这样的语调,仿佛经历了苍生,却又在苍生之上。
“博雅。世间万物有它循环的道理,猛兽捕食弱兽,人类自相残杀,都遵循了天理。它们籍由‘咒’产生连结,彼此影响,有无数种循环而出的结果。你今日所见也不过其中一环。阴阳师可以改天逆命,却要为此付出代价,若将咒往善引导,则一系列的恶便会转为善,十倍生百倍。如果将咒任凭行恶,善也会转为恶,十倍生出百倍。你能明白吗?”
他不该希冀,不管原意为何。正如他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见过多少世间万物的法则,他怎么能奢望一位如博雅这样正直的年轻人明白呢?博雅走过的生命如此短暂,脆弱又坚强的心总为悲欢离合充满了痛苦,他是纯善秉正,他不懂得天道。
晴明静静凝视博雅,青年一反常态沉默了,仿佛凝固的木雕。过了许久,他突然露出哀伤的神色,落下滚烫的热泪:“抱歉,我不该……我只是……”博雅偏头躲过了难堪,双肩仍然隐隐颤抖。
博雅永远不会知道此时晴明的悸动。
仿佛经过一个严冬,冻土终于迎来早春的问候,破冰声从心底碎开,尽管头部瞬间放空,他还是逐渐从震撼中找回了思绪。
源博雅懂得。
经过不知多少个年岁,安倍晴明终于遇到一个人,他懂得自己,却为了这份懂而心痛落泪。
天地万物在安倍晴明眼中只不过是无数条籍由咒而运行的循环,人之生老病死,祸福旦夕,从来脱不开这些命运,百名僧人的命运凄惨,但如果杀掉他们的三尾狐妖可以转为善行,在结界中奉神道修行,他们因恶之死也会生出百倍的善来。如果放任不管,这些恶行便会成为更恶了。
安倍晴明更无法告诉别人,人若杀人有律法可依,妖若杀妖有天罚可依,鬼若灭鬼则受审地府。但是妖与人的杀戮,鬼与人的纷争,妖与鬼的杀伐,遵循的则是天竞生存之法。这是晴明身为阴阳师通晓的行事,在人情冷暖的世人眼里终究太过残酷无情了。
博雅流泪为了僧人们的无辜枉死,想到他们受的苦,无法申的冤,他无法不心痛。这是博雅的良善。但他懂晴明说的话,只是无法那样从容接受。为了这个懂,晴明更加怜惜博雅了。
两人后来一路无话,却觉得彼此的心更贴近了。博雅送晴明回去,不曾留待片刻便告辞。临走前他对晴明说:“也许我无法坦然面对,正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吧?”
晴明柔声安抚他:“你是个很好的男人呢。”
博雅微微苦笑:“如果像你一般泰然处之,就不会痛苦了吧?晴明,你是真的很强大。”从前不晓得,今后却能明白了,何为真正的强者。
“博雅这样就好。”晴明温和地说,“博雅这样,对我而言很重要。”你也有我望尘莫及的东西。
彼此吞下不曾说出来的话,他们互相道别,也知道短期内不会再见了。这并不代表断掉了关系,反而是为了新的牵绊,需要沉淀的时间。博雅深深望了晴明一眼,转身上了毛车;而晴明目送车行在拂晓离去,直到看不见为止,依然不舍得移开目光。


本章注:
1.历史上博雅升至从三位皇太后宫权大夫已经是大叔的年纪,为了剧情关系,我提早在他还是青年时期让他官升从三位,进入公卿的行列,所以他的一些吃穿用度全按公卿的档次来写。因为历史上博雅本是皇子却未封王而是降为臣籍,我按资料私设他拥有自己的庄园和领地,加上从三位官品,所以他能随随便便送一千贯钱给晴明,按照咱游戏里的设定,就是博雅送了晴明一百万让他去升级御魂养式神 !【闭嘴】
2.式神加技能只有吃卡和黑达摩,我就把黑达摩等同卡了,文里当作收纳式神的随身容器,一只装一个式神。
3.故事是从传记里抠出来改编或拓展,部分会用小说梗,《表之卷》主要写晴明和博雅失忆前的事情,就是彼此了解啦,心灵贴近啦,感情培养啦……恋爱的矫情味。为揣测性原创故事,下卷《里之卷》才到手游里的剧情。
4.笔者努力一章更新七八千起跳至上万,方便看官们一次看个够,字数多的缘故不会日更,目前状态好的两三天更一次,差的周更,工作实在太繁忙,更新通常会在半夜,顺便抽张卡。【奏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珠光宝气》二则 | top | [晴博]平安京 表之卷 章一 梅乱语>>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33-4f6cf1e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