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朱修/反逆白黑]白熊咖啡馆 外(完) :: 2017/04/11(Tue)

*29岁朱雀X18岁复生鲁鲁修
*鲁鲁修迎来18岁生日,学园生日庆贺,开辆久等的车
*番外结束,系列全结束。




白熊咖啡馆


番外


那天来得顺理成章,鲁鲁修知道朱雀为此等待了多少个昼夜,甚至在他十八岁生日前夕,那人早于半个月就处在焦虑状态。比过去更加在乎各项数据检测,频繁拉动看护小组参加会议,C.C曾经吐槽过朱雀的模样就像即将迎来妻子临盆日的笨蛋父亲。鲁鲁修为此很不得体地喷出茶水,这也是他最为失态的一次。
相较之下白熊咖啡馆的众人反而平稳雀跃地为鲁鲁修准备庆生,十八岁生日当然要在店里过,这么理所当然的态度也是谨小慎微的愿望,一度遭到娜娜莉和朱雀的联合反对,从知晓哥哥意外复生朱雀却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开始对后者颇有微词的爱妹俨然无法接受哥哥跨越过去的重要诞生庆在她无法出现的地方举行,破天荒和担心安保问题的朱雀又站去一处立场,面对曾经唯二生命之重的人,鲁鲁修首次感到为难。复生以来白熊咖啡馆的经历是他现下生活的重要部分,但他也答应了朱雀,不会将对方简单扫入回忆,愿意敞开心怀接纳过去衍生而至的现实,然而当二者有冲突,他也不能再那般简单而毫不犹豫地顺从娜娜莉和朱雀的心愿。
这样的自己很自私吧,鲁鲁修左右为难,不免又自责于心。
这些情绪在朱雀面前毫无隐藏,他始终不忍心看鲁鲁修为此苦恼,于是亲自找娜娜莉说其缘故。成熟的女性元首只有在兄长的事上无法退让,让她接受鲁鲁修看待白熊咖啡馆更重要,只有火上浇油的效果罢了。朱雀诚然可以选择妥协——今时今日只要鲁鲁修平安待在他身边,他愿意作任何妥协。但他忘记鲁鲁修不止有自己,除了娜娜莉,还有仅剩的皇族血亲,旧日忠心部下,曾经协力的“同伙”。鲁鲁修的过去及现在,总有那么多人爱着他。
重要的日子,已被米蕾私自冠名“奇迹的诞生日”,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朱雀在各方人马中周旋,扛着差点被压垮的重担,终于敲定最终行程,将鲁鲁修十八岁的庆生放在阿什弗德学园,这个结果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白熊咖啡馆常常接受来自阿什弗德学园的订单,一部分是米蕾介绍的生意,乘着学生们放冬假,借学园举办庆生会更不是难事,这所战火中保存下来的旧贵族学园因为层出不穷的名誉校友而声名大噪,入学就读的不乏社会各界背景,原本安保措施就高于一般学府。
朱雀按照最高标准加强了防御,名誉校友回归的传言甚嚣尘上,考虑到当今布国代表的娜娜莉和身为Zero的枢木朱雀都曾就读于此,前日本首相夫人也一度在这里任职,加上其余不公开知名校友的回归,这样严密的安保的确被采纳通过了。
新历二零二九年十二月五日,阿什弗德学园迎来久违的庆典。
住在阿什弗德学园附近的居民们纷纷看见一场持续两小时的烟火大会,互相猜测什么学园纪念日。网络世界敏感提及这个日子与一位已故不可言说之人的生日相合,这些言论出现不久即全部消失,留下许多无端猜测。
欢乐时光总是美丽又短暂。
朱雀抱着鲁鲁修坐上专车,因为巨大幸福带来满足感而疲累,鲁鲁修靠着朱雀肩头小睡一路,等到家中才被那人晃醒。
做梦般走进客厅,鲁鲁修眼望和白羊宫相似的装潢,仰头倒在沙发上不肯起来。
他今晚破例喝到微醺,酒精上脑的飘飘然和幸福的感觉多么类似。朱雀脱掉手套在他身边蹲下,鲁鲁修轻抚上男人的脸,心底感激他做的一切,微微赧颜的笑容因酒液绮丽得过分,整个人在发光。朱雀眸色渐深,他低头轻吻鲁鲁修的额头,顺着鼻梁一路往下,落在散发红酒馥郁香气的唇间,蜻蜓点水般带过暧昧触碰,这番试探并未引起反弹,鲁鲁修依然放松身体,漾起水色的紫眸恰如无声邀请,催动身前男人的欲望愈加渴求。
朱雀将鲁鲁修打横抱起,从容走上阶梯。临空晃动的晕眩感令鲁鲁修不得不抱紧他的脖子,稳固自身重心,反而更紧贴朱雀了。回房的路既远又近,等到被放置床上,鲁鲁修终于舒缓一口气,满足地蹭了蹭冰凉的床被。
“朱雀……”他嘟囔着朱雀的名字。
“我在这里。”朱雀脱去外套,低头寻到鲁鲁修过分鲜艳的红唇,含入交缠。
暧昧交叠的水声此起彼伏,间或泄露几声喘息般的呻吟,仿佛欲求不满地需索。
朱雀放开鲁鲁修时,后者无意识舔了舔唇,仿佛吃饱的猫咪,朱雀忍不住轻笑出声。他贴近鲁鲁修的耳朵,轻舔过小巧玲珑的耳廓,在耳边放缓了低语:“鲁鲁修真可爱,像亚瑟一样。”
意识模糊中鲁鲁修轻皱眉头,他醉得有些断片,意识在脑海中浮游但足以对外界做出反应,诚实地摇头:“不要,朱雀更喜欢亚瑟。”
“咦?”朱雀愣了,“我也喜欢鲁鲁修呀。”
鲁鲁修仍然在摇头,他推开朱雀埋入被子里,嘴里说个不停:“会长……如果要选择,我要当只猫,当亚瑟就好……利瓦尔不准写进去……就是这样……亚瑟比较好……朱雀喜欢亚瑟……”他仿佛落进某个回忆中,又或是虚构的情景,一直重复不存在的对话。
朱雀隐约记起学生时代似乎有过这么回事,但实际听到鲁鲁修醉后吐真言,依然让他震撼不小。自重逢以来,鲁鲁修不断给他惊喜,已经超乎他过去奢望能得到的。
鲁鲁修想成为亚瑟,因为觉得我只喜欢亚瑟,他有这么喜欢我吗。
这样的念头一旦在脑中形成,比起曾经不确定的情感,感情如火燎原席卷心底暗藏的荆棘之境,旧日所有彷徨与不安皆被毁坏殆尽,只留下纯粹如烈火的欲望。
朱雀突然急迫地拉过半醉的鲁鲁修,再度低头封住他的嘴,比之前更猛烈的进攻挟带不可违抗的力道伸入唇舌纠缠那份甘美,堵住所有无意识暧昧的喘息,舔过鲁鲁修口腔内所有隐秘的敏感点。
他以无法企及的速度脱光鲁鲁修的衣服,熟悉的触感比之前更加火烫撩人,酒精催发下逐渐升温的少年微睁水润的双眸,抗议般微不足道地推拒。
放纵的手掌抚过每寸甜美肌肤,在削瘦的胸膛逗留不去,朱雀拇指与食指夹住一端敏感红蕾,仔细地揉搓起来,直接刺激到鲁鲁修的身体弹跳起来,被他压在怀里。
鲁鲁修还是太敏感了,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依然犹如处子的反应。尽管没有做到最后,两人互通心意后朱雀没少拉他体验进身之外的种种美好,这具身体从头到脚每分领土都被他打过红色烙印,犹如浮世绘般旖旎作弄的情节,可以让鲁鲁修想起来的瞬间红透脸颊。
但是今天朱雀等不及了。
指尖揉搓的樱红花蕾逐渐变得肿大,像颗小型坚果,挺立乳晕之中,朱雀低头含住另一边沉睡的红软,贪婪吮吸的力道惹来更厉害的颤抖,头顶传来承受不住的美好哭泣之音,他暗暗用齿间温柔撕磨,换来更激烈的反抗,这些于他只是情趣的催生罢了。
疼爱过的白皙胸膛仿佛绽放两朵艳丽红花,朱雀将鲁鲁修放倒床上,居高临下望着他,暗沉眸光在意识模糊的人眼里遥远得未察觉危险,鲁鲁修甚至攀上朱雀的手臂,缓缓摸索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并非全然无知。
朱雀低头轻声说:“鲁鲁修,我准备抱你了。”
“朱雀……朱雀……”鲁鲁修始终重复朱雀的名字,他眷恋地呼唤,声线里满满的不舍和感情。
不再有任何要求,不再有任何命令。他渴慕这个人,仅仅需要这个人。
朱雀低头与他深吻。
鲁鲁修游蛇般滑嫩的双臂收放在朱雀颈后,随朱雀的动作渐渐配合地摇晃身体。朱雀用下体摩擦鲁鲁修平坦腹部,炙热戳动的体感让后者不适应地躲闪,又因被压制床间毫无退却余地。朱雀手掌顺着大腿暧昧抚弄至内侧,施力分开那条腿搁置肩头。他一手掌握鲁鲁修的双手压制头顶,微微侧过身躯,顺着白皙滑嫩的大腿抚至腰间,微微下滑,揉捏那瓣弹性十足的臀肉,情色意味唤起二人的性欲,朱雀眼见水光滟潋的紫眸染上深泽情欲,单手取过润滑剂拧开盖子,挤入指缝微微温润,就着姿势探入鲁鲁修身后隐秘的穴口。
身下躯体陡然一颤,却被朱雀压制了。他的手指急切而熟练地探入大半,没有给鲁鲁修喘息余地,草草戳弄一番随即再入两根手指,急躁地分开紧致穴口开拓柔软肠壁,花样百出的技法令鲁鲁修应接不暇,终于缓过醉酒的难受,稍微寻回丝缕清醒。
“朱雀……等等……”
鲁鲁修抖动得厉害,被压制的双手开始挣扎。朱雀索性放开钳制,拉高他的单腿换了肩膀架着,半侧过鲁鲁修的身体,紧紧盯住那个红润的穴口在手指作为下愈发殷红如血。鲁鲁修无意识抓紧床单,半侧视线看见朱雀盯住后身不放,羞耻感比身后违和更甚,他抱住头承受这般欺负,心底的幸福感却如爆炸的烟花。
朱雀的手指在他身体里,每分动作技巧而娴熟,带动内壁欢喜地吸附追逐,为不那么温柔的操弄反应不断。朱雀掌握他的身体,掌控他所有感觉,鲁鲁修意外喜欢被朱雀这样压制,隐秘的快感令他的身体做出最直接反应,在简单的前哨润滑下,后穴因情动自发分泌不少液体,让朱雀稍稍停顿了。
“鲁鲁修感觉很好啊。”情欲暗哑的嗓音促狭而自豪,“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深入肠道的三根手指收拢合并,在某处深藏的片域轻轻摩挲而过。
“啊……”
鲁鲁修陡然轻颤,嘴中溢出一丝愉悦低吟。
手指突然加快速度,犹如魔法带动能量,时而轻弹般接连抖过敏感点,时而紧贴柔软霸道地施力按压。
鲁鲁修顿时似一尾上岸的鱼,疯狂弹动上半身,双手紧抓被单颤抖不止,嘴角随朱雀过分的动作淌下涎液,几乎喊不出求饶的话。
朱雀无视他所有挣扎,手指大开大合抽插捻动,再一次深入后他居然夹起那处敏感,以搓弄方式狠狠欺负隔膜的腺体。
这真的太过了。
鲁鲁修发出变调的尖锐声音,哭着射了出来。
他的下半身抖动不止,连腹部都在剧烈收缩。这是他的初夜,从未体验过的刺激令身体抽搐个不停,朱雀却在此时抽出手指,将蓄势待发的灼热阴茎狠狠贯穿了他的后穴,砸上刚刚经过蹂躏的腺体捅入深腹。这份狠戾让鲁鲁修瞬间失声,下体再度迸发出一波精液,朱雀仿佛要掏空他般接二连三磨过脆弱的腺体,前端不断被压榨着喷吐浊夜,直到再也射不出终于软下。
朱雀伸手捞起鲁鲁修可怜的阴茎,没有经过任何抚慰,直接从前列腺刺激内部高潮而一次性清空储蓄,这样的玩法正是因为鲁鲁修过人的敏感和没有进身经验的处子之躯才办到了。朱雀低头安抚地轻吻鲁鲁修的发顶,埋入身下柔软的躯体等待他的平复。
即便承受这般玩弄,鲁鲁修依然没有昏过去,酒精已经完全消去了,他哽咽着抹擦泪水,后穴下意识收缩。这是准备好的信号。
朱雀轻轻说道:“鲁鲁修做的很好。”
依着插入的姿势,朱雀压下鲁鲁修的身体,流连白皙脊背落下一连串轻吻,随即揽住鲁鲁修过分纤细的腰身……猛然向上提起,让他被迫趴伏在身下,以难堪的雌伏之姿承受新一轮进犯。
这个姿势带来的深入侵占意想不到,柱状体经络虬结的形状深深镶嵌入内壁,捅进腹部深处,仿佛要捅穿自己一般。鲁鲁修忍不住失声,暧昧呻吟也好,哭泣喊叫也罢,他经不起这样猛烈的摧折,仿佛要令身体记住每个步骤和激烈程度不相上下。意识模糊又清晰,每次快要昏厥前都能为身后一个生猛进入清醒,他不断摇晃脑袋,背过手拉住朱雀意图让他停下,朱雀突然加快了速度。
鲁鲁修埋入被中颤抖着呜咽,他被彻底打开了,内部仿佛被朱雀的阴茎捣得烂熟,猛然冲出的温热体液让他打个寒颤,被填满的羞耻感意外病态的满足。朱雀拉起瘫软的鲁鲁修坐于腿间,和他深深地接吻。
“感觉还好吗?”朱雀舔去鲁鲁修脸上半干的泪痕。
半嘶哑的嗓音彻底在控诉:“你太……过火了。”
“抱歉,因为是鲁鲁修的初夜,总想给你不一样体验。”朱雀毫无愧疚地搂紧鲁鲁修,下腹再度聚结了硬块。
“再来一次吧?我会温柔点的。”
欢爱后的朱雀笑起来自带邪气,无端让鲁鲁修打个寒颤。
结果,到底也不温柔。
被分开双腿坐在阴茎上承受贯穿力道的鲁鲁修仰头呼吸的力气都变得微弱。
朱雀背对鲁鲁修拉过他的双手,半躺状靠着床头,屈跪的双腿带动腰力,不容抵抗地顶动太过美味的身体。这个姿势让鲁鲁修不得不向后倾,令深入体内的阴茎顶住腺体抽插,体重又让他陷落更深,彻彻底底被侵吞食用。尽管朱雀如他所说温缓地厮磨了,鲁鲁修仍然无法承受过度叠加的快感。他经历了两次干性高潮,朱雀仍然没有射出第二发。最后受不了的鲁鲁修甚至放下一贯矜持,哭着求朱雀快点射出来。
朱雀从后抱住鲁鲁修,猛地直起腰身,穿凿在柔嫩的腹腔内。他已然放弃任何技巧,深重迅猛地戳弄早已软成滩水的穴径。
后穴麻木和腰部紧绷的酸胀无法阻止诡异升腾的快感,早已无法勃起的前端再度传来熟悉的刺激,鲁鲁修呜咽出声,扣紧朱雀手臂咬破嘴唇,熟悉的迸射填充感冲刷内腔让他接受了第三次干性高潮,颤动的阴茎流出一点透明腺液,如断线透明珠子淫靡地滑落。
朱雀抽出自己时,鲁鲁修终于昏睡过去。他累到顾不得满床脏污,连抗议的声音都没有。朱雀看着身下鲁鲁修的淫乱情态,满足地深吸口气,搂住对方轻轻蹭了蹭脸,决定等休息片刻再帮他清理。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朱修/反逆白黑]Golden Life | top | [朱修/反逆白黑]In The Name Of:Suzaku Side>>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44-065931e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