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朱修/反逆白黑]凛花绽放之音 :: 2017/04/11(Tue)

这是篇大纲,太长怕坑,太虐怕弃,先搞出来让自己心塞一晚。不丢出来没法写后续的治愈向白熊(谜)。
不确定是否成文,可能写出来,也可能挑点片段写。
近万字大纲有点懵。
称呼写顺有点乱。和亲梗,冥婚梗,极其狗血,虐雷慎入。




凛花盛放之音


这是个男婚男嫁,女娶女嫁都已经全球开放的世界,尽管有少数未开化国家依然强烈抗议,但想走上国际舞台争话语权,这点主流意识基本还得有。在这个背景下,本就美英傻傻分不清的布国不提,霓虹也开始跟国际接轨,虽然不提倡但也不排斥。
这个世界,布国作为统御全球的先进国,干着今天世界警X的工作,以压倒性的军事科技领先霸主地位,而在布国金字塔顶端,以黄金狮子为象征的布里塔尼亚皇族,因为稀有资源樱矿的需求,破天荒提出跟霓虹联姻,将本国皇室的十一皇子鲁鲁修作为和亲对象嫁过去。霓虹方为了得到最先进的KMF技术,当然也答应了这门亲事,对象是年满十七岁的首相之子枢木朱雀。
结果鲁鲁嫁过去前夕,突然发生变故,首相横死家中,其子下落不明,五日内据传发现尸体草草下葬,连公开葬礼都没有。一下子整个联姻事件僵化了,布国紧急联系霓虹作安排,想从霓虹顶端的京都六家中再挑个适合对象,然而鲁鲁出面铁齿地认定就是要嫁给朱雀,哪怕他已经死了,整件事因为太仓促,没人敢拿主意,最后皇室隐二把交椅的修奈泽尔直接拍板,准鲁鲁去做。
于是鲁鲁以枢木朱雀妻子的身份嫁入枢木家,进行的仪式全照匪夷所思的冥婚特色来,婚庆盛典没有人,一路铺红地毯挂大红灯笼,婚用花直接是曼珠沙华,不准穿白无垢,鲁鲁给自己做了厚重的全套艳红和风婚服,衣服上绣着一整只朱雀,他的日式头纱也绣着吉祥鸟朱雀,头饰、耳饰皆以雀鸟为纹样打造,他就这样给自己全身打上朱雀的烙印,独自完成一场只有他一个人的婚礼,在外人看来无限悚然地风光大嫁了。当天他一个人喝“三三”,夜晚直接跪坐在灵堂跟朱雀的牌位作伴,婚礼丧礼连起来,给朱雀守灵七天。
其实鲁鲁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布国政治斗争,玛丽安娜死后他为了保全娜娜莉和修奈泽尔做了交易,替布国作人质以和亲手法嫁过去,换修奈泽尔照顾娜娜莉。这场政治联姻全盘由二哥主导,获取的利益也自然算他头上了。但二哥不知道,鲁鲁修那么强硬地想嫁给朱雀,是因为他十岁那年带娜娜莉到日本冲绳,遇到那时同样年幼的朱雀,两人幼驯染的情分。那时雀告诉鲁鲁心里的苦闷,有关父亲的高压教育,鲁鲁也告诉雀皇室不开心的事,雀就对鲁鲁发誓会一辈子保护他和妹妹,鲁鲁也说不想让雀再难过,即便是雀的父亲也不行。雀听了就说鲁鲁嫁给自己会是一辈子最开心的事。童言无忌,鲁鲁却听进去了,他认真想了一下回答自己会努力。
七年后,鲁鲁遵守过去不是约定的约定嫁给雀,谁料到雀居然死了,他第一时间认为雀是被人害,于是跟二哥建议婚礼照行,反正男人不会生孩子,他嫁给死人也无所谓,就是成亲当天就当未亡人非常离谱,布国本来不想出洋相,鲁鲁说服二哥京都六家依然以枢木家为首,换个环境未必真能达到二哥要他执行的政治目的,反而会沦入霓虹内斗,二哥就帮他促成这件事。
鲁鲁嫁入枢木家,身份是长房长孙媳。枢木玄武本来是长房长子,有个弟弟就是雀的二叔叫枢木临武(自创角色)的是次子,生的是女儿,比朱雀和鲁鲁小十岁,如果外嫁不会是枢木家的人,二叔本心想要将来招赘;还有三子也就是朱雀的三叔,从小跟爷爷一心侍奉神道在神社住的多名叫枢木和武(自创角色),这是枢木家环境,本家有三兄弟。剩下其他分家也有不少人,只能说不愧霓虹第一家族。
枢木玄武一死,二叔临武接手大哥生前所有政治人脉打着旗号重整声势在政坛大放异彩,也是接任首相的有力竞争者,当然就是鲁鲁怀疑的头号对象,鲁鲁这边处境微妙,他拥有外交上的优势,可同布国接轨,但他本身又已经是枢木家的人了,他迅速判断形势在枢木家站稳脚跟,直接去拉拢三叔和武,三叔背后是在枢木神社侍奉神道太爷爷,朱雀的爷爷已经过世很久,爷爷的父亲还在。三叔对大哥和侄子的死相当有心结,在数次试探鲁鲁之后,发现鲁鲁真的是只为了朱雀,就答应跟他合作了。于是鲁鲁就开始了枢木家的宅斗生涯,斗的天翻地覆,甚至发展到要从分家过继一个孩子过来作朱雀儿子,顺理成章传承朱雀名号。
这边霓虹从家族斗上政坛,那边布国在积极发展军事战略,南非发生骚动的时候派出了秘密研发的新一代KMF出击,就是大家熟悉的兰斯洛特,突袭先锋千里走单骑,干遍全地搞得声名大噪,引起世界性轰动。那种万夫莫挡的架势简直爆炸性的令人关注兰斯洛特驾驶员,还不是单独一机的性能,于是本来低调在搞研发的朱雀就那样顶着一头可爱小卷毛,睁着无辜绿眼睛被百来个记者和无数闪光灯围堵上全球新闻了。
他这一曝光,霓虹就炸了。原定挂掉的首相之子居然出现,还成了布国秘密军事武器新机KMF的驾驶员,世界性时事八卦。因为雀在本国时就很低调,他家教严格,霓虹三次元也有俗定政要家属不会抛头露面(比如大家熟知小泉儿子在娱乐圈当演员那个孝太郎君但却很少人知道他哥哥们的消息),雀唯一被国际关注时期就是他要娶鲁鲁的时候,脸还没露就先以挂掉为新闻出来。后来尊重亡者加上冥婚太胆大,鲁鲁嫁时全程陪着的是灵位,不让公开朱雀照片,布国和霓虹媒体也一致收到交待各种低调处理舆论。
雀当时意外坠海,被路过的尤菲捞起来,尤菲本身是微服出行,所以也没公开身份,雀被捞走后跟尤菲的缘故认识罗伊德和塞西尔,因为直接失忆,人比较无害又野兽般灵敏,依然被罗伊德选作零件,破格进了KMF科研部,常年关在某片海域的小岛上埋头苦测性能。一方面布国尖端部门的阿宅们基本不认识他,一方面霓虹自己五天不到公布了首相和其子死亡的认证,所以没人往那边想过。
雀的面容一曝光,开始还有霓虹政要嘴硬坚决不认,只说是相似的人,政斗这回事永远都是打脸与被打脸,某派势力假造尸体的秘密文件就公开了,雀的身份受到很大质疑,最后直接验过DNA,确认其人身份,被迫进行政治交涉,把人还回来了。当然其中鲁鲁和二叔斗得最厉害,通过确认雀身份的事,鲁鲁查出二叔从中阻挠,更加确信就是二叔搞死了雀爹,想害死雀没害成,所以怕雀回来指证他。
这边雀回来是失忆状态,完全不认得鲁鲁,当然也忘记七年前两人的诸多回忆。他就傻傻看着眼前这个据说自己老婆的……男人,长得很漂亮,作派也不似一般嫁人的阴柔化男性,来接他的时候穿着正统男式和服,戴着枢木家纹章,气质特别高贵优雅。但是怎么看有点眼熟,而且十分讨他眼缘。虽然这样想,雀心下还是很别扭,当时他正对救了自己的尤菲挺好感,如果鲁鲁是以朋友身份出现他会很开心,但鲁鲁是作为他的妻子出现,他还不太认得,而且根据关系,鲁鲁还是尤菲同父异母的亲哥,加上自己突然多出来的首相之子身份,就有些无所适从。鲁鲁就把雀接回家,边防着二叔要害雀,边慢慢旁敲侧击希望引出雀的回忆。
朱雀在科研的时候没有名字,别人习惯喊他白色死神,开始是给兰斯洛特的名字,后面指代他了,回国之后别人喊他朱雀、朱雀,他总觉得像喊别人,他开始怀疑一切是误会,如果是失忆,他应该会对自己名字有点熟悉反应,但他发现潜意识对这个名字特别排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另外他跟鲁鲁相处,虽然挺喜欢鲁鲁,但是不爱他,就觉得挺尴尬,又因为婚姻关系涉及到国际关系,不能大咧咧离婚,就一直跟鲁鲁相敬如宾,实则算是冷待了。
鲁鲁也不在意,他原先以为雀早死了,突然一个大活人回来已经很奢侈,有记忆没记忆无妨,何况他当初嫁入枢木家时就是嫁给死掉的雀,并不会因为雀回来态度如何而改变自己的态度,雀现在还失忆,一切情有可原。
但是雀和鲁鲁生活久了,开始接触自己本职的身份,不管家族的事还是政事,跟他当KMF试驾员比水深多了,人性复杂难辨,他很无所适从,对鲁鲁的一些做法也不苟同,加上他知道鲁鲁当时冥婚嫁给自己,觉得鲁鲁对自己都这么狠,为了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就开始排斥他。鲁鲁很聪明又很敏感,就渐渐意识到雀不喜欢自己,心里挺受伤,但他还抱着一丝希望,有天雀想起来他们过去的约定,一切就会不一样。
所以两人虽然同居,但从不睡一起,关系清清白白,没有夫夫X生活。
这时就发生了尤菲事件。在这个故事里尤菲不是鲁鲁杀的,她以特使身份到访霓虹进行友好会晤,私下约鲁鲁见面,她想从鲁鲁这里争取雀,并且一直觉得鲁鲁是被布国皇室迫害,做了政治斗争牺牲品,根本不是心甘情愿嫁人还是冥婚那么可悲,就说了自己在帮他和娜娜莉争取恢复各种继承权等皇室特权——当时鲁鲁只剩一个头衔用作联姻,被蛋卷爸爸撤了所有特权——让鲁鲁再不用担心后盾,能放心跟朱雀离婚回布国跟妹妹好好生活。结果鲁鲁大受打击,他从尤菲这里知道雀失忆后去当KMF驾驶员的所有经历,判断雀和尤菲才是两情相悦,自己是那个多余的,所以他根本不敢告诉尤菲,他是真爱朱雀才愿意嫁,反而向尤菲保证帮雀重新稳固枢木家的地位,等雀顺利继承枢木家家主,他就会和雀解除婚约,并且他现在知道雀肯定会答应。尤菲很开心,一方面哥哥不用再受苦(她脑补),一方面可以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就约好离开了。
然而尤菲在回程的路上被枪杀,实际是布国某些势力得知尤菲在帮玛丽安娜子女恢复皇族特权,见皇帝陛下也松口了,就先暗杀尤菲。这件事酿成国际事件,鲁鲁得知消息惊呆了,雀则大受打击,鲁鲁立刻帮忙处理这次捅娄子的事,不但找出罪魁祸首,还成功挽回两国关系,他把所有功劳都安雀头上,令雀短时间内直接站稳脚跟。然而雀却误会了鲁鲁,他查到的消息很粗浅,只说跟布国皇室纠纷有关,布国方面也不想声张所以草草了事,把尤菲的事定义成了意外事件,加上尤菲死前跟鲁鲁见过面,雀就误认为是鲁鲁主导一切,暗杀尤菲充当政治资本,用这样肮脏卑鄙的手段在枢木家巩固地位。但是雀没证据,他只能怀疑并且更加疏远鲁鲁,这个时候的雀对鲁鲁的手段早就心寒很久,他认定鲁鲁干得出来这种事,潜意识里又给自己加了前因后果,所以虽然他表面上是无证据仅怀疑的态度,潜意识却直接把鲁鲁当凶手看待了。
尤菲事件后雀跟鲁鲁比起曾经的相敬如宾,直接就是屋檐下的陌生人。枢木家也对他们夫夫的关系私语不断。鲁鲁猜不出雀的心思,只以为尤菲的死让雀低落,从而迁怒布国皇室自然也包括自己,他更加认定雀是爱尤菲的。其实雀对尤菲只处于好感阶段,始终恋人未满,否则以他的性格,真爱上尤菲绝对会不顾什么国际关系第一时间就跟鲁鲁解除婚约,没这样做还是因为潜意识里他依然很顾惜鲁鲁,虽然他没恢复记忆。
接下来就是二叔事件。因为尤菲事件迅速站稳地位被人称赞虎父无犬子的朱雀,成功破了二叔最后底线,眼看昔日追随大哥的人脉旧部都因为朱雀的关系更承认侄子,他就直接心里阴暗并恐惧被雀夺回权力。于是更加变本加厉刁难雀,当然都被鲁鲁各种化解,雀虽然知道二叔有敌意,但他更不认同鲁鲁跟二叔争的做法。这个时候鲁鲁查出了一件事,就是当初他一直认为枢木玄武是被二叔派去的人暗杀,那些人顺道逼雀跳崖结果雀没死。然而那些人回到二叔那边复命之后就被二叔杀了,只有一个暗杀者聪明地没有回去复命,而是直接逃亡,在霓虹的犄角旮旯里隐姓埋名度日(别看霓虹那么小,真跑掉人十多年找不到的事还是有的,人没任何出关记录直接闹失踪且没人找到,现实里有档综艺节目叫SOS的就专门找这些因压力过大抛弃家庭去当流浪汉或去搞第二身份的人),二叔一直派人找但是没找到,鲁鲁顺藤摸瓜找到了,结果发现了惊天霹雳的真相。
那就是遵循原作的发展,枢木玄武不是被二叔杀,是被雀自己杀掉的。当时枢木玄武私下里搞军工研制了霓虹新式KMF武器,他原本计划假装答应政治和亲,等皇子过来就杀掉,引发战争,从而搞起共荣圈那套玩意,朱雀当然强烈反对,不说嫁过来的是心心念念的鲁鲁,老爹这种反人类的计划简直把雀的底线三观理智一次性破成碎渣,雀就失手刀了爹,他被刺激到发懵的时候,二叔的人赶到要杀他,雀混乱的不行只能下意识逃,最后被逼跳崖。他被自己行为刺激到就失忆了,而且潜意识里憎恨身为枢木朱雀的自己,就很排斥自己的名字,甚至于想抹杀自己。当然因为失忆的缘故,这些都忘了干净。
这个逃掉的暗杀者本身是个心思狡猾之辈,也是他提出来可以拿不可告人的秘密反过来威胁二叔,当二叔透露玄武爹行程时,这人就抢先踩点海边别墅,事前在玄武爹房内装了针眼式偷摄器,根据二叔提供的玄武爹的生活习惯等等。他没有告诉自己同伴也是为了独吞,所以后来也是他一个人掉队。他回收完设备才发现这桩惊天丑闻,准备先藏一段再过个几年拿出去敲诈枢木家。
这事被鲁鲁查了彻底,发现凭这个事简直能搞死朱雀,鲁鲁就直接黑化开大了,不但以残忍手段杀了这个人,还把跟他接触过有关联的人都搞了个遍。没办法,鲁鲁知道这件事能直接让朱雀自杀,他猜到朱雀失忆的原因,更加害怕朱雀想起来,恐惧催生动力,他就又把事情做绝了。二叔发现他的反常,也顺藤去抓线索,没有拿到摄录,但是猜出个大概,就用哄骗的手段诳鲁鲁,假装自己什么都知道了。鲁鲁一听二叔露出端倪,也不想查证,反正现在谁跟他提这个事,他就下意识抹杀对方,不管你知道多少。所以鲁鲁就直接搞掉了二叔,犯了最大禁忌。因为二叔始终是枢木家人,鲁鲁也知道不管二叔做了多少事,枢木家都不会对他怎样,他最早只想逼二叔下台,斗到他再没能力妨碍朱雀为止。
鲁鲁搞死了二叔,朱雀这次是直接确认,再也容不下他。他就跟鲁鲁撕破脸,两人大吵一架,什么话都说绝了,包括对鲁鲁原先手段的不认同,到最后直接否认鲁鲁的存在价值,把尤菲的事也翻出来说。雀甚至想告发鲁鲁直接判刑哪怕酿成国际事件得罪布国也在所不惜,然而并没有闹大,因为一直宅神社的太爷爷发话保了鲁鲁,把人接去神社住几天,三叔也过来压雀的怒火。
鲁鲁在神社跟太爷爷交底,坦言被朱雀伤的很深。他从小只想保护妹妹,后来十岁那年有了朱雀也把朱雀划入自己亲密的范畴,他安顿好妹妹过来霓虹嫁朱雀,从始至终都只为了雀,但是朱雀讨厌他,甚至恨他。全枢木家估计只有太爷爷认同鲁鲁为枢木家做了多少事,但是鲁鲁也知道太爷爷不会原谅自己,因为自己害死二叔,毕竟二叔也是太爷爷的孙子。鲁鲁坦白朱雀弑父的事也只希望太爷爷清楚事情并且给太孙作后盾,朱雀毕竟是枢木家的嫡长孙,也是被认同和尊敬的当家家主了。鲁鲁目的算达到,太爷爷也给了鲁鲁保证。于是太爷爷安排下,枢木家不能追究鲁鲁的事,二叔是以意外去世,并且逼朱雀签了离婚协议。
对外就说鲁鲁跟朱雀过不下去了要离婚,布国那边没有反应,霓虹这边闹了一阵新闻也散了。有人把朱雀鲁鲁离婚的事跟二叔的死挂一起猜测,觉得二叔是被布国间谍害死,雀才容不下布国皇室的妻子。当然没什么证据,事情闹过一阵就平和了。
鲁鲁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他失去了雀那边的生活,回布国找娜娜莉准备带妹妹离开,谁知道娜娜莉误信二哥的话,以为哥哥靠杀尤菲和搞霓虹内政来换自己在布国恢复皇族身份特权,达成目的即抽身而退,甚至不惜利用儿时同伴的朱雀。事实上她和鲁鲁也真的恢复了皇室身份,虽然是蛋卷卖给尤菲遗愿加本人心性反复。娜娜莉不知道这个,他当面指责鲁鲁冷酷无情,手段狠辣,并且跟雀相同,直接否定了鲁鲁的存在,要他把自己的哥哥“还回来”。
鲁鲁刚从雀那里受到一次极端打击,再被娜娜莉打击一次,两个人生目标全破碎,就直接崩溃了。
他崩溃到恍恍惚惚离开,觉得自己甚至不该活下去,然后就失踪了。
这边娜娜莉事后很后悔,但是再去找的时候就怎么都找不到哥哥,慌得直接跟二哥报告,二哥就安抚她,说自己会去找。然而二哥也没怎么尽心去找,他巴不得鲁鲁不要再出现,只是怕有变故想掌控一切,才让小副官去安排找人。
另一边朱雀依然不甘心放鲁鲁这样离开,他还是想让鲁鲁付出代价,就倒回去调查二叔的事,他能确信鲁鲁干的事但缺少决定性证据,不顾太爷爷的明令和三叔的劝说,一直翻来覆去,结果给他翻出来当初的那卷摄录,鲁鲁毁了母带,人家藏了拷贝。朱雀以为这个是鲁鲁的犯罪证据,打开一看目睹了自己弑父的全过程,整个人震惊了,被这样直接刺激下他全部想起来,连同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事,以及他跟鲁鲁十岁那年的约定。记忆全部回来,朱雀差点也崩溃,但他还是坚强地撑住了,太爷爷出来跟雀语重心长说了很多话,要他背负这份罪孽替枢木家活下去,放弃身为个人的所有,这是朱雀欠了枢木家,再不会有鲁鲁来替他还了。
朱雀才明白鲁鲁杀二叔是为了替他掩盖,当下痛心难当,就去找鲁鲁。到布国联系罗伊德,打听到许多关系,知道娜娜莉的住所,通过罗伊德前未婚妻米蕾的关系,搭上咲世子的线成功见到娜娜莉,得知鲁鲁修被娜娜莉骂走了,现在都没找到。娜娜莉很后悔,跟朱雀说了事情发展经过,在旁边陪同朱雀的塞西尔就很意外,说布国贵族那边都收到风声,恢复鲁鲁和娜娜莉的皇族特权是尤菲向皇帝进言,并且皇帝回心转意答应了。这事罗伊德闲来无事跟塞西尔八卦过,并且还透露传闻,尤菲是因为进言这件事在日本被反玛丽安娜党暗杀,虽然没留下任何证据,政治的事谁不心知肚明呢。
朱雀和娜娜莉大受打击,就约好互相合作,赶在二哥前面把鲁鲁找回来。
朱雀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鲁鲁,他几乎动用了所有关系,亲自跑遍很多记忆里地方,甚至把鲁鲁在枢木家里亲近的人都问个遍,但凡鲁鲁去过的地方,提到过的地方,他都找了,依然没有人影。那边,娜娜莉给了朱雀一些鲁鲁旧日的线索,她受制于二哥不太好光明正大,其中有一条打开了新思路:娜娜莉列了一些鲁鲁当年好玩用的化名,其中一个兰佩路基的化名,真的找到航班信息是飞往日本,查到入境记录,但没有出境记录。
雀就知道鲁鲁在日本,继续找他,终于让他找到鲁鲁。他想接近鲁鲁的时候,被他身边一个男孩子给拦住,很凶狠盯自己,质问雀对自己哥哥有什么企图。雀不想节外生枝就先离开了。
这个男孩就是洛洛。当初鲁鲁崩溃了,在街上晃荡,遇到被人群殴的孤儿洛洛。他经过躺在地上快死掉的洛洛身边时,洛洛喊了他一声哥哥,鲁鲁崩溃的大脑为求自保,潜意识代入娜娜莉,救了洛洛。他也因此把这个错当成活下去的新原因,虽然整个人神经兮兮的记忆很混乱,但依然很好的照顾弟弟。洛洛看出鲁鲁精神有问题,但是太依赖这个哥哥的温暖,就特别保护鲁鲁,他从小是个孤儿,从某个教团的孤儿院跑出来当街头小孩,摸爬滚打的能力比鲁鲁强,前后偷了很多钱,走地下关系,帮两个人办手续买了两张票离开布国去霓虹,因为鲁鲁思维非常混乱,整身就挺有毛病,但是偶尔清醒的时候就会念霓虹,念樱花,念最多的是朱雀。
这边雀动用关系查出洛洛的底细,就约出来谈判,洛洛一听他名字叫朱雀,就愤怒的让雀滚远点别再来害他哥,鲁鲁的情况自然也被控诉一样说个遍,雀听完收到暴击五万点,简直痛不欲生,当下就强硬地说鲁鲁需要接受治疗,不可以这样放任。洛洛就说自己能保护哥哥,让雀不要来妨碍,雀就第一次,作为枢木家当家家主,放下所有身段求洛洛把鲁鲁还他,并且分析鲁鲁的病情经不起拖延,洛洛本身没什么钱,年纪也还小。洛洛虽然不甘心,但知道雀说的是事实,迫不得已让雀接近鲁鲁。
结果鲁鲁一看到雀,直接吓到躲起来不敢见他,脑子里各种混乱。因为雀对他整个人格和存在的否定,打上非常严重的伤害烙印,他自己也控制不住。雀就堵住门,把鲁鲁连被子一起抱起来,非常温柔安抚他。鲁鲁精神有问题,雀找医生来治疗他,对他一反过去要多体贴就多体贴,各种称赞,各种褒扬,都是正面肯定他。比如鲁鲁给洛洛做便当,雀会从背后抱住他撒娇要吃,然后亲鲁鲁一口,贴着他说做饭很好吃。二十四小时什么不干就缠着鲁鲁,枢木家派人来找好几次,被雀挡回去,把三叔拖下水让三叔先暂代家事,三叔本来在枢木神社里好好侍奉神道,给雀一道命令弄得十分无奈,看在侄子追老婆的份上,加上太爷爷点头,就老实回去替雀处理事情。
洛洛自然很不高兴,但他也知道自己年轻,要养好哥哥只能靠雀这个金主,只能忍耐。但是同桌吃饭的时候就跟雀怼着干,鲁鲁夹在雀跟洛洛中间,看他俩各种鸡毛蒜皮掐,最后都看向自己要安慰,就挺喜欢这样。
他这个时候处于大脑各种混乱,需要靠药物控制和治疗,严重缺乏自我认知和安全感,雀不愿意把他送去冷冰冰的医院,跟怕带他回枢木家会刺激,就一直陪在他住的小公寓,鲁鲁不说过去的事,雀也就假装不知道,从来不提。他以鲁鲁丈夫自居,对过去的事说得暧昧,开始鲁鲁都不太情愿跟雀在一个屋檐下,后来逐渐习惯他,却也不想跟他同个屋子,后来雀在鲁鲁房里打地铺,各种贴身照顾,按时喂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也少不了各种正面夸赞的话,经常令鲁鲁耳根发红,觉得朱雀说得太过。
朱雀就这样一点点软化鲁鲁的心防,直到有一天鲁鲁夜晚睡觉,做了过去所有回忆的噩梦,惊醒了各种崩溃,胡言乱语,一直跟雀道歉说对不起,一直跟娜娜莉道歉说对不起,他自己不知道讲了什么,雀在他旁边听了难受得要死,抱着鲁鲁一直吻他,说你没有错,错的都是我,就很温柔地安慰鲁鲁,两人就做了。
鲁鲁让雀温柔地抚慰了很久,小小累到,以他的体力应付不来,直接舒服到昏睡过去,总算安静了。雀从来没抱过鲁鲁,第一次本来忍不住,拼命控制自己优先鲁鲁感受,只吃了三分饱也顾不得,就抱着鲁鲁睡。
那之后两人开启新模式,就没羞没臊起来,洛洛在的时候鲁鲁会收敛,所以雀就用些方式给洛洛加课业,比如联系洛洛学校多给洛洛机会,打工也很有干劲。每次洛洛深夜打工回来,雀其实已经吃饱了,鲁鲁是直接睡下。早晨洛洛起床看见气色很好的哥哥准备早餐和便当,旁边朱雀神清气爽喝原味橙汁,俨然老夫老妻模式,心里一万个不乐意,还没啥办法。
雀就这样慢慢陪鲁鲁治疗,等到鲁鲁真正好起来,记忆不再紊乱,可以正视自己,把话直接摊开来说透,冰释前嫌再度相爱,雀就跟鲁鲁求婚了。他认认真真准备了从求婚到结婚的全细节整套,因为过去鲁鲁为了跟他的约定,不惜承受冥婚都要来霓虹,雀就想补偿鲁鲁,他从西式到日式来了整套,搞了盛大的复婚庆典,典礼比过去鲁鲁嫁他那次隆重百倍,直接以过去日本皇室标准搞成了世纪婚礼,娜娜莉在布国也搞定二哥,恢复皇族特权的皇子婚礼,自然也比之前更看重,蛋卷和二哥二姐破天荒都来参加婚礼,其中二姐惦记亡妹尤菲的心愿,爱屋及乌对鲁鲁兄妹看重不少。
婚礼闹了三天,最后某个夜晚,鲁鲁换上当时他冥婚嫁朱雀的全套艳红婚服,站在朱雀面前给他看,婚服上他亲手绣的整只朱雀,披纱上的朱雀纹样,以及全套配饰的雀鸟元素。鲁鲁化了精致妆容,整个人艳光夺目的像曼珠沙华本身,对雀说曾经是这样全身打上属于他的烙印,嫁进这个家。雀被挑起占有欲,眼眸深邃,缓慢地一件件脱掉,拿下全部的配饰,抱了鲁鲁。这次做的就特别狠,让鲁鲁昏迷清醒中间摇摆,怎么哀求都不停,翻来覆去空彻底,雀在鲁鲁耳畔低语呢喃,你永远是我的。
然后两人就夫唱夫随,在枢木家好好过日子。雀从政当议员,自然顺风顺水,鲁鲁作为贤内助优先处理枢木家的家事,打点一切。雀偶尔兴起会跑去开机,瞒着鲁鲁去怕鲁鲁担心,其实鲁鲁都知道也不说他,就随他高兴。两人从分家过继个小孩过来养当继承人,也护短替二叔女儿挡了政治婚姻,让她嫁给喜欢的男人安分过日子。
太爷爷百日后三叔继承神社,一直在侍奉神道。
娜娜莉偶尔会来看他们,小住段日子,大部分时间还在布国生活,有自己的政治资本,经常跟二哥对着干,二姐比较站娜娜莉。
洛洛也有了正经人生,还是喜欢缠着他哥跟雀作对,雀后来找罗伊德把洛洛送去开机,罗伊德挺高兴,洛洛虽然不爽但挺喜欢文森特,就接受了。鲁鲁心知肚明但没怪雀,他觉得洛洛遇到他之前明明很独立,因为依赖兄弟关系反而影响人生,对雀的安排也认同。
故事到这里结束。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朱修/反逆白黑]鲁鲁妄想症 | top | [朱修/反逆白黑]世界闪回>>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47-eacffcd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