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の花

眠りに翼を広げ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朱修/反逆白黑]鲁鲁妄想症 之 别碰我的收藏 :: 2017/04/12(Wed)

鲁鲁妄想症之别碰我的收藏

*他们在一起了,没有从政XD
*朱雀发现了鲁鲁修为他那些可爱收藏品打造的秘密天地




别碰我的收藏


那真的只是个意外。朱雀发誓他只想将乱跑的亚瑟逮回来,哪怕被它再咬上一口也行,只要它把鲁鲁修那条生日刚刚收到的出自娜娜莉手工织作的爱心围巾松开。他甚至想了好几种理由搪塞会留下的齿痕——这简直一定的事,鲁鲁修是那么的洞察敏锐。
然而亚瑟这个小东西一向骄蛮又可爱就是不让他这个正牌主人——写作铲屎官读作准猫粮的安生,饶是朱雀体能爆表足称军中机战之王,也无法应付灵巧的猫科生物,只见它叼着那条粉白色围巾轻巧一跳,纵跃,瞬间落上书房那座古董花瓶,用力一蹬……
“亚瑟!”朱雀发出一声惨叫,足以引起三军颤抖的程度。
令人惧怕的后果没有发生,那个花瓶竟然牢牢地挨住了亚瑟用力的后蹬,以诡异的受力倾向,往偏处转动了一个角度。
书房传来喀拉喀拉的响动,挂在角落的那幅梵高壁画眼目足以辨识地诡异陷入墙体中,随即向后槽拉出一个空间。
……咦?
朱雀完全愣住了。
落地的亚瑟张嘴“喵”地一声,回应朱雀的呼唤,粉白围巾飘然落地。
朱雀眼睁睁看着住了大半年的屋子,该被称为御赐宅邸的地方像这样露出一个前所未闻的密室,身为帝国军史上最年轻军长,皇家现役圆桌骑士,麾下至少掌握两个特殊情报机构,枢木将军今天也在被迫震撼之中。
这间密室空气流通很好,建材的新度和屋龄相仿,看来是在他搬来前就已经落成,奇怪的是他在设置安保的图纸上并没有看到这间密室,它巧妙地被双层书房的旋转楼梯和书架的位置掩藏起来了,当然它也并不宽敞。
朱雀排除危机,探头时密室立刻被感应灯照亮。
“这是……”朱雀睁大眼睛。
虽然相对小的密室也有足三面的书架,左面是一整墙的漫画,按照出版社和作者姓名分布,还细心地贴了分类签。右面是一整面杂类摆放,A4、A5开页参差不齐,也贴着分类签却比漫画类要多,每个签都像是缩写。吸引朱雀的是中间那面书架,上面摆放的并不是书,而是一个个小巧玲珑的女性角色手办,基本成双成对用同个小防尘罩子笼住,也有单个摆放。
朱雀看这情形,脑中渐渐有了雏形。
他走回右面书架随手抽出一本书,果不其然,封面上两个女仆装美少女正在亲密贴脸同吃一颗樱桃,一颗大大的桃心标红“R18”字样,让朱雀双目一亮。
鲁鲁修居然是个隐藏的百合同人控!还是个R级收藏爱好者!
出身阿宅文化鼎盛猖獗的霓虹,朱雀表示分外亲切非常怀念内心澎湃浪潮汹涌,瞬间开启新模式。
——真是有趣的发现。
“喵?”灰猫歪了歪脑袋。
“啊……不行,亚瑟你不能进来。”朱雀放回高能本,抱起猫主人走出密室。
“接下来,该怎么关掉呢……”
骑士大人自言自语,心情意外大好。

----------------------------------------------

鲁鲁修经过一个繁忙学期已经快要空掉血槽,他极度怀疑是否院长因为他皇子的身份,在本学期额外增加好几次公开学术研讨会的代表者机会,这虽然是最好的压制各派人士的方法,无意中也给自己插满战旗。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快两个月没和朱雀好好说话,这对刚刚结婚不满一年的新婚夫夫而言过于悲惨了。
想起两人经历过那些坎坷,尤其他如何排除万难放弃皇位继承权,离开政坛进阿什弗德学园当教授,朱雀据理力争不惜跟本家闹翻,放弃国籍加入布里塔尼亚军队,他们能够在一起付出了那么多代价。
现在的幸福生活虽然如梦幻美好,相处的时间却太短了,想起新婚仅仅一个月的蜜月期,鲁鲁修更是怨念迭生。不仅朱雀要赶回军队,他也得应付开学。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鲁鲁修叹息地想,什么时候能再跟朱雀过幸福二人世界?
这边夫夫生活不满足,另一边,鲁鲁修的私人兴趣爱好也被迫放置许久。
教授日常这么忙碌,又快到一年一度的百合祭,去年他就因事不能现场扫本,今年别说逛展子,连产出的时间都没有。想起另一个社交账号半失踪状态,鲁鲁修连发几个段子的精力都空了,不知道圈中同好会不会认为他爬墙了呢……
鲁鲁修想着有的没的,面上滴水不漏、仪态完美地跟所有教授点头问好,回到个室后简单收拾,直接回家了。

----------------------------------------------

“啊……啊……”
昏暗壁灯笼罩下,两条激烈交叠的身影迸发一簇簇情欲的火花。
“唔……深……”
鲁鲁修几乎瘫软地坐在朱雀身上,大口呼吸,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应付越来越激昂的起伏节奏。他因深吻缠绵露出冶艳色泽的双唇,频繁刺激中流下透明口涎,犹如黑夜里成熟绽放的欲望之花,不断露出淫靡的痴态。
鲁鲁修纤细的腰身早已遍布暧昧红痕,股间属于朱雀的灼热凶器不断抽送,连续打桩,深深嵌入那个充满诱惑神秘的禁地。
“啊……别再……呀——!”
随着愈加激烈的动作,熟悉的敏感腺体再被庞大柱身摁押着操弄,鲁鲁修生出一种要被弄坏的恐惧。前身绵软无法勃起,被逼如流水般汩汩淌出透明腺液,令他垂死天鹅般突然趴倒在朱雀身上,抱着对方精瘦性感的身体呜呜发抖。
“朱、朱雀——停、停一下——”带着哭腔的央求终于换得片刻喘息。
朱雀搂住鲁鲁修的腰,抬起他的头温柔给了一个吻,顺便舔去眼角弥漫的生理性泪痕。
“抱歉,鲁鲁。”喊着爱人亲昵的称呼,只在床上被允许的特例,朱雀揽过身躯半坐起身,调整的体位牵动仍然连接的部位,鲁鲁修发出一丝呻吟。
朱雀没有继续动作,他们这样拥抱着感受最亲密的结合,任由翻云覆雨中场的韵味持续包裹住两人。
“今天亚瑟在家里闹腾。”朱雀忽然说,慵懒的声线麻痹了鲁鲁修的神经。
“你又和它玩追逐游戏。”鲁鲁修想起日常上演的情景,不由温柔一笑,“它是不是又弄坏东西了?”
“唔……倒也不是。”朱雀轻声说,“他逃到书房,不知道碰到什么,突然开启一个密室。”
朱雀打赌,鲁鲁修因为这话,身体瞬间僵硬了……他都能感受到埋入鲁鲁修身体的小朱雀因为瞬间紧张而箍紧的后穴微微疼痛。
诶……明明已经操得那么软……居然还能紧成这样……
脑中想入非非的朱雀,一脸天真无辜地面对抬头慌乱的鲁鲁修。
“然后呢?亚瑟做了什么?”
“那个密室好像在我们搬进来前就有了,上个主人的私藏?亚瑟好像很开心……”
“我的天!”
鲁鲁修惨叫着挣扎爬起:“你怎么之前不告诉我!”
朱雀生平第一次看到鲁鲁修这般忙乱,他竟然不顾两人处境,抬起身体瞬间抽离,这样的刺激叫朱雀狠狠打个激灵,过电般舒爽地呻吟一声。鲁鲁修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被自己鲁莽的行为弄到双腿发软,翻过小半个身体栽进床里,然而顽强的执着催促他用无比香艳暧昧的姿势,背对朱雀爬向床边,不顾身后泛滥溢出的乳白液体。
这情景又令朱雀喉咙倏然发紧。
“啊啊,我的收藏……可恶,你们不准碰……”
鲁鲁修狼狈地跌跌撞撞跑向书房,所过之处流下淫液无数,他光裸着身体,持动发软的双腿,终于赶到书房,看见大辣辣敞开的密室。
脑袋里“嗡——!”一声,鲁鲁修倒吸口气“冲”了进去——以他古怪的姿势大概只能用“挪”?
漫画,完好。
同人,完好。
手办,完好。
——咦?亚瑟居然全部放过了?
鲁鲁修还来不及整理思路,一双手从后将他搂回怀中,随即,炙热滚烫的柱体再次贯穿了他。
“啊嗯——”满足的情欲自身体中爆发而出。
朱雀滚烫的身躯贴着后背,似在燃烧。
“鲁鲁修喜欢这个呢……”朱雀低沉的嗓音唤回迟钝皇子些许意识。
……好像被骗了。
“不、不是……”鲁鲁修挣扎着否认。
“鲁鲁修不打算和我分享吗?好过分呢……”
刻意折磨体内不堪承力的腺体,延缓抽送的速率,吸引欢愉的内壁更热情地追逐。
“没有……啊哈——!”鲁鲁修紧张地抱住朱雀的手臂。
“鲁鲁修要回答我的问题哦。”朱雀暧昧地舔舐他的耳廓。
“你喜欢扶他吗?”
什、什么呀……这种东西……
内腔忽然收紧,感受到更舒爽的刺激,朱雀埋在鲁鲁修颈脖处低低笑了。
——真是用最直接的反应回答了呢,能让鲁鲁修兴奋的事情。
“不要、在、这里……呜……”被欺负到浑身发红的鲁鲁修,燃烧的意识仅留一线担忧自己的宝贵收藏,最后烧断在他的骑士,帝国将军压倒性魅惑的嗓音下。
“放心,不会弄脏的。”
弄脏的只会是你呢。
被迫在珍藏的宝物们面前被操了整后半夜的鲁鲁修,前所未有的敏感应激和羞耻反应大大取悦了朱雀。
最后,心力憔悴的皇子教授,顶着一张通红的宛如熟透虾子的脸,埋入柔软被铺不肯抬头。
朱雀心情舒畅地哄了他好久。
“鲁鲁修,借我看嘛……”朱雀一脸人畜无害地撒娇要分享那些珍藏。
“闭嘴啦,笨蛋……”
“下次我们穿女装去展会吧?”
“不要……”
“好想跟鲁鲁修玩扶他play呢。”
“所以说,你闭嘴啊啊——!”
今天的新婚夫夫,依然元气百倍地幸福。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庭院深深→同人文
  2. | trackback:0
  3. | コメント:0
<<[朱修/反逆白黑]白熊咖啡馆 拾遗一 | top | [朱修/反逆白黑]鲁鲁妄想症>>


comment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shelove.blog126.fc2.com/tb.php/949-4a9baca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